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一一零章 非常拥挤

绝世巫医 第一一零章 非常拥挤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林毅晨全神贯注地为病人针灸治疗,他不断地扎针、转针、捻针、提针,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且随着时间越长,林毅晨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站在林毅晨旁边的李齐灵认真地看着林毅晨忙碌,不时地还拿出纸巾为他擦汗,只是她有些奇怪,这次林毅晨出的汗似乎没有上一次那么密了,而且看他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娴熟。

    或许是因为之前有过两次针灸治病的经验,林毅晨这次的动作十分纯熟。

    在他的眼中,周围一切都渐渐地消失了,全世界仿佛只有他和眼前的病人,他渐渐地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正在创造一个伟大的艺术品,他精益求精,力求每一针的力度都完美掌控,力求把精力全都放在施针上,避免一切重复的、无谓的浪费。

    扎针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病人扎针的部位放松了下来,转针的时候好像病人出现了细微的动作,提针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正在慢慢地复苏。

    最后一阵提出。

    “呼~”

    终于完成了,而且也没有那么累了。

    林毅晨长舒一口气,闭目养神缓解疲劳,让自己的身体和灵气得到最快地恢复。

    李齐灵仿佛得到了信号一般,马上为他擦去脸上的汗水。而另一边帮忙的见习医生则是结果林毅晨手中的银针,消毒后重新放回针盒里。

    “完成了?”王医生凑上前去观察病人的情况,他发现病人脸颊上的红晕又回来了,胸前微微起伏,仔细观察鼻息,也比刚刚平稳了许多。

    一切迹象表明,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区。

    王医生看着静如处子的林毅晨,心说我再也不相信你说过的话了,什么叫你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这效率一次比一次高,还叫不知道?!

    林毅晨一动不动地站着,闭目养神。他正操控着灵气在体内游走,按摩着身上每一处酸痛的地方,十息的功夫,他感到身体轻松许多,有一种灵魂透彻的奇妙感觉,而且之前的活力似乎又回来了。

    睁开眼睛,一切是如此的清晰。

    宽敞的病房里站了许多人,他与浮青骆对视时,浮青骆给他报了一个数字。

    “四十三分钟。”

    “比你以前快了将近十五分钟!”浮青骆为他解释道。

    林毅晨双眉扬起,这意味着他操控灵气越来越纯熟了,而且灵气也比以往有了些许增强。

    喜悦的心情刚刚升起,林毅晨马上想起还有另外一个受害者,他看向面前的钟承军问道:“人送来了吗?”

    钟承军向后撇了下头:“就在那张床上。”

    王医生闻声看去,果然病房内的另一张床上又多了一个人在躺着,还有好几个人正在安抚他,病人的症状和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病人之前的症状完全一样,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

    “怎么湘南市突然之间这么多人都犯了同一种病?难道是急性传染病?”

    而且,新来的那个病人身上还穿着军装,部队也遭殃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就大条了,这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李齐灵灵巧地穿过人群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崭新的毯子,邀功似的捧到林毅晨的面前。

    “噢对,我差点儿忘记了,多谢你啊,美女。”林毅晨严肃的表情露出勉强的笑容,接过毯子小心地盖在保安的身上。

    “叫美女,这么老土。”李齐灵嘟着嘴,轻声地吐槽道。

    林毅晨恰巧听见,站直身子时一眼扫到女孩儿的胸牌,真诚地笑着又说了一遍。

    “多谢你,李齐灵。”

    “不客气,林毅晨。”

    林毅晨微微一笑,朝着另一张床走去,人群下意识地随着林毅晨开始转移阵地,非常拥挤,好像赶集一般。

    林毅晨看着这一屋子的人皱起眉头,对王医生说道:“不好意思王医生,拜托你把无关人员请出去好吗?毕竟这里是你的地盘。”

    王医生好气啊,不带这么嘲讽人地,你都喧宾夺主了,还知道这是我的地盘?我身为主治医生,得假托别人的手艺来救治自己的病人,这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被你指使清场,以前这些事可都是我手下那些见习医生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一个主治医生做这些事了?

    王医生气不过,随手抓来一个手下让他清场。

    保安已经治好了,只留下陈亮一个人在这里看守外,其余的人全都离开了房间,部队这边也只留下一个军官和医护兵,林毅晨这才走到床头观察病人的情况。

    林毅晨低头看去,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士兵,面容坚毅,浓黑的眉毛锁了起来,牙关紧扣,双拳攥紧,倒是没有出现双臂蜷曲胸前的姿势。

    双臂蜷曲在胸前是从亲乎乎第二次昏迷后出现的新的标志,秦湖和之前那位保安就是这个样子,林毅晨看着这个战士并没有这个动作,林毅晨专门叫来部队的人询问。

    “他昏迷之后,双臂有没有这样蜷缩着?”林毅晨双臂交叉在自己胸前比划着动作询问医护兵。

    “是的,他昏迷之后确实是这样,我们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他的手臂扳直。”医护兵想起之前一堆人使劲扳手臂的情景,不由地心有余悸,他很清楚这种僵直的结果是非常严重地,极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好的,多谢你。你还请留在这里,一来照顾一下你的战友,二来如果我还有问题的话,直接问你。”

    “是!”医护兵条件反射般地站直了身体。

    林毅晨多一嘴问不是无的放矢,新出现的标志或许是一个打开突破口的关键,因为秦湖第一次犯病时并没有这种现象,问清楚也有利于林毅晨为他治疗。

    相同的症状、相同的特征,林毅晨只需要按照前两次经验直接开始救治,不用浪费更多的时间。

    林毅晨熟练地开始针灸,这次比之前花费的时间更少。林毅晨慢慢地理清了基本思路,动起手不用多考虑,时间自然用地也少了。

    使劲渐渐过去,军官不住地抬手看表,而医护兵则是很认真地观察林毅晨施针,只是看到一些自己不明所以的位置,不确定是自己记错了穴位,还是这个年轻人扎错了位置,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却不敢问,深怕打扰了林毅晨影响自己战友的生命。

    这一次林毅晨施针的速度更快了,而且为了保证灵气地持续性不那么快消耗完,林毅晨渐渐地收回了穴位显示,凭借自己清晰的记忆力继续针灸,他发现病人的穴位仿佛印在了自己的脑子里一般,犹如一张清晰的图纸展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毫不费力地认穴扎针。

    旁边的医护兵吃惊地发现,林毅晨几乎不用认真认穴就敢扎针,而且他每一次认真辨认,都发现林毅晨扎针的位置都毫无偏差,如此快速精准的认穴让他不相信这是一个年轻人能够做到地,因为每个人的身材不一样,每次施针都要仔细辨认,而这对林毅晨来说似乎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一屋子的人看着林毅晨惊人的表现,感觉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林毅晨很快就再一次收针。

    “比上一次又快了三分钟!”李齐灵报时。

    连续救治两个人针灸,让林毅晨耗费了绝大部分的灵气和精力,最后一个救治完毕后,林毅晨躺倒在房间的里小沙发上喘着粗气,他现在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弹,他只喘了口气之后,开始操控着灵气为自己按摩。

    此时本应该节省一些灵气,来防备着钟承军和浮青骆突然也犯病,可林毅晨更注重自己的精力,哪怕浪费一丝灵气,也要尽快恢复精力,这样他才能有更多的精力地考虑怎么对付那个恶毒的蛊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