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004章:笼络

息桐 第004章:笼络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周妈妈闻言诧异至极,她差点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她下意识的捏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意识提醒她,这不是在白日做梦。

    景瑟话语里的意思很明白,景瑟不止原谅了杜柴,还不会罚杜柴去西南军营,更是没有阻止杜柴继续去陈管事身边做事。

    不知怎么的,周妈妈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那股愧疚在弥漫在她的心中,且还带着部分后悔。

    景瑟明白这一切,其实并不是杜柴的错,他们不过都是棋子而已。

    前世,景瑟因为相信了月季的话,没有接受周氏的恳求。

    杜柴没有去景家,而是立即被送走。

    可是杜柴在去往军营的途中,却遇见了一场突然爆发的山洪彻底的丢了性命。

    杜管事没了爱子,或许还能镇定不怪景瑟。

    可杜管事的夫人周妈妈和杜老爷子呢?他们怎么可能不被影响。

    杜老爷子在听闻消息后当夜就落了气,而周妈妈却有些疯疯癫癫了。之后在景瑟膳食里放的东西,也比之前重了不少。

    这个事情也导致,景瑟服用了太多不该服用的药,以至于落了病谤。即使后来景瑟容貌恢复了,可每当天气寒冷,她右边的面颊就会泛红、疼痛。

    为了掩盖住那份奇异的红,她自己仗着画技不错,绘了让人过目不忘的半面妆。

    可终究是有残损的

    其实,周妈妈会加重药物,并不是真的想要害死景瑟。她是真的伤心糊涂了。

    因为周妈妈本就不想杜柴去战场上,可耐不住杜管事铁了心。她想了儿子无数个死亡的场面,却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居然是死在去往军营的路上。

    若不是丈夫无情,那样聪慧的儿子怎么会死的那么窝囊?

    杜管事却认为是天意,夫妻的感情也一日不如一日。

    不过半年,周妈妈也跳水自尽了。

    从此杜管事一蹶不起,一年后也跟着走了。

    杜家从此绝了户。

    这一切虽不是景瑟的错,可也是因为她太过蠢笨,才会如此。

    后来景瑟也知道杜柴的死绝对不是一场山洪那样简单。

    跟杜柴一起死在这场山洪里的陈家人,才是意外之外的存在。

    杜柴的死只是一个导火索,如今她得亲自熄灭这些火引。

    她也得想办法,让周妈妈停了这些药。

    “周妈妈!”景瑟说,“你起来吧。”

    这些年杜管事和周妈妈对她极好,她想要什么,他们都会尽量满足她。

    杜管事和周妈妈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她这个不中用的小姐,来日是帮不了他们什么的。可是尽避知道,却依旧对她十分纵容,不奢求半点回报。

    他们纵着她,导致杜柴对此十分不满。所以这些年,杜柴并未给过她什么好脸色。私下更是咒骂她,像个鹌鹑一样丑陋。

    “小姐!”尽避周妈妈不想在景瑟面前露出失态的神情,可依旧控制不住泪水,“老奴对不起您,是老奴没有教好杜柴,都是老奴的错。”

    景瑟摇头,“周妈妈怎么这样说?这并不是你的错。”

    “虽然天气炎热,可地上终究有湿气。”景瑟又重复道,“我记得周妈妈你腿脚不好,快些起来吧。”

    景瑟越是温柔体贴,周妈妈心里就更是难受。

    景瑟和小姚氏一样,都是没什么心计的人。即使知道这次的事情诡异,周妈妈却依旧没有责怪景瑟半分。

    毕竟,杜柴厌恶景瑟是事实,对景瑟态度不好也是事实。

    做下人的应该遵守的规矩,杜柴却没有做到,的确该被惩罚。

    “这事,当真不怪杜柴。”景瑟等周妈妈走近后,才轻声地说,“我会落水,是因为我这些日子没有休息好。”

    周妈妈在听见景瑟这句话后,内心却有了几分疑惑。

    她见景瑟对自己挥手,便又走近了一些。

    “前几日郑妈妈同我讲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乡下事,说是想让我锻炼下胆子。”景瑟苦笑,“可周妈妈你知道的,我向来胆小听不得这些,所以才会夜里做噩梦,导致精神不好。我会落水,也是因为自己踩滑了。”

    “说来也奇怪,我记得那船是郑妈妈亲自准备的,怎么船头那样滑,她却没发现呢?”

    景瑟轻声的解释,周妈妈也听进了心里。

    她心里的疑团,也因为景瑟的话语豁然开朗!

    “老奴斗胆问一句,四小姐为何要去四里池?”周妈妈声音有些哆嗦。

    景瑟回答,“因为郑妈妈说西院老夫人喜欢荷花,让我绘一副夏日荷图送给西院老夫人。这次若不是老夫人开恩放我出来,我怕是还被关在祠堂里呢!而且郑妈妈还说,四里池虽然离庄子上远,可那边的荷花却是出了名的好。若让身手不错的杜柴跟着,也断然不会出什么事。”

    周妈妈听完后,却是身子一僵。

    明明是七月酷暑,她却觉得自己是坠入了冰窖,冻的她身子颤抖。

    周妈妈记得很清楚,郑妈妈是景五爷继室梅氏的陪嫁妈妈,是后来梅氏安排到紫薇院伺候四小姐景瑟的。

    也因为郑妈妈的到来,自幼照顾景瑟的柳妈妈从此失权,更是被郑妈妈污蔑偷了银子,罚到了外院去做事。

    之后,柳妈妈亲自调教的丫鬟芍药和半夏,也变成了三等丫鬟,再也不能贴身伺候景瑟了。

    反而是郑妈妈带来的芙蓉和月季,成了景瑟的贴身丫鬟。

    周妈妈从前虽然知晓里面的诡异,可却也无可奈何。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在暗中里听从柳妈妈的吩咐,在景瑟用的东西里,动一些小手脚。

    可也就是因为她的袖手旁观,导致了如今自己的惨局。

    她的儿子杜柴因为识字和有几分聪明,所以陈管事想让杜柴去京城景家帮忙管管铺子,来日在账房做事。

    于杜家而言,这是天大的好差事。毕竟陈管事是景家的大管事又曾是个举人,能被陈管事亲自培养的孩子,之后在景家的地位自然不会低。若有机会,没准杜柴还能混个秀才。

    可不止是杜家想要这个位子,景家有点权力的妈妈管事们,都想让陈管事来培养自己家的孩子。

    郑妈妈也不例外。

    等杜柴被罚去西南军营,那么陈管事的人选肯定也会变成郑妈妈的侄子。

    周妈妈从前也听郑妈妈在陈管事面前说起,自己有个侄子是如何的聪慧懂事,更是在外炫耀郑家出了个厉害的孩子,来日会是秀才老爷。

    所以,这次的一切其实就是冲着杜柴来的。

    或许连四小姐景瑟被罚来庄子上,也是她们策划的。

    这些人,真是可怕。

    为了得到一些位子,居然敢利用自己的主子,甚至不顾主子的性命。

    她们难道就不会怕吗?

    “周妈妈。”景瑟见周妈妈脸色发白,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这些年来,祖母多亏你和杜管事照顾,她才会过的如此安稳。你们待我们的好,我都一直记得。这次的事情,是委屈了杜柴,所以你无需对我愧疚,我应该早些醒来,早点澄清才好。”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杜柴去西南军营的。连哥哥都说杜柴聪明,若是陈管事愿意教导,来日杜柴没准还能拿个功名。”

    周妈妈看着景瑟,泪水又一次落了下来。

    她方才在屋外,隐约听到了月季的一些话。

    其实从郑妈妈和月季对景瑟的态度上,她能猜出来景瑟如今的处境,像是站在悬崖边上,稍微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

    可即使这样,景瑟却依旧要护着她和杜柴,来报答她曾给过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好。

    但是周妈妈心里清楚,这些年来杜柴对景瑟当真是不恭敬,更是口出恶言。

    景瑟知道,却不计较,还一心为了杜柴好。甚至连真相也丝毫不隐瞒的告诉她,还安慰她不要怕。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周妈妈并非草木,也知晓景瑟是真的相信她才会如此。

    “小姐。”周妈妈又一次跪在了景瑟的身前,声音坚定的说,“老奴恳求小姐不要澄清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