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最新章节 - 第86章 英雄救美之以身相许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 第86章 英雄救美之以身相许

作者:月懿书名: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类别:穿越小说
    京城,定安王府。

    “世子,流璋传信来了!”流风大步走进花厅,天铭羽正陪着千雅雪和天洪烈吃饭。

    三人均齐齐的抬起头,看着流风风风火火,眉眼带笑的跑进来。

    “来,流风,先将信给我看看!”天洪烈饶有兴趣,准备接过流风手上的飞鸽传书。

    流风想也不想的就后退了一步,有些奇怪的道:“王爷,王妃,世子,你们还是先用膳的好,属下怕你们看完流璋的信,吃不下饭!”

    “哦?!难不成这心里的内容有什么特殊的···?!”千雅雪本就对清溪镇来的信很感兴趣,这下更是被勾起了一睹心中内容的欲望。

    “额···王妃,属下先离开,你们先吃,一会儿属下再来!”流风拿着信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扭头见自己世子没有追上,松了一口气,好险,这要是被王爷和王妃吃饭的时候看了信,估计自己的小命也要掂量一下了。

    世子妃太邪恶,整人的法子太恐怖!

    天铭羽见流风如此,就知道不是什么紧急的消息,或许还有什么惊喜也不一定,心里带着期待。

    一家三口在无限的好奇中用完了午膳,都到花园里喝茶乘凉,千雅雪迫不及待的让玉蕊将流风叫了过来。

    天洪烈心满意足的将信件拿到手,面带笑意,背着千雅雪和天铭羽开始阅读。

    “噗!咳咳咳···”天洪烈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

    “王爷你这是···?”千雅雪忙端起茶水递到天洪烈嘴边,用手轻拍着天洪烈的后背。

    流风转头看天,憋笑憋得辛苦!

    天洪烈将信件递给天铭羽,眸中的眼神和脸上神情都很古怪,端着千夜雪递过来的茶杯掩饰着,低头看到茶杯里的漂浮的青翠欲滴的茶叶,连着芳香扑鼻的好茶,也没了胃口。

    不着痕迹的放下茶杯,天洪烈心里对林纯这个准儿媳产生了浓浓的兴趣,想着快一点能见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孩子。

    天铭羽见了天洪烈看信后的反应,心里做好了准备,快速地将信件里的内容浏览完毕,千夜雪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渐渐变的如同砚台一般,但是眼中的笑意却越见浓郁,早已被吊起的胃口有点忍不住!

    “母妃,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看得好,我怕你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铭羽企图将信件折好交给流风。

    千雅雪手脚迅速的给抢了过来,“哼!母妃非要看看,这信中究竟有何神圣,让你们父子的表情变得如此奇怪!”

    “母妃!别···看···”天铭羽的话卡在嗓子里,果不其然的看到千雅雪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低着头有些好笑。

    流风站到天铭羽身后,慢慢的拉开自己与大家的距离,企图逃跑。

    可是身子还没转过来,就被千雅雪叫住,“流风这纯丫头怎么会知道林大郎晚上就要上茅房啊?!”

    “额···王妃你···”流风心里惊叹,王妃你好厉害!

    “流风说说吧,你整理的消息虽然简单,但是具体纯丫头是如何做到的,却没有写清楚!”

    天铭羽也看了流风一眼,这平时传来的消息都是由流风亲手整理,再送到自己面前,这信件上的内容虽让人惊讶,但也毫不另外是被处理过的!

    “王妃娘娘,您真的要属下说吗?!”流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看到自己王爷王妃和世子都面带求解的表情,流风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开始解释。

    “世子妃是让安柱给林大郎吃饭用的筷子上摸了泻药!···”

    “噗!”千雅雪一口茶水喷的老远。

    “还在林大郎要去上茅房时,安柱在茅房门口的地上倒了香油!···”

    “咳咳咳···”天洪烈又想笑,又觉得林纯顽皮,有些哭笑不得。

    天铭羽心里不可置否,端着茶杯,轻晃着,脑海里幻想着纯儿算计林大郎时那天真搞怪的小模样。

    心里骤然觉得甜甜的,只要纯儿开心,一切都好!

    “那癞蛤蟆又是怎么回事?!”千雅雪压下心中的想象,追问着。

    “那是世子妃让安武亲自抓的···”

    “还有那痒痒粉,是世子上次从清溪镇回来,世子妃从世子手里要的,只是没想到世子妃她···”

    流风解释完,缩到天铭羽身后,收敛呼吸,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身子却微微发抖,可见憋笑憋得实在难受!

    “呵呵呵···”千雅雪笑出声,带着天洪烈和天铭羽都噗嗤噗嗤的一个个忍不住笑意。

    天洪刚看向自己的笑貌嫣然的王妃,眸中泛着喜意,“雅儿,羽儿找的这个世子妃也不是个好惹的丫头的啊!这一招招想的,恐怕那林大郎到现在都一头雾水,毫无所知呢!”

    “那是林大郎他活该,纯丫头让癞蛤蟆陪他睡觉一点也没错,他可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才把无双妹子带回了家···”千雅雪愤愤不平。

    “母妃,纯儿如此做,或许就是想为无双姨娘报仇吧,无双姨娘身前吃了那么多苦,纯儿自小一定是记忆犹新,不然也不会如此!”天铭羽轻叹。

    天洪烈点着头,“诶,这人心不足蛇吞象,好好治治也好,这林大郎当初在南疆为救李鹏飞受伤,也是冲着富贵去的,可是没想到会有此结局···”

    “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乡,不好好的与儿女相认,一家和睦相亲,却是打着···唉,活该!”

    “父王,皇上难道就没什么表示,对于李鹏飞?!”天铭羽眉梢微紧。

    “呵呵···只能说这李鹏飞现在还不到杀的时候,他与胡国将军胡柯的勾结,皇上早有耳闻,恐怕此次胡国来使回国之后,皇上第一个开刀的就是他!”天洪烈身上爆发出一股杀气。

    千雅雪不高兴的撇撇嘴,“你们父子要商量国事就去书房,这会儿咱们正说着纯丫头呢,真是无趣!”

    天洪烈与天铭羽看到千夜雪不高兴,都低下头,彼此对看一眼,眸中一个喊着爱意,一个带着孺慕,两人同时摸摸鼻尖,动作如出一撤。

    看的千雅雪失笑,“羽儿这下你可放心纯丫头了吧!母妃就说了,纯丫头可不是一般的娇弱的大家闺秀,你要相信纯丫头,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得意的声语让天铭羽连连点头。

    “王妃,这太阳越发的毒了···”玉蕊在千雅雪身后,突然莫名的说了一句话。

    千雅雪眸中闪过数道流光,又立刻不着痕迹的掩下去,“是啊,王爷,羽儿,我先回房休息了,你们也别再这外面久谈,有什么话还是回书房谈吧,凉快又安逸!”

    “嗯,雅儿慢些,玉蕊,玉芯,你们照顾好王妃!”天洪烈威严而霸气,带着战场上久久不散的沉重气息。

    “是!王爷,奴婢遵命!”

    “父王,咱们也移步书房吧,这七月的太阳和炙热实在叫人难受!”天铭羽给了流风一个眼神,流风点头,跟着千雅雪离开,天洪烈看在眼里,深渊底处染过笑意。

    “嗯,走吧!”

    定安王府东厢主卧。

    “王妃,刚才那人的确是茱萸,没想到她竟然会武功,奴婢一发现,她就立刻消失了,只不过她今日穿的一身绿衣,奴婢早上无意中看见,所以记得很清楚。”

    玉蕊对着千雅雪,娓娓说道。

    “嗯,这茱萸背后的人本妃一直查不到,倒是一桩奇事,看来这王府里头的人和事,都不想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千雅雪深皱着眉,心思有些杂乱。

    “王妃,当初裴皇后失势,奴婢见这茱萸丝毫不受影响,显然她定不是裴皇后那边的人,难不成这茱萸不是天阳国的人,而是敌国的探子不成?!”玉芯的猜测让千雅雪心头大震。

    千雅雪支着头,靠到软榻上,幽幽道:“很有可能,保不准她就是胡国的探子也未可知!这几日你们俩好好盯着她,胡国的使者即将来到,到时候,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是,王妃!”

    去往天阳国京都的路上,兵分两路。

    胡柯这边是慢慢悠悠,一路风平浪静的往京都进发,到地就休,逢时就睡,可谓是惬意自在,心情舒畅。

    而裴云飞这边,胡姬芯花样百出,令裴云飞和轻励头疼不已。

    “裴副统领,我家公主说马车坐累了,要休息一会再走!”春桃趾高气昂,前来传话。

    “好!”裴云飞看了轻励一眼,轻励驾马先行,快速的到前面集市上准备。

    裴云飞骑马到马车旁边,“公主,这前面就到京郊小镇了,不如咱们到镇上休息吧!微臣已让轻励去打点,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既然裴副统领安排好了,那本公主就再受一会儿累吧!春桃上车。”

    好不容易到了京郊的桃花镇,此镇因有一大片桃花林而得名,每年许多才子佳人都会在桃花盛开之时,来到此镇游玩。

    故桃花镇的风景和美食皆为天阳国一绝。

    “小二,快给我们准备两间雅房,再上两壶好茶!”轻励到了桃花镇上的老字号客栈,此客栈也是千家的产业,轻励亮出千夜离给自己少爷的信物,掌柜一见,立刻亲自迎上前来。

    “这位爷,我来亲自招待,你快去准备茶水!”掌柜支开小二,带着轻励上了二楼,到了最里面的,打开了两间上好的雅间,轻励点点头,附在掌柜耳边说了几句话,掌柜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那就麻烦掌柜,我先下楼等待我家少爷和···掌柜赶紧准备!”轻励抱拳对掌柜表示谢意,掌柜面上尽是笑意,对轻励挥着手。

    下了楼,掌柜招来店里的小二,仔细的交代,身为进入京都的客栈掌柜,不论是小二还是客栈后院打杂,个个都是人精,一听掌柜叮咛,自然都心领神会。

    裴云飞和胡姬芯到达客栈门口,掌柜的带着小二热情的迎上来,春桃和冬雪扶着胡姬芯下了马车,昂首跟随小二上了雅间。

    “麻烦掌柜找人将我等的马匹喂好。”裴云飞语气尊重,掌柜听着很舒服,果然是少爷的朋友,裴家的少爷,这谈吐就是有礼。

    “裴少爷客气了,今日裴少爷能带着···大驾光临,就是小店的荣幸,裴少爷快快有请,我这就亲自给你们上茶,准备点心。”掌柜嘴角眉角都带着笑意。

    裴云飞大步上了二楼,先是去了胡姬芯所带的随侍们的房间,见几人都坐着休息,转身才到了胡姬芯的房间。

    “公主稍等,掌柜一会儿就来上茶,不知公主还有何吩咐?!”

    胡姬芯打量着裴云飞,心头的欲望越发的浓厚,在这烈日炎炎的盛夏,内心的渴望有些急切,“裴副统领这一路上都对本公主百依百顺,真是难为了,本公主也没什么要求,就是这天气实在是太热,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汗湿,不知能否沐浴一番,再上路?!”

    “公主说的是,微臣这就让掌柜去准备热水,望公主稍后片刻。”

    裴云飞知道今日又赶不了路了,这还有一天就到京都,自己的日子也要熬到头了,也不在乎这么一会儿了。

    掌柜的端着茶水和点心上了楼,得到裴云飞的吩咐,又马不停蹄的去准备胡姬芯夫人沐浴用品。

    “轻励,你快速给羽世子和太子传信,让他们进宫给皇上传话,明日派人到京城门口迎接胡国公主,免得让胡国公主觉得天阳失礼怠慢了她!”裴云飞到楼下,将轻励拉倒一边嘱咐道。

    “少爷放心,轻励立刻就去办!”

    冬雪回了雅间,附在胡姬芯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两句,胡姬芯嘴角勾起一抹媚笑。

    “春桃你和冬雪快去准备,明日就要到达京都,这风雨前的最后一个夜晚,怎么也要让它燃烧起来!”胡姬芯手掌渐渐握拳,瞳孔深处划过幽光。

    “公主放心,奴婢这就去准备,保证公主今晚渡过一个心满意足的美妙夜晚!”春梅和冬雪捂嘴坏笑,打趣着胡姬芯,胡姬芯心情好,也就随着两人。

    清爽的沐浴后,胡姬芯再次提出要求,裴云飞毫不意外,今晚直接在客栈休息,明日一早再启程。

    晚间,掌柜准备好饭菜,春桃来到厨房,直接将饭菜端到了雅间,趁着裴云飞未到,在饭菜里下了迷幻催情的药。

    “公主,奴婢一直不明白你为何要改变主意,难道平安郡主,公主不想···?”冬雪给胡姬芯挽着发,轻声问着。

    “呵呵···那天在清溪镇酒楼,本公主可是观察的很仔细,这平安郡主和这裴副统领说是表兄妹,可很明显的就看出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一般!”

    胡姬芯照着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媚眼如波,唇红如樱,很是满意,“本公主尚且不知平安郡主对羽世子的感情,而且当时本公主提到羽世子时,平安郡主竟然看向自己的表哥,呵呵···这其中的含义难道你还不明白?!”

    “公主的意思的是说平安郡主心中之人是···奴婢懂了,可是今晚公主若是与裴副统领···那岂不是成全了羽世子?!”冬雪一脸敬佩,让胡姬芯心头享悦。

    “这裴副统领一路上对本公主照顾有加,这样的好男儿,自然应该站在本公主身后,区区一个天阳国的小郡主,又怎么能匹配!只要本公主收了他的心,平安郡主与他又兄妹情深,难道还不是一样乖乖为本公主服务!”胡姬芯的美梦做的天花乱坠。

    冬雪心里赞叹,“果然公主就是公主,想的就是与常人不同!”

    额···所以说,胡姬芯,你想的实在有点复杂过头啊!

    春桃到了楼下,找到了正在检查马车的裴云飞,上前施了一礼,“裴副统领,我家公主邀您一起用晚膳!”

    “多谢春桃姑娘前来传话,只是我刚才已经用过了晚膳,你回去让公主也尽快用膳吧!我就不去了,带我谢谢你家公主!”裴云飞直接拒绝,春桃见裴云飞的语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悻悻的回了雅间。

    “不愿过来,那就去他房间,嗯···”胡姬芯给了春桃一个眼神。

    “奴婢明白!”

    晚间,裴云飞准备回房,路上遇到胡姬芯随行的几个侍卫,拦住了裴云飞的去路。

    “裴副统领,我那房间的床被我不小心撒了水在上面,不再能不能与裴副统领换一换?!”几个随行嬉笑着,裴云飞已经习惯。

    一路上这几人时不时的整出一些小花招,背着胡姬芯让自己难堪,最终倒霉却总是他们自己,自己都玩腻了,不过今晚是最后一晚了,随他们吧。

    裴云飞抬头看了看半空中挂着的皎洁玄月,眼前浮现内心深处的那个人儿,嘴角微勾,“既然这位侍卫大哥开了口,我断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那咱俩就换吧!那这会儿我就直接去你房间了?!”

    “裴副统领真是大气,那裴副统领就请吧!我等不送!”

    几名随行在裴云飞身后偷笑,心里觉得畅快,见裴云飞进了房间,几人也都散了回了各自的房间。

    裴云飞进了房间,还没走到床边,就闻见一股异味,打开窗户,裴云飞将房间里的椅子并排在窗下,吹着夜间的丝丝凉风,渐渐闭上了眼睛。

    “让你天天跟在我家公主身后转悠,嘿嘿···看你今晚怎么睡觉!”与裴云飞换房的侍卫对着墙壁谩骂着,大夏天的将自己整的口干舌燥,抓起桌上的茶水咕咚咕咚,喝了个爽快。

    半夜,胡姬芯一声纱衣,在春桃和冬雪的掩饰下,进了“裴云飞”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人此时正燥热难耐,房中漆黑一片,胡姬芯摸到床上,天雷地火,勾起满室春光。

    裴云飞睡在隔壁,嘴角微微上扬,心情舒爽,心里邪恶的想着,自己明日一早起来是不是要好好感谢一下胡国公主的随从?!

    大公鸡总是准时的响起自己的叫声,裴云飞睁开眼,看着窗外还未明亮的天空,想到昨夜的趣事,继续靠在窗下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胡姬芯一夜缠绵,清晨醒来,身心疲惫,一摸身边,温热的身躯还在,媚眼如丝,直起身子,想要打量一番陪自己春风一度的俊俏郎儿。

    看到地上破烂不堪的衣物,胡姬芯心头狂跳不止,感觉有些不对,这裴云飞昨日穿的明明是蓝色的锦缎长袍,怎么变成了灰黑色的短衣长裤了?!

    胡姬芯将睡在自己身边的火热身躯搬转过来,定睛一看,刹那间火烧头顶!

    一巴掌毫不留情的劈向与之露水交融一夜的侍卫,眸中的凶光和杀意迸发!

    侍卫被胡姬芯打的幽幽转醒,依稀朦胧的看到自家的公主,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没想到公主真的到我梦里来了,嗯嗯嗯···”侍卫呢喃着,话语如同烈火上倒了一桶滚烫的辣油。

    胡姬芯盛怒,直接一掌将侍卫劈晕,自己下床裹了被子,回到了房间!

    春桃和冬雪早早起来,就等着自家公主那惊声大吼,可是等来的却是发丝凌乱,裹着薄被,赤着双脚,满脸喷火的公主!

    “立刻到房间,将房间里的人和衣物清理干净!”胡姬芯对着春桃和冬雪大吼!

    吓得两人全身一抖,弯腰迅速离去。

    等春桃和冬雪得知事情真相,将人处理掉,房间打扫干净出来后,刚好遇到起床的裴云飞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

    春桃正准备上前质问,被冬雪一把拉住,冬雪面带笑意,眼中带着审视,走到裴云飞跟前,“裴副统领,奴婢记得你的房间不是这间吗?怎么你却从···?”

    裴云飞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其实不也不想睡这间,可是,昨晚回房前,这间房的那个公主的随侍说自己的房间里的床上,不小心洒了水,就和我换了···”

    “冬雪姑娘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的侍卫,他们都在场,而且冬雪姑娘也可以到这房间里看看,昨晚我还是在窗下,把椅子合并到一起,勉强靠着睡了一晚!”

    冬雪扭头看了一眼春桃,两人进了裴云飞的房间,一掀开床上的薄被,异味冲鼻,很明显就是···

    再转头看到房间的窗户下几张椅子排在一起,冬雪走过去,摸了摸,余温尚在,很明显,裴云飞说的是真话!

    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点点头,回了胡姬芯的房间,不一会儿,春桃邮过来将其他的侍卫都叫到了胡姬芯的房间。

    得知事情果真如裴云飞说的那般,更甚至得知这一路自己的侍卫对裴云飞的所作所为,大怒之下,将几个侍卫统统暴打了一顿。

    裴云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平静的到楼下吩咐掌柜准备早饭,送到胡姬芯的房间,又开始准备马车和路上的清水,就算只有一天的时间,顶着烈日,这水也是必不可少的!

    胡姬芯顶着一张堪比墨池的脸上了马车,裴云飞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一行人上了路。

    清溪镇,林家,前厅。

    “安柱大哥,安武大哥,今天林大郎如何了?!”林纯询问着,带着丝丝愉悦。

    “小姐,这林大郎上镇上的医馆看大夫,大夫说他是水土不服,结果开了很药,额···按照你的吩咐,我在他的药里都加了很多黄连!”安柱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嗯,不过这几天痒痒粉的功效过了之后,还要继续,不要给林大郎一天的喘气机会,直到咱们在林家村东山的一切都布置好,到时候你们适当的让他休息个两天!”林纯捻起一块糕点,吃的津津有味。

    安和带着施家的管家到了大厅,安柱和安武忙闭了口。

    “管家今日怎么来了?是义父义母有什么事情吗?”林纯站起身,走到管家身前。

    “拜见平安郡主,回郡主的话,施大人让小的来给郡主传了信,大少爷中了三榜探花,过几日就要回来了,大人和夫人想邀郡主过府给大少爷庆贺!”管家满脸喜庆,与有荣焉。

    林纯大喜,眉角弯弯,“管家放心,我到时定准时到县衙贺喜,安和大哥,准备一些薄礼,赠与管家!”

    “是,小姐!”安和几人也都喜出望外,施家大少爷可不就是施雨嘛!最近忙着林大郎的事,倒把这件大事给忘了。

    “小姐,京中来信!”暗卫将信送到林纯手中,林纯展开一看,前面半页说的正是施雨中榜的喜讯,后面半页叙述皆是天铭羽满满的相思。

    林纯压下心中的异样,脸上恢复平静,“羽,也来信了,但还是晚了管家一步,看来他也是没有太关注天阳国的科举之事!”

    “小姐,听说今年的科举是由定永王负责,这定永王身为圣上的亲弟弟,虽没上过战场,但是公正的威名可是名震天阳,看来此次施雨能得到三甲,也是文采斐然,刻苦用功换来的结果!”

    “是啊,小姐,施雨少爷三天寒窗苦读,这两年还要照顾小星星,也实属不易,小姐,不如等咱们到施家贺喜的时候,把施夫人和小星星接到咱家来,家中这么多孩子,一起玩耍也有个伴!”

    林纯低头沉思,想到当初秦家的事情,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存在,“嗯,这倒是个好主意,小星星和林强一般大,家中的孩子多,也不孤单,倒是不错!”

    “世子妃,考虑周详,再说施夫人来家也能陪陪世子妃的外婆,毕竟她们常在深闺,还是有话题可聊的。”沈莹进了前厅,听到大家的讨论,一句话说到了林纯的心坎里。

    想到沈茹嫣她们来到自家,虽万事不愁,但是也总归有些无聊,这以前在京城,偶尔贵妇之间还能小聚。

    可家中的妇人,除了天天随着牛大叔下地的牛大婶,照顾三姑的石大娘,帮大双小双看孩子的李大婶,那就只剩下安婆子和梨婆子了···

    和沈茹嫣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沈茹嫣每日只好带着大妞,二妞裁衣刺绣,偶尔到自己房里坐着,和自己谈谈心···

    “莹姐姐,你和我说说,这京城的贵妇一般都喜欢干什么?”林纯拉着沈莹,往后院而去。

    “也没什么好做的,除了听戏就是小聚,要不就是办一些桃花宴,菊花宴,不过我听说,自世子妃的母亲离开后,世子妃的外婆就很少参加这些宴会了···”

    林纯想着现代的打发时间的小玩意,这自己写的话本,外婆不爱看,要是能有人演倒是还好,可是外婆又不太喜欢“戏子”。

    额···扑克牌?麻将?这些娱乐方式不利于健康,要是被外太公爱上了,还不如让他天天牵着滔滔,溜达溜达呢!

    可是自己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了,林纯和沈莹回了初心楼,这几日优璇一直被流璋带着,流璋回京几个月,可是对小优璇思念极了。

    晚间,安柱过来初心楼,继续商量着对付林大郎的美妙计划。

    “小姐,林大郎把自己的衣服都烧了,这痒痒粉的功效,也就坚持了两天,这药林大郎也断了,咱们接下来是不是···?”

    “哦!这林大郎挺聪明啊!看来咱们的计划要更加完美,不能让他发现端倪!”

    “今晚就上演英雄救美吧!至于救谁,安柱大哥可要好好安排一番!”林纯心里的玩兴大起。

    七月末的夜晚,凉风习习,一轮圆月悬在半空,星空璀璨。

    一声声的救命划破长空。

    林大郎等人住的小院瞬间亮起灯火!

    赵三一跃而起,跳出了院墙,林大郎披着衣服紧跟其后,只是他没有能力跳上院墙,只好匆忙拉开了院门。

    女子见到林大郎的小院门洞大开,门口还有两个人,望向自己这边,脚步飞快的扑进了林大郎的怀里。

    “这位大哥,救救小女子,小女子的钱袋被偷了,好不容易追上了贼人,却差点被他侮辱!···呜呜呜···”女子有些语无伦次,晶莹的泪珠挂在脸上,迎着月光,楚楚动人。

    林大郎迅速的将女子抱进院子,赵三皱了皱眉,看到街头有两个黑影往这边而来,只好立刻转身,回了院子,将院门关起来。

    女子窝在林大郎的怀里,眼中闪过得意之色,声音却越发的娇怜,将林大郎心头的欲火勾的不断地上升。

    “算了,别追了,反正咱哥俩今晚有了银钱,还怕没有软香到怀嘛!”

    “诶,说的也是,不过刚才那个小娘子,身材真是好,皮肤也滑腻腻的,好在摸了一把,也不吃亏了,走,咱哥俩今晚好好快活一把去···”

    两人说话的声音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

    “大人,这位姑娘···”赵三心里怀疑。

    “谢大人解救小女子,今晚本是与家中兄长出来逛夜市的,结果人太多,才遇上了小偷,给大人添麻烦了,小女子这就离开···”

    林大郎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手上还残留着女子身上的温度,鼻尖充斥着女子身上的幽香,久经不散,林大郎的脑袋有点晕。

    “姑娘,这天色已黑,不如等我回放穿好衣服,再送你回夜市,如何?!”林大郎面上带着笑意,企图获得女子的好感。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林大郎光着的胸膛,有些害羞的低下头,眼中快速闪过一道精光,“那就有劳大人了,待小女子见到哥哥,定好好报答大人!”

    赵三插不上话,但见林大郎要送女子离开,也就没再多想。

    林大郎回屋,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梳好发冠,到了院中。

    夏夜的凉风让女子觉得有些寒冷,抱着双臂,有些瑟瑟发抖。

    “姑娘,披上吧,虽说夏日炎热,但是夜间还是有些凉意的!”林大郎献着殷勤。

    女子低头,面上染上一丝红晕,衬的肌肤娇艳欲滴,林大郎的眼球不自觉的撇到女子的胸口,见女子胸口微微起伏,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大人,走吧,我担心哥哥找不到我,会着急。”女子扭着小蛮腰,看的林大郎身上有些燥热。

    赵三走到林大郎身边,拽了拽林大郎的衣袖,“大人,要我陪你一起吗?!”

    林大郎回过神,想了想,点了点头。

    六子等人自觉的回了房,继续睡觉。

    三人同行,走到距离汇街口大街不远的小巷口,女子突然好似发现什么,快速的朝前奔跑。

    “诶,姑娘···”林大郎紧跟其后,赵三自是不能不管林大郎,只好追了上去。

    “哥,呜呜呜···”女子扑到大街上一个男子的怀中,莹莹的哭着,林大郎追过来后,看到女子如此,口中唤着哥哥,才呼了一口气。

    男子只听女子一个劲的啼哭,看到林大郎和赵三在女子身后追来,也不问缘由,直接招呼手下,冲着林大郎和赵三而来。

    “给我将这两个yin贼狠狠的打,竟敢欺负小爷的妹妹,活的不耐烦了···!”

    男子的手下一拥而上,手里拿着木棍,噼里啪啦,朝林大郎和赵三劈头盖脸的打来,林大郎和赵三正要大喊解释,不知是谁一把捂住了两人的嘴巴,将两人拖到巷子里,打的头破血流,直到说不出话,才离开。

    女子大惊,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哥哥,哥哥,住手,他们是救我的人···”

    林大郎和赵三听到女子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听到了天籁,可是两人心里皆浮现一句话,姑娘,你的反应也太慢了!

    “什么就你的人,都是yin贼,小妹你心思单纯,不懂这些yin贼的心思,走,跟哥哥回家去!”

    女子企图再说话辩解,终究还是被男子的话压了下去,直到两人远去,男子的下人打累了,也都跟了上去!

    其中竟然有两人霍然就是刚才追女子的那两个小贼!

    清溪镇的一间破屋里,安柱一声黑衣,让人看不出样貌,站在院里的人真是男子与女子以及那些打手!

    “你们今晚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劳动费,拿了钱,该干嘛就干嘛,最好尽量离开清溪镇,你们打得人不是一般人!”安柱压着声音,让人辨不出来。

    “这位大哥的话我等很清楚,我们连夜就走,这钱是不是···?”男子谄媚的笑容让安柱有些作呕。

    安柱将钱袋扔给男子,直接运起轻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翌日,初心楼。

    “小姐,你为何要如此···?”安柱很不明白。

    “呵呵,不过是想林大郎在床上多躺几日罢了,不然我们去了施家,他不安分怎么办?!”

    “可是小姐,你怎么就算到林大郎会送女子回去呢?!”

    “所谓天时,夜晚;所谓地利,大街;所谓人和,女子!这三点都让林大郎不会怀疑,再加上女子的诱惑,林大郎的色心,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不错,就算林大郎没有开院门,女子也会去敲门,林大郎不得不救,这只要救了,后面的一切就自然而然了!”流璋分析着。

    “而且,那女子的话语,见到自己兄长后的哭泣,以及为林大郎的解释,林大郎心头定是激动的,这英雄救美之后,紧接着的不就是佳人以身相许嘛!”沈莹语笑晏晏。

    林纯端起茶杯,微抿了一口,“这就叫不是所有的英雄救美,都能得到佳人的以身相许!”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庄主是妻控,庄主是妻控全文阅读,庄主是妻控最新章节,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http://www。/info/550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