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食为贵最新章节 - 第544章 元宵节

食为贵 第544章 元宵节

作者:寒无衣书名:食为贵类别:玄幻小说
    “还真巧了!这事情奴婢恰好知道。”玉琴点了点头,“秦嬷嬷原不是京都的人,是从江南那边过来的,听说家里遭灾,早就没了家人的,才自卖进了宫,就为了吃一口饱饭。”

    “那这侄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是骗子?”茌急切地问。

    她觉得秦嬷嬷虽然有些严厉,但还是挺好的,若是被骗了,那可怎么办?

    “小姐您听奴婢说完嘛。”玉琴摆了摆手,让茌不要打断自己的话。

    “秦嬷嬷在遭灾的时候,有一个兄弟,原本已经死过去,被人埋了起来,但是谁曾想,他竟然只是假死的。而且运气好的是,埋他的时候正在赶路,时间不够,只盖了一层土,他一坐,就出来了。”

    听到玉琴的解释,茌好觉得秦嬷嬷这个兄弟的经历也算是离奇了。

    “那后来呢?”茌期待地看着玉琴,让她继续讲。

    “后来,他就活了下来,娶妻生子。今年的时候回到故乡,从家乡人嘴里知道自己的妹妹进了宫做宫女,便着人打听秦嬷嬷的消息,也是他运气好,七拐八拐的竟然打听到了。”

    玉琴说的时候,连连叹息。

    “秦嬷嬷的兄弟知道消息以后,就准备上京来看她,可是走到半路就生病了,只好让他儿子,也就是秦嬷嬷的侄儿,先来看看情况。”

    茌恍然地点头,“原来如此。那这次秦嬷嬷之所以有事,会不会是她兄弟来了?”

    玉琴道:“奴婢也不确定,但是可能性十分大,奴婢看秦嬷嬷的心情很好呢。”

    秦嬷嬷提前就告了假,昨日就把一个包裹收拾好了,早上一起来就把自己打扮得干净利落,开开心心地拿了门牌出门去了。

    她们其他的人都猜应该是去见她兄弟了。

    “这可是喜事。”茌道,“秦嬷嬷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应该给她赏一些东西,让她一并带回去才对。”

    元宵节。

    白日里就开始热闹起来了。

    灯会的场地在外城,南市附近几条街都被征用,用来布置灯会了。

    京都的大户人家,在这南市的街头总有一两间铺子。

    所以,他们布置灯会的地方就在自己家铺子门口。

    一则是方便快捷。

    二则是给自己家的铺子打广告。

    毕竟谁家的花灯好看,谜语有趣,来的人就多。

    人多了,那生意可不就好了吗?

    茌好和茌偷偷地溜出来看热闹。

    因着要布置灯会,路上各处都搭着木架子。

    许多平民百姓都挤着看热闹。

    有那男的把手揣在袖子里,和旁边的人边说边点头摇头地评论谁家的棚子大,谁家的小。

    也有那妇人牵着或抱着自家的娃儿斜着身体看路上的人来人往,指指点点。

    搭架子的都是各家的下人管事,见有人围着,总要去撵一通,让他们通通让开。

    这些架子虽然是木做的,可是一不小心被人推到了,压下来,也不是轻松事儿。

    茌好和茌从人群中穿过,也跟着看了一会儿热闹。

    她们两人都穿的普普通通的棉布袄裙,若是忽视两人那毫无瑕疵、白得如雪的脸,和平民家的姑娘几乎没什么差别。

    她们各自跟了一个丫鬟香梅和玉琴。

    两人已经是难姐难妹,都很无奈。

    却阻拦不了两个人,只能跟着,随时都拉着两人的衣角,就怕一个不注意,人就消失了。

    尤其是香梅,想一想去年遇到的人贩子,就不敢松手。

    这么多人,一个松手,人就能被挤没了。

    江意楼上。

    王青平正和宁远安在吃饭,就从窗子看到楼下有两个眼熟的小丫头。

    “那是梁兄的未婚妻和她妹妹吧?”王青平伸手往前敲了敲桌子的中央,引起宁远安的注意力。

    宁远安忙了一上午,早就饿得不得了,正往嘴里急急忙忙地塞东西呢。

    听到他的话,茫然地抬头,嘴里还含着粉条,“无门了?”

    见自个儿好友似乎有些嫌弃的目光,就忙嗦嗦嗦几口吸进了嘴里,快速地嚼了两下,囫囵地吞下去,才说:“怎么了?”

    王青平强忍着嘴角的抽搐,指了指窗外,“你看那个。”

    “咦,是好儿妹妹。”宁远安站起来,双手按在桌子上,伸出头往外看。

    “你见她好儿妹妹,也不怕梁兄听见了,找你麻烦。”王青平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粉条。

    说实话,江意楼的粉条味道真不赖,尤其是这汤底,听说是鸡汤和大骨汤,味道鲜美,比他家里的要好吃多了。

    “怕什么?反正他又不在。”宁远安端着碗站着嗦了一口,好奇地看向外面,“也不知道好儿妹妹来这儿做什么?灯会要晚上才开始呢。而且她们穿的这是什么?看起来和我家丫鬟穿的差不多,甚至还要差一些……”

    他一面吃一面说,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喝汤声。

    王青平用筷子戳了戳他。

    他低头看了看,懊恼地道:“王兄你做什么用你的筷子戳我?这筷子上面还有油吧?你把我的衣服戳脏了怎么办?”

    “放心吧,这是没用过的筷子!”王青平说,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过马上,他又变得幸灾乐祸。

    我已经尽力了,是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只见宁远安用手帕搓了搓身上被王青平戳的地方,然后放下碗道:“我去和好儿妹妹打声招呼,好歹我和她也是相熟一……场。”

    他一转头,就看到自己后面站着一个黑面神。

    他立刻转头坐下,满脸幽怨地瞪着王青平:你怎么不提醒我?

    王青平看了一眼他的衣服:我怎么没提醒你?

    宁远安低头看了眼被戳的地方,按了按,顿时懊恼不已:我怎么没反应过来呢?

    “怎么?宁兄,不去见好儿妹妹了!”梁君微低声说,嘴角还上扬着,带着笑容。

    “咳咳。”宁远安尴尬地回头,“梁兄也在这儿?好久不见了。”

    我怎么这么倒霉,竟然被他逮个正着了。

    “我们昨天才见过。”梁君微寻了一个位置坐下,让吴阳去给茌好打一声招呼。

    “是吗?哈哈,哈哈?”宁远安尴尬地哈哈笑,“我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王青平淡定地继续吃饭,一点儿也不同情他。

    反正,他早就提醒过了,谁让他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