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巫医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土皇帝

绝世巫医 第十七章 土皇帝

作者:正派人书名:绝世巫医类别:玄幻小说
    “找到了那辆面包车,但是车上没有人,正在寻找司机。”

    情况汇报上来,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钟振国对此心中恼怒,觉得在满是监控器的情况下要找一伙绑架的人却这么难,但是常年应对突发事件地经验让他没有显露出异色,而是对负责搜查的警察局长郑清和施加压力。

    正当布置搜查任务结束之时,钟振国的秘书张世清走了上来,低声向钟振国汇报道:“省长,纪委黄书记来看望钟老。”

    钟振国缓缓直起身子,面沉如水。老对头在自己焦头烂额之际来访,是来看热闹地,还是来耀武扬威地?

    虽然周老的助理说辞中表明绑架林毅晨的人是针对林毅晨而来,可是钟振国心底却没有完全相信。这赶得也太巧了,自己父亲住院这么久,期间算是“风平浪静”,可突然林毅晨能够救治自己父亲,紧跟着林毅晨被绑架,政坛浮沉历练成精的钟振国可不会轻易地相信这就是巧合,哪怕真地是巧合,他也不能相信就是巧合。

    “请黄书记进来。”钟振国虽然没有给脸色把黄家国晾在一边不管,可是也全无过去客套的表情。他闭上眼睛,片刻后睁开,看到黄家国从门外踱步而入。

    纪委书记黄家国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皮带扣快兜在肚脐眼上,大腹便便的样子一步三摇,跟许多报纸里的普通官员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可是辽北的人都知道,黄家国可是一拍桌子震三震的厉害人物,人送绰号“土皇帝”。

    “钟省长,听说钟老的病情有转机了,特地赶过来看望一下。”黄家国神色如常,看到钟振国,脸色还挂着往日里客套寒暄的那一套表情,上来就和钟振国握手。

    “确实有转机了。”钟振国说话言简意赅,表情严肃,紧紧盯着黄家国观察他的举止表情,期望能够看出些端倪。

    钟振国的反常举动引起了黄家国的注意,往日里两人都不会给对方什么笑脸,可也不会一直摆着个臭脸给对付看,尤其还有其他下属在场的时候,他们更是要注意摆出领导的度量。这钟振国一上来就瞪着双眼睛看他跟看贼似的,哪里是招待访客的道理?

    “钟老弟,钟老爷子的病情有了转机,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脸上这么不高兴呢?”

    黄家国心里不断地思索着钟振国这背后的含义,嘴上也不含糊,直接问了出来。之前喊“钟省长”,现在喊“钟老弟”,就是想要拉近两人的关系,看能不能套出一星半点的口风。

    钟振国也摸不清黄家国来得目的是否单纯,不过对方主动问了起来,他也不会隐瞒什么,直接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黄家国一愣,随机心里一惊,钟振国这摆出的表情,该不会是以为我在背后搞的鬼吧?

    黄家国虽然不喜欢钟振国这类“空降兵”,为了保护自己的实力,他一直都跟钟振国势不两立。可这只是政见之争,绝不会牵扯到家人亲属身上,这是共同默认地禁忌,更何况他对钟老这样的开国将军是非常敬重地,如果真地是他这么做了,这绝非破坏规则这么简单,而是直接打破了底线,是人所不容地。

    “竟然出现了这种事?!”黄家国一瞬间就明白自己应该表明态度,“我现在马上就派人去调查这件事,让他们在今天晚上一定把人救回来!”

    钟振国眉头微微一扬,黄家国的态度没有出乎他的意料,省长请来的医生被人绑架了,身为纪委书记知道后要是不表态,那就太奇怪了。但是这个“军令状”下得让他有些意外,如果真地是黄家国所为,他真地没必要主动提出破案时间来把自己给束缚住。

    难道真地不是黄家国所为,那些人就是冲着林毅晨而来地?

    钟振国心里还在不断地琢磨着,但是有一点不会变,不管是谁,都要为这次事故付出代价!

    ……

    中医院这边行动再次提速,已经查出挟持林毅晨的人中途换了车,而林毅晨这边,被罩上头套后他就闻着周围一阵粪便的呕臭味儿,熏得他差点儿吐出来。林毅晨脑袋里快速闪过湘南市周边的情况,他记得湘南市东边似乎有几家屠宰场,闻着这冲天的臭味儿,应该就是这里。

    林毅晨被罩着头罩,实际上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他还有异能,可异能现在的耗费实在是太大了,短短的时间就会损耗极大的精神,所以林毅晨还是乖乖地没有动用异能,而是在脑袋里不断地想着脱身之计。

    被光头和小分头二人带到了一个屋子里,摁在一张椅子上,光头把林毅晨的头套摘掉。

    重见光明的林毅晨还没有观察周围的情况,就听到对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就是从煤矿逃出来的家伙?”

    林毅晨听到这句话,一直悬着的心猛地一沉,他明白,吴扒皮那个家伙的妹夫来找自己报复了。

    适应了光线后,林毅晨看到自己面前坐着一个穿着西装衬衫的年轻家伙,打扮地挺干净,就是跟这里格格不入,看起来像是某个小单位的公务员。

    “别以为装聋作哑就没事了,吴斌的事跟你可脱不了关系,你不说也行,另外一个家伙也跑不了,等他来了,谁说我放了谁,我看你是不是还能这么坚强地扛得住。”

    穿西装的不是吴斌(吴扒皮)的妹夫,林毅晨记得很清楚,吴扒皮十九岁的妹妹嫁给了一个大她十五岁的中年人,比吴扒皮都大一轮,说是“嫁”,实际上是那人包的二奶,即使原配不在了,吴扒皮的妹妹也没能进了对方的家门。不过他妹妹跟着对方出入一些场合,对方也算是默认了她的名分。

    面前的年轻人很面嫩,虽然叼着烟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可实在是太青涩了,这些举动无法让他变得成熟,反而更加突显他的稚嫩。跟自己差不多大,这显然不可能是吴扒皮的妹夫。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林毅晨觉得吴扒皮妹夫的能量大地超乎了他的意料,通过发现调查和搜查,这才几天的时间对方就能找到自己并且绑架了自己。

    他这些天见识了钟家的实力,可是吴扒皮妹夫的这次行动还是吓了他一跳。林毅晨只是小老百姓一个,没见过世面,心里的理智告诉他钟家的实力要强很多,可他现在落在对方手里,还是不放心,想要多了解一些吴扒皮妹夫的实力,心里估算一下钟家能不能压得住吴扒皮的妹夫。

    对面的年轻人乐了,吐了口烟圈,不屑地嗤笑一声,弹飞了烟灰后戏谑地看着林毅晨。

    “要找到你很难吗?”

    林毅晨不理会对方的挑衅,继续问道:“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人,就不怕警察来抓你们吗?”

    “嘿嘿嘿,我可以放心地告诉你,不会有警察来打扰我们地,你放心。”

    “另外一个家伙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就敢随便绑人?”林毅晨继续试探着对方。

    小年轻狠狠地抽完一根烟扔掉,走到了林毅晨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呲着牙笑着,忽然抬手给了林毅晨一巴掌。

    “在湘南,老子想抓谁就抓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敢管!”

    小年轻这一巴掌力气不小,林毅晨感觉嘴里出现一股血腥味儿,嘴里的牙似乎是松了两颗。一股强烈地羞辱感渐渐涌上心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小年轻,眼中透射出漠然冷酷的眼神。

    “哟嗬,还敢瞪眼?我让你瞪!”小年轻又是一巴掌扇到林毅晨的头上。

    林毅晨忍受不住这样的羞辱,大吼一声用头顶向小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