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七五六章 别样心思

绝世巫医 第七五六章 别样心思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众人听说林毅晨还在为美利坚的奥运会选手做恢复治疗,顿时发出了一阵惊叹声,对林毅晨的医术,他们有了新的了解。而这时,屋子里的音乐恰巧正在切换当中,在这个安静地空档之中,这些人的惊叹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他们。

    又是林毅晨?

    另外的一群人看到几个朋友正在围着林毅晨,一个个兴致勃勃的样子,而林毅晨就在中间仿佛众星捧月一般,全都忍不住在心里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这小子来到这儿之后,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甚至还跟张雷发生了冲突,把对方给怼走了,让所有人都不由地感叹他的背景之深。明明这里的人都是明星,偏偏此时的他看起来更像是明星。

    这种感觉太让人奇怪了!于是,许多人在心里下意识地对林毅晨产生了负面的情绪。明星都有一颗渴望光芒的心,谁夺取了自己的光芒,谁就成为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林毅晨有灵气地改造,身上流露出的亲近气质,吸引着许多人的好感。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所有女人看到林毅晨都会失去理智地扑上去,张家佳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她对林毅晨很有好感,不过她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这份好感暂时地安放在朋友的位置上,这样一来,对林毅晨的掩盖住自己的光芒,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抵触心理了。

    客厅里,那些对林毅晨生出抵触心理的明星们朝着林毅晨那边看去,虽然他们对林毅晨有些抵触,可是心里却很好奇林毅晨等人在说些什么。

    王芳玲示意朋友把音乐关掉,她对身边的朋友们的心理变化还一无所知,笑哈哈地对着浮青知那边喊道:“你们在讲什么故事呢,一个个吱哇乱叫地,也说给我们听听啊。”

    浮青知站直了身体,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这边,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大声地说道:“我们在说晨哥给人治病的事情呢,刚说到给克里斯汀治疗的事儿!”

    “克里斯汀?老外?”一些明星们不明所以地看向了王芳玲,心里的念头飞快闪动着,在不断地恶意推测着,这个克里斯汀是不是林毅晨随便找来的一个外国人来衬托自己的医术高超啊?

    王芳玲对克里斯汀的事情当然很熟悉,她也不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推荐林毅晨的机会,她立即对周围的人解释道:“克里斯汀是美利坚的体操运动员,还曾经拿过奥运会的第四名,很多媒体都说,她能带着美利坚的女子体操实现复兴呢。”

    “哇!~”一群明星听说克里斯汀这么有来头,顿时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林毅晨在给这么大牌的运动员治疗?难道说他的医术真地高超到了这种程度,连这么有名的外国人都来找林毅晨治病?!一群人的心态顿时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之前看着林毅晨的眼神还充满了嫉妒和不屑,此时却都在连声夸奖林毅晨厉害,说出的恭维的话似乎并不怎么困难。

    不得不说,美利坚的名头还是很唬人地,哪怕是在跨领域的名人,在听到对方是来自于美利坚的著名运动员,顿时感觉对方的影响力光芒四射。在场的明星们在华夏也算不上顶级的明星,可是一听说克里斯汀的来头,顿时有种羡慕和不自信的感觉从心底生了出来,而在他们心里,林毅晨的形象也要比之前光明了许多。

    “这么厉害啊?林医生竟然还在给美利坚的运动员治疗?林医生的名气已经闯到了美利坚了吗?”一些原本对林毅晨并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明星凑在一起,纷纷表达着自己对林毅晨的尊敬。

    如果林毅晨有美利坚的人脉,那他们能不能借助林毅晨的人脉,试图往美利坚发展一下呢?不得不说,这很让人心动!

    “林神医比我们了解地还要厉害啊,真是为我们华夏人争光了!”

    “哎呦,我这两年一直都有些胃不舒服,不知道林神医能不能帮我看一看啊?”

    “咯咯,你是想林神医看一看你的人,还是看一看你的胃啊?”

    “滚蛋!老娘是要脸地!”

    “哈哈哈哈,既要脸,也是要人地!”

    “骚婆娘,闭上你的嘴巴,小心我把它给撕烂了!!!”

    一群人一起说话,最后的结果就是歪楼,歪到自己都不知道把话题甩到哪里去了。

    林毅晨假装没有听到周围人们地议论,他看着依旧注视着自己的张家佳,缓和了自己的语气,重新提起之前的话题,安慰她说道:“青知说地确实如此,我现在不仅在外他嫂子治疗瘫痪,还在为克里斯汀治疗腿伤,手头有很多病人还在等着我治疗,而我还有学业要顾及,所以,我很可能没有空余的时间上门为你父亲治疗。如果你不介意地话,你们可以来湘南……”

    林毅晨还没有说完,张家佳立即就情绪激动地打断了他的话。

    “晨哥,你说什么呢?我们求着你看病,当然是我们要上门拜访了,怎么还能让你来回跑呢?我现在就回家去,把这件事跟家里人说一下,然后就带着我爸去湘南市找你!”说着,张家佳竟是要马上起身离开,看起来她已经迫不及待了,说着话的功夫就要起身离开,简直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哎!哎!你先别着急!”林毅晨见状,急忙起身去拦张家佳,急声安慰她道:“你也不用这么着急,今天本来就是开心来地,别着急着走,就算你现在就回家接你父亲去湘南,我也不可能跟你同时回去啊,你先别急,我还要在首都呆一天时间,时间上你明天离开也赶得及。再说了,你现在情绪这么激动,跟你父亲说了,万一他觉得我是骗子怎么办?你先稳定下情绪,等到能够心平气和地说话了,先跟你父亲说一下,然后再稳稳当当地把这件事办好,岂不是更好?”

    林毅晨对张家佳的印象很不错,他也愿意事事为她着想,况且他的精华液还没有送出去呢,这么着急着走怎么能行?

    张家佳被林毅晨劝了下来,坐在桌旁猛地把香槟酒灌了下去,喘着粗气在发呆。黄娇娇心疼地看着张家佳这个样子,轻声地问她要不要先回屋去安静一会儿。

    “没事,我就是觉得心里有使不完的劲儿想要发泄出来。”张家佳此时的情绪十分激动,她兴奋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痛快地一饮而尽。

    “嘿!嘿!别这么冲动!”浮青知可不想耽误了晨哥的事情,他连忙劝住张家佳不要再灌酒了,同时安慰着张家佳说道:“家佳,你可别吓着晨哥了,你这么激动的样子,别你父亲的病有救了,你再出了什么事,我们可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张家佳手里的酒杯被夺走了,忍不住瞪了一眼浮青知,没好气地骂道:“你咒我死啊?!啊青知,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浮青知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林毅晨在旁边看着情绪激动的张家佳,忍不住走到她身边,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灵气钻入张家佳的身体,为她平复激动的情绪。

    “不要激动,这是一件好事。别激动,别激动。”

    随着林毅晨轻柔的声音,张家佳的情绪缓缓地稳定下来,她的动作也变得缓和许多,不再一举一动地充满躁动不安的情绪。

    黄娇娇惊讶地看着安静下来的张家佳,呆呆地问道:“你还会说话让人情绪稳定下来?你是信佛地吗?”

    林毅晨已经知道了黄娇娇年幼时常跟父亲去东南亚执教球队,所以她对当地盛行的佛教颇为了解,说出这番话来只是下意识地反应。

    “不是,我不信教,对佛教也没有什么了解,我只是安慰她而已。”林毅晨自然不会承认是灵气的作用,他也没有兴趣跟宗教扯上关系,别人信不信地他管不着,反正他是不信地。

    “也是,那些都是得道高僧才能出口清净人心,你也不是得道高僧啊。”黄娇娇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