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六一五章 按摩

绝世巫医 第六一五章 按摩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回到酒店,林毅晨先跟钟承军回到房间里洗去一身的火锅味儿,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来到了斜对面陈羽君的房间。

    “笃笃笃!”

    “嘀!~咔!”

    房门打开,出现在面前地是汪莉。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汪莉不满地问道,却堵在门口,没有让林毅晨进屋。

    “这还早啊?回来都已经一个小时了,再过两个小时我都要睡觉了,这时间还早吗?!”林毅晨大惊小敝地看着汪莉,知道她在报复自己,专门在挑刺,还是很配合地跟她斗一斗嘴。

    “汪莉,是毅晨来了吗?!”屋内传出一个声音。

    “没错,是我!”林毅晨不等汪莉回答,就冲着房间内大喊了一声。

    汪莉急忙回头瞪着林毅晨,没好气地说道:“在外边等着,等我们陈总洗完澡换过衣服了你再进来!”

    林毅晨也不再往屋里张望,而是靠在门框上,跟汪莉在门口斗起嘴来。明明是个比他大的女孩儿,却是禁不住林毅晨的逗弄,不一会儿地功夫就被林毅晨逗得脸红脖子粗,一会儿的功夫就在林毅晨身上打了好几下。

    两个人在门口说笑着,也是不亦乐乎。

    “哟嗬,看你们俩这么甜蜜蜜地样子,我是不是该回去再洗一个澡啊,等你们俩谈完了,我再出来。”陈羽君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睡衣,头发也湿漉漉地,随意地搭在肩头。

    许是门开的时间长了,屋内的空气有些凉,陈羽君的身上缓缓地冒出白气,乍一看,还好像是仙女下凡一般,煞是夺人眼球。

    “哇喔!~”林毅晨看着露出这么与众不同一面的陈羽君,忍不住嚎叫了一声,以表赞美。

    陈羽君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林毅晨,却是把林毅晨和汪莉看呆了。

    那眼波流转,也许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看起来特么荡漾,远比平日里严肃干练、雷厉风行的陈羽君看起来温柔地多。

    “陈总,要不你嫁给我吧!”汪莉忍不住喊了一声,上前撒娇式地抱住了陈羽君。

    林毅晨看着略显尴尬的陈羽君,笑着转身把门关上,此等“美景”,应该隐藏在隐蔽之处,才能显得更加诱人。

    “好了,你不要再闹了,赶紧让毅晨按摩完,就回去睡觉,跑了一天,你也不知道累吗?!”陈羽君板起脸,摆出老板的架子,总算是把fc的汪莉给制服了。

    林毅晨笑哈哈地开玩笑道:“美女在前,本身就是净化眼睛地,谁还会觉得累啊。”

    汪莉听到林毅晨的话,同意地不能再同意了,对他竖起大拇指来。

    “给你点赞!”

    “去!脱衣服!”林毅晨一摆手,就把汪莉的脸给说红了。

    羞红了脸的汪莉跑回屋里换衣服去,陈羽君则是对林毅晨招招手说道:“来吧,来卧室里吧。这个房间里没有按摩床,只能先在卧室里将就一下了。”

    “嗯,不将就,不将就!”林毅晨连连摇头否认。都进卧室了,哪儿还能算是将就啊!

    陈羽君听着林毅晨的怪腔怪调,哪儿还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回过头瞪了一眼林毅晨,然后就走回了卧室。

    林毅晨跟着走进陈羽君的卧室,里面都是酒店地装饰,陈羽君自己的东西倒是很少,看得出来陈羽君几乎很少在房间里呆着,就连箱子都还打开放着,似乎一直都没有把里面的东西摆放出来。

    陈羽君来到床边坐下,有些拘谨的她不知道林毅晨要怎么开始,一时手足无措地呆坐在床沿上,看着林毅晨。

    林毅晨见陈羽君呆呆地看着自己,一动不动,不由地催促道:“还看什么,先躺下啊!”

    陈羽君听着这暧昧无边的话,纵然她性格大咧咧地,也不由地面颊发红。实在是这句话里的歧义太大了,让人忍不住往歪处想,引起联想。

    “你要是再这么说话,就走吧!”陈羽君警告了林毅晨一声。

    总这么撩人,哪个女孩儿能忍得住?

    “噢,抱歉!抱歉!”林毅晨连忙道歉,然后就详细地告诉陈羽君该以什么姿势趴下,他会怎么给她按摩放松。

    哎呀,不管了!

    陈羽君强忍着害羞,急忙趴下来,然后就脸埋在床里,不看着人,也不会感到心烦了。

    林毅晨拍拍陈羽君的肩膀,陈羽君顺从地抬起胳膊来。

    “不是让你抬胳膊,而是提醒你,你这么埋着脸,待会儿会窒息地!”林毅晨让人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陈羽君为之气结,就不能好好地按摩吗?总是没事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林毅晨的指示做,也是避免了因为争论而延长的时间。

    陈羽君额头枕在手背上,感受到林毅晨温热的大手触摸到她的脖颈处,从来没有男人摸过的地方十分敏感,陈羽君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不要紧张,放轻松了,就当作是把全身心都交给了我,我会好好地为你按摩地,让你全身都感受到轻松的感觉。”林毅晨一边安慰着陈羽君,一边轻柔地捏着她的脖颈处。

    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陈羽君埋着头,心里大声地喊着,鼻子里也忍不住舒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阵呻吟声。

    陈羽君脸颊一红,急忙捂住自己的脸。在林毅晨面前发出这种羞耻的声音,她觉得自己以后没脸在林毅晨面前出现了。

    “没事,说说你的感觉,是轻了还是重了,我还可以调整手劲,这样你的体验能够更完美一些。”林毅晨说着,从手指尖上释放出一缕灵气,悄悄地钻入陈羽君的身体内,开始为她的脖颈处滋养,缓解脖颈处肌肉的紧绷感。

    “手劲正刚好,对了,别人不都说按摩很疼地吗?为什么你按着并不疼呢?”陈羽君没话找话地说道,这样多少可以缓解她心里的害羞,同时也能分散一些注意力,不至于总是让她自己在意林毅晨话里的意思。

    “通常都是积劳成疾,平时不注意,等到疲劳全都积攒在一起,放松的时候自然就会变得很疼。只不过我的手艺是祖传地,还不错,所以你不会感觉到疼,但是按摩之后你会觉得特别轻松。”林毅晨笑呵呵地为陈羽君解释着,至于灵气,则是被他解释为祖传手法。

    老爷子,你在天之灵就不要在意这些了,就当作是我在人世间给你争脸了吧。

    林毅晨松开手,对陈羽君说道:“不信地话你可以试一试看,看是不是脖子这里轻便了许多。”

    陈羽君好奇地按照林毅晨的话活动着脖子,果然发现脑袋轻松了许多,甚至眼睛看东西似乎也变清楚了许多。

    陈羽君惊喜地喊道:“真地耶,感觉脑袋比以前轻了好多,脖子根的地方也没有那么酸胀了,比以前舒服多了!真地啊,林毅晨,凭着这一手,你就能赚不少钱了!”

    “呵呵,钱这东西,什么时候想要了不是随时都能得到吗?我又不在乎钱,为了钱专门去给人按摩,过不了几天我就会感觉枯燥乏味了。”林毅晨傲娇地拒绝了陈羽君的点子,给朋友按摩放松这没什么,为了钱去按摩,林毅晨受不了那种枯燥乏味的生活。

    “呵呵,说地好像你很有钱似的!”陈羽君冷笑着,林毅晨有多少家底她大概还是很清楚地,他的那点钱真地不算钱。不过陈羽君也承认,如果林毅晨想要钱地话,确实能够赚到比她还要多的钱。只不过林毅晨的性子好像有些惫懒,对赚钱的事情不如常人那般积极。

    “哈哈,我算不算有钱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现在足够我花地就可以了,其余的钱,自然有人帮我挣到。”林毅晨得意地炫耀着,他现在对精华液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他就期待着数钱数到抽筋的好日子了。

    “哎!~像你这样挣够自己的钱,想干嘛就干嘛,那样多好啊!也不用背负那么沉重的生活,真好!”陈羽君趴在床上忽然发出一声感慨,似有诸多感慨。

    林毅晨看不清她的脸,却知道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