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二三四章 顾忌

绝世巫医 第二三四章 顾忌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夜晚,工作了一天的人们都下班回家休息了,依然没有太大进展的调查小组已经进入到最困难的阶段,调查小组自己的成员都会感觉到疲乏不堪,这是人的态度和斗志最容易松垮的时候,张岩有一些这方面的经验,他带着自己的同事来到附近的小餐馆聚餐,只留下一男一女两个同事在家里看守资料。

    “来来来,都好好吃,今天晚上就放松一下,不要想那么多案子的事情,吃完回去就睡觉,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一早起来,我们卯足干劲儿给这帮家伙瞧瞧咱们调查小组的厉害!咱们调查小组来这里不是吃喝玩乐地,我就不信他们公安系统上下就是铁板一块儿,来,今天一人一杯啤酒,不多喝,也能有个痛快!”

    张岩说着鼓舞人心的场面话,不断地调节着饭桌上的气氛,一群人吃着火锅,相互鼓励打着气,话里话外都不打算服输。

    林毅晨悄无声息地来到餐厅附近,趁着调查小组的人群都在热闹地吃饭,林毅晨用灵气将纸条塞入了张岩的口袋里,然后转身离开。

    张岩结束了小组里的聚餐,带着众人返回休息处,关上门后,他快速地掏出纸条来,上面用油墨打印着几个字:“dna检测,姜是泄密者。”

    张岩看着这张纸条,不由地感到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纸条传递消息,不过,林毅晨你小子竟然还觉得自己是对地,你到底是对自己有着超凡的自信呢,还是就是一个自恋到家的狂妄小子?连调查小组的人都敢调查,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林毅晨听到张岩的自言自语,心里不由地一惊,心说张岩是怎么知道传递纸条的是我?不过仔细地分析之后他哑然失笑,也就只有自己有动机这么做了。不过张岩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分析出来是自己做地,确实很厉害。不过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地?怎么感觉他对我很熟悉呢?

    事情过了一天,老姜还是没有动静,始终没有与调查组之外的人联系,林毅晨觉得这么拖下去不是个办法,就决定自己亲自动手,用最粗鲁最原始的方法。

    林毅晨瞅准一个机会,趁着老姜和同事一起外出买烟的机会,林毅晨上去一脚撇开拿烟的同事,逮住一脸懵逼的老姜套上头一阵猛锤。

    “让你丫跟黄家国勾搭!让你丫不办好事!”林毅晨使劲地锤,他现在只想好好地发泄一番,让自己心里的郁火发泄出来,这样自己心里才好受。

    林毅晨嘴里重复了几遍喊话之后,这才放开倒在地上喘气的老姜,飞快地跑掉,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张岩震怒,调查组的成员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安局附近被歹徒袭击,这让他对湘南市的治安感到深深地不满和愤怒。他下令要求代理黄家国主持工作的李副局长限时破案,然后去医院安慰受伤卧床的老姜。

    一进屋,几个调查组的成员正在安慰着老姜,而床上的老姜正在发火。

    “他们湘南市是土匪窝吗?!扁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公安局门口作案,湘南市的黑社会已经猖獗到如此地步了吗?!”老姜使劲拍着桌子,却被反震回来波及到了伤口,不由地吸了口气,捂住自己的肋部。

    “老姜啊,这些日子你就在医院休息吧,我们轮流派人来看护你,你就老老实实地休息,我会跟上面通气,再派人来接替你的位置,你就可以回去好好地休养了。”张岩看着愤怒的老姜,露出安慰的笑脸来,送给老姜一个大喜。

    “什么?这就把我送回去了?我没事,还可以继续工作,不用在这里休息地,你跟上面说,不用来回麻烦了,我能够在这里坚持下去地!”老姜有点慌了,事情还没办妥,他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真要是回去了,这顿打可就真地白挨了。

    张岩显得有些为难,不禁犹豫了起来:“你是我们调查组里最有经验的老人,这个时候让你离开确实对工作很不利,不过你的伤势确实不能够继续在这里工作了啊。”

    老姜敏感地质问道:“张岩,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在顾忌打我的那个人说的话?!”

    “什么话?”张岩故作糊涂地问道。

    “就是说我跟黄家国串通一气的事!”老姜一脸严肃地看着张岩,拍着桌子说道:“这都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地,想要让我们调查组的工作陷入停滞,你可千万不能上了他们的当啊!”

    “那我问你,你跟黄家国以前认识吗?”张岩的表情突然一变,严肃地看着老姜问道。

    老姜被张岩的表情吓了一跳,急忙摆手否认:“不认识,我不认识黄家国,也不认识黄家的人!”

    张岩定定地看了他几秒钟,扭头对身边的同事说道:“把这句话记下来。”

    “啊?”同事一愣,下意识地去看老姜,张岩则是死死地盯着他,他反应过来后,急忙在本子上记录下老姜刚刚说的那段话。

    张岩这才露出了笑容,他拍了拍老姜的肩膀,安慰他道:“你安心养伤,尽快养好了之后,我们继续调查,一定会把这个案子给调查清楚!”

    “啊?怎么变成调查案子了?”老姜现在脑袋里有点懵,还有点疼。

    “湘南市公安系统里有没有人徇私舞弊、玩忽职守,对我们来说,不就是一件案子吗?”张岩回头笑了笑,看着老姜难看的脸色,冲他一点头:“正好,我最擅长地就是破案。”

    黄家国最近吃胖了。

    这些日子没有去单位上班,黄家国在家里光吃不动,养胖了。他忽然发现,退休以后养养花草看看报,这日子似乎也挺美好地。

    不过今天有件事让他的心情很糟糕,调查组的人被打了,打人者口中骂着他和调查组的人勾结一气,这话传了出来,成为湘南市官场人所皆知的一件事。消除这件事的影响并不难,他觉得就算有人心里真地这么想,也不会轻易地说出来,他现在最头疼地是,打人者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关系?又会是谁呢?

    黄家国打电话找来自己的侄子,看着黄景史稳重的样子,黄家国一脸满足,有这个争气的侄子,他是真地开心。

    “吃饭了吗?来,快坐下。”黄家国手脚麻利地收拾好桌子,招呼来保姆给侄子倒水端茶。

    “吃过了,叔,找我有什么事?”黄景史来到黄家国家里就跟进入自己似的,很轻松自如,把外套脱掉后挂在衣架上,然后坐到了黄家国的对面,笑着从保姆手里接过果盘,说道:“谢了吴婶。”

    “哎呦,你这娃总是这么客气。你吃,赶紧吃哈,不够了厨房还有。”保姆满脸笑容地,匆匆忙忙地返回厨房去。

    “你那个女人现在身体怎么样了?经常去医院检查,也不要一直在家里呆着不动,多活动活动身子骨,对大人和肚子里的胎儿都有好处。”黄家国说起来就唠叨个不停,没有说工作上的事,而是不停的关心侄子的孩子。

    黄家国能沉得住气,黄景史却沉不住气,或者说,在黄家国面前他不需要沉得住气。

    黄景史看了一眼厨房里忙活的两个女人,对黄家国说道:“叔,医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派人去跟他接触一下?”

    黄家国看了他一眼,眼睛转回电视上的动物世界,唠家常似的说道:“去跟他接触啥,咱认识他吗?”

    黄景史明白了黄家国的意思,没有再说话,转身也看着电视。

    “dna那边的事处理地不错,给他们自己添了不少麻烦,接下来你要尽快处理好那个崔晟,明白吗?必要地时候可以手段硬一点,出了事,我自然会跟那边解释地。”

    黄景史点了点头,看着电视里母狮捕食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