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途遗祸最新章节 - 1854 花开两朵

仙途遗祸 1854 花开两朵

作者:小小沙丁鱼书名:仙途遗祸类别:玄幻小说
    水馨觉得是自己坑队友来着——明显那紫气的功法是只看心性。她之前虽然也猜到了一些,但到底出考题的时候太随心所欲了。

    这一群人,就一个苏羽卿走的是音修的路子,稍微沾点儿边。

    剩下那一群清一色的剑修,还没有谁的剑意是木系的。对于培育植物这种事,也只能抓瞎吧?就算是分成了几队,都有了非剑修的队友,也实在是不容乐观。

    甚至他们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因此分成了三队。

    苏羽卿和周氏兄弟一队,慕离虹风少阳一队,燕凯歌成雪颂一队,就是为了多搭几个非剑修。

    不过,水馨问了一圈下来,却没有人要求作弊。

    哪怕全知道水馨身份的第一队也是一样。

    水馨于是得以静下心来参悟传承。

    还好,她就在之前,晋升剑心中期的时候,想明白了混沌灵木幼苗和天道之间的关系。这次倒是帮了她的大忙。

    让她得以更快更轻松的理解器灵传递得有些磕磕绊绊的信息。

    颜仲安的提醒也很重要。

    尽避他实力不高,但亲身经历加上直觉敏锐,他的形容其实相当精准——所谓紫气,其实挺像红尘念火。

    如果说红尘念火是天道对弱者的保护。

    那么,这个“紫气”,非东来紫气的“紫气”,是混沌灵木对强者的激励。

    ——虽然混沌灵木的投影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但确实是对传承有隐约的触动。她分清了混沌灵木和天道,才能清楚的辨析两者。对“紫气”在一定程度上的追本溯源。

    在水馨是不是冒出脑海的知识里,红尘念火、众生愿力,本质上都源于“精神力叠加法则”。这种法则仅仅适用于没有正式踏上修仙——或者说超凡之路的人。

    一旦达到筑基级别,就与这个“叠加法则”彻底无缘。

    七情六欲不管再强大,也只是个体的强大。

    他们产生不了红尘念火或者众生愿力。

    这,是属于天道法则。

    不仅仅是浮月界如此,千万世界皆如此。

    但修炼者无法自己产生这种东西,不等于没有什么存在能通过外力,对修炼者的七情六欲进行融合,产生类似于叠加法则的效果。

    混沌灵木就是是那样的存在。

    至少,对于“生于混沌灵木”的修炼者,它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第一类红尘念火是凡人正面情绪的叠加成果。

    “紫气”就是强者的正面情绪的叠加成果。

    是正面情绪的叠加成果,也只能由正面情绪来引动。

    换句话说,这个地方和混沌灵木有深切的关系。又或者,木皇使确实是和混沌灵木有深切的关系——

    毕竟这儿,很可能以木皇使的尸体为核心。

    若是木皇使的缘故,木皇使和混沌灵木之间的关系,只怕就不只是“投影到识海”这么简单的关联了。

    水馨通过混沌灵木的投影,对紫气追本溯源之后,也就用不着器灵将完整的功法传递给她了。

    ——毕竟那木皇使,看着也不是剑修。而她的本质却还是兵魂。

    那样的传承功法,显然对万年合欢花更有用。

    她决定自己大胆的作死。

    ——兵魂主修煞气,而且是战煞。

    修炼到剑心起,煞气能够自足,也算得上是七情六欲强大的表现。

    她理解的战煞,又从来不是“好斗”那么简单。而是不屈与奋进。而其中的奋进,又和植物昂扬生长追求进化的本能相通。

    和“庇护众生”之类的相比,当然算不上高大上,但怎么着也算得上是正面情绪吧?

    最后,就算混沌灵木幼苗的投影不是幼苗本体,终究也和混沌灵木相关啊!

    她有没有可能,将剑元与“紫气”融合?

    &

    另一边,彩云城。

    或者说,浮梦大陆王城。

    秋霁走出了“前彩云城天霞教教所(紫霞门外门办事处)”,很是头痛的按了按额头。随即,他还是走向了教所附近的“彩云坊”——原彩云城规划用来做仙坊的地方。

    现在……好吧,其实也履行着仙坊的职责。

    秋霁还没走到落脚的客栈,就看见北方来的中年儒修,和据说一直待在“林诚欢空间里”的道修,正站在一间书院的门前。

    中年儒修捻着胡须,听里面的课程听得还很入神。

    无疑,学院这种东西,绝不是原本的彩云仙坊应有的建筑。

    秋霁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他仔细看了下那栋建筑,可以肯定这原本应该是天霞教设立的自由市场或者拍卖场之类的地方。

    因为是仙坊里数一数二宽阔的地方。

    秋霁没想着叫人,准备离开,但看似认真的乌溯反而看见了他,快速的迎了上来,“怎么样,确认了吗?”

    好歹也只剩下这几个人了。

    秋霁虽然和这两人都不熟,但他还是说了实话,指望有个讨论的人,“无法确认是被屏蔽记忆,还是……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是什么?”

    “就是……”

    “是本人,又不是本人。”桓综茗代为阐述。顿了顿又道,“林惊珩、洪嶔。”

    他的脸色基本如常。

    已经听说了他的能力的秋霁微妙的看了他一眼,点头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但秋霁之前去见的人,至少在外表上,是他名义上的师母兰静秋和师妹沈樱。

    “这可真复杂。”乌溯抽抽嘴角,道,“我听了一上午了,历史不尽不实。”

    桓综茗露出疑惑之色。

    “不过是教一些开蒙的孩子。怎么会讲深奥的内容?”秋霁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有古怪,但他觉得这个儒修的追查方向也挺奇怪的。

    “一看就知道,你们修……呃,对‘教化’一事毫无了解。”乌溯鄙视的道。

    他还是谨慎的,和这两人一边走一边说。声音还不大。

    彩云坊里面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不用什么忌讳性的词语,还真不至于引人注意。

    “什么是启蒙?让小孩子一天认几个字么?怎么选字来让他们认?什么是教化,教化就是,你教人之前,得首先知道,你想把小孩子教成什么样的人!明心立德之类的目标太高端,当初圣儒其实把这事儿说得很简单——你教个小孩子,首先要让他知道:他是谁,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给他一个学习的目标。”

    秋霁想了下。

    他是在进入紫霞门之后才开始学习的。学文断字用的是紫霞门的基础典籍。学的是什么呢?紫霞门的大致历史,浮月界的大致历史。紫霞门的各种厉害之处。

    他若有所悟。

    “告诉他生活在一个什么地方,是用不着把这个地方说得特别详细明白。但给他一个学习目标,我问你,你们怎么做的?”

    “门派中仙尊的事迹,前辈的冒险经历。”

    那翻天覆地的威能,力夺智取的冒险,让人心向往之。修仙界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落魄,灵气淡薄后残酷的现状……当他们记住那些故事,也就对此有所了解了。对紫霞门的归属感,也在这些故事中滋长。

    “着啊!”乌溯拍手,“小孩子都爱玩,听不懂什么大道理。想要让他们努力,就要让他们心向往之。怎么让人心向往之?让人有‘前例可循’前辈,榜样。甭管想要孩子善还是恶,方法都是一个样。”

    秋霁点头,听懂了——首要的其实是“给一个学习的目标”。

    “是谁”、“生活在哪儿”,不过是让孩子理解那个目标所必须的而已。

    英雄,榜样,传说。都是这三者构成。

    想想是那么的不可缺少。

    哪怕是一个根基浅薄的修仙家族,也往往要夸大自家祖先披荆斩棘建立家族的过程。

    “所以,你没听到那个‘目标’。”

    乌溯连连点头。

    “就是教小孩子要保护浮梦大陆,保护自己这类的空话。偏偏那些小孩还一个个很认真。”

    乌溯对此嗤之以鼻。

    他走的大体还是教化之路,修改功法什么的只是副业。当然不可能是一考完科举就进了文山书院。启蒙的教过许多,普通学院也任教过。

    别说小孩子了,就算是文山书院里面落后的那一批,要是没了目标激励,一样会自暴自弃的混日子——比如说女院的那些学生。

    这在他眼里,太假了。

    秋霁就又叹了口气。

    这种被加上实证的感觉真心不算好。

    “你们就在这里听了一个上午?”秋霁问,“没看看有没有其他人?”

    “这里又不是多大。”

    乌溯撇撇嘴,“要是其他人也在这儿,我觉得这两天都没碰上的几率也太低了。”

    秋霁也这么觉得,但想想这几天打听到的“浮梦大陆”的情况,以及才发生不久的“举荐往紫霞门”的**,秋霁更加郁闷。

    其他人被散落到了所谓的其他城区还好。

    如果说那些人混进了“被举荐加入紫霞门”的行列里,甚至,要是直接被送去紫霞门……秋霁不得不怀疑自己。

    他真是紫霞门的弟子吗?他差了些啥?

    “徐复!徐复进城了!”

    说话间,他们三人已经走到了暂时落脚的客栈——谢天谢地,灵石在这里还是通用货币。才准备进门,就听见了一声远远超出彩云坊众人谈天论地声的一声大喊。

    周围一下子就变得乱糟糟。

    “什么?徐复就回来了?这才几天!”

    “就他一个人吗?张沣那些人回来没有?”

    此起彼伏的问话声,仿佛彩云坊一下子就只剩下了一件事。就连路边摊上的交易,都跟着停了。

    秋霁和乌溯对望了一眼。

    这几天他们打探消息的过程里,不但看到了“失去记忆”,在这个彩云城履行自己的身份职责的林、洪、兰、沈四人,也听到了才被送往紫霞门不久,被寄予厚望的几个人。

    彩云坊的不少修士,都是在之前的选拔之后滞留于此的。想要趁着这个盛会,交换一些东西。那些胜利者,自然也是他们羡慕嫉妒,常常提起的对象。

    他们就好奇的站在门口看了起来。

    他们这是在彩云坊的主街道上,不多时,就看见一个相貌三十余的修士,朝这个方向走来,脸上倒是平静,周围围着的那些人的调笑也好,嘲讽也罢,都听而不闻。

    “徐彻!”秋霁口中忍不住出声。

    其实,看到了和彩云城没有多少差别的王城,看到了原本以为被当做诱饵的兰静秋母女,秋霁对于“看到其他紫霞门弟子”这一点,早就有了预料。

    然而,并没有。

    也许有其他像是紫霞门弟子的人,但秋霁并不认识。直到现在。

    “谁?”乌溯好奇。

    “早我几十年的……师兄。”秋霁道,“那位亲自教导的弟子之一。”

    “这位师兄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秋霁并不是个多话的人。

    何况还和乌溯不算熟。

    但他现在真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这位徐师兄天生神识敏锐,倒像是兵魂特性、天目神通一般。所以修炼了一种神炼之法,堪虚破妄都是寻常,对于谎言和背叛十分敏感。所以,那种时候……”

    那种时候,东来仙坊都出事了的时候,这个徐彻根本不可能离开沈氏。

    乌溯帮秋霁把话补完了。

    但他也没开口。

    因为气息在筑基后期的“徐复”已经走到了附近,这会儿更是直直的朝秋霁走来。

    显然,秋霁的音量虽然淹没在了一对哄闹的声音之中,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却终究还是被当事人注意到了。

    “徐复”走到了秋霁的面前,表情颇有些莫测,“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你这么个师弟?”

    秋霁默然。

    按照“坊间传闻”,“徐复”乃是天霞门(王城第一门派)门主沈夫人(兰静秋)的弟子!而秋霁么……秋霁现在是倒霉的错过了王城试炼时间的“外地散修”。

    徐复把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集中过来了。

    不少人顿时就想要嗤笑一番,可仔细一看秋霁那在修仙界也算得上是卓然洒脱的容貌风姿,原本闹哄哄的坊间,反而平静了几分。

    徐复也忽然就一皱眉,“你莫非是师父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