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食为贵最新章节 - 第328章 一下就跪了

食为贵 第328章 一下就跪了

作者:寒无衣书名:食为贵类别:玄幻小说
    范夜嗤笑一声,“你出去可别说我认识你。”

    “呵!你别去跟别人说认识我就好了!”白浅芯怒道。

    她心里原本还有些伤心,被范夜这么一搅和,竟然也觉得自己是瞎了眼,才看上了东方连城,心里便暗暗唾弃自己,忧伤更是一扫而空。

    却说另外一边,东方武让旱山匪头领叫东方连城出来说清楚。

    可是他一个劲地摇头说自己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他在哪里。

    事实上,他的确不知道东方连城在哪里。

    与他们交涉的人是一个老头子,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太简单,有些怪异,就去查了查,才发现背后的人是东方连城。

    不过就算他们查了,他们也不能说出来。不然不就暴露了?

    这样别人还谁还敢找他们办事?

    “你们不说就罢了!”东方武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调转马头回到马车旁边。

    想想也是,东方连城要做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怎么会亲自来?

    他觉得索然无味,一切都没什么意思。

    瞥了一眼马车,他心里暗想:要不是小侄儿还在这里,我定要直冲回京都去,问问东方连城!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和梁君微一行人紧赶慢赶地往京都去的时候,东方连城已经快他一步去了。

    “总之一句话吧!你们交不交出来!不然我们真的要动手了哟!”旱山匪头领看天色不早了,打了一个哈欠,对着萧山吼道。

    萧山面不改色盯着他仔细观察。

    这个人看起来傻傻的,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多久没洗了,武器也有些生锈,怎么看都觉得很普通。

    可是,他的确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

    “我说你呢!你看我干什么?”旱山匪头领被看得火了,怒瞪着他。

    “我在看你,究竟是怎么坐上旱山匪头领的。”萧山颇有些纳闷。

    却不想那人回答道:“哈?我从出生就是头领啊。”

    “老大!不要跟他废话了!我们要的人赶紧走!”军师看他傻乎乎的,已经被套去了不少话,顿时满脸的无语。

    “可是他们不给呀,要不我们还是把他们一起绑了吧。”

    “这可不行。”军师摇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说不定这些人之中有厉害的人物藏着。”

    “厉害的人物?”旱山匪头领呆呆地问道,“你没骗我吧?”

    “我骗你做什么?”军师小声地说,“你想想看,我们藏得那么严实,竟然还被发现了。若是没有高手,说的过去吗?”

    “的确说不过去。”旱山匪头领皱眉。

    “萧山。”梁君微叫了一声,“你能不能解决?”

    萧山一听,竟然质疑自己,这可不行!

    他回答道:“等着!”

    只见他如同一道风,从马上一跃而起,越过旱山匪头领,跳到了后面去,一个平地扫落叶,便扫倒了大半的人。

    再用剑鞘啪啪啪在旱山匪身上打了数下,没几下,人都倒完了,只剩下他们的头领和军师。

    “额……”旱山匪头领僵硬地回头,看到倒了一地的人,顿时面色一白。

    他与军师对视一眼,“要不……”

    十分有默契的,两人啪嗒一下跪了下来,“大侠饶命!我们只是混口饭吃的!大侠饶命啊!”

    他们果断地求饶。

    萧山收回剑鞘,狐疑地打量着他们,“你们真是旱山匪?”

    他记得,传闻中旱山匪的实力非凡,一人能打数人,可是眼前的这帮山匪,明显不堪一击呀。

    “我们不是旱山匪!”那头领果断地摇头,“我们就是想借个名头吓唬吓唬你们,好完成我们的任务。”

    萧山顿时了然,我就说嘛,旱山匪怎么会这么弱,只是有些像罢了。

    “那我们这儿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可以离开了吧?”吴阳道。

    这群人毕竟人数众多,他并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出现万一。

    “当然!当然!”那头领和军师点头哈腰。

    护卫以包围圈的形式围着马车和梁君微,警惕地走过了这一段路。

    走远了,茌好还掀开后面的帘子往后看,那些人竟然还站在原地对着他们招手。

    “你相信他们?”她掀开侧面的帘子问梁君微。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梁君微笑道,“不过是一群山匪罢了。”

    茌好摇头,担心道:“万一他们是降低我们的警惕心,前面还有埋伏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总会来。”梁君微遥遥地望着远处幽暗的山川。

    “你心中有数就好。”茌好看他这样子,便缩回头去安抚小包子。

    之前外面太过于吵了,小包子本来就睡得迷迷糊糊,没多久就醒了过来。

    虽然没有哭闹,却不舒服得直皱眉。

    却道旱山匪那边,看到梁君微走远了,才收起手,不再挥手。

    那军师让头领把人都扶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是打火石。

    他从路旁边扯了几把草,折成了一个草把,擦了擦打火石,火星子落在上面,顿时就亮了起来。

    “军师,如何?”旱山匪头领凑过来问道。

    只见军师手里有一张纸,正对在火把下面看。

    “老大,你不要挤我!小心火星字落在纸上,烧起来了!”军师把他推开。

    他仔细地看了两遍,这是一封信,是他在看到萧山的剑的时候想起来的。

    萧山的剑是他自己的,是一把名剑,名为落涯,乃是前朝锻造大师落涯子最后的手笔。

    “这封信你之前就看了好几遍了,不是说不接吗?”头领疑惑问道。

    “幸好我们没接。”军师眯眼,“你可知刚刚那人是谁?”

    “谁呀?”头领皱眉,“难道是个有名的?”

    “落涯剑还记得吗?”军师问。

    “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那是一把好剑。”

    “那人是落涯剑的主人。”军师道。

    “可是这个我们接不接这个生意有什么关系?”头领不明白。

    “你还不明白吗?这一行人便是这一封信上,让我们劫杀的人。”军师叹气道,“我们寨里最厉害的就是你,可是这一行人,光是落涯剑的主人就比你的实力高!你想一想,能够让落涯剑之主认作主子的人,身边会缺人吗?”

    “军师你也太小瞧我们的人了,就算他还有护卫,可是总共也就那么多人,我们兄弟这么多,还怕他们不成?”头领不满道。

    “可是老大,你要用兄弟们的命去赌吗?”军师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这头领顿时没了话说。

    他们接生意不就是为了挣钱买粮食,养活兄弟们吗?若是兄弟们都死了,那挣钱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