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有间客栈之赵国系列十一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有间客栈之赵国系列十一

作者:扬秋书名:穿越之教主难为类别:玄幻小说
    明知人家要算计她,还傻傻的送上门去让人算计,那叫傻子。

    黎浅浅不傻,她身边的人更不傻,所以就算接到了请帖,请她去赴宴,她也没想要去赴宴,凤公子他们也这么说。

    明知这些女人觊觎她的丈夫,她还去赴宴?不怕她们使坏吗?她根本就不认识冷佳芸、苏南殊等人,因此她不觉得自己有赴宴的必要。

    “不去。”

    黎漱点头,“不用去。”什么玩意儿,随便送张请帖来,他们就得去赴宴?呵呵,和这些人无话可说,要不是看在凤老庄主的面子,他才不会把客栈的股权卖给这几家。

    凤老庄主看着请帖半晌,才道,“不如我们举宴请她们来吧!”

    “这也行。”黎漱回道,“只是我们除了浅浅之外,就没有其他女眷,浅浅身份高年纪却轻,我怕她压不住那几位夫人。”

    她们是一伙的,到时候联合起来挤兑他家小徒弟,她一个人扛得住?

    不成,得给她找几个帮手才成。

    黎漱这话一说,凤公子立马赞同,黎令熙则道,“把威远侯夫人她们请过来压阵呗!她们都是有诰命的夫人,对,还有两位长公主及郡主,把她们都请来。”

    长公主、郡主及夫人们全都是正室嫡妻,肯定看不惯有人处心积虑要抢人丈夫,有她们坐镇,就算冷夫人几个想仗着长辈的身份压黎浅浅,也不敢肆意张狂。

    黎浅浅点点头,“不过我和长公主她们都没见过面,第一次请人家来,就想要她们出力,有点说不过去。”

    感觉有点挺不起腰杆子啊!

    凤公子笑着按住她的手,“放心,放心,她们才参与客栈的生意,有机会能和你拉拉近关系,她们肯定迫不及待跟你交好,到时候,你再送上锦衣坊精绣的帕子、汗巾等小东西,不用送贵的,但精致花样要与众不同,最好能投其所好。”

    精致的花样还要与众不同,这难不倒她,投其所好,是用她们喜欢的花卉来设计花样吗?嗯,这应该也不难,就是时间上有点紧啊!

    “不着急,要急,也是她们急。”黎漱拿着那张请黎浅浅赴宴的帖子不以为意的说。

    凤老庄主含笑点头,“不过这两天,奕哥儿得陪我去同他们几个老家伙喝个茶。”

    “您能保证,他们不会趁机把那几个女人弄过来?”凤公子问。

    “这有什么,你不是有人手吗?让人在路上弄点事,把她们绊住就是。”凤老庄主抖着手捋着胡子嗤笑。

    凤公子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他,似乎在质疑大伯父的诚信。

    黎漱没好气道,“放心,就算咱们人手不够,不还有孟盟主的人吗?”

    孟达生之前回正义山庄一趟,昨儿下晌才回到国都,一回来也没休息,就忙着找凤公子夫妻,他也要买有间客栈的股份。

    凤公子两手一摊说那是他老婆的生意,跟他说没用,孟达生又去找黎浅浅,结果被黎浅浅扔她三哥去。

    孟达生这回来带了不少人手,大概是听闻国都来了不少江湖耆老吧!

    其实不说他,就是赵国皇帝得知这些江湖大佬齐聚国都,都派人戒备并严加监视着,就怕这些高来高去的高人们,一言不合就开打。

    要知道这些人的杀伤力,可真是不小啊!有人赤手空拳能打死一只老虎,还有人不必近身,远远的就能隔空取人性命。

    皇帝觉得这些人非常有威胁性,就算他不会见到这些人,还是让他心里纠结不已。

    虽然这些江湖人平常也会来国都,可是从没像这次一样,一口气来这么多人,还个个都是江湖上的大佬。

    于是皇帝派人去查探,待得知又是和黎漱有关,皇DìDū忍不住要质疑,这位是和他们赵国有仇还是八字不合?

    甫到赵国,就和他小弟荣国公起冲突,皇帝很自然的把荣国公先挑衅的事给遗忘了,不过他倒是把荣国公利用御卫去谋害黎漱的事记得很牢,因为就是这样,他才逮到机会,让荣国公受到训斥。

    虽然贤太妃确实帮了他一把,助他把帝位给稳住了,可那又如何?她不过是在自救罢了!再说这些年他们母子可没少从他这里得到好处,想想看,当年荣国公还只是个刚出生的婴孩呢!现在已经是个含饴弄孙的老人了。

    这些年,他们母子享尽荣华富贵,他们给的恩情,自己早偿还得够多了!

    他也一直看荣国公不顺眼,只是到底是在他登基时,帮忙稳固朝政的功臣,他不得不继续给他们恩宠,可他也一直在寻求机会,想要好好教训荣国公一顿。

    想到黎漱,就想到他那徒弟,他徒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个小泵娘,命不咋地,小小年纪没了娘,差点冻死的时候,被黎漱捡回去养,倒是她运气不错,嫁给凤家庄的凤公子。

    皇帝见过凤公子,那是凤公子他爹带他来国都时见的,皇帝和凤老公子算是老友,只是不常见面,皇帝还记得,凤公子是个粉妆玉琢极漂亮的一个孩子,特别的机灵,也特别的会搞事。

    他那几个皇子都被凤公子揍过,因为他们以为他是女孩子,一个个跟他说,等他长大之后,嫁给他们,他们肯定会很娇宠他。

    然后他们就被揍了,直到现在,太子鼻子还有点歪,静王左耳有点听不清,王左腿有点跛,诚王手指有伤,握不了笔,信王内伤深重,还是娶了蓝侧妃后,慢慢调养才好起来。

    而这些全都是拜凤公子所赐。

    定国郡主就是因为他,惹上他妻子,也不知那姑娘是怎么办到的,竟然在侍候环伺下,把定国及其丫鬟给搞定,定国甚至被蔡家人拿捏住,顺便给自己送来她爹的把柄,真是太贴心了。

    等到把事情全听明白后,赵国皇帝忍不住长叹一声,他知道凤公子人中龙凤,但却没想到,这些江湖大佬竟不顾他已然成亲的事实,还想着把女儿、孙女给他做外室。

    做妾不好吗?

    自然不好,这些江湖大佬养出来的姑娘爱好自由,叫她们给人作妾,从此关在后宅,对她们及家人来说,大概是件要命的事吧?

    “所以他们都是冲着凤公子而来?”

    “是。”

    皇帝顿了下又问,“黎漱他们师徒可有应对之策?”

    负责去打探消息的暗探迟疑了下,才道,“有,他们不打算赴约,改由黎教主出面邀宴,并请宁国长公主和靖国长公主,以及威远侯等夫人帮她镇场子。”

    说白了就是利用她们的身份压制,那些江湖大佬们的女眷。

    不过她们应该也很乐意,因为她们和黎浅浅要合作生意,对黎浅浅示好,为日后的合作打底,只要不傻,长公主她们肯定都很乐意,再说不过是出席一场宴会而已,又没要她们额外做些什么,何乐不为?

    不过暗探怕皇帝听了不高兴,可是他偷偷打量皇帝,觉得他不像生气,倒像是失落,对,失落,可皇帝听了这消息,为何感觉失落?

    暗探不知,皇帝打小就有个江湖梦,最是钦佩前朝贤太子那个嫡次子,明明也是金枝玉叶出身,但人家硬是在江湖上闯出名号来,之后还在妻子和红颜知己的帮助下,建立了瑞瑶教。

    不过很可惜的是,瑞瑶教后来日渐衰败,直到这几年,名声才又慢慢响起来。

    听说瑞瑶教这些年的生意做得很火红,尤其是他们开的客栈,更是名声响亮,赵国有不少权贵出身的纨绔,跑去有间客栈住宿。

    那些小子们回来后,对有间客栈是推崇不已,就是订房制让他们感到很头痛,但因为对他们的活动很感兴趣,所以他们回来之前都在客栈订房。

    本以为就是小打小闹,热闹一阵子就算完,没想到那间客栈,每年都有新活动,把这些喜新厌旧的家伙牢牢的勾住了。

    一伙人年年都往有间客栈跑,每年的新活动,可把他们乐坏了,后来得知有年节活动,他们索性就在客栈所在的城里置产。

    有间客栈有些活动并不只限住客才能参与,住在附近的人想要参加,也是可以的,只要付门票钱就行。

    长久下来,那座城增加了不少住户,人口数往上蹭,小城变大城,也是始料未及的。

    赵国皇帝对此羡慕不已,短短时日,就令一座小城变大城,这人口的变化也太大了吧?这让皇帝注意到有间客栈的影响力。

    其实还不止这些,人口的增加并不仅仅是因为有间客栈的缘故,但可以说是因为它带来的效应。

    因为有各国这些懂吃擅玩乐偏又喜新厌旧的家伙,被有间客栈层出不穷的活动所吸引住,进而在附近小城住下来。

    他们没订到房,又不想跑到客栈去吃饭时,就会在城里消费,间接的刺激了城里的消费,并因他们的品味影响,不少卖高价奢侈品的商家陆续进驻。

    有些是他们自家原本就有的生意,在这里开新铺子,又有自家主子在,生意肯定兴隆,连带着开拓了城里原有富户的眼界。

    有的则是眼光精准的商人,看中这些人的消费力,赶着来此开铺子,虽然物价上涨得挺快的,但百姓赚的钱也变多了,工作机会比以前多,人口自然就往这里流。

    赵国皇帝虽不知此节,但他知道,与瑞瑶教的黎教主交好,绝对是有利无害的事。

    可惜他是男人,又是皇帝,没法子和黎教主套近乎。

    派公主们去?想了下,皇帝摇摇头,还是别了,不过,倒是可以透过靖国和宁国,向黎教主示好啊!

    皇帝想做就做,当天下晌就召两位长公主进宫,未几,隔天一早,黎浅浅就接到宁国公主府的邀宴,请她过府小叙。

    本来这样有点不合规矩,毕竟素昧平生嘛!不过长公主都已投资有间客栈了,说起来都是合作伙伴,互相往来再合理不过,而且长公主年长,邀个小辈过府做客,也没什么奇怪。

    只是一直关注黎府的人,看到黎浅浅出门,纷纷跟上去,也有人前去打听消息,要知道这一位主儿可是难得出门一趟的人,今天竟然出门了,怎不叫人惊讶及好奇。

    当得知黎浅浅竟是去宁国长公主府,冷门主等人都惊呆了,不是说这一位甚少出门的,且来了赵国之后,完全没和人往来过吗?

    喔,不对,她曾去过自己的铺子,定国郡主还跑去找她挑衅,结果就是定国被婆家彻底拿捏住,她爹受她拖累,至今还被禁足府中,差事都丢了。

    由此可见,这位主一出门就有人倒霉!

    就不知,她今儿出门,会是谁遭殃。

    冷门主等人原本还想,让女儿及孙女们与她去同一处,好制造个不期而遇,也好为之后的宴会做铺陈。

    谁知黎浅浅竟是去了宁国长公主府?

    这叫他们怎么混得进去?

    只能在府外徒负呼呼,还是苏庄主提醒了大家,进不了长公主府,没关系啊!他们可以等在府外,黎浅浅总是要回家的嘛!到时候在路上制造点事故,最好是一次搞定她,别节外生枝为妙。

    但从长公主府回黎府的路,可不止一条,所以四家人分四个地方守着。

    因为黎浅浅出门是没有预兆的,所以当冷门主他们接到消息,赶过来时,黎浅浅的车已经进入长公主府,因此他们对她所乘的马车也没印象,而根据负责盯梢的人回报,她用的马车十分平实无华,外头也没什么标记家徽在,想认出来,难度有点大。

    所以四家都把自己派去盯梢的人叫过来,陪他们守在四个路口看着,一旦看见了,也好叫他们动手。

    然而这一守,就从早上守到了天黑,根本就没看到黎浅浅离开。

    眼见天色已晚,黎浅浅与宁国长公主不过泛泛之交,根本不可能留在长公主府过夜,便派人回黎府去查探,看她回去了没有。

    没想到,竟然等来下人回报,她已经回府了,所有人都傻了,怎么可能,他们可是眼不错的盯着宁国长公主府的,长公主府出来的马车,他们都一一看过了,根本没有黎浅浅的马车啊?

    那,她是怎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子,安然离开回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