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百零三章 将来

威武不能娶 第九百零三章 将来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国公府与将军府关系融洽,娘家人来探望顾云锦亦方便,因而洗三之后,顾家便先一步告辞,好叫顾云锦多些时间与好姐妹们说话。

    徐氏十分不舍,柔声交代着:“我没有坐过月子,没有经验能教给你,你一定要听嬷嬷们的话,好好养着。”

    顾云锦笑着把胳膊伸到徐氏跟前:“您看,我又白又圆,一看就是吃好睡好了。”

    徐氏拿她没办法,嗔了一眼,便走了。

    顾云思和徐令意多留了会儿,但家里还有一个小的要照顾,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告辞了。

    倒是林琬,多陪了顾云锦一会儿。

    看林琬抱着哥儿逗趣,顾云锦道:“你先前怎么被笑话跑了?明明脸皮子不比我薄。”

    林琬笑眼弯弯:“我怎的不跑?我又不知道怎么带孩子。”

    顾云锦探着头,道:“他给你寄家书了吗?”

    这个他,当然是指程晋之。

    林琬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开心。

    成亲不过半年,丈夫出征打仗,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都会有些不舒坦,何况林琬对程晋之,根本就是拿得起、放不下。

    可她决定嫁到肃宁伯府之前就想清楚了,打仗又不是对着日历选黄道吉日,谁知道何时开始、何时结束,就像顾云锦,回门那日收到北地城破的消息,设身处地想想,林琬都觉得心痛不已,她与程晋之这样的,已经极好了。

    再者,林琬与程家上下相处极好,哪怕丈夫不在京里,她在府中亦舒心畅快。

    最最重要的,是林琬信他,亦懂他抱负,她就在京里等着,等他凯旋而归,就像前一回等他从北境回京一样。

    “你以前跟我说过,当时小鲍爷去了两湖,中秋时候,你们一个看京里的月亮,一个看两湖的月亮,”林琬的眼里满是笑意,水润润的,“他出发之前,我也这么告诉过他,我会与他一起观明月,即便隔了山水,也是同一个月亮。”

    顾云锦亦忍不住笑了,打心眼里笑出来。

    她想,她这一辈子真好,能有几个闺中姐妹分享婚姻生活里的甜蜜,那是多么叫人欢欣的一件事儿呀。

    这远比只一个人过得舒心幸福多了。

    想象一下,在几十年后,她们已经是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了,林琬笑话说“他眼神不行了都找不到玉兔在哪儿了”,顾云思说“他手有些抖了画山水都飘”,徐令意讲“他鼻子不灵了衣裳换了香料都不知道”,而自己嘈“他年纪大了舞枪也不怕闪了腰”,那真是,太有意思了。

    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她和蒋慕渊还要做很多事情。

    要收复南陵,平定蜀地,不让朝廷大乱,断断不能让圣上把皇位传到孙手上。

    傍晚时分,热闹了一天的宁国公府又静了下来。

    蒋慕渊把香囊的意思告诉了蒋仕煜,宁国公背着手,沉默了好一阵。

    良久,蒋仕煜才压着声音道:“这里头有一个问题,圣上既然为了江山社稷而执意敕造养心宫,那他是一心想救朝廷、想让孙家天下传下去的,而他又把皇位给了七殿下……”

    蒋慕渊听懂了父亲的意思,这明显是一处矛盾,而矛盾的答案就是圣上的真正理由。

    只为江山,孙睿继位远比孙合适,退一万步说,就算把皇位给孙祈,给孙宣,给浑然不想当皇帝的孙淼、孙骆,都比给孙像话。

    圣上想建养心宫很多年了,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不想把皇位给孙睿了。

    那么,像今世一般,早些培养孙祈、孙宣,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偏偏,前世圣上压根没有那么做,他拿孙睿当幌子,把其他儿子养得不知朝事、没有臂膀,逼死蒋慕渊,就是为了传位孙。

    那就意味着,在圣上的心里,只有孙能承继大统,传孙家天下。

    是什么让圣上如此笃信?

    应当就是他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梦境了吧。

    梦里,江山需要养心宫,梦里,孙才是继承人,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前世种种。

    今生其实也一样,虽然圣上让众皇子入了文英殿,可说白了,他心中所属的还是孙。

    正如傅太师琢磨出来的那样,太子,要立早就立了,一直不立,就是不满为长的孙祈,不满能力最好的孙睿。

    “因为梦境,毁了江山……”一时之间,蒋慕渊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蒋仕煜倒是平静些。

    几千年来,多少皇朝覆灭,虽各有各的理由,但匪夷所思的也枚不胜举。

    有炼丹炼傻炼中毒的,也有被心魔所困孤家寡人谁也不信谁也不听的,如顺德帝这般,被稀奇古怪的梦境折腾也不是多难理解的了。

    可理解顺德帝的举动是一回事,认同又是另一回事。

    蒋仕煜决计无法认同,蒋家世代为孙家抛头颅,最后呢,在那个前世里,他的儿子被顺德帝逼死孤城。

    如今,他不止有儿子,他还有那么可爱的长孙子,以后,还会再有孙子、孙女,他和安阳努努力,别说四代同堂,指不定能活到五代同堂呢。

    他不能让蒋家再走到那一步,孙家江山要顺利传递,他们蒋氏一门也要活下去。

    “蜀地战事不能拖,就如你所说,像从前一般拖上四五年,整个朝廷都会被拖垮。”蒋仕煜沉声道。

    一旦拖垮了,再想稳下来,就太难了。

    地图挂在墙上,父子两人分析了许久。

    其实,进攻也好,防卫也罢,各种路线、想法在之前的军议上都推演过无数次了,一时半会儿的,也委实冒不出新的思路来。

    蒋仕煜的面色有些沉重。

    蒋慕渊看着地图,道:“我先前与您说过,蜀地那儿我安了个人手,先前让人给他传过信,只是这个人手到底如何用,我还没有考虑好。”

    内应一职,不好做,一旦出了纰漏,人死在蜀地,外头救都救不到。

    蒋慕渊要对方出力,但也不至于做些不顾人死活的安排,他希望对方能够好好的活下来。

    蒋仕煜点了点头:“那就再等等,还不到必须要动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