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妙手神农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懵逼的袁世泓

妙手神农 第七百四十五章 懵逼的袁世泓

作者:夜猛书名:妙手神农类别:玄幻小说
    袁世泓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到余飞快速将一排银针在自己的面前展开,那一根根反射着光芒的银针,看起来相当的渗人,因为袁世泓知道,这些东西可都要穿过自己的皮肉,刺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袁世泓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嘴角噙着坏笑的余飞,又拿起了一根银针。

    “算计我,我让你今天爽个够!”

    余飞拿着银针,在袁世泓的眼前晃悠了一下,吓的袁世泓以为余飞要把银针刺在他的脸上。

    嗖……

    第二根银针落下,袁世泓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实余飞要这么多的东西,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银针真正的效果,就是刺入穴位,让袁世泓昏睡过去,这样他也不知道怎么是如何帮他治病的了,否则以这个老家伙的精明,说不准就能猜到自己的灵气存在。

    但是为了伪造现场,余飞还是用银针刺了一下不重要的穴位,之后又帮袁世泓拔了一次火罐,这东西古老相传,的确有相当好的保健效果,余飞虽然没实践过,但是知道怎么操作。

    之后余飞才使用灵气,进入袁世泓的体内之后,帮他彻底的清除了暗疾,其实老年人的很多疾病,都是器官衰老所致,余飞便用灵气彻底帮袁世泓梳理了一下身体。

    其实袁世泓根本没什么大病,就是他心态变化,想要再次出山,可是怕身体脱了后腿,所以才故意为之,余飞也是无语至极,以如今自己和袁心怡的关系,完全不必如此,可是袁世泓机关算尽太聪明,总觉得不想欠自己人情,才如此为之,让余飞哭笑不得。

    多半个小时之后,余飞洗完手之后,打开门走了出去,发现黑衣人和袁心怡还在外面等候,而袁龙飞已经不见了人影。

    “好了,等他睡醒了,就能继续蹦蹦跳跳的碰瓷了!”

    余飞重重的将碰瓷两个字说了出来。

    黑衣人一言不发,进入了病房之中,他毕生的任务,就是保护袁世泓,所以已经习惯了如此。

    “余飞,你别和爷爷计较,他就是担子太重想的太多,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老头!”

    袁心怡上前紧紧抱住余飞的胳膊,不由得扭了扭身子撒娇般说道。

    余飞的胳膊被拱,他享受的看了一眼袁心怡的胸口,这柔软的触感,让他顿时体内邪火乱蹿。

    “哼,他就是贪心不足!”

    余飞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继续说道。

    “哎呀,别这样嘛!他是我爷爷,你如果还爱我,就不许生气!”

    袁心怡不知道余飞的鬼点子,继续抱着他的胳膊摇晃道,这是女孩子的专用必杀技,尤其是袁心怡这样的大美女,嘟着嘴泪眼汪汪的看着余飞,让他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我最讨厌别人算计我了,他开口求我,我一定会答应,但是他算计我!”

    余飞继续坚决的说到,胳膊感受着那无限的温柔,这种穿着衣服时的朦胧感觉,甚至要比脱掉衣服让人陶醉。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是我爷爷,又不是外人,就是逗你玩一下,别人想让他碰瓷还没这个资格呢!”

    袁心怡忽然撒开手,一脸生气的说到,说完转身就走,一副宝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架势。

    “哎哎哎,心怡,我就是开个玩笑,你早就别生气了!”

    余飞知道玩过火了,女孩子能低声下气的求自己,自己就该顺着台阶下,袁心怡可是个小辣椒,惹恼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急忙追在袁心怡的身后解释。

    “哼!”

    袁心怡忽然转身,余飞差点和她面对面撞在一起。

    “你这个小气鬼,要不是我生气了,你是不是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袁心怡嘟着粉色的嘴唇,就算生气的神色,看起来十分十分可爱。

    “不是不是,我就是看你撒娇的样子特别可爱,想多看一会。”

    余飞知道对付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夸奖,半真半假的世界说道。

    “真的?”

    袁心怡的脸色舒展了一些。

    “绝对真,我可以发誓!”

    余飞急忙说道,反正他不信真的会有雷电将他劈死。

    “算你识相。”

    袁心怡终于消气了,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此刻病房之中,袁世泓已经被黑衣人唤醒,而且他们从空调机之中,取出了一个十分隐蔽的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藏在空调的指示灯之中,一般人就算是看见,也无法判断这是一个微型摄像头,而余飞就成功的被这个摄像头骗过去了。

    “他到底是如何治病,谜底终于要解开了!”

    袁世泓激动的搓搓手,将摄像头内的内存卡拿了出来,放进了一台专门的播放设备之中。

    “你这样做,要是被他发现,他一定会非常的生气!”

    黑衣人直直的杵在边上,看到袁世泓那激动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

    “我也就是好奇,顶多是偷师,又不会外传,你不说我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

    袁世泓翻了翻眼睛,丝毫不觉得自己犯错了,这个时候内存卡读取已经完毕,他急忙按下了播放键。

    视频快进了一会之后,很快就出现了余飞袁世泓走进门的影像,黑衣人虽然嘴上提醒袁世泓,但他还是忍不住也伸头查看。

    首先是余飞飞针将袁世泓给击倒,他那慌乱的样子,让浑身笼罩在黑色布匹下的黑衣人,都不禁嘴角抽搐,因为袁世泓真的太怂了。

    但是余飞那隔空飞针的手法,他都做不到,这使他非常的好奇,余飞接下来要怎么做。

    然后视频到达了余飞一针将袁世泓刺晕过去的时刻,从这里往后,袁世泓更是瞪大了眼睛,因为接下来才是重点。

    然后两个人便差点将下巴都掉下来,余飞竟然点起了一根烟,这行医态度相当的恶劣,然后随手抓起银针,这里扎一下,那里刺一下,简直就像是扎着玩一般。

    袁世泓看的都感觉浑身疼,因为这根本不像是医生的行针手法,更像是恶意的报复。

    将这段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余飞拿起拔火罐,开始在宛如尸体般的袁世泓身上玩了起来,余飞拔罐的位置,是想拔哪里拔哪里,而且位置绝对不会重复,不一会袁世泓身上便到处都是淤青的痕迹,杂乱无章的手法,将袁世泓这个老中医都看蒙了。

    将两样东西都玩过了,余飞伸手贴在了袁世泓的脖颈上,就仿佛在把脉一般,不过把脉的时间有点久,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才取开手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走过去在洗手台洗完手便出了门。

    整个过程两个人都没看出来异状,要说余飞把脉的时间有点久,但还是不如他的扎针手法和拔罐手法引人注目。

    “这就完了?”

    袁世泓不敢相信的抬起头对黑衣人问道。

    “恩,他的确出去了。”

    黑衣人点点头,时间上非常的吻合,一丝一秒的差距都没有。

    “不可能啊!这种扎针手法和拔罐手法都能救人?”

    袁世泓差点跳了起来,他也是行医一辈子的老中医,这两种手法经常使用,但是从没见过余飞这么随意的医生,最重要的还真的能治好病。

    醒来的袁世泓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原本气喘吁吁的感觉没有了,头脑也不发懵了,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二十岁一般。

    “事实上他就是用这种方法,将你的暗疾和身体调理好了,还不需要几个流程,直接是一次见效!”

    黑衣人点点头,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余飞又丝毫多余的动作。

    袁世泓行医多年的三观被颠覆,因为他实在无法理解,余飞这乱弹琴一般的方法,为什么就能治病。

    要是余飞知道自己这样被算计了,肯定会非常的生气,不过他也得庆幸,为了掩人耳目,他的确使用了银针和拔罐。

    但是袁世泓被治愈,和那两样东西八竿子都打不着,他怎么可能想的明白,就算是只看过医书的余飞,也知道那样就是乱来,制造现场还可以,治病绝对没可能。

    袁世泓和黑衣人将视频看了好几遍,最终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余飞长时间的号脉,反而被两个人忽略,因为他们觉得,那更加不可能和治病有什么关系,顶多是余飞在观察袁世泓的生命体征而已。

    然后袁世泓只能钻牛角尖一般的去思考,余飞那随意的针法和放荡的拔罐手法,考虑其中到底有什么深刻的含义。

    最后他甚至都想到了醉拳,思考余飞这是不是行医界的醉拳般的方法。

    余飞全然不知这些,甚至他此刻还陪袁心怡出门逛街去了,女孩子最大的爱好当然是买买买,袁心怡虽然不缺钱,但是她享受那自己挑选,然后砍价的过程。

    余飞只能苦逼的跟在后面帮着拎包,时不时还得帮袁心怡点评一下衣服的好坏,就算是身体强壮如他,逛了几个小时之后,同样感觉浑身酸痛,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可是袁心怡还是一副电量满满的样子。

    “余飞,你看这个裙子怎么样?”

    余飞正在店家准备的沙发上打瞌睡的时候,已经在试第三件衣服的袁心怡,从试衣间走了出来,身穿一件粉色少女系列的裙子,在原地转了几圈,裙摆飞舞在了空中,她那修长的双腿也被展示了出来。

    “不错,非常的好看!”

    余飞一边抬头,一边回答道,等他看到袁心怡的时候,话已经说完了。

    “对,我也觉得十分好看!”

    忽然门口另外一个声音跟着响起,还没看到人,就听得出来话语之中的浮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