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253章 搬家

六零俏佳人 第253章 搬家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贺伟之所以决定要帮助叶雯婷,单纯是因为打抱不平,从不是什么对叶雯婷余情未了。

    老叶家人不这么想啊,他们觉得贺伟出手相助,那么贺伟跟叶雯婷极有可能会复合。

    至于贺建军,他起初误解了贺伟,以为他爸很有可能会跟叶雯婷纠缠不清。

    叶雯婷是个难缠又愚蠢的女人,如果她再次回归贺家,势必会闹出不少事情来。

    贺建军不想让他爸难做,会尽量不跟叶雯婷起正面冲突,估计会忍个几年,到年龄了就去报名参军。

    许是察觉到了长子的异样,贺伟特地找时间跟他谈心,还把他如何帮叶雯婷解脱的计划告诉了贺建军。

    因着这事儿,父子俩的相处更融洽了些。

    至于两个小的,贺伟连提都不提,这不是俩小孩儿该操心的事情。

    至于叶雯婷,她天天躲在老叶家好吃好喝,不敢出门走动,生怕走到半路被发疯的诸越平给带回家去。

    叶雯婷脑子再愚钝,她也知道要是让诸越平抓到,肯定没好果子吃。

    家里的几个嫂子因着贺伟得势,又见叶雯婷有机会跟贺伟复合,恢复了从前的热络,就差没把叶雯婷当菩萨供着了。

    在娘家,叶雯婷得到了春风般的温暖,天天吃好喝好,除了睡。

    叶雯婷夜里睡不安稳,死变态诸越平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月,叶雯婷在家翘首以盼,始终不见贺伟来找她。

    事实上,陈大英早在十天前就开始着急了,成天在叶雯婷耳边念叨贺伟,说他咋没一点动静呢?

    叶雯婷误打误撞之下,回了句:“那诸越平不也没动静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陈大英猛地一拍大腿,让几个儿子去打听消息了。

    得来的消息,可把陈大英给乐坏了!

    原来,诸越平本有希望继续当官的,职位只比他先前那个低了一级。

    后来,不知道贺伟是怎么操作的,本该给诸越平的那职位,换成了宋红旗上任!

    宋红旗在那次秘密任务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合该给他那位置。

    但诸越平以及叶家人不这么想啊,他们只当是贺伟背后操作,抢了诸越平的职位!

    甭管是不是贺伟背后操作的,叶家人就认定是贺伟做的,全把诸越平被挤掉当成是贺伟的功劳。

    一想到贺伟为了叶雯婷,摆了诸越平一道,叶家人越发地高看叶雯婷了。

    尤其是陈大英的大儿媳妇,心里一阵后怕,幸亏她平日做人留一线,不然的话小泵子的好处,她别想占了。

    这事还有后续咧,诸越平不但被挤掉了,而且他还被人给举报了。

    这次和之前那次不一样,证据确凿,诸越平的罪名成立了。

    当然,叶家人并不知晓这个消息,只知道好些天没见到诸越平了。

    眼看着在娘家窝了半个多月,迟迟不见贺伟上门请她回去,叶雯婷这心不踏实了。

    按理说,诸越平解决了,贺伟总该来接她回去了吧?

    再不济,贺伟也该帮她把诸越平的婚姻关系给解除了吧?

    叶雯婷坐立难安,她特地找了陈大英确认诸越平的下落,“妈,诸越平他咋样了?”

    陈大英瞅了她一眼:“咋的,你还想回去找他?”

    叶雯婷的脸色难看得像是生吞了苍蝇:“这哪能啊,我又不傻。我就是怕那死变态会突然冒出来。”

    “哼。”陈大英冷哼一声,还不忘教训自家傻闺女,让她千万别再犯傻,干那种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儿。

    贺伟是那西瓜,诸越平自然就是那芝麻了。

    叶雯婷不过是想确认一下是否能出门,没料到一句话引来了陈大英好一通念叨。

    陈大英念叨了有小二十分钟,总算放过了叶雯婷,嘱咐她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为啥?

    男人女人之间不就那点事儿嘛?

    叶雯婷长得不差,又跟贺伟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和好不是分分钟的事?

    更别说,贺伟身边没女人,他一壮实汉子能不想女人?

    陈大英是结了婚的女人,她说起这些话都不带脸红的,倒是叶雯婷面皮子薄,面红耳赤的。

    叶雯婷真被陈大英给说动了,她回屋将自己好一番收拾,看着年轻了五六岁。

    仿佛送士兵出征那般,陈大英一脸欢喜的说道:“这身不错,贺伟准喜欢。”

    陈大英和叶雯婷母女想得挺美的,但贺伟忙着训练,哪里有空搭理叶雯婷呢?

    贺伟的勤务兵换了个人,之前那个小秦在战斗中牺牲了。

    这新换的勤务兵比小秦实诚,贺伟说不见他就来回复叶雯婷说领导没空见她。

    叶雯婷闹了个大红脸,她觉得脸都丢光了,但她好歹记得自己如今的身份,没从前那样的底气教训勤务兵。

    熟知贺伟的性格,叶雯婷没有傻乎乎地在训练场外等着,她回到了贺家,敲了敲门。

    “谁啊?”里头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叶雯婷的面皮子一紧,难不成是贺伟新找的相好?

    不!

    这绝对不可能!

    贺伟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怎么可能会找别的相好呢?

    兴许那女人是贺伟请来照顾俩孩子的保姆呢。

    如此这般自我安慰,叶雯婷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待那陌生的女人来开门,她便自我介绍道:“我是建邦和军红的妈妈。”

    听到叶雯婷的自我介绍,开门的女子眼神微闪,不解地问道:“哦原来就是你啊。不过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雯婷先入为主地说道:“你是建邦和军红的保姆吧?我来看看孩子。”

    这女子完全没想到会被人当成保姆,她觉得被叶雯婷小瞧了,心里气个半死,说话很不客气:

    “哈?你说我是保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个保姆了?谁跟你说我是保姆了?真是搞笑!我说你该不会不知道,贺首长搬家了吧?”

    这下轮到叶雯婷傻眼了,她咋不知道贺伟搬家了呢?

    惊讶之下,叶雯婷蹦出一堆问题:“什么?你不是保姆?那你是谁?贺伟搬家了?他们什么时候搬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