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四五九章 紧紧握住你的手

绝世巫医 第四五九章 紧紧握住你的手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耶果大师死了,是被林毅晨亲手打死地,也可以说是失手打死地,因为致命的那一下他不知道打狗棒的威力会那么大,结果耶果大师血流不止,林毅晨又没有救他的**,于是他就这么静静地离去了。

    林毅晨看着耶果大师的尸体趴在地上,虽然当初他说过要将凶手千刀万剐,可真当耶果大师死去的时候,林毅晨还是安静地看着他死去了。

    “算了,背到大山里埋掉吧。”林毅晨捡起耶果大师的尸体,把他的外衣扒掉后,紧紧地捆绑住,然后扛在身上,运起灵气飞快地朝着辽北大山跑去。

    等到林毅晨办完事情回到中医院时,已经是将近深夜时刻了。

    林毅晨来到楼下,给宁小璐打了个电话,然后向保安借了一根烟,然后就坐在停车场的旁边,静静地抽着烟。

    当宁小璐飞奔下楼,看到林毅晨竟然在抽烟时,大为惊讶。聪明伶俐的她猜到林毅晨可能有很重的心事,所以静静地走上前去,也在他的身边坐下。

    林毅晨唰地伸出手,拖住了宁小璐的翘臀。

    “你干什么?!”宁小璐满脸羞红,急忙站了起来,神情慌张地向四周张望,发现只有保安坐在不远处低头玩着手机,紧张的心情这才平复了下来。

    “地上凉,你就不要坐了。”林毅晨把烟头灭掉,然后瞄准不远处的垃圾箱,指头一弹,烟头就飞进了垃圾箱内。

    林毅晨从地上爬起来,静静地对宁小璐说道:“那个凶手已经死了。”

    宁小璐大吃一惊,呆呆地看着林毅晨,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林毅晨看着自己的右手,撇了撇嘴说道:“我不小心砸死了他。”

    “不小心?砸死了?”宁小璐觉得这两个词现在拼在一起,完全构不成合理的理由。

    林毅晨捡起身边的打狗棒,宁小璐看着那根丑不拉几的棍子,不知道林毅晨是从哪儿捡到地。

    林毅晨举起打狗棒,轻轻地落下,只见打狗棒砸在地面上,立刻出现一个坑。林毅晨把打狗棒递到了宁小璐的面前。

    宁小璐皱着眉头,双手小心翼翼地去接打狗棒。

    林毅晨毫不在意地松开了手,甚至还轻轻地转动一下。

    宁小璐看到这一幕,险些叫出来,她还以为这跟棒子特别重,否则也不会把水泥地砸出一个坑来。

    宁小璐已经做好接不住的心理准备了,结果当打狗棒落在手里时,却像小时候玩的细竹棍一样轻。

    “这是什么情况?”宁小璐都已经做好砸脚的准备了,结果却这么轻,太让人意外了。

    “我就是不知道这跟棍子这么轻,结果用它去敲那家伙的头时,却意外地把他给砸死了。”

    宁小璐微微张开了小嘴,现在她相信了林毅晨之前说的话,这东西,确实会不小心砸死一个人。

    “尸体在哪?藏起来了没有?”宁小璐小脸纠结了半天,终于开口询问林毅晨解决办法。

    “埋起来了。”林毅晨看着宁小璐纠结的表情,接着说道:“就在……”

    “你不要告诉我!”宁小璐立即阻止了林毅晨继续说下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林毅晨平静的脸,走上前去,伸手挽住了林毅晨的胳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去哪儿了?给我老实交代!!!”

    半夜里,宁小璐的吼声显得格外响亮。

    林毅晨被宁小璐最后的大吼吓了一跳,就连旁边低头玩手机的保安也被吓了一跳,急忙抬起头来,向两人的地方张望。

    林毅晨愣愣地看着宁小璐,然后轻轻地笑了出来。

    宁小璐看着林毅晨露出了笑容,她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从今以后,我们俩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宁小璐小声地说道。

    宁小璐虽然在笑着,可是林毅晨能够看得出来,她的内心中依然充满了惶恐和不安,或许是出于对失手杀人这件事还有着畏惧,然而她看着林毅晨的眼中却充满了坚定。

    这一次林毅晨没有用灵气去试探一个人的真伪,他只想选择相信一个人。

    ……

    当天午夜,林母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让全家人都松了口气。而在一号别墅里,梁欢侧身调整了个睡姿,皱着的眉头渐渐地舒缓开来,脸上露出了宁静地表情。

    林毅晨没有接林母出院,而是让林母继续在医院检查休养,而他回到了家里,看着满是血渍还没有来得及打扫的房间,不禁苦笑。他打电话给李清台,同时拍了几张血渍的照片给李清台,然后就来到了李清台的办公室。

    “院长,真地很不好意思,我们也不想发生这种事情,我妈现在还住在医院里。我在想,这件事一定让老教授知道,如果他们不想让我们住下去,我们会立即搬出去,如果他们不想再要这栋房子,我可以出钱买下来。”

    李清台透过眼镜看着一脸镇定的林毅晨,缓缓地点了下头。他对林毅晨的处理方法颇为赞同,于是他当即拿出电话,给自己的老朋友打了个电话。

    李清台打开了扬声器。

    “这件事啊,哎!~既然他们不是故意地,那就算了吧。我们本意是不想去追究地,不过这是我女儿的房子,我想先征求她的意见,然后再跟你们说我们的决定,好不好?”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最后的“审判”,还要继续等待。

    林毅晨见事情办完,正准备告辞,李清台却叫住了他。

    “我听韩主任说,你那边的实验已经有初步的成果?”李清台招呼着林毅晨坐下,他自己则是坐在了林毅晨的对面。

    “对,然后被韩主任批评了一顿,还给了他一个处罚。”想起这件事,林毅晨就觉得自己蠢,办事情怎么能不经过大脑呢?自己知道灵气不会对人体造成损害,但是别人却不知道啊。

    林毅晨对自己当时没有考虑周详,感到很失望,说起这件事,语气都是闷闷地。

    “韩主任已经跟我说了,我觉得她的处罚很合理,你觉得呢?”李清台手里拿着眼镜把玩,静静地看着林毅晨。

    “我也觉得很合理,如果不是怕矫情,我还想单独谢谢韩主任,她的那番话确实给了我很大的提醒。”林毅晨叹了口气,主动承认了错误。

    “你有这个心思就很好了。韩主任对你非常看好,也非常维护,虽然她给了你处罚,但是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却为你力争宽大处理,不需要过度地渲染这件事。你看看,韩主任对你多好。”李清台拿着眼镜,朝林毅晨点了又点。

    林毅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对着李清台重重地点了下头,表示自己认识到了错误。

    李清台看着林毅晨,沉默了良久,久到林毅晨以为李清台睡着了,他忽然对林毅晨说道:“毅晨,有件事我想对你说,当然,只是个建议,你可以参考,也可以无视,不过还请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

    林毅晨有些惊讶李清台说话的客气语气,想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愿意继续听下去,便点头说道:“我知道院长和主任对我都很好,从来都是替我着想,我是不会多想地。”

    李清台听到林毅晨的话,今天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嘴里不禁喃喃念叨着:“真可惜啊,真可惜啊,老了老了,晚节不保。”

    林毅晨的听力非常敏锐,虽然李清台用了很小的声音自言自语,可他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正想问李清台话里的意思时,李清台收回发散的眼神看着林毅晨,说道:“如果你想你的成果获得更多人的认可话,你可以请韩主任帮帮你,在你的研究报告中,加上韩教授的名字,当然,只是加一个名字,不包括其他地任何;而你们在宣传的时候,也加上韩教授的名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毅晨扬起了眉头:“您的意思是,通过产品的大卖,为韩教授提供更多的资历,而我们则是借助韩教授的身份地位,来获取大众的信任和喜爱,您是这个意思吧?”

    李清台轻轻地点头,表示林毅晨的想法无误。

    林毅晨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不过他更感兴趣地一点是,李清台为什么不推荐自己,而是推荐了韩冬梅主任呢?

    林毅晨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