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八一六章 准备谈判

绝世巫医 第八一六章 准备谈判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当天晚上,林毅晨和青皮直接回到了医院休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青皮再次来到了厂区,与在这里守了一夜的秦湖等人汇合。

    “秦哥,晚上都还安生吧他们?”林毅晨冲着那些保安和队员们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秦湖的身边问道。

    “那些村民?都还算安生吧,除了几个小孩儿和两三的闲汉过来瞅了几眼,然后就没人来了。”秦湖笑呵呵地说着,脸上没有丁点儿紧张感。虽说这里的人手不多,外边的村民更多,可是对他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更凶险的战场都上过了,还怕这小打小闹的村民示威吗?

    旁边的保安队长听了秦湖的话,马上站出来表示不同意,对几个人说起了之前的往事。

    “你可别小看这些村民啊,各种损招他们都使得出来,说不定还会往大门上泼粪呢,这些事不是没有出现过。就在前两年,因为卖药材恶性竞争,两边人不断地降价,最后闹崩了,就在晚上趁着天黑,拉了一车粪水就倒在了村子大门口。当时是夏天,一晚上之后,全村到处都是屎臭味儿,别提多恶心了,后来两边打了一架,五个重伤,引起了政府的关注,随后制定了规矩才算是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了。听说那些在外地打工的人都回来了,结果全都被公安局请去喝茶,回去打工也没人敢要了!”

    “我靠!把屎泼到……这也太狠了吧?以后岂不是不能相见了,一见面就要打啊?”几个安保队员听着都觉得恶心,这要是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还算能忍得住,现在闲暇时聊起这些事情,想想都觉得恶心,难以忍受。牛大壮这么高大壮实的男人,竟然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几个保安见他们不信,连忙点头说道:“没错!这事当年在整个辽北省都很轰动地,也害得好多外地人听说我们的奉阳市人,下意识地都会捂住鼻子,好像我们很臭似的,真地是冤枉啊!~~~”

    显然几个保安遇到了类似的事情,说起来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努力地控诉那些地域歧视的人,同时还臭骂那两个村子闹出来的屁事,搞得他们整个奉阳市都跟着倒霉。

    “算了,这些毕竟是少数的事情,咱们平时要多注意就行了。”林毅晨见大家伙讲段子也差不多了,就对秦湖说道:“今天咱们的任务就是维持现场的秩序和安全,不过也不要吓到那些村民了,咱们主要地是为了释放咱们的善意,争取达成和解,以后还要在村子里办厂,还是不要闹得太僵了!”

    秦湖点点头表示明白,立即招呼人去跟着保安队长领制服,每人一身保安制服穿起来,这样起码不会让那些村民太过抵触。

    保安和队员们开始行动了起来,没多久,宋逊和孟瑶也赶了过来。

    坐在车子里,两人就看到林毅晨就把谈判会场放在了大门处下面的阴凉地,孟瑶下车,立即好奇地拉过林毅晨询问道:“你怎么把地方放在这里了?”

    林毅晨指着几张长桌子拼成的谈判桌,对孟瑶解释道:“咱们今天就按照村民的方式来办,咱们先释放出善意,看看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要是他们还是想要坚持无理取闹,咱们也就没啥好话了,直接赶出去!”

    宋逊听着林毅晨说话,不由地摇头。林毅晨这是想先礼后兵,这么想是没错,可是那些村民未必会体会到他的用意。

    宋逊把林毅晨拉到身边,小声地询问起了孟副市长的情况:“他现在醒了吗?有没有赶过来?”

    林毅晨看着宋逊一脸担忧的表情,笑着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电话,找到一个安保队员去询问情况。

    现在林毅晨所在的病房已经成为那一层护士站重点观察的目标,当有壮实的小扮哥过来询问情况时,立即就有护士热情地问他们解答情况。

    “孟副市长还没有醒过来,那个尤秘书正在催促医生检查身体呢,不过我们估摸着,这一夜都没有醒过来,一时半会儿应该也很难醒过来了。”小护士对询问情况的兵哥哥热情地回答道。

    林毅晨得到消息后,对宋逊笑了起来。

    宋逊看到林毅晨脸上的坏笑,立即就明白了孟副市长还在昏迷之中,不由地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非常奇怪,明明就只是闻了别人放的屁,即使这个屁再臭,也不至于把人迷晕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吧?!这也太离奇了!而且,那么多闻了屁味儿的人,偏偏只有孟副市长一个人有事,其他人全都安然无恙,这就更怪了。

    宋逊表情疑惑地想要询问林毅晨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看到林毅晨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冲身边的青皮等人挑眉,宋逊心中思绪一闪,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孟副市长这个“病”,该不会是林毅晨给捣的鬼吧?!

    一念及此,宋逊立即又想起了昨晚林毅晨的态度就非常奇怪,他好像坚信孟副市长不会醒过来,有着异乎寻常的坚定,当时宋逊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当时林毅晨的态度确实非常奇怪。

    “臭小子,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你鼓捣出来地?!”宋逊脸色轻松地看着林毅晨,询问道。他不是质问,只是想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实际上林毅晨这么做,他心里还是有些暗爽了,谁让孟副市长掩藏地那么深,竟然整件事都是他搞出来了,这让宋逊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林毅晨听了宋逊的话,立即反应过来他猜到了整个事件的某些关键,不过这件事本身很离奇,林毅晨也不会承认是自己做的。

    他故作疑惑地看着宋逊,不解地反问道:“什么事是我鼓捣出来地?”

    宋逊仔细地观察着林毅晨的表情,他又一次试探地问道:“你说什么事?孟副市长到现在还一直昏迷不醒,是不是你搞的鬼啊?”

    林毅晨用灵气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漏丝毫破绽地说道:“宋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啊!再说了,孟副市长当时昏迷的时候,我可是跟您都在病房里呢,我怎么可能跑去电梯里面放个屁把孟副市长给迷晕啊?再说了,光迷晕孟副市长一个人,剩下的人都没有被迷晕,这种是难度太高了,就算是让我提前做好准备去做,都很难一次成功地!”

    宋逊见林毅晨的表情确实没有什么破绽,再听着他的解释,回想起当时林毅晨确实在病房里呆着,事后听到外边的嘈杂声,他才出去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他的记忆没有错误。

    难道真不是这小子搞的鬼?那他为什么要笑得那么鸡贼呢?就好像这件事就是他做的一样。真搞不懂这个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毅晨又一次蒙混过关了,不过自始至终都没有太担心过自己会暴露,因为他有太扎实的不在场证明,即使别人觉得自己很奇怪,也无法怀疑到自己身上,因为谁都不会想到,自己有灵气存在,能够在不在场的情况教训一下孟副市长。

    “您呐,就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着吧,等到什么时候我们这里谈判结束了,什么时候你就可以醒过来了!”林毅晨心里暗道,转脸就把孟副市长给抛到了脑后。

    林毅晨来到僻静的地方,他拨通了辉子的电话,想要询问徐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哥,你有什么安排吗?”辉子非常恭敬地喊道。

    林毅晨心里有事,没有注意到辉子不同寻常的语气,他快速地问道:“徐楚现在怎么样了,醒过来了没有?”

    辉子扭头看了一眼还在沙发上睡觉的徐楚,连忙回道:“还在睡觉呢,没有醒过来,我估摸着他这一觉要睡到中午了,昨天晚上把他灌得不轻,这小子都不用我们劝,自己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好像从来都没有喝过酒似的。”

    林毅晨心说你要是有上顿没下顿地,你说不定也这样。

    “好了,他要是醒过来了,就再给他灌点儿酒喝,让他继续睡下去,不过他醒过来一次,你就给我打一次电话,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