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七二三章 找人

绝世巫医 第七二三章 找人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经过几方调查,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因为本身的计划就是漏洞百出,所以想要查清楚很简单。而这件事最终以李振山昏迷不醒入住医院,等待日后做出相应的处罚决定,这场闹剧暂时告一段落。

    林毅晨对于这个决定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一点很反常,但是谁都没有询问。不熟悉他的人,包括了体操国家队和体育总局这方面的人,都以为林毅晨顾大体、识时务,纷纷对他表达了赞赏;而熟悉他的这一波人呢,包括李清台和王院长,以及林毅晨团队的人,甚至还包括了挨打的武从军和没挨打的吕春玉,他们都觉得这件事很可能还没有完。

    林毅晨当初以傲人的姿态闯入了会议室以来,他都以强硬的姿态示人,这在武从军和吕春玉心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都觉得,之前那么强硬的林毅晨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说,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所以他们在心里保留了心中的意见,决定这段时间消停一些,免得再蹦跶,最后被林毅晨揪出来,那就不美了。

    恐怕,就连病床上暂时“昏迷”的李振山心里都明白,这一关看似已经过去了,实际上只是高.潮前的小潮落,真正的大幕就在后面。

    事情结束以后,武从军和吕春玉会先返回体操国家队汇报情况,而克里斯汀这边,还是按照原计划,由安东尼主持制定恢复性训练计划。

    而林毅晨还等着李清台为他找来另一波的专业人士,体操国家队这一次估计不会再跟着掺和了,本来只是一番好意,想要帮帮忙,结果却把自己给搞得乌烟瘴气,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脸上很没有面子,所以也不会再掺和这个项目了。

    “那我从地方队给你借来一些人吧!”李清台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国家队不愿意再参加了,他不可能强迫国家队的人必须掺和进来,他也得照顾老朋友的面子,这种事没有强迫性质地,万一人家不高兴地来了,你还能指望人家给你出力干活?

    不过地方队的条件和国家队相差实在太多了,很多教练和队医都是半道出家,有些医生干脆就是医院里的医生,脱掉白大褂,业余时间就出来客串地方队的队医,对方甚至连什么时候运动医学都不知道,请他们来不是为了给自己气受吗?!

    想来想去,林毅晨决定,自己去找体操国家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会议室里没有挨打的吕春玉。

    吕春玉和武从军如今是谁都不搭理谁,各自收拾各自的行李,只等着到了时间出发去机场。

    这时,林毅晨找上了门来,敲开门,武从军看到林毅晨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顿时双腿一软,险些又摔到在地毯上。

    “林,林毅晨,你来干什么?!”武从军已经被林毅晨吓出了条件反应,下意识地就想往地上出溜,要不是他坐在床沿上,这会儿可能已经在地上了。

    林毅晨就看不行武从军的这副模样,之前嚣张地嗷嗷叫,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是最厉害、最**地,一副天上地下我吊最大的架势,可是林毅晨稍微一吓唬,他就怂的只剩下鸟了,什么玩意儿都缩了起来,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连林毅晨看着他都觉得丢人。

    哪怕骨头硬点儿,到最后都咋咋呼呼地,林毅晨起码不会看不起他,只会觉得这个人有病。现在倒好,看着武从军不仅觉得他没有出息,更觉得他有病。

    “瞧你那出息!”

    林毅晨不屑地骂了一句,看都懒得再看一眼武从军,走进屋子里打量着这间标准间,双人床,简单地布置,一切都很简单,要说有什么不错的地方,小阳台上洒满了阳光,看起来很好的样子,很适合坐在小阳台看看书,看看远处操场上来回跑着的学生们,会感觉这种生活其实挺美好地。

    武从军紧张兮兮地盯着林毅晨,看着他从进门到来到小阳台,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林毅晨,生怕自己一扭脸,林毅晨就会从后面将自己打倒在地,把他摁在地上摩擦。

    吕春玉则是对林毅晨没有那么大的仇怨,他一没有挨打,二林毅晨始终对他的态度不算特别恶劣,三这一次告状的时候,林毅晨也没有说吕春玉的坏话,所以吕春玉对林毅晨还是比较友好地。

    不过,这也是相对武从军而言。有一点他跟武从军一样,都是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林毅晨在小阳台上欣赏了几秒钟风景之后,回到屋内,他对武从军说道:“你先出去玩,我跟吕春玉说一些事情,待会儿叫你了再进来!”

    武从军听到林毅晨的话,脸色都变了。这分明就是哄小孩儿的语气,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自己可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跟他的父母亲年龄差不多,他就这么对待长辈地?

    他哪里知道,在林毅晨的心里,长辈不是靠年龄来区分地,而是靠人品来区分地。人品好,即使年龄比自己小辈分比自己大,林毅晨一样会恭恭敬敬地;人品不好,即使年龄再大,哪怕是活到了比较妖的年龄,林毅晨依旧不会尊重他。

    年龄不是长辈的标准,德行才是!

    林毅晨见武从军还敢对自己瞪眼,登时鼓起眼睛,语气不善地对他说道:“咋滴,你还想跟我比试一下瞪眼?!要不要我动手帮你把眼睛变大一些啊?!”

    武从军听到林毅晨的威胁,顿时就泄了火儿。现在还是在林毅晨的地盘上,他不敢炸刺。不过等到林毅晨什么时候去到他的地盘,他一定会分分钟教林毅晨做人!

    臭小子,算你狠,这次就先放过你,等到以后到了我的地盘,老子不把你抽的哭爹喊娘,我就是你的爹!

    乍一听武从军好像是被林毅晨吓得语无伦次,已经不会说话了。实际上武从军耍了小聪明,故意说成这样占林毅晨的便宜。

    林毅晨不知道武从军的心里活动,不过他肯定知道武从军在心里骂自己是没跑地。武从军要是怂到在心里都不敢骂人,那可真是“千古第一怂逼”了!

    武从军很不爽也很幸运地逃出了房间,只要能够不跟林毅晨在一个房间里,他就会轻松许多。只不过一想到林毅晨专门找吕春玉谈话,武从军的心里就开始泛起了嘀咕。

    之前刚来到湘南大学的时候,他拉着吕春玉入伙一起干,吕春玉却不搭理他,不管武从军说什么,他都不答应掺和,只是在被武从军磨得实在烦透了,才答应他不会掺和也不会阻扰,这事才算过去。

    可是现在,林毅晨忽然好像变得跟吕春玉很亲密的样子,还专程来送吕春玉,武从军这心里就有些不太舒服,两相对比他被林毅晨骂得狗血淋头,而吕春玉则是有人专程来送,这种落差让人很失望,还有就是,武从军在心里怀疑,林毅晨和吕春玉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还要专门把他给轰出来才说。

    不得不说,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动物,到了这种地步,武从军对于他为什么会被林毅晨赶出来,是没有半点儿b数地,还以为他被赶出来,是因为林毅晨和吕春玉有什么不怀好意地交易。

    他哪里知道,林毅晨和吕春玉说的话,让他听到也无所谓,可是林毅晨就见不到武从军的贱样子,这才把他给赶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