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 - 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 红衣的悔(二更)

丧尸不修仙 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 红衣的悔(二更)

作者:彩虹鱼书名:丧尸不修仙类别:玄幻小说
    来人正是夜溪。

    两个单身女人在战场相遇。

    哦,因为都穿着全幅铠甲,夜溪看出红衣是女子,红衣一时没认出夜溪是女的。

    这次来夜溪身上的紫黑铠甲完全按照竹子来的,所以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带着女性特征。

    反而红衣的一副红铠甲让人一眼感慨,这姑娘腰真细。

    这姑娘腰真细,夜溪感慨了一句,然后变出长剑砍了上去。

    呵,在战场上,单身一个晃悠的,绝对不是好人。

    战场的事,她不是全然不知的。行动必须最少两人起,以防外敌突然出现没人通风报信。而就她这些日子所见,因为局势紧张,战场巡逻人员已经升级到最少五人了。

    所以,荒山野岭的单身女施主一定是妖精。

    打就是了。

    红衣吃了一惊,但手里动作也不慢,几乎同时一杆枪刺了过去。

    和夜溪想的一样,单身在战场上行走的,能是好人?

    当然,已经和战场翻了脸,确定此人不是创世轮的,那杀便杀了。

    剑尖与枪尖碰撞,火花四溅。

    夜溪心叫一声,怪力女。

    红衣也吃了一惊,好大的力气。

    随即,夜溪想到这该不会是创世轮的人吧?

    精神一振,生死门开蝶落尽。

    无数紫色蝴蝶扑来,落满四面八方。

    “吾赉?”红衣脱口而出:“不,不对,你不是吾赉,你是——夜溪?”

    哟,小脑袋瓜挺聪明的。

    夜溪揭开面罩,笑眯眯:“叫得好亲热,怎么,小美人以前打过我师傅的主意想给我做师娘吧?先让小爷看看长什么模样。”

    红衣怒,又怒又臊,师娘什么的,偏偏被死丫头说中。当年吾赉初来创世轮,那容貌,那风姿,无人能及,她起过思慕之心又如何?再说,那思慕来得快去得也快,吾赉那张破嘴,该下十八层地狱!

    想到他当年那一句:“红不红灰不灰,爪子黑漆漆粗又大,你身上混了几种血脉,怎么那么难闻?狐臭?请你离我远一些。”

    红衣眼珠子通红一如当年。

    当下也揭开面罩,眼中杀意如实质:“你师傅呢?”

    夜溪笑笑:“不在,让你失望了。”忽然抽了抽鼻子,疑惑:“你——天生带臭吗?怪怪的气味。”

    轰——热血涌上头,当年的羞辱与此时重叠,令红衣一张脸比身上铠甲还要红。

    天杀的,你才臭,你全家都臭!

    红衣的血脉源头之一,天生异香,其香可安抚神灵,也是了不起的神通了。但她没能继承到,甚是遗憾。可她分明没什么体味!所有人都没说她带体味!她自己也确认没有!

    可那该死的吾赉非说自己臭!

    用那种真切嫌恶的眼神,那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

    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故意的,他是在羞辱她,可现在——这个夜溪分明不认识她,应该不知自己与吾赉的过节,为什么自己一揭开面罩便说自己——难道是真的?

    红衣控制住闻自己的冲动,冷笑着一挑枪尖:“今日你遇到我,受死吧。”

    枪尖一晃,无数杆枪围攻向夜溪。

    一时间,两人身边成了红枪与紫蝶的海洋。

    夜溪踩着生死门游窜,红衣却是暴力灭蝶,打出一张张网,一网网住许多紫蝶,连网带蝶爆炸开来。

    夜溪眯了眼睛,冷笑,果然是创世轮的人,那些网,根本不是神力,而是与外敌类似的能量,利用与神界能量相克的属性,一下子抵消自己那么多蝶落去。

    好,就比比谁的储备多。

    更多紫蝶生出,红衣冷笑一声,年轻人总是目中无人,等你神力耗尽便知道天高地厚。

    更多网扑向紫蝶。

    夜溪也笑,伸手抓住一杆追着自己不放的枪,这枪大红的枪身锈红的头,黑线似的符文从头缠到尾。

    符文?

    自己好久没用字符了,啪一声,一个灭字符打上去。

    枪身一晃,竟没断?

    “字符?”红衣哈哈笑起来:“只有这点手段,今日便留在这里吧。”

    话一落,所有红枪燃起了火,那火,也是锈红的颜色,夜溪皱了皱眉。

    这火,已经不是纯然神界的手段,而是掺了异界的能量。这人是怎样将两个世界的能量融合在一起的?

    啪啪,是锈红的火焰烧到她的铠甲上。

    夜溪身形连动,躲避开来。

    红衣冷冷一笑,锈红火焰跳跃,燃烧成一片海洋。

    看你躲到哪里去。

    神魔:用我们的力量。

    夜溪:没必要。

    神魔:你对付得了她?这火邪门。

    夜溪:对付得了。

    她都没有使大招呢,邪门又怎样,只要——

    “啊——”

    红衣身形一僵。

    擒贼先擒王。

    夜溪露出胜利的微笑,看着不远处脸贴脸站立的两人。

    哦,准确的说,是一人的牙紧紧的,牢牢的,啃在了另一人的面部中央,獠牙深刺,刺破后脑,四根长钉似的牙尖抵在脑后的盔甲内壁。

    没抵破,证明铠甲比骨头硬,说明穿铠甲是很有必要的。

    可你为什么将面罩打开呢?

    夜溪看着自己不雅的咬着美人鼻,啧啧摇头。

    这里可是战场,外敌随时会从不知哪个角落钻出,她当然不会大意。所以,可爱的双生镜再度上线,变成另一个自己交互着出现大方行走。

    反正只要双生镜在身旁,一定时间内它完全变成自己,一模一样,自己都分不清呢。

    或者说,双生镜使自己分裂。

    红衣是压制住了自己,可惜,还有一个暗中的自己,还有一颗神出鬼没的小石头。

    四颗獠牙,以鼻子为圆点,向上向下刺破,向上的两颗牙成功刺入脑髓,并未停下,獠牙上生出小獠牙,疯狂生长,刺碎周围坚硬的的物体,成功探到更坚硬的什么东西,撞击。

    红衣凄厉吼叫,吼声被嘴前的一只手挡住,仍是传了出来。

    不远处的夜溪捂了鼻子:“请你闭嘴,好臭啊。”

    生死一刻,红衣想的竟是:老娘究竟哪里臭!

    她已经疼得无法去想更多的事情。

    夜溪笑眯眯走过去:“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喜你特么——

    “神族各有神通,可你一定没见过牙齿这么锋利且牙上还能生牙的吧?唉,”夜溪掸掸手腕的铠甲,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太上不得台面的伎俩,想来神族便是曾经有过也早早淘汰了吧。”

    试想一下,一口参差不齐的大白牙已经够影响形象,假如这牙上再生牙,牙上再长牙,牙牙无穷尽也,将大嘴都掩埋了去,涎水直流,呕~

    自己都受不了了呢。

    夜溪失笑,如此想来,果然丧尸是人类转变为另一个全新物种的低级形态,或许,等丧尸进化无数代后,这些不雅的小本领也会像尾巴一样消失吧。

    现在嘛,有用就行。

    “想不到被如此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放倒吧,你大意了,不该让任何东西近你的身的。”

    红衣听清了,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