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最新章节 - 第71章 尚未萌芽的爱恋,早殇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 第71章 尚未萌芽的爱恋,早殇

作者:月懿书名: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类别:穿越小说
    “王妃,你这么早将信物交给平安郡主,皇上会不会?···”玉芯颇为担心。

    千雅雪走到窗边,轻叹了一口气,“王爷手握重兵,羽儿还有两年就加冠,到时皇上必要赐婚,为了太子登基能将兵权握在手中,不被人掣肘,皇上也不会给羽儿找身份太高的名族贵女!”

    “纯儿身份地位皆合,又无权无势,裴老爷子素来不愿参与宫中之事,裴无靖和裴云飞又是太子的人,加上太后娘娘已经点头,纯儿未来定安王世子妃的身份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了,皇上也定会愿意羽儿娶一个如此平凡的妻子···”

    “王妃娘娘考虑的周到,这信物一交到平安郡主手上,日后皇上也不会多加反对,知道王爷和王妃娘娘的心思,皇上也能安心,太后娘娘也放心,公子也开心,大家皆大欢喜,倒不失为一桩美事呢!”玉芯听了千雅雪的解释,惑然开朗。

    “是啊,大家都高兴了,羽儿和纯儿也能平平安安的,这样我也就满足了,皇权更替,亲兄弟都能兵刃相见,又何况是堂兄弟,现在关系再好,也保不准有一天祸起萧墙,只有未雨绸缪,尽早脱离,方为上策啊!与其在那繁华巍峨的皇宫中生死搏斗,我宁愿羽儿一生在这山林野乡之间,自在遨游,不受束缚!”

    千雅雪脸色微沉,带着些许伤感和悲怜,感叹富贵之家的多灾多难,向往平民百姓家自由幸福。

    “王妃,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豪门大族争斗多,奴婢启程来清溪镇时,听到府里小丫鬟们议论说,御史大人家的嫡女自缢没了,这御史大人刚娶了新夫人不久,嫡女就自缢而亡,这中间还不知道有多少肮脏事呢?!··”

    “什么?是哪位御史大人?”千雅雪被玉芯的话挑起了兴趣,语气中带着阵阵惊吒。

    “就是上次太后娘娘办桃花宴,那个穿着一身粉装,在高台跳舞的小姐,当时太后娘娘还赞她像桃花仙子来着,可惜还有一年就及笄了,听说皇后娘娘还想让自己的表兄娶她为正妻呢!结果不知发生了何事,就自缢没了,她的父亲王御史大人不是前不久刚娶了一位商家的小姐为填房夫人嘛,听说刚刚有孕,御史大人家的嫡小姐就···”

    “唉,大户人家是非多,能有几个继母对前任夫人的嫡子嫡女真心对待的,大家都为了权利富贵,争得头破血流,到头来,还是归于尘土··何必呢··一年都等不了··”千雅雪有些头痛。

    玉芯扁扁嘴,一脸气愤道:“可不是吗?这继夫人就算再怎么不喜前夫人留下的嫡子嫡女,也不能··更何况皇后若真的做媒,给这两人成了亲,日后这继夫人也能沾沾光不是,还能落下个善待嫡女的好名声··”

    “唉···我有些累了,先小憩一会儿,你去看看林家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没,机灵些··若是没有,也回房休息吧!”

    “是,奴婢先行告退。”

    京城,定安王府,天铭羽书房。

    “羽,云飞和炫传回来消息,说是一路追踪到了玉香县的一处深山,你看这中间··”千夜离双眉紧蹙,眸中尽是怀疑。

    “玉香县,那不是纯儿··”天铭羽大惊,心中瞬间起疑。

    “不错,我也正有此怀疑,不知当年裴无双是不是就在此被林大郎带回了林家村,你看地图这一片,全是深山,这条官道,正是通往玉香县,而且我还查到一件事情,十一年前,裴皇后在二皇子四岁那年出宫了一段日子,大约一月有余,恰好是玉香县往返京城的行程,你说会不会··”千夜离有些言语不定。

    天铭羽抬起手捏了捏眉心,沉着脸到:“裴无影出宫一月,林大郎将裴无双带回,时间上大概吻合,若真是若此,那这座深山中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这王御史家的嫡小姐怎会被人掳到此处?还有京城已经传出王御史嫡女自缢的消息,这里面看来文章不小啊!”

    “对了,裴家众人和姑姑已经到了林家,一路上风平浪静,许是皇后与二皇子被禁足,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千夜离说道裴皇后和二皇子,脸色稍变。

    天铭军眸中划过一道亮光,“哼,皇后也就一年的安份,这一年时间,我们务必要让太子将外戚扳倒,等到皇后自由,也不必再如此束手束脚!”

    “不错,太子的地位一日不稳固,我们几人也不得安心,离,你的婚事是不是也近了?!”

    天铭俊和天铭羽齐齐看向千夜离,千夜离端起茶杯,思绪飘远,想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一抹粗布补丁衣裳,双眸带光的女孩,如今已经渐渐模糊了,自己虽对她内心触动,但还是不能··

    千夜离放下茶杯,脸上没什么喜色,“嗯,快了,本欲定在太子大婚之后,可父亲母亲看到俊成亲,就催的厉害,日子定在明年二月初二。”

    “好啊,等你大婚后,太子五月大婚,再有一年羽及冠,到时候也··”天铭俊嬉笑着说道,本该是喜庆的气氛却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千夜离看向天铭羽,天铭羽也同时看向千夜离,两人眼中目光流转,有些不同寻常。

    “你们这是··”天铭俊不明所以,感觉有些奇怪。

    “羽,真心对她,她值得!”

    “不用你说,我心中有数,这辈子唯她一人足矣!”

    两人达成了协议,相视而笑。

    天铭俊有些摸不着头脑,努了努嘴,有些生气。

    “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还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不是兄弟,离,哪个她是谁啊?”八卦的大脸出现在千夜离的眼前,千夜离瞥了天铭俊一眼,没有搭理。

    “她是你无双姨母家的女儿,也是太后亲封的平安郡主,更是我家公子未来的夫人!”沈莹端着糕点和水果走过来,看到书房大门敞开,便知道几人已经谈完了正事,刚好听到天铭俊的疑问,便开了口。

    天铭俊恍然大悟,随后看向千夜离和天铭羽两人,眼神眸光四射,带着丝丝趣味,“原来如此,佳人难得,看来我这位平安郡主表妹,同时让我这两位兄弟上了心,此次我没有去清溪镇,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天铭羽和千夜离同时向天铭俊放出冷箭,眸中意味不明,看的天铭俊连连后退,“我错了,我错了,两位大哥,两位少爷,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吧!”

    “走吧,离,到后院!”

    “走吧,俊兄!”

    天铭俊在两位凶神恶煞,心火难舒,情绪皆怒的两人,威逼之下,到了王府后院,霹雳巴拉,三人激战而起。

    “唉,可怜了我的点心··”

    “莹儿,你回去歇着吧,公子想念平安郡主,离少爷也似乎有些放不下,让他们打一场,泄泻心头愤闷,也好,我送你回去,走吧!”流璋看到沈莹情绪不对,忙上前安慰。

    沈莹点点头,随着流璋离开。

    玉香县官道。

    一辆外表朴素,内部奢华的马车横停在道路中央,挡住了来往车辆的行走。

    马车的一边车轮轴承损坏,看着好似马夫的少年正趴在地上,修理。

    林纯带着大头,二丫和沈茹嫣,杨芹,裴芸晓,准备到施家做客,刚好被挡在了路上。

    “安风,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问问需不需要帮忙!”林纯掀开车帘皱着眉头说道。

    “是,小姐。”安风疾步走到少年身边,看着他正在尽力修理,满头大汗,显然是很着急。

    “这位活计,你的车是怎么了?需要帮忙吗?”安风出口询问。

    少年抬起头,看到安风,又看到不远处的马车,明白过来。

    “这位大哥,谢谢你,劳烦你搭把手,将我的马车推到旁边就好··”

    安风点点头,“好的!”

    两人合力,将损坏的马车推到道路一旁,安风正准备离开,突然从道路一边的小道上走过来两个人,两人的步伐很快,转眼就到了马车边,显然是用了轻功。

    少年一见两人,脸上露出笑意,搓着黑乎乎的手,“少爷,炫公子你们回来了,马车车轴坏了,挡着人家的路了,这位大哥过来帮我··”

    “我们看到,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谢谢你出手相助,我二人刚刚去方便了一下,就··”

    “咦,娘,你看那两人是不是有些像云飞和三皇子?”杨芹见车迟迟停着不动,掀开帘子往前方看去。

    沈茹嫣和林纯听到杨芹的话,均将目光看向安风这边。

    “姐,真是云飞表哥,我去看看!”二丫眼神好,确认了是裴云飞,立刻跳下车,往前边跑去。

    “这丫头,也不怕摔着,不过这样也好,比京城里那些故作端庄的千金小姐反倒多了几份生气和灵动之态。”沈茹嫣看着蹦蹦跳跳的二丫奔跑的背影,笑着说道。

    杨芹也眼角带笑,附和道:“是啊,这乡间虽简朴,却让人舒心,这孩子们,也能放松些,不用天天拘谨着,反失了朝气。”

    “云飞表哥,云飞表哥,你怎么到玉香县来了,是来看我们的吗?”二丫仰着头,问着裴云飞。

    “云飞,这丫头是?”天铭炫带着丝丝怪味看着裴云飞,脸上带着八卦。

    裴云飞看了看二丫,将目光看向林纯的马车这边,一眼对上了林纯那双纯净明亮的眸子。

    “车上坐着姐姐和大头,还有外婆和舅妈,表姐,我们今天要去义父家做客,表哥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二丫见裴云飞看向马车,忙出声解释。

    天铭炫也扭头看过去,却只见到一抹绯色裙摆。

    “舅妈,要不要叫上表哥他们一起?!”林纯扭头看向杨芹。

    沈茹嫣看着一车的姑娘夫人,想了想,对着大头说:“煊儿,你替外婆和你舅娘去问问云飞表哥,要是他们有事儿,就让他们去办事,要是他们没事儿,安顿好了,就来林家找我们,今日去施家,就不要去了,你看他们的马车都坏了,咱们的车也坐不下。”

    “诶,好的,外婆,孙儿这就去。”大头跳下马车,往裴云飞这边而来。

    二丫看着大头跑过来,抬起头对裴云飞说道:“这是我哥哥大头,大名叫林煊,云飞表哥,不如你今晚去我家吧,外太公和外公都在呢,晚上你和这位哥哥可以住到哥哥的静心楼。”

    裴云飞还沉浸在那一双纯洁无暇的眼眸中,看到大头过来,听到二丫的话,稍微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色,看了天铭炫一眼,询问着。

    “既然二丫小姐如此热情,那晚上我和你云飞表哥就住到你家喽!”天铭炫摸了摸二丫的羊角辫,觉得二丫很是可爱。

    “云飞表哥,你好,我是大头,外婆让我来问问你,是否还有事要办,若是没事,安顿好了,晚上可去我家休息,外太公他们都在,舅妈也在。”大头彬彬有礼,小小模样已见书生意气。

    裴云飞打量了大头一会儿,见他双眼明亮有神,深处带着丝丝慧芒,年纪虽小,却沉稳有余,“好的,等我和炫公子办完了事情,晚上就到你家安歇。”

    “那我就去给外婆回话了,今日准备去玉香县县衙施府做客,就不久留了,表哥和炫公子安顿好,直接去我家便可。”大头弯腰冲两人行礼,见裴云飞点头,带着二丫和安风回到自家马车上。

    和沈茹嫣等人交代了一番,大家会意后,放下车帘,从裴云飞的马车边缓缓走过。

    风扬起车窗的窗帘一角,依旧是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林纯朝裴云飞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

    “好一双清亮的眸子!”裴云飞喃喃道。

    “什么?云飞,你在看什么呢?喂··回神了···”天铭炫见裴云飞看着离去的马车,久久伫立,很是疑惑。

    裴云飞在天铭炫的干扰下,扭过头,不爽的看着他,“快点修车上路吧,事情的时间拖得越来越长了,你的小美人就快找不到了!”

    “阿哌,你个乌鸦嘴,哥哥的小美人可是天上的仙女,就算没有了,那也是回天宫了,你就羡慕嫉妒恨吧!”天铭炫仰着傲娇的脑袋自豪的说着。

    “回天宫,还不是升天了,自己嘴巴臭,还好意思说别人!别磨蹭了,快点过来!”裴云飞对天铭炫丝毫不客气。

    两人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皇子与臣子之间的身份隔阂,一副哥俩好好基友模样,相互呛着对方,不愿相让。

    “你!你嘴巴才臭呢!··”

    裴云飞不搭理他,自顾的和车夫小少年蹲下,一起修理马车。

    林纯等人在施家吃过午饭,大家稍坐着聊了会儿天,便回了三岔口。

    在施家,林纯去看了小星星一眼,见他长得胖嘟嘟的,很依赖施雨,还是往常的笑笑呵呵,不哭不闹,林纯心下安慰。

    施源知道林纯来家,本打算找林纯单独说说话,却被施文阻止。

    “源儿啊,你现在好好读书,不要多想,大丫现在身份不同以往,光是裴家外孙女的身份,我家就高攀不上,更别说她是太后亲封的平安郡主了,除非你能高中三甲,或许还能··可我听说,定安王家羽公子和大丫已经彼此定情,源儿啊··你就放下吧!别再想了!”

    施源本就不安的心被施文的一番话彻底打入深渊,心已不知还在不在,爱恋刚刚萌芽的苗头就被掐断,一切心绪都不复存在了!

    施文看着施源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别说这些种种客观的原因,就是大丫自己,对源儿也是无心,日后就算源儿再努力,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倒不如早早扼杀他的念头,省的日后烦恼。

    从这以后,林纯三年都没有见到施源,直到三年后,在施府那株桃花盛开,落英缤纷的桃树下,一身白衣翩翩的少年郎,发丝随风飞扬,如诗如画,才让林纯忆起,原来记忆深处的施源早已换了模样。

    施琦带着自己的小狈,和大头二丫玩的不亦乐乎,分别时,三人还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林纯看着他们一脸的孩子气,心里感叹,童年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自己曾经的童年时光记忆,却已经渐渐模糊了··

    回到林家,安婆子早已将裴云飞和天铭炫的房间收拾还,都在大头静心楼的二楼,一间窗户朝着花园,一间窗户朝着后面的学堂。

    房间里的布局相似,干净整洁,敞亮舒适。

    众人晚上用过晚饭,都聚在前堂大厅里聊天,林纯想到自己新楼落成,现今长辈都在,起了给裴无双迁居的念头。

    “外太公,外公,外婆,舅妈,趁着你们都在我家,如今家中事情也渐渐稳定,我想将我娘亲从林家村东山带回家,我和大头商量好了,将娘亲安葬在后山竹林旁的果树林,那里风景最美,娘亲定会喜欢。”

    林纯不敢说尸骨之类的话,语气委婉,用词妥当,尽避大家听后还是免不了红了眼眶,但心里也会稍稍好受些。

    “孩子,你决定吧,外太公都听你的,你身为双儿丫头的长女,这些事情理应由你带着大头和二丫来办,才是孝义之道!”裴老爷子拭了拭眼角溢出来的泪水,很严肃的说道。

    裴逸轩和沈茹嫣都慈爱的看着林纯,点头附和。

    “纯儿,你让大山伯伯和林家村的村长商量个日子,就将你娘亲接回家吧!”千雅雪走到林纯身边,握着林纯一双冰凉的手,很是心疼。

    林纯点头,看向大家,“那好,我明日找到大山伯伯,尽快定个日子,想必娘亲也久等了,大头你明日就去见果林那块地打理干净,姐姐和二丫亲手缝制素衣,咱们要郑重欢喜的接娘亲回家,让娘亲一辈子陪在我们身边,看着我家蒸蒸日上!”

    大头和二丫听着林纯的话,都觉得胸口涨的满满的,两人看向林纯,眼中含着泪珠,却异常明亮,均点着脑袋,表示明白。

    裴云飞一晚上的思绪都围绕着林纯在转,眸中的一切都换成了林纯那双干净的瞳孔。

    天铭炫对林家的一切均很好奇,尤其是三层的小楼,下午到林家后缠着安和等人问了好一会儿。

    杨芹见到自己的儿子眼神有些不对,大家各自回房后,将裴云飞单独叫到花园里,母子俩谈话直到深夜。

    “飞儿,你越矩了!”杨芹很严厉,开口就是说教。

    “母亲的意思是?”

    “纯儿的婚事已经定了,你的心思还是放下吧!”杨芹的一句话将裴云飞还没萌芽的爱情种子直接碾碎,丝毫没有手软。

    裴云飞怔住了,呆呆的看着杨芹,有些不信。

    “太后会在羽公子加冠之日给他和纯儿赐婚,你前些日子不在府中,故不知晓,飞儿,纯儿和羽公子两情相悦,你不能!”杨芹的语气很是果断,让裴云飞有些无地自容。

    “母亲,我明白,孩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你放心吧!孩儿明白该怎么做···”裴云飞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那对纯净的眸子,自己的心仿佛也安静了,或许这样的结局也好,自己迟来一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天气渐渐寒冷,近几天天空阴沉沉的,大家都说会有一场大雪即将到来!

    十一月底,天气微微转暖,露出了一个笑脸,林家上上下下一大早就开始忙碌。

    今天是接裴无双回家的日子,林天良带着林家村的几个年纪稍长的长辈也早早的来到了林家村的祖坟,东山。

    一直从早上到傍晚,大家才一步步的走完规矩程序,将裴无双接回了林家果林的新居。

    大头在安和等人的帮助下,在果林盖了个亭子,给裴无双遮风挡雨,林纯带着二丫和牛大叔,在山头上挖了两棵常青松,种在亭子两侧,等到明天春天,林纯还打算在这里种上各种花草,陪伴着裴无双。

    沈茹嫣和裴逸轩皆痛心流泪不止,燕语和燕虹得了林纯的交代,一直跟在两人身边,防止两人伤心过度,支持不住。

    身穿缟素,头戴白绢,林纯三姐弟脸上没有悲戚,反倒面带微笑,迎接着裴无双回家。

    “娘亲,我和姐姐,妹妹带你回家了,你在这里安心居住,灵魂在天上保佑我们平安!”大头语气已不再稚嫩。

    “娘亲,二丫很想你,以后二丫天天来看你,到了春天,二丫会在这里种上五颜六色的花草,娘亲你一定会喜欢的对吗?!”二丫的心意让众人觉得温暖。

    “娘亲,欢迎回家··”林纯只有寥寥数语,却道尽了一切。

    “无双娘亲,如今彻底脱离了林老头一家,你也可以安心了,不论日后林大郎是否回来,你终究是我们的亲娘,我们只有娘,没有爹,无双娘亲你也不想在和林老头家有关系对吗,你放心吧,有你的守护,我们会平安一生的!”林纯在心里默默说着。

    天空飘起了小雪,似乎也在为裴无双哀悼。

    “白雪纯净,正如你母亲的一生,虽短暂,但也曾放射光芒,大丫,大头,二丫,你们的母亲定是感受你们的心意了。”杨芹用手帕擦着眼角的泪水,安慰着说道。

    翠花大娘走上前,将林纯三姐弟搀扶起来,“无双妹子,你看到了,大丫三姐弟如今过得很好,现在你也陪伴在他们身边,也可安心了,你放心,我和大山都会尽心照顾他们的。”

    “孩子们,回去吧,雪下大了,就让这雪花冲刷掉无双丫头这辈子受过的一切苦楚吧,大丫三姐弟如今安好,无双丫头也能安息了。”裴老爷子拄着拐杖,眼眶湿润。

    林家因为裴无双的回来,大家自发斋戒七日,以示孝道和敬意。

    到了十二月年关将近,林家又开始恢复了昔日的忙碌和热闹。

    “小姐,这是最近开店以来,一个月的收入,你看看,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直接和我说,我和小双第一次记账,还望小姐见谅。”大双和小双都有些难堪和不好意思。

    林纯看着两人的神色,嘴角含笑:“两位嫂嫂不必如此,既然我将店铺的生意交予你二人,自是对你二人信任有加,你们只要尽心就够了。”

    大双和小双听林纯如此说,自是知道这是林纯的真心话,两人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两位嫂嫂,我昨日和梨婆子交代了,日后店铺里每月在家中带了多少咸菜和咸鸡蛋咸鸭蛋到店铺,你们和她都要记清楚,这是进货账本。”

    “店铺里的每日流水账就由你们来记,无比清晰,每月卖掉的加上剩下的要和进货的数量对上帐,这样就可以了。”

    “千家的货物我会让安柱来管,等安木和安竹两位大哥回来,我会让他们帮助你们的,到时候还需要两位大哥辛苦,编竹篮竹筐,包装打理,这样你们也能轻松些,我还想早点做干娘呢!两位嫂嫂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林纯从严肃认真到调皮玩笑,大双和小双也早就适应了林纯的情绪转变,知道林纯不似一般人家娇生惯养千金小姐,架子大,还娇气。

    “小姐放心,我们姐妹定会好好努力的!”大双和小双都很感激林纯。

    曾经在家中住的也不过是破旧瓦房,吃的也不过是馍馍和蔬菜,现在住着楼房,上下三层,餐餐鱼肉不断,每月还有工钱,若是自己不好好做事,良心上也过不去,爹娘在家也交代,定要用心做事,诚实做人,自己姐妹这辈子遇到林家这样好的人家,也算是三世修来的福分了。

    林纯不知大双和小双两人所想,但后来林纯从账本的用心和自己店铺的收成可以看到,大双和小双两位嫂嫂细心,陈恳,踏实,可靠。

    十二月中旬,家中的六栋家属待客楼也终于完工了,林家的新楼算是彻底完工了。

    这天,林纯让梨婆子和翠花大娘做了三大桌子好饭好菜,犒劳各位工匠伯伯,叔叔,顺便给大家发一些过年的节礼,大家在自家辛苦了近五个月,从门房到围墙东西侧的平房,再到牛大叔家,再到新楼,若是从门房盖建之日算起,六个月都不止。

    林纯让安风到石家村将石老伯一家也接了过来,还有李家村的李木匠一家。

    凡是为林家出过力,用过心的人,林纯一一敬谢,面面俱到,大家不仅吃饱喝足,还领到了林纯给的节礼和红包,所有的人都很感激。

    林家每日的工钱就比一般的人家要高,还管一日三餐,餐餐都有好饭好菜,对大家关心倍之,如今一切完工,还请大家吃饭,这每人一篮咸蛋,里面是个咸鸡蛋,十个咸鸭蛋,这一篮咸蛋在镇上就能卖一两多银子,还有这三坛不一样口味的咸菜,还有这沉甸甸的大红荷包···

    石老伯和李木匠都想到林纯给自家的材料费和手工费,不仅让家中的生计得到改善,还让孩子们体面的办了婚事,大双和小双的婚事,在李家村谁不称赞;三姑自和安风订亲,石家村谁家的闺女都羡慕,李木匠和石老伯也都笑意洋洋,脸上的皱纹褶子都笑的更深了··

    千雅雪因为新年将至,也准备回京了,毕竟身份不同,新年宫里是要办宴席的,自己若是不在,难免惹人闲话和猜疑,这段日子,看着林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上下打点做事,皆脑袋灵光,井井有条,家中众人也是相亲相爱,彼此真诚以待··

    千雅雪很放心,也很欣慰,心里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有了林纯,日后羽儿定会幸福。

    十二月十四,千雅雪在林家和裴家众人的相送下,启程回京,随行的还有裴云飞和天铭炫。

    林纯没有过多的表示,一封书信,一句诗。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裴云飞和天铭炫的心思都放在寻找王御史嫡女的线索上,裴云飞不去想,也不敢去想,就让那双清净的双眸留在自己心底深处吧!

    林家一切事物渐渐步入轨道,新楼落成,店铺开张,林纯开始继续想主意。

    “小姐,昭阳城有数为夫人等到了千福缘,说是想你给她们设计首饰图纸。”二妞跟着林纯,渐渐也学会了不少为人处事之道,现在除了每日按时到课堂学习外,就跟着林纯处理家中琐事,也算的上是林纯的大丫鬟和林家的内院小避家了。

    林家现在分内外两部分,外院基本交给安和,内院由林纯亲自打理,除非家中大事,众人一起商量外,一般的事情都可自行解决。

    只是安和习惯每日将事情与林纯汇报,尊重林纯是一家之主,从不越矩。

    “单独设计?··”林纯歪着脑袋想了想,自从自己的身份曝光,一是平安郡主,二是千福缘的首席大师,就已经有很多人上门求见,各种心思都有,既然她们如此想要花钱,那自己是不是应该给她们一个机会?!

    “二妞,你去让安风都镇上给千大叔传个话,就说有缘人才能让我独家画图,我写一句对联,对出下联者,在经过千福缘调查后,凡是家世清白,功德仁善之家的夫人小姐,皆有机会,到时候我会亲自选择与其相见。”林纯迅速在纸上写下对联,交由二妞。

    “是,二妞这就去!”

    林纯此话一出,自然是引起全天阳国的轰动。

    功德仁善之家!要么为国家立过大功,要么为百姓尽饼善心!

    此样的人家在天阳国能找到几家,皇上和太后听闻,也赞赏林纯聪慧,为国家立功德一时半会儿是做不了的,但为百姓尽善心,这还是很容易。

    林纯此举,可不是让世家贵族和文武百官,都对百姓爱戴,不恃强凌弱,欺行霸市嘛!

    林纯写的上联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传遍了天阳国各个州府,因为有千家在,这点小事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皇宫,早朝。

    “启禀圣上,平安郡主的上联是:回忆去岁,饥荒五、六、七月间,柴米尽焦枯,贫无一寸铁,赊不得,欠不得,虽有近亲远戚,谁肯雪中送炭?”

    “这··圣上,此上联可不就是将贫苦人家的真是情况说了个透彻啊!”余太傅深深叹息,既是感叹林纯上联出的精妙,也是感叹贫苦人家的实况和人情冷暖的悲凉。

    “平安郡主有心啊,不愧为裴家的外孙女,果真有才有德,朕心甚慰!”

    大臣们一听平安郡主是裴家的外孙女,这皇后娘娘也没有诞下公主,这外孙女,难道是裴家当年失踪的无双小姐的女儿?众人窃窃私语。

    “不知有哪位爱卿能对出下联?”天洪恩看着大殿上站着的一众大臣,眼光一个个扫过。

    大臣们一听天洪恩的话都低着脑袋,不知作何应答。

    天洪恩有些恼火,“今日早朝就到这里,但愿明日爱卿们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退朝!”

    林家。

    “大丫啊,你出的上联可不是一般的刁难啊?”裴老爷子笑着说道。

    “可不是,你外公一向认为自己才情斐然,却也被你难倒了!”裴逸轩打趣着自己。

    林纯咧了咧嘴,笑着道:“外太公,外公,其实这对联还有个典故,说的是一个贫苦的书生家,因家中是在困苦无法度日,找寻亲戚朋友,都不得借贷,可在这书生中举之后,大家都纷纷前来巴结,趋之若鹜,书生感概万千,便在自家门前贴了一副对联··”

    “外公,这会儿,可有了下联?”林纯歪着脑袋,看着裴逸轩。

    裴逸轩想了想,沉思了好一会儿,还是有些拿不定。

    “姐,我知道!”大头自告奋勇。

    “哦,大头快说说看!”裴老爷子一脸期待和惊喜的看着大头,眸中带着宠爱。

    “侥幸今年,科举头、二、三场内,文章皆合适,中了五经魁,名也香,姓也香,不拘张三李四,都来锦上添花!”

    “好!好!好!大头对的很工整,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裴逸轩满脸激动之色,看着大头很是自豪。

    林纯心里也觉得很惊讶,但想到自家的情况,可不就是这样嘛?!

    自家三姐弟和林老头断绝关系后,除了大山伯伯一家,就再没第二家诚心相待,如今自己成了郡主,又有了千福缘大师的名头,大家都纷纷来见,大头身处自家真实的环境中,自然是深有感触。

    随着下联的公布,整个天阳国的风气都有些不同了。

    太后知道后,也感叹:“世间诸事,皆有道义,这副对联中,将贫富两时的差异和人情的转变道的甚为彻底,也难怪纯丫头会出如此对联,先是对联,再是功德仁善之家,天阳国若家家户户做到至善至德,那国家也就安宁了··”

    定安王府。

    千雅雪回京后,和定安王在书房谈了整整一个下午,定安王自与千雅雪谈话后,就一直眉头难舒。

    直到对联事件的发生,定安王瞬间释怀了,定安王府未来能有一位如此大义的定安王妃,那不单单是整个定安王府的骄傲!

    “公子,你说平安郡主会不会因为对联事件而遭人嫉恨?!”流风有些担心,林纯如此大出风头,裴家外孙女的事情又曝光,加上平安郡主这个身份,要么成为香饽饽,要么··

    天铭羽自接到林纯的信,心里虽喜,但却也焦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清溪镇,飞到纯儿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