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087章:丢失颜面

息桐 第087章:丢失颜面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西院老夫人您这是认为我是非不分吗?”景姚氏怔了怔,露出一丝苦笑,“我怎么会冤枉老夫人呢?”

    “我比谁都担心老夫人您的名声,怎么会因为蒋掌柜的几句话,就怀疑你老人家呢?我也知西院老夫人是担心我年幼不会处理事情,不过我如今也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也该历练历练了!”

    说着景姚氏就要去打开松木盒子。

    大姚氏低吼,“瑞容!”

    “你居然敢忤逆长辈?简直是大逆不道!”

    “我心疼你,可你却句句反驳,难道你父亲没有教过你,孝顺二字是什么意思吗?”

    大姚氏显然也是有些慌了神,说话不再和往日一样温和,露出有些狰狞的模样。

    景秉之甚少见过这样的大姚氏,连景从安看见这样的大姚氏,都惊的忘记安慰身边的张含玉了。

    此时景姚氏才知道,大姚氏和足智多谋这四个字压根不沾边,大姚氏能把持景家内宅多年的权利,全是因为小姚氏的退让。

    现在她和小姚氏不过是强硬一点,大姚氏立即露出了本来张狂的面目,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半点慈祥?

    难怪母亲曾和她说,让她不要怕大姚氏,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如今想来,母亲比她更早看清楚了大姚氏的性子。

    “大太太不要忘了,伯爷是把长宁伯府交给了西院老夫人的!”站在大姚氏身边的古嬷嬷,不动声色的走上前,扯了扯大姚氏的衣袖。然后又对景姚氏说,“大太太想要帮老夫人的心,老奴是可以理解的,可管理后宅这样的大事,太太怕是管不过来呢!知道的人说太太您是孝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太太你要夺权,不孝顺还排挤伯府的主母呢!”

    主母?

    大姚氏也配?

    景姚氏在心里嗤之以鼻。

    在外大姚氏也不过是个平妻,可在景家大姚氏是个连族谱都不配进的妾室,这样的人算哪门子主母?

    外面的人不知道景家和姚家当年的事,可她能不知道吗?

    是陈家的人不要大姚氏了,而大姚氏才不得不回来找景铁铭。

    可惜景铁铭虽然在战场上是个英雄,却是个眼瞎的。

    明明知道大姚氏是个祸害,却依旧娶进了门,还忘记了和他一起过了那么多辛苦日子的小姚氏。

    “主母?”景瑟愣了愣,看着小姚氏说,“可之前韩管事和我说,东院老夫人您才是景家的主母啊!”

    她的这句话看似是孩子发出的疑惑,可大姚氏却明白景瑟是故意的。

    这个死丫头一直在装傻充愣!

    她都十二了,怎么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四小姐您还小,宅子里的事情你不清楚。”古嬷嬷依旧笑的温和,对着景瑟解释,“当初伯爷说东院老夫人不喜打理庶务,所以才把管家权交给了西院老夫人!唉,东院老夫人自幼不喜欢碰这些,只喜欢养些花花草草,是天生的富贵、清闲命。可西院老夫人是东院老夫人的姐姐,她虽是姚家的嫡小姐,可终究比东院老夫人大一些。做姐姐的心疼妹妹,替她管家,也是我们西院老夫人仁慈!”

    屋内的气氛剑拔弩张。

    大姚氏丝毫不顾及还有外人在场,不愿意多给景姚氏半点颜面。

    景姚氏并不是第一次被大姚氏如此对待,这些年来大姚氏仗着自己是姚家的嫡女,又是小姚氏的姐姐,没少从账房乱拿银子。

    若是景姚氏做的不好,大姚氏便会拿孝顺二字来压景姚氏,更说景姚氏是不是嫁来景家太久,忘记她自己也是姚家女了。

    景姚氏不愿意让丈夫为难,也不愿意打扰小姚氏,因为她知道丈夫远在边境,而小姚氏却不怎么插手内宅的事,所以她得依靠自己。

    现在,又是如此。

    孝顺,孝顺!

    大姚氏便是抓住了她的弱点。

    “从前,姐姐的确帮了我不少忙!”小姚氏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可如今我回来了,所以我该做的事,我都会做。当初,伯爷曾和我说,我是这景家的主母,若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便可以问问韩管事!”

    “有韩管事和瑞容帮衬着,姐姐不需要替我操心我怎么处理内宅的事!况且,方才秉之也说了,姐姐你该避嫌才是!”

    小姚氏一句话说的软软的,可言语里的意思却很清楚。

    显然小姚氏也没想到,大姚氏居然会如此蛮横,连大姚氏身边的嬷嬷都不把景姚氏放在眼里。

    她若是不开口,那么往后景姚氏的处境怕是糟糕了。

    而且小姚氏在这一刻深切的意识到,景瑟的梦或许都是真的。

    王春、随云等等,他们这些人像白蚁一样的畜/生,正在啃食景家的梁柱。

    “呵,你说伯爷说的,便是伯爷说的?”大姚氏冷哼,“你难道忘记了,你为何要去南屏庄子上?”

    “如今这里有外人,我不好事事都说的明白,况且你也是有儿孙的人了,有些事情我也不便多言。但是,妹妹,有些事情你还是少说话的好!”

    “不然伯爷可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再留你……”

    “老夫人!”古嬷嬷打断了大姚氏的话,“您别这样!这里还有外人呢!”

    古嬷嬷说完之后扶着大姚氏坐下,才又看着小姚氏,笑的一脸温和,“东院老夫人你别和西院老夫人生气,她也是关心你啊!”

    “这里总是有外人在的,不能让人看长宁伯府的笑话!要不,您先歇一会?这里的事情交给西院老夫人处置就好了!”

    小姚氏被古嬷嬷的话,堵的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为何去南屏庄子上,这又不是她的错!

    大姚氏现在居然好意思询问?

    可小姚氏又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这是丢景铁铭和长宁伯府的脸。

    大姚氏不在乎,可她在乎。

    景瑟刚要开口,便听见外面有了动静。

    “你这个老刁奴!”有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外传来,他的声音里带了十足的怒火,“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老夫人说话的时候插嘴!”

    “没规矩的东西,我要掌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