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失踪的药铺小伙计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失踪的药铺小伙计

作者:扬秋书名:穿越之教主难为类别:玄幻小说
    看着院里阿忘和他阿奶两人说着话,黎浅浅略偏头问刘二,“确定是点苍派的人?”

    “是。”刘二接到消息时,也很纳闷,不明白徐掌门派人去找阿忘的阿奶做什么?

    黎浅浅看着阿忘祖孙两个,伸出右手食指轻敲着下巴,“这对祖孙,我觉得,很有问题。”

    “那……”刘二顿了下道,“既然有问题,就不能把他们留下来。”

    “我知道,先把他们安排去城里的铺子住吧?”

    呃,“教主,您知道我们在岳城的铺子没几间吧?”安排她们祖孙去那些铺子住,怕是反倒更不好。

    黎浅浅想了下,“也是。”他们在岳城的铺子本来是要用来准备开酒楼、茶肆及锦衣坊和天宝坊的,只是还没开始动,就先出了事。

    既要从别的地方调东西过来,自然要有地方摆,为了那些建材,他们还在城外买了座庄子,庄子占地颇大,是从袁家庄捡漏来的,可惜不是那天宴客的别庄,那座别庄可漂亮了,可惜他们速度虽快,却没抢过岳城的世族。

    因算计徐大小姐嫁袁四少爷一事,所带来的后续损失可真是不小。

    死了两个儿子,又损失了不少产业,为了套现只能把名下产业出售换钱,不止卖了那天宴客的别庄,还卖了黎浅浅他们买下的庄子,此外还有两座小田庄也脱手套现。

    在岳城及周边的城镇上的铺子,损失也不小,一些存货不是被砸烂了,就是被连日大雨给泡烂了。

    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损失可大了!

    点苍派的损失也不小,不过和袁家庄相比起来,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毕竟他们的主场不在岳城,天灾带来的损失其实不大。

    不过徐掌门夫人因为受到惊吓动了胎气,安胎的时间只得再拉长。

    徐秀梅自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宝贝,根本不曾侍候照顾人,知道嫡母怀了孩子,就只早晚来看一趟,寻常时间根本不见人影,幸而徐掌门夫人也没想要她照顾自己,早在一进岳城,得知怀孕且动了胎气,就派人送信回去,让几个媳妇过来侍候。

    只是徐掌门夫人不计较,不代表她身边侍候的人没意见啊!

    她身边的心腹管事妈妈看着忍不住道,“大小姐也未免太过了些。”

    嫡母好不容易隔了这么多年,又传出喜讯了,她不该跟在身边侍候吗?要知道夫人可是为了她,才离庄远行的,否则夫人根本不用走这一遭,也就不会动了胎气。

    “算了,她都这么大了,小的时候教不来,现在想教,也迟了,再说,我如今精神短,也没那精神去理她。”

    跟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计较,不是给自己添堵吗?徐掌门夫人很清楚,目前首重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只有好好的把这孩子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靠后。

    管事妈妈自然也明白,徐掌门夫人说的才是对的,只不过到底意难平。

    徐掌门夫人和这个管事妈妈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知道你是为我不平,但是真不用去管她,我是怎么待她的,老爷心里明白得很。”

    有的委屈不用讲出来,有良心的人看在眼里,自有想法。

    若是没良心的,就算在她面前说破了嘴,她也只以为是那是你该做的,所以何必去浪费唇舌呢?

    “你记住我的话,别擅自做主,不然你反而可能害我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徐掌门夫人见管事妈妈脸上愤愤不平,又道,“你要知道,大小姐虽不是我亲生的,可好歹也是我拉拔大的,她不念生恩,因她没见过她亲娘,谁也怪不得她,但不念养恩……”

    这是她天性如此,徐掌门夫人生了几个儿子,个个都孝顺有加,就是庶子们也都极敬重她,唯独徐秀梅,受到的教养都一样,甚至她直到现在也都是养在徐掌门夫人身边,可是她就是和兄弟们不一样,可见其天性凉薄。

    对凤庄主一见倾心,便拖着不肯归家,他们三番两次派人叫她回去,她理都不理,还得他们夫妻两亲自出马,拖累她动了胎气,明知凤庄主才新婚,就撺掇着她爹,派媒人上门说亲。

    这不是说亲是结仇。

    果不其然,真得罪凤家庄了,搞得不止自己家受累,连姻亲们也连带受影响。

    结果她大小姐浑不当回事,每天待在她屋里,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徐掌门夫人心里一咯噔,问,“那个苏九娘呢?”

    管事妈妈略想了下才想起夫人问的是谁,“那位表小姐倒是老实得很,寻常不轻易出房门,她房里侍候的丫鬟也安份,不像大小姐的丫鬟,昨儿还被奴婢逮到,要往外头送信。”

    “送信?给谁?”

    管事妈妈摇摇头,“那死丫头把信给吞下肚去了。”不过被逮着了,横竖信也送不出去了,她也就没管她了。

    “你关着她了?”管事妈妈摇头,“没有,奴婢在她身上搜不出东西来,只能放她走了。”

    徐掌门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也是知道的,大小姐身边的丫鬟都会武,手脚可利落着,你看到她把信吞下去之后,可曾再去搜身?”

    那自然是没有的。管事妈妈听主子这么一说,脸都煞白了,“您是说……”

    “她跟你耍花枪呢!你一放她走,她回头就送信去了。”徐掌门夫人摇摇头,道,“不过这也不怪你,谁会想到那丫鬟这么机灵。”

    管事妈妈跪下请罪,徐掌门夫人罚了她三个月的月钱,又好生交代一番之后,管事妈妈蔫头蔫脑的走了。

    大丫鬟端了碗燕窝过来,看管事妈妈走了,才上前来。“夫人,喝碗燕窝。”

    “给大小姐送去了?”

    “送了。”大丫鬟巧笑倩兮,“大小姐和苏家表小姐说话呢!看到奴婢进去,还装模作样的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儿。”

    徐掌门夫人慢条斯理的抿了口燕窝,问,“你瞧出来了?”

    “大小姐故意引奴婢看出来,奴婢自然是看出来了。”要不然多对不起大小姐这般作局呢?

    “她也是个傻的,家里都被搅得乌烟瘴气的了,就算现在凤庄主回头说要娶她做二房,老爷都不会答应了。”

    更何况凤庄主根本不会这么做。

    徐掌门夫人当年也曾随夫去过京城凤家庄旧址的,见过凤老庄主夫妻,及凤老公子夫妇,当然也见过凤家三兄弟,虽然凤庄主不是凤老庄主亲生的,可是那孩子的作派,真是跟他义父一模一样。

    之前曾听人说,凤老庄主夫人的寡姐,带着三个孩子一直住在庄中,怕是和凤老庄主有什么纠葛,不然凤家庄怎会隐隐由那位方夫人当家做主呢?

    后来才晓得,方夫人是落花有心,凤老庄主却是流水无情,后来方夫人竟然恼羞成怒,挑拨人家女儿跟亲娘作对,生生把亲娘气死,她们一家也被凤老庄主给扔出凤家庄。

    这么多年来,凤家庄帮大家看了不少江湖人同道的热闹,倒是没想到,他们自己闹出来的事,比旁人家的热闹更精彩。

    只是这热闹最后的结果不怎么美好,凤老庄主夫人被亲生女儿气死了,方夫人的长女勾搭东齐的公主,对凤家庄痛下杀手,致使凤家庄元气大伤,事情都过去好些年了,可当年热销的热报至今都未能完全恢复正常发刊,只是偶尔发个号外,这让不少追着这热报发行的人为之扼腕。

    想来要完全恢复正常发行,怕是得等上许多年。

    徐掌门夫人轻叹口气。“这几日,加派人手盯着大小姐和表小姐。”

    大丫鬟点头应诺,转身就出去交代了,等她回来,徐掌门夫人已经沉沉睡去,她上前拿了条薄被给夫人盖上,另一个大丫鬟靠过来,“青芽,后院那个又不安份了。吵着要见老爷。”

    青芽看她一眼,笑,“怎么,我们青苗姑娘竟然拿个姨娘没办法?”

    “我这不是怕那贱人扰了夫人的安宁吗?”

    青芽笑,“别开口闭口就叫她贱人,人家现在可是敬过主母茶的姨娘了。”

    青苗冷哼,“就算真她肚子里那个真是儿子,又怎样?老爷的庶子还不够多吗?就算她福气大,真让她生下个女儿来,那又如何?老爷早有女儿了!”

    青芽拉着青苗退了出去,招手喊来个小丫鬟,让她待在屋里侍候着,然后把青苗拉到廊下,“大小姐闯了大祸,日后怕是恩宠不再!她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我们两个没那个心思,但不可能所有人都似你我一样,对老爷没有心思。”

    青苗冷哼,“就算如此,她也不该自做主张,背着夫人跟老爷……”青苗说不下去了。

    青芽拍拍她的背以示安抚,“这也值得你气?真是傻,别傻了,跟我去后院收夫人的衣服回来烫。”

    后院里,被青苗说是贱人的姨娘,原也是同她们一样,是侍候徐掌门夫人的大丫鬟青枝,其实在路上时,徐掌门夫人觉得不适,就问过身边的丫鬟们,愿不愿意做通房,青芽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等她满二十就要娶她过门。

    青苗的亲爹才死,嫡母就迫不及待把她们姐妹和姨娘们发卖掉,她算幸运的,被当时去市集上闲逛的徐掌门夫人看到,便把她和她姨娘买下来。

    本来她嫡母特地交代,要把她们姐妹和姨娘们拆开来,分别卖的远远的,让她们这辈子再也没有重逢见面的机会。

    幸好她们母女两有福气,遇上了夫人。

    进了点苍派之后,她才能叫她娘亲一声娘,虽是做奴才,可日子真是比从前做庶女,在嫡母面前好过得太多了。

    言行举止都不必像从前那样小心翼翼,因为夫人是个厚的,老爷也好侍候,只要老爷回来,别老去他跟前碍眼,就万事大吉,老爷不喜欢他和夫人相处时,有人在旁边侍候。

    老实说,她嫡母身份远不如夫人呢!可真是应了那句俗话,丑人多作怪,越是身份不高,越要摆谱,她嫡母就是如此。

    不过是寻常一富绅的妻子,还是继室,偏爱讲究什么规矩的,当自己是官夫人,穷讲究。

    所以青苗打定主意,不作小,夫人也应了她,等她大了,看她是要嫁庄外的平头百姓,还是嫁庄里的管事或管事家的小子,总之允了她,嫁人做正头娘子,不让她给人作小。

    剩下的青叶和青枝,青叶模样生得比青枝好,人又温柔,夫人本是相中了她,可临到要侍候老爷时,她却病了,而且病势凶猛,大夫要求把她移出去,免得过了病气给别人。

    才把青叶送出去,回过头才发现青枝已经侍候老爷去了。

    青芽和青苗为此都很生气,同时也在怀疑青叶的病,是不是青枝动的手脚。

    其实,不止她们两怀疑,徐掌门也对此存疑,派人去查那几天,青枝和谁接触过,循线追查到湘城的药王谷开的药铺。

    便是因为如此,徐掌门才会派人去湘城,谁知铺子关了,里头的人不见了,只剩下个小伙计,再一查,小伙计已被瑞瑶教的人请走了,徐掌门遂派人去查药铺掌柜、大夫和伙计们的家人。

    谁知查到最后,就只追查到那小伙计有个祖母,他们连忙赶去,不想和另一拨人撞到一起,本来仗着武功想打趴对方,把人抢过来,谁知他们竟然打不过人家。

    青枝用在青叶身上的是什么药,又是谁弄来给她的,他们竟是查不下去了。

    徐掌门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颇担心,这事是凤家庄的人出手的,因为他想把女儿嫁给凤庄主做二房。

    他其实只是气不过姓袁的那家人,看徐秀梅单纯好欺,就算计她,所以想给她找个好归宿,日后自己就不用再为女儿操心,既然女儿看上了凤庄主,想来给他做二房,她也不会介意。

    只是被凤二公子把人赶回来之后,他才想到自己做的不妥。

    凤庄主能够熬到这个年纪才成亲,可见必不是因为蓝海请托,为了不让他女儿嫁不出去,所以才勉强娶蓝棠的,他们才成亲,自家就上赶着要把女儿嫁过去做二房,莫怪人家要多心,说他们是咒他们庄主夫人快死。

    凤家庄因此给他们家找麻烦,徐掌门自觉自家有错在先,不好说什么,可是,对他怀孕妻子身边的大丫鬟下手,这就过份了!所以他想查清楚来,当然他很期待答案如自己所料那样,因为那么一来,他才能和凤庄主谈条件,好把女儿嫁过去。

    可是事情现在卡在这里,不上不下的,让他如鲠在喉,难过得要死。

    黎浅浅可不知徐掌门夫人身边丫鬟间发生了何事,她让刘二把阿忘祖孙安排到城外庄子上,阿忘去了庄子适应得很快,他阿奶年纪老大,平时都是他在照顾老人家比较多。

    这才去两天,没想到隔天,黎浅浅就接到刘二的通知,阿忘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