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食为贵最新章节 - 第365章 腊肉砂锅饭

食为贵 第365章 腊肉砂锅饭

作者:寒无衣书名:食为贵类别:玄幻小说
    顿时一群人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又看着茌好,不敢说话。

    茌好看他们都很纠结,有些不解,“你们午饭都吃了?”

    她没看到厨房有烟火气息出来,难道他们是去外面吃的?

    “没有!没有吃。”

    众人怕茌好生气,赶忙摇头。

    别说他们还没吃,就算是吃了,他们也不敢不吃的。

    草枝见他们像是奔赴刑场的模样,心底不高兴,小姐亲手做的饭,给他们吃,他们竟然还这副模样,真是可恶。

    茌好指着一个锅说:“这个给你们吃,你们自己端一下,草枝去教他们怎么吃。”

    不是她多事,而是他们没吃过这种形式的,怕是无从下手。

    连子连忙伸手去端,茌好一把拍开他的手,“你疯了?这么烫,直接上手端。”

    连子摸着手,无辜地看着她,“小的皮厚,不怕烫。”

    “你的皮再厚,也还是垫个帕子吧,免得烫伤了。”茌好摇了摇头,指着放在桌子上的帕子说。

    帕子是茌好让草枝用厚粗布做出来的,做了十张左右,平常洗碗,擦桌子之类的都要用到。

    连子虽然不怕烫,但是东家这么说了,他也没有拒绝。

    不怕烫又不是不烫,他还是能够感觉到丝丝痛意的。

    大砂锅端到了江意楼大厅的桌子上,草枝让人拿了碗来,才打开盖子。

    一打开,浓浓的白气冲了起来,打开盖子的连子连忙退后一步。

    下一秒,他们就闻到了一股醉人的香气。

    那真的是一股十分香的味道。

    咸咸的肉味和清澈的蛋香,还有一股奇特的甜味,综合在一起,奇妙至极。

    茌好做的是腊味砂锅饭。

    米是早上吃好饭以后泡着的,泡了一上午,每一粒米都泡得圆润饱满。

    灶台还不能用,茌好用的是炉子做饭。

    不过没有蜂窝煤,也没有煤,用的就是柴火以及用大柴烧出来的钢炭。

    茌好先烧了柴,用大火煮开米后,再调小火煮两分钟后,将柴退了,只留少许火石。

    这时候不能揭盖,也不需要揭盖。揭盖容易让香味流失,使得米饭口感没有那么好吃。

    所以最好是让砂锅的余温把饭焖熟,焖饭时间大约七至十分钟。

    茌好准备的食材一共有三种。

    腊肉,香菇丝,生鸡蛋。

    腊肉切片才好,香菇丝洒在四周。

    再将调好的酱汁均匀地浇在食材和米饭上。

    酱汁是预先调制好的,一勺醋,两勺酱油,两勺清水,再加上少许糖,搅拌均匀。

    盖上盖子用中小火煮两分钟后,让余温继续将食材焖至五分钟至食材完全熟透。

    在中间将生鸡蛋打在上面。稍等一会儿,让蛋清渗透进米饭和咸肉之中后,再盖上盖子用余火焖煮一会儿。

    一片片肉晶莹剔透,油光锃亮,摆放得整整齐齐。

    香菇丝吸收了咸肉的油脂,也显得饱满多汁。

    锅中间是三个挨挨挤挤的鸡蛋。

    鸡蛋黄没有完全凝固,中间的蛋液肉眼可见,仿佛在流动。

    一众打杂的都被这金黄的色泽吸引,忍不住对那一块块肥肉垂涎欲滴。

    他们暗自擦口水,都有些纳罕。

    江意楼生意不错,每日剩下的饭菜很多,其中肉菜也不少。

    所以,他们从来不缺肉吃,甚至偶尔还会挑剔一下肥肉。

    可是,现在怎么看着这么几片肥肉流口水?

    草枝拿了一双干净的筷子,在三个蛋的中间插一插,金黄的蛋液瞬间从里面流了出来,流淌在饭上面。

    这时,她掏出一个饭勺,给他们舀饭。

    只舀了一碗,连子几人反应过来,连忙说:“让我们自己来吧!”

    说着就伸手接过饭勺。

    茌好从内堂走出来,端着另外一个砂锅,看见草枝在连子他们旁边站着,有些疑惑。

    “草枝你干嘛呢?还不过来吃?”

    她走到靠近内堂桌子上,放下砂锅,又准备进去拿碗。

    草枝连忙说:“让奴婢来吧。”

    连子等人也赶忙起身,“这些杂活让小的们来就是了,东家怎的自己端来了?”

    茌好摆手,“你们去吃饭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砂锅饭的味道和平常做的饭味道特别不一样,米的口感更加香醇一些。

    当然这也得益于米泡了许久的缘故。

    江意楼这些跑堂的和打杂的连那些做的好吃的炖菜蒸菜都没有吃过,更别说茌好做的砂锅饭了。

    他们一个个狼吞虎咽,恨不得一口吞下整个砂锅。

    草枝端了一个小碗站在茌好背后小口地吃,眼睛盯着他们几个,眼里闪过得意之色。

    哼!罢刚你们不是还怕吗?现在知道好吃了?

    咚咚咚。

    敲门声突兀地响起。

    众人舍不得放下手上的碗,对视一眼,打了几个交锋,都没有人愿意去开门。

    最后还是草枝放了碗,去开的门。

    打开门,门口站着两个背着包袱的小泵娘。

    草枝道:“你们有什么事情?我们酒楼现在不开门。”

    她悄悄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姑娘,只觉得她们真好看,虽然比不上小姐,但是比秋浓还要好看。

    穿的衣服很新很干净,头上还插了两根银簪子,耳朵上戴着一对儿银丁香,手腕上也戴着一个绞丝银镯子。

    “我们找人。”年纪大一些的姑娘开口道。

    “你们找谁?”

    “我们找我们家小姐。”年纪小一些的姑娘急急忙忙地开口道。

    “你们家小姐?抱歉,我们这儿没有客人在。”草枝疑惑地摇头,“你们找错地方了。”

    “不可能!大少爷说了,就是这儿!”年纪小的嘟着嘴,眼睛悄悄地往门缝里面看。

    草枝不满地走了一步,把门关了一些,挡住了她的视线。

    “你们没事的话,就去别处找吧。”

    年纪大的按住门说:“等等!”

    “还有事吗?”

    “我们小姐姓茌,应该是这儿的东家。”

    “姓茌?和我们小姐一个姓?”不对,她们说是这儿的东家,这意思不就是……

    她抿了抿嘴,说:“你们叫什么名字?”

    “香梅。”

    “香竹。”

    “你们等一下,我进去问一下。”草枝把门一关,低着头匆匆地跑到茌好面前。

    “怎么了?”茌好发现草枝心情突然不好,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