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00章:自取其辱

息桐 第100章:自取其辱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聪明的人一般不会生气,因为他们知道和傻子生气,气到的永远是自己。

    景瑟是聪明人,她会生气也是因为韩管事并不是什么外人。

    她方才唤了韩管事,伯伯。

    韩文昌虽然嘴硬,可心里始终是有愧疚的。

    他的却不想管宅子里的破事,也不想帮小姚氏和景姚氏,若不是碍于杜管事啊哀求,他前几日绝对不会多言。

    景瑟不知道韩文昌在想什么,而是继续说,“王春是郑妈妈的远房表亲,可却和郑妈妈关系一般。王春和陈管事来往密切,所以庄子上的事情,西院老夫人大多都知道,也是因为王春在传话。”

    “若韩管事的记性不错的话,也应该记得在多年前,祖母和祖父曾大闹过一场,是因为父亲的事情。后来,祖母私下曾派王春给祖父送东西,可惜中途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东西祖父没有收到!”

    韩文昌被景瑟这么一提,立即想起了多年前的事情。

    只是,他却不知道小姚氏低了头,还送了东西过来。

    “这事,于谁有利呢?”景瑟说,“无非是西院老夫人吧!”

    “王春明明做错了事,可后来日子过的却比以前更好,可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和西院老夫人便有来往了。”

    “可韩管事想想这件事情,不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怪异吗?西院老夫人怎么会知道王春要替祖母送东西,要知道西院老夫人的性子,并不谨慎。”

    大姚氏在景家霸权多年,并不是因为大姚氏有多么的聪明,而是因为小姚氏的忍让、景姚氏的退避、还有韩管事的不闻不问。大姚氏本就是个骄纵的性子,生气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和心细两个字压根不沾边。

    也正是因为大姚氏的性子,所以韩文昌根本没把大姚氏放在心上。

    一个没什么心计的老人,他才懒得打理。

    况且内宅的事情,他也不想插手太多。

    “你的意思是?”韩文昌怔了怔,“有人在暗中插手?”

    景瑟没有点头也没摇头,“借刀杀人而已!”

    韩文昌明白了景瑟话里的意思。

    在多年之前,景家内宅便出了内鬼,还挑拨了小姚氏和景铁铭的感情,导致小姚氏对景铁铭没了太大的期望,而景铁铭和小姚氏虽没有离心,可夫妻之间却不似从前。

    表面上得益的人是大姚氏,可实际上却还有其他的图谋。

    这个人帮了王春,让王春搭上了西院老夫人的这边,那么王春肯定也会感激这个人。

    “是表小姐?”韩文昌也被自己的想法吓的目瞪口呆,“可那时的表小姐还是个孩子啊!”

    一个孩子便能如此有心计?

    换谁也得被吓出一身毛病来。

    韩文昌想起自己的养女,年纪和景瑟相仿,整日还傻乎乎的就知道吃东西练武,别说心计了,就是别人拐弯抹角的骂她几句,她怕是也听不出来。

    “若她没半点谋略,又怎么能过上现在的生活。”杜柴在一侧笑了起来,“我起初陪四小姐回来的时候,还差点被她哄骗了!”

    “后来我打听了之后才知道,表小姐在伯府的日子过的比大小姐都好,可在外人的眼里,她却是最可怜的那个!”

    “她有什么可怜的,最可怜的难道不是含霜小姐吗?”

    张含霜亲眼看着父母被人诛杀,又失了清白。

    她还那么小,又被人折腾了一番后,身子也是彻底的废了,最后还疯了。

    她做错了什么呢?

    和姐姐比起来,张含玉如今过的日子,是幸运太多了。

    “王春这边的线索也没断。”杜柴说,“四小姐让我去查探过了,我从四小姐给的提醒里查出来,王春和某个寡妇私下生了个儿子。”

    “这个孩子还活着,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杜柴说到这里,又苦笑,“四小姐当初会放了王春,便是知道王春会去联系这个孩子,也会留下东西!”

    “若是王春在庄子上死了,这个孩子怕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下韩文昌彻底的傻了,他一直觉得杜管事是太抬举景瑟了,所以方才对景瑟说话的时候,更是觉得这个孩子是胡闹的。

    现在杜柴和景瑟的话,让韩文昌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他看不起的人该是他自己。

    景瑟看的比他长远多了。

    因为碍于柳妈妈快要回来,杜柴很快便带着有些失神的韩文昌离开。

    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杜柴才说,“韩伯伯是不是觉得四小姐对你说的话太重了?”

    “自从四小姐落水后,我从未见她生气的样子。她会那样,也是因为这个人是你!”

    杜柴说的认真,“四小姐如今的聪明并不是天生的,她是因为吃多了苦头,慢慢的学会了去揣摩人心。四小姐如今也不过十三,我瞧着和小红姑娘一样大。小红姑娘整日还在骑马游玩,可四小姐却要接触这些肮脏的事情,还要事事亲力亲为。”

    “韩伯伯我希望你不要和柳妈妈一样,给四小姐拖后腿!”

    “她为的可不止是东院老夫人和大太太,她是为了整个景家。因为表小姐身后整个人,想要毁的也是整个景家啊!”

    韩文昌像是丢了魂一样,连厚着脸皮反驳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柳妈妈回来的时候,听人说起韩文昌和杜柴来过。

    她好奇的问景瑟他们来有什么事情。

    景瑟说韩文昌和杜柴只是问她,过几日要出去买东西,准备去那几个铺子。

    柳妈妈见景瑟说的真诚,又问,“四小姐既然要出去走走,不如让老奴陪着吧!”

    “不用了!”景瑟摇头,“哥哥过几日也要回来了,嬷嬷准备一些哥哥喜欢的点心吧。”

    景笙的确喜欢用柳妈妈做的东西,所以景瑟的话也不算是在推却。

    柳妈妈不能陪着去,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景瑟明明用了那么多药,可模样却没有半点改变,现在还想着出去走走。

    但是柳妈妈也没太多的时间多想,因为很快杜柴又给她找了麻烦。

    三日转瞬即逝,还未到晌午,景瑟便和闻小月从后门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