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贵最新章节 - 番外十五 大结局

掌贵 番外十五 大结局

作者:弱水西西书名:掌贵类别:玄幻小说
    皇上很忙,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政务上。

    事实当日他定下南巡后,从京城到地方,从上到下,不少人都颇有微词。而在江南地区更有不少士儒都联名反对。

    “南巡”二字听着简单,但谁都清楚,说穿了还是骄奢yin逸的吃喝享乐,挥霍的是金山银山,换来的只有劳民伤财。

    而在很多人的认知里,五六年前的那场乱子正是从南巡开始埋下的祸端。以致于不少人听闻南巡便心生反感。

    但朱常哲用他的身体力行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此番南行,他的身后不是能力过人的将领,便是各部的栋梁新秀,就连后妃也一个未带。

    各地的进贡他只象征性收取了一二,谢绝了各种名目邀约的宴席和进献的美人。

    他每日往返于江南各地,带来了诸多新启的工事建设和惠民措施,增加了江南的科考名额,亲自启动并主持在江南地区的新考,一口气吸纳了近百名才华横溢的饱学之士……

    如此,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小,相反,对他的欢迎声却是越发热烈起来。

    得益于朱常哲的勤勉,南巡进程尚未过半,朝廷原本规划的目标便已基本完成。

    一时间,原本因着战乱,朱常哲在江南地区并不怎么样的口碑如新建的楼塔般迅速拔地而起。

    太皇太后在到达荆溪后,便入住了她心念已久的太湖别院。如前世一样,她对这处情有独钟,一住下便不愿挪动。

    朱常哲也抽出好几日待在了这个别院。

    对他来说,这里更是意义非凡。

    他在这地保得了性命,等来了救援。这里是他力挽狂澜的转折点。这里也是两大反贼落网的最后战场。

    对他和他的今日而言,这里是个福地贵地,是他今日所有一切的起点。

    他对这处有着特别且深厚的感情。

    就连别院那个地库,他也再次行舟前往走了一遭。此刻想来,那些虽无自由却温馨的家常日子竟也回味无穷。

    情起兴至,他在别院处处泼墨留书,赐匾立碑,太湖边,宝楼前,凉亭上,处处都有他的墨宝。他心底里也希望此地长存,程家永葆,希望他和他的后代福泽贵气可以绵延。

    他的恩典给的越多,此地和程家的将来才能更稳固……

    太皇太后的寿辰很快到了。

    江南众官员奏请大办,太皇太后以一个“俭”字推了,只想简简单单办个小宴。

    于是这宴便办在了程家别院。

    规模不大,但胜在热闹温情,是皇帝喜欢,老太太满意的。

    念北何昀和小鱼代表程何两家奉上了一台猴戏。

    几只猴子得了孩子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早就生出了感情,长时间的编排和演练,加上孩子们之间的默契,整台表演妙趣横生,搏得了满堂彩。

    尤其在表演的最后,孩子们跪地磕头祝福,大猴端了一盘九只寿桃上前祝寿,俩小猴一左一右拉开祝词横幅时,更将气氛烘到了顶点。

    孩子们得了嘉赏,连小鱼也得了皇上和太皇太后的夸赞。

    一切都是那么安稳和谐。

    觥筹交错间,朝鲜王的视线有些模糊。

    不知是否酒多了,还是最近白日他打听到了几个自己那最疼爱,却已香消玉殒的宝贝女儿的故事,他这才知道当年背井离乡的女儿是何等受人算计,又是如何委曲求全,以至于他每每一想到文兰,便忍不住地眼头发热,眼底发酸。

    他喝得越多,心就越疼。

    那孩子为了家国,做了最对最好的选择和努力,可结局却是那般凄凉。她独在异乡无依无靠,无亲情爱情,唯一的信仰便是对家国的责任,她吃了那么多苦,却在收获时差了最后一步。

    他一想到那么个活泼热闹如芍药的孩子,最终虽被追封贵妃又如何?还不是千里孤坟连家都回不得?

    朝鲜王心头一揪揪的疼,这晚,又是喝多了,晃着脚步回到了住处。

    然而,心再痛也得要顾忌身份颜面,一醉方休可不行。

    随从端来了醒酒汤。

    朝鲜王叹了一声,净手净面,端碗喝了起来。

    一口灌下,才尝出了味道。

    甜滋滋的味道沁人心脾,是那么……熟悉。

    甜白瓷碗砰地落了地,朝鲜王红了眼。

    “王上?”随从一脸关怀。

    “这汤,是你吩咐做的?”他问。

    “不是,是程府的厨子送来的。”

    “不,不可能。”

    他心头一颤,一把抓住了随从手臂。

    “醒酒汤呢?还有吗?”他只怪,自己喝的太快。他已经不知自己是醉了,还是舌头没尝仔细。

    只有回忆如潮袭来。

    他的文兰啊,平日哪怕再胡闹,对他都是最贴心的存在。多少个酒宴后,她都会捧上一碗甜甜的醒酒汤。

    醒酒汤的做法各种各样,他们朝鲜人多用咸鲜口味。

    只有她,会在他的醒酒汤里熬入清甜的雪梨,放些他喜欢的陈皮青梅,还有一小截参。

    而最近的醒酒汤都是御厨送来。大周皇室注养身,醒酒汤多是灵芝加蜂蜜,口味苦重,他实在喝不惯,都是一口吞下。

    今日他喝汤如往常,可此刻……他后悔无比。

    “没……没了。”就送来了一盅。“王上若还不够,属下去拿。”

    朝鲜王要来了那汤盅,在心腹们的目瞪口呆中,他竟是珍而重之将盅底最后那一小口汤汁倒出来,细细品了又品。

    随后,又哭,又笑。

    是吗?

    是文兰吗?

    但怎么可能?

    亲信去了又回,带回的醒酒汤却是另外一种。

    果然,果然吗?

    朝鲜王突然想到,自打到了荆溪后,他的院中,一直都有他们朝鲜口味的小食,比如打糕,松子,栗子……更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他爱吃的。

    可他在太皇太后和皇上住处,其他官员住处,便没有发现这些。

    朝鲜王慌慌张张拿起了一枚打糕,豆面,豆沙,那熟悉的味道更清晰了。这可是地道的朝鲜做法。

    他这才惊觉,或许这才是他这几日老是想起文兰的原因。

    他一颗心顿时高高悬起。

    去找了程家管事问过后,那姑娘却笑着回话说,是知道朝鲜王来了,所以他们特意请了朝鲜厨子做的小吃,醒酒汤也是主子吩咐做下的。

    “当日郡主与文兰公主感情要好,想来是文兰公主教过郡主醒酒汤的做法。”那亲信想了想道。

    “你说的……是。退下吧。”

    朝鲜王的眼泪却还是止不住。

    文兰离开前,给王后留下了醒酒汤做法。可王后做出的醒酒汤味道与文兰做的就是不同。他不信,他不信程紫玉能做得那么好,那么像……还有那参味,别人尝不出,可他能!那分明是朝鲜参的味道啊!

    亲信说的是,程紫玉和文兰感情要好,要好啊!既然是要好,那……会不会……会不会是……是程紫玉帮着……

    那后边的半句,却是他不能也不敢问出来,指出来的。

    万一是真,便是欺君之罪啊!

    将祸及多少人,是他都不敢深思的!连朝鲜,宫里的妃子,皇子都会被牵连。

    他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

    他的文兰,没死!

    好好的!

    在程紫玉的庇护下,活得好好的,那比什么都强不是吗?

    朝鲜王很清醒,越来越清醒。

    他不能找人去查,如抓耳挠腮般难受。身体也渐渐不受理智的控制了。

    天一亮,他便借着练拳脚,守在了离院门不远的亭子里。他只想看看,是谁给他送点心过来。

    来人他认识,是程紫玉的心腹,那个叫柳儿的。

    想到那姑娘会武功,他若去跟踪,怕是不易。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慢慢跟了几步。

    眼见人将淡出视线,他刚要离开,转身前却瞧见柳儿在一片桂花林前将手中竹篮递给了一个姑子。那姑子身后还跟了个孩子。柳儿蹲身去掐了掐孩子的脸,就与她们挥手道别了。

    所以,那些吃食是那姑子送来的。

    姑子面生不识,肯定不是他的文兰。

    那孩子……灵动得很。

    他想起来。

    那孩子叫小鱼。

    昨日还跟着念北一道耍猴戏来着。

    朝鲜王心头一咯噔。

    小鱼?

    那小鱼是……

    刚刚那姑子的女儿?

    不对,肯定不是!

    小鱼能上台面,自然不会是刚刚那个下人打扮的妇人的孩儿……

    他一下便口干舌燥。

    他之所以能记住小鱼,正因那孩子的灵动!此刻想想,可不就……就像他的文兰?

    小鱼与文兰小时,可不是有五六分的相似?

    朝鲜王腿软无比。

    好在当日还有一场宴,他如愿以偿见到了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小鱼。

    越看越像,好像文兰。

    他想法子支开了念北几个,私下与小鱼说上了两句话。

    小鱼很懂礼,对他送的礼物也很感兴趣。

    他知道,小鱼姓纪。

    他问了她娘的姓氏。

    “我爹和娘一个姓。都姓纪。”

    “纪吗?”他略微失望,竟然不是李。而李和纪,他想不出联系。

    “你的大名叫什么?”

    “纪小鱼啊,我就叫小鱼。以前我以为,是我家做鱼买卖,所以我叫小鱼。后来娘告诉我,她是希望我平平凡凡,就像湖海里的一尾小鱼,虽然没有大来头,却拥有无拘无束的自由和欢乐,可以平凡又简单的生活……”

    “好名字。”朝鲜王一哽,眼眶又红了。

    是她。

    这么个叫人心疼又卑微的愿望,除了历经背叛磨难的她,还有谁?

    两个时辰后,朝鲜王就着暮色,摇着船,来到了同在太湖边的纪家。

    远远的,他就瞧见了一个身影。

    金红色的落日余晖将她圈住,看不清脸庞。但只那一瞥,他就确定,那是他的文兰。

    她正半倚小船,哼着小曲,迎向一艘满载而归的大渔船。

    船头一个健硕男子正在挥手。

    “相公,今日收成不错啊!”她蹦跳起身,声音里全是愉悦。

    两船相遇,她站在船头伸出手,大船男子笑着腾身将她一拉。

    她落进一个怀抱,随后人已到了大船。

    晚霞将她的脸映成了金红,透着美,和幸福……

    朝鲜王的泪水一下就绷不住了。

    她,到底还是得到自由了!

    “请问……”他慢慢开口,她缓缓回头。

    时间几乎定住,文兰哽住了喉。

    这个会面突如其来,文兰没有心理准备,看着白发多了,明显苍老了的爹,她一颗心瞬间揪起。

    “我……我,我好像迷路了。”朝鲜王的言语里透露着无助,颤抖的唇在显露着他的紧张。

    迷路?

    文兰顿时泪流满面。她或许对朝鲜无愧,但她却是不孝的。亲爹在前,她不敢装傻,却又不能相认。

    这一刻的她,自觉无脸见爹。

    她不会说话,没法接话。

    “请姑娘指点。”

    亲爹的态度却让文兰没法拒绝。

    “这位……老……爹,我送送您。”文兰几乎听不见自己颤抖的声音。男人将她送回小舟,随后带着大船先回,给他们父女留下了空间。

    两船相隔一臂,慢慢往湖中行去。

    “对不住。”两人同时轻声开口。

    “湖面风大,姑娘迷眼了。快擦擦。”湖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不少。朝鲜王深吸好几口,总算稳住了情绪。

    “嗯。我这就擦干。”

    “姑娘面色红润,看着很是幸福。”

    “嗯……心宽了,就开心了。老爹您呢?”

    “做爹的,自然是儿女幸福,他也会幸福。吾见姑娘开怀,想来姑娘的爹娘也……无憾了。”

    文兰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再次打湿了衣襟。

    “可我抛弃了爹娘,我不孝。我很想家,想我的家人,可我不能回家……”

    “姑娘心地好,你爹娘一定以你为傲,既不会忘记你,也不会怪你的。”

    “……谢谢您……这么说。这对我太重要了。”

    才几句话的功夫,眼看就快到地方了。十几丈外,便是密密麻麻的侍卫,文兰赶紧将斗笠给戴上了。

    “老爹您一定要保重身体,长命百岁。”

    “你也要好好的。”

    “老爹,天气转凉了,要记得添衣。明日,我让小鱼给您送点心。”

    “好。老爹等着。”

    “等我再老些,没人能认出来,我就回家乡看望爹娘。”

    “好。”

    “……”

    动情的父女俩,均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绪里,自然没发现平静的湖面上,一直有一艘大船在不远不近跟着他二人。

    朱常哲背手站在窗前,静静看着湖面。

    程紫玉站在他身后一丈外,看着他的双手时紧,时松。

    “她很幸福。”许久,他才道。

    “嗯。”

    “你为何不说几句来让朕平静?来为你自己开脱?”

    “皇上圣明,会自己想明白的。时过境迁,这是她的选择。”

    “你说的是!”朱常哲转过身来,先前面上的苦笑已然消失,转成了释怀。“朕的确想明白了。她要的,朕也确实给不了。她一早就说过只是一场交易,交易之后她要离开,是朕自己当真了。”

    朱常哲接过程紫玉递来的茶水一口喝尽。

    “朕的确很想补偿她,可朕不能给她唯一的爱,也不能给她自由的护。她要做自由自在的鱼,可朕只有天下最大的鱼塘。就这么简单!”

    朱常哲重重舒了口气。“发现她幸福着,朕竟然如释重负。朕欠她太多,给她自由又何妨?”

    想到这儿,朱常哲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大度了。当年对程紫玉能做到这般,今日对文兰依旧这般。宽容,这一直是老朱家辈辈最缺的品质,却在他这儿得到了圆满!

    “所以,您一定会是个好皇帝!”

    “承你吉言!”朱常哲上来一碰杯……

    天知道,程紫玉从手心到背心都是湿的!

    欺君大罪啊!

    好在种种情分在,好在朱常哲不是先帝,好在朱常哲变了许多,否则,此番风波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事实,她也很无辜好吗?

    当日文兰诈死,她也不知啊。

    文兰那丫头胆子一向大,竟然怂恿了他们朝鲜的卫长带着她跑了。

    那晚,萧氏带人占了哲王府,干戈一触即发。哲王府为文兰所掌,她又有朝鲜驿馆给她收集消息,所以关于外部环境的第一手资料都在她手上。

    萧氏来势汹汹,她自然是不惧的。

    但她脑子转得快,当即便导了一场戏。

    她认准了萧氏身边一个身形体态与她相近的婢女,想法子给“偷”来并了结了。衣物行头一换,再有一把火放下去,尸体面目全非。别说外人,就是她的几个心腹也一无所知。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卫长也为了护她而“牺牲”。咳咳,当然,卫长的替死鬼也是萧氏的人。

    谁叫当晚那么乱,压根没人发现其中不对。

    太子那边自身不保,死伤不少,哪里知晓萧氏身边少了两人。

    而文兰,则趁乱逃出了哲王府。

    那日四处都是大乱,趁着这个乱,她乔装成了百姓,神不知鬼不觉,顺利出了京城。

    差不多两个月后的一天,程家京城工坊招工,当文兰出现程紫玉跟前时,叫程紫玉一惊,差点滚下了椅子。

    “我可被录用了?”当文兰露出白花花的牙齿时,程紫玉只想上前掐死了她。

    “喂喂喂,我大难不死,你不喜反怒,有没有良心啊?”

    当时的程紫玉便只觉前脑后脑左脑右脑都一齐在突突突突突突地跳动。

    天啊,前几天入京那日,朱常哲去给她接风,跟她说了文兰一大堆,她可是当着他面抹了好久的泪。

    这会儿死而复生……她一下明白,当日的朱常哲十之仈Jiǔ就是怀疑上了文兰的死,才找她暗探。可她当时对文兰的死信以为真,自然表现无漏洞,可此刻这算什么?……

    文兰已经在她家里,她若说当日一无所知,可有人信?这算不算欺君?这死丫头,跑就跑了,为何不跑远了,跑了就永远别回来才对,跑来了程家做什么!

    “我又不能回朝鲜,在大周除了你们这帮人就没朋友了!”文兰故意将“朋友”二字咬了又咬。“无亲无故,再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那我跑了做什么?”

    “所以,你是要帮我?还是把我抓去朱常哲跟前?”

    文兰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可连累了程紫玉也成了照镜子的猪八戒,里外不是人。

    “你人脉广,做点手脚容易又方便。你把我送的远远的,远远的。你给我安排个身份,给我弄个地方,我改名换姓,改头换面,你我依旧是莫逆之交,你好我好。你懂我的是吧?你也让我尝尝天高海阔的滋味吧?行不行?”

    “我这不是想了个对朝鲜最好的法子吗?我身子不完整,朱常哲看不上我。这样的我,跟在他身边,对我的母国太吃亏了。所以我死了是最好的办法。

    他能娶上一个端庄贤淑的朝鲜公主,对他好。而我一死,死在了大周皇室的内斗里,那大周皇室和朝廷便都欠了朝鲜一份情。加上我和朝鲜为大周做了那么多,这欠债就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了。大周必须补偿。

    如此,可不是几个银钱的事了。所以紫玉,你做的是关乎朝鲜千千万万子民的大事。你觉得呢?”

    不帮她,还能如何?

    让她“诈尸”?亲自送她回宫?

    她必死,朝鲜也会受牵连。感情上程紫玉做不到。而理智上,程紫玉也清楚文兰说的对,她在大周皇室不可能再觅幸福了,她的选择,确实是最好的。至少还能狠狠地帮着朝鲜向大周皇室敲一笔竹杠。

    如此,程紫玉只能硬着头皮送了一条船给文兰。

    那家伙,带着那卫长,第二天便游山玩水去了。

    两年多后,程紫玉回到荆溪,文兰很快就再次找上门了。

    又是叫程紫玉吓了好一跳。

    她……成!婚!了!

    还……有了孩子!

    文兰性子跳脱,两人在南边闯了寨子闯了祸,文兰差点被那帮蛮族抢走。卫长一挑百,在那擂台上打了三天三夜,才把她给赢回来。

    随后两人便被那寨子里的家伙们给关进了洞房。

    卫长对她心仪多年,当年主动跟随来大周,也全因她的缘故。这些年两人相互照应,一来二去早有了感情,反倒是这个小意外给捅破了窗户纸。

    程紫玉拿着他们一纸汉文,一纸蛮文的婚书,无语至极。

    关键某人恬不知耻,表示就要个住所做大婚之礼便够了。

    程家这些年确实挣了文兰不少银子,即便不看情分,这礼也是应当的。

    程紫玉一番安排,两人很快便安定了下来。

    “纪”这个姓是文兰想的,后来程紫玉才知是她的马屁和暗示。

    “你就当那是“寄”,“寄养”的“寄”,我把我寄养在你的羽翼下,把我家小鱼和相公也寄养在你身边。”当时的文兰将程紫玉的手臂晃成了拨浪鼓……

    卫长有武艺在身,什么都学得不错。

    一份小小家业,两人一番努力,还真就成了做大了。

    而南巡开始,程紫玉便伤透了脑筋。

    文兰没有别的要求,只想远远看她爹一眼,并对她爹尽蚌孝。所以来请她安排。

    朱常哲也来找她,说怀疑她藏匿了文兰,并直言告诉她,当年的尸体他确认不是文兰。

    程紫玉暗自叫苦。

    她不知该怎么做才能让各人都得偿所愿而保证眼下环境不变。

    索性,她便由着柳儿暴露了纪家,又带着朱常哲不经意间暴露了文兰。

    当然,她也将她的种种难为都道出了。

    她没有十足把握朱常哲能保持克制,但面对朱常哲的质问,她只能一试。好在,朱常哲没有让她们失望。

    “皇上……可需与她见一面?”

    “不用了。相见也是无语。她见到她爹更高兴,朕就不去扰乱她的好心情了。”

    “皇上受委屈了。”

    “呵呵。你太小看朕了。”朱常哲笑得飞扬。“朕连天下都有了,何必与只想要自由的你们去计较?朕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朕真正要负责的是天下,朕要做的事太多。至于你们,朕愿意放过。”

    “皇上英明!”程紫玉诚心叩拜……

    天高,水清……

    谁能料想,当年程紫玉,文兰和王许下的心愿到底实现了。

    某个午后,迷细雨里,三人同躺一船,举杯共祝,随波飘荡。

    钩上鱼饵早被吃尽,可又有谁在意?

    纵情山水之间,比那争名夺利要强了太多……

    六年后,程紫玉再次主持了斗陶大会。

    在那次大会上,她带来了一系列巧夺天工的陶品,将五色陶的古朴优雅充分发挥,每个颜色都用到了极致,一时间大受追捧,她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了一代陶艺大师。

    又是六年后,她重新提炼了用作制壶的泥料,将紫砂的特性进一步稳定,壶型也从中型提梁改成了小巧立于手掌的紫砂壶,后人称之为“掌贵”……

    紫玉之名,这一次不但响彻大周,还让她名垂青史了。p>  紫玉,紫玉,后来竟也与“掌贵”二字一样,被用来代指了紫砂和荆溪陶泥,影响之深远可见一斑。

    对程紫玉来说,她的这辈子,无亏无欠,无怨无悔,心满意足。她与李纯用二十五年时间,生了八个孩子。

    她对李纯的承诺,她都做到了。

    李纯也一样,在后来的生涯里,为她守住了程家,保得了程家长久安宁。李纯前二十年的缺失,在后来的六十多年里,全都补了回来。

    两人做到了子孙满堂。

    在程紫玉永远闭上眼之后,李纯叮嘱完她的后事,也躺到了她的身边。

    他愿意跟着她一起走奈何桥,只求下辈子还能有缘遇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