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016章:双面

息桐 第016章:双面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这几日大雨不断,屋内总是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潮湿味,仅仅是站了一会,就让人感觉快要发霉了。

    景瑟并没有因为大雨而乱了心绪,她垂下双眸没有去接杜管事的话。

    王春这个人,她还有那么一点印象。

    前世她出嫁半年后,曾听在身边的闻小月提起,说昔日庄子上有个叫王春的人找到她,想求她一些事情。只是闻小月在内宅,又是景瑟身边的贴身丫鬟,为了避嫌所以没去见王春。后来,王春闹出的动静太大,惊扰到了白家的人,被人暗地里处置了。

    景瑟的记性其实并不算太好,只是那会景家已经败落,她每一步都似踩在荆棘路上,所以会比从前更留意身边的人和事。

    王春会去找闻小月,怕也是知道杜柴和闻小月的关系。

    可那时郑妈妈早已经不在,梅氏更是自身难保。若王春只是来说关于郑妈妈的事,对闻小月而言那是大可不必了。

    其后,王春是被她那位心狠手辣的前夫斩了头。

    与其说是嫌王春碍眼,如今看来更像是在灭口。毕竟那个人,最喜欢折磨这种来打扰她的景家仆人,才不会让人死的那么痛快。

    “郑妈妈的确是想替郑严找个好差事,可是她只要让杜柴犯错就行。至于去不去军营,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景瑟分析,“杜柴伤了我,即使陈管事愿意器重杜柴,可杜管事你和祖母却一定不会答应让杜柴再去京城,你们怕杜柴再冲动会伤害到我。”

    “杜管事你方才也说了,王春告诉你军营里可以磨炼一个人,也催促你让杜柴在八月二十四之前离开。这些话若是稍微说的不那么谨慎,就会引起你的怀疑,画蛇添足的事情郑妈妈不会做!”

    “前几日我试探过郑妈妈的口风,她也觉得这件事情出奇的顺利,才会生了异心,认为是吴妈妈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和吴妈妈发生了争执。”

    杜毅听了景瑟的话,微怔。

    景瑟说的没错,若一切都是郑妈妈唆使王春做的,那么郑妈妈绝对不会因为景瑟的几句话和吴妈妈生了嫌隙。

    正是因为郑妈妈怀疑有人想要抢她的东西,所以才会落入景瑟的话语圈套之中。

    王春的那些话,如今看来和郑妈妈其实没什么关系。

    “能轻易查到的事情,都是表面上的。”景瑟看着杜毅,淡笑,“我曾听人说,想要知道真相,就绝不能只看到别人准备好让你知道的事情。即使是真相,那也会掩盖住必键的一些东西!”

    所谓一环扣一环,若是少了关键的东西,所谓的真相或许就会变成其他样子。

    杜毅皱眉,半响后才说了一句,“王春是仗着和郑妈妈是表亲的关系到景家做事的,他之前在马场喂马。”

    “之前在马场喂马,现在却在庄子上管好几个大仓库。”景瑟依旧笑着,“你看,若他不聪明,也只能在马场喂一辈子的马了。”

    杜毅抬起头,藏在袖口里的手,微微颤抖。

    景瑟的一句话,彻底的提醒了他。

    “王春虽是郑妈妈的表亲,可他在马场喂马喂了五年,却依旧只是个做粗活的工人。直到三年前,他听了伯爷的吩咐送东西来庄子上时,老夫人也让他送了些东西回去。只是那会,王春吃了酒误了时辰,这东西也没送到伯爷手里。老夫人说不是什么重要的物件,不要紧的。”杜管事说,“这事虽然不大,可马场那边的韩副将知道了,却觉得王春对老夫人不恭敬,就辞退了王春。”

    “后来,王春求了郑妈妈,而郑妈妈又和陈管事说王春可怜,让陈管事跟老夫人求了情。最后老夫人碍于陈管事的情面,就让王春留在了庄子上做些粗活,养家糊口!”

    一个做粗活的人,若没人在背后帮衬着,怎么可能去管大仓库?而且,还是一个曾经犯错被辞退过一次的人。

    景瑟接过杜毅的话,“若郑妈妈和陈管事的关系真的如此密切,她又怎么会布这样精细的局去给郑严谋个差事?她直接跟陈管事说想让郑严过去不就好了?还非得冒着危险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杜毅的脸色煞白。

    不止杜毅觉得难以置信,连在一侧的闻小月都惊的忘记了呼吸。

    陈管事怎么会掺和到里面?闻小月记得陈管事向来喜欢杜柴,对待杜柴可谓是和蔼可亲,甚至十分纵容杜柴。

    私下杜柴还和闻小月说,陈管事比他父亲还好。

    若不是陈管事待杜柴好,周氏也不会觉得杜柴跟着陈管事做事是个好差事。

    如今事实的真相就摆在眼前,杜毅却依旧反问了一句,“小姐的意思是,陈管事想要害我杜家?”

    杜毅觉得,若是陈忠不愿意亲自教他的孩子,他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陈忠这样做,不止是要害他杜家,更是还会害到小姚氏。

    若不是小姚氏心善,陈忠也不会一帆风顺地走到景家大管事的位子上。

    杜毅想不明白,陈忠为何要这样做,陈忠明明什么都不缺啊!难道只是因为陈忠如今是替大姚氏做事,所以就选择了恩将仇报?

    杜毅不难猜出,这里面也有大姚氏的意思。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大姚氏此举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让小姚氏过的更难一些。杜家如果出事,那么小姚氏身边唯一一个能和景铁铭联系的人也没了。

    只是这些年,小姚氏已经选择了避让。可大姚氏却一直紧追不舍,连和小姚氏关系亲密的景瑟,也被大姚氏视若眼中钉。

    难道大姚氏忘了,当年是她怕被景铁铭连累,而抛弃了景铁铭,恨不得撇清全部关系。如今却又做出一副小姚氏介入他们的样子。

    当真无耻!

    “我记得我曾和杜管事说过,大多人都觉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景瑟语气平缓,“如今杜柴是不会再去西南军营了,而郑妈妈和吴妈妈两个人又彼此找茬,自然没有空来继续注意杜柴。还有三日就是八月二十四了,不如杜管事亲自等等看,这一日会发生什么吧!”

    景瑟说完,杜毅的脸色更是难看。

    他从前曾和马场里那位韩副将一起在军营里做事,后来韩副将又去老军师那里呆了几年。

    他曾羡慕韩副将,能和老军师学东西。而他本来也藏不住太多的心思,所以被老军师知道后,老军师只是说,“你和小韩各有所长,小韩虽然脑子聪明,但是身手却不如你一半。小杜你要记得,有的时候软刀子和陷阱,可比拳头管用多了。我老了,没有那么多心力去带多一个人,而你也要习武,更没时间听我这个老东西唠叨。往后若是有不懂的,你多问问小韩。”

    “你们得好好照顾伯爷,他这些年看着风光,可过的比谁都苦。”

    也正是因为老军师的这些话,在老军师去世后,他和韩副将也从西南军营回到了京城里。

    韩副将在马场做事,而他来了庄子上。

    若是放在几年前,杜毅依旧觉得老军师是偏心的,愿意带韩副将不带他。

    可这些年的事和景瑟今日的话,让杜毅觉得自己真的像个莽夫。

    若不是景瑟心善脾气好,又怎么愿意来和他耐心地说这些?

    “四小姐,我会继续查的。”杜毅无颜再见景瑟,他说完就从屋内退了出去,连伞也忘记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