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最新章节 - 第10章 住进新家(下)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 第10章 住进新家(下)

作者:月懿书名: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类别:穿越小说
    “伯伯,大娘,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可是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姐弟三人不和林老头家断绝关系,就算分了家,他们作为长辈,以后要来管教我们也是很正常的,这样跟没分家又有什么区别,以后我和二丫的婚事肯定也是用来换钱的,还不是相当于变相的卖掉,那我和二丫的下半辈子岂不是毁了,大头能不能娶媳妇还不一定,我爹多年参军未归,毫无音讯,估计也不会回来了;娘亲也是在林老头家不堪重负而惨死,我们让林老头休了我娘,我娘离了林老头家也是解脱,若不是有我们三姐弟,估计我娘早就去找我爹了;而且伯伯,大娘你当时也在,林老头根本就没想把家里的丝毫东西给我们姐弟,心里只有林二郎和他自己,好在我事先让大头把房里的东**了出去,要不是出了林小花的事,林老头家一团糟,估计也早就发现了,不过他们这会儿也没时间和精力来管我们了。”

    林纯歇了口气,又道:“我们和林老头家彻底断了关系,不管以后我们姐弟过的好与不好,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林老头和林二郎以及刘二娘再起坏心眼,若是以后我们姐弟能有出息,也省的林老头家觊觎我们的果实,不然岂不又生事端,若是我们以后过得不好,也可以去别的地方走走看看,最少很是自由,也不需要担心林老头不放人,所以,我也是想着一次性把这些后果都断掉,才和大头二丫想了这个主意···也是···至于我娘,其实也是我的私心,我娘一辈子才短短三十年不到,就这样没了,不能陪着我们姐弟长大,也没能见到我爹最后一面,我心里是怨我爹的,要不是他多年不在家,又毫无音讯,我娘又怎么会如此受苦,要是将来有一天我爹回来,他能意识到我娘的辛苦和不易,我或许还能接受他,要是他一点都不在意,我想我们姐弟三人也没必要再和他扯上关系,没了我娘,他在我们心里什么也不是。最好还是别再回来了···”

    林纯在现代见多了见利忘义的人,林大郎多年未归,谁知道是怎么回事,隔壁村和他一起去参军的人在战场上没了,县里都给送了抚恤金来,所以裴无双一直想着林大郎一定没死,林纯不想往太坏的方面想,但想着有条后路也是好的,所以也就做了决定。不得不说,林纯今日的做法为日后杜绝了一系列的麻烦,当然这是后话。

    大山和翠花听了林纯的话也觉得有理,虽然最后几句说林大郎的话有些严重,但也很对,两人觉得孩子们想的周到,若不是逼到分子上,几个孩子又怎么会这么挖心挠肺的想这些主意,唉···没爹娘的孩子,若自己再不想法子,也只有往岔路上走了,好在大丫懂事,大头机灵,二丫虽小,但是听话,大山和翠花也为林大郎和裴无双感到高兴,只是林大郎,还能回来吗?!

    大山也不再说这些事情,想着后天要去集市,便和翠花商量着,让她明天先带着三个孩子去新屋子一趟,看看需要那些东西,一一记下,好一起采办回来,林纯在一边听着,也很同意,想着终于能住到属于自己的家了,打扰了大山伯伯家这么久也很不好意思,虽然大山伯伯是看在爹娘的面子上照顾自己姐弟,但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少有的了。

    第二天,翠花带着三个孩子去了村西头山脚的猎人屋,屋子翻新了一番,原先坏掉烂掉,不结实的木头都换上了新砍的,屋顶上盖得稻草也是今年刚打下稻子的草,很是干爽,两间屋子,不是很大,但也足够林纯三姐弟住了,屋子前还盖了个小厨房,里面用泥巴砌了个小灶台,上面驾着一口半新的铁锅,是村长家给的。

    屋子外围都用整齐的树枝围着,树枝被草绳绑的很结实,还有一扇小木门,小院里很干净,杂草都被拔了精光,地上的土也踩得很实,左边屋里一张稍大点的单人床,一个破木柜,右边屋子里就墙上挂着一把破弓,还有一个箭篓,里面还有几只木箭,靠西边墙角摆了一把上锈的锄头和一把小铁铲。

    林纯对屋子很满意,心里对大山伯伯一家已经没有词语来形容了,修好这两间屋子,光饭食翠花大娘就供了五天,还不算茶水,估计唯一的缺点就是用水了,好在厨房外有两口大水缸,已经被大山伯伯挑满,只不过以后挑水要困难了,家里还没有水桶。

    翠花大娘和林纯把带来的东西稍收拾了一下,又记了要买的东西,就带着孩子们回去吃饭了,吃过饭林纯三姐弟就和大山伯伯一家告别,回了家,准备后天和翠花大娘一家,一起去集市,林纯也打算好好看看集市上的行情,计划一下自己要发挥赚钱的地方。

    在现代,林纯是学习文学语言专业的,辅修的行政管理,没学过种田,也不会做生意,要是让背几首诗词,对对对子那是不在话下,可是这些在这贫苦的农家是填不饱肚子的,要是自己穿越的是千金小姐,大家闺秀,或许还能派上用场,琴棋书画,前两样一窍不通,后两样也只是略懂皮毛,唉···难啊···现在家里除了两间茅草盖得木头屋里,就什么都没有了,村里人同情可怜的都送了些吃的用的过来,大山伯伯和村长,七叔公一家给的最多,可是不能长期靠他们家照顾啊,而且家里没有田地,就等于没了食物来源,这些以后都是必须要有的,就算以后家里有钱了,大头可以上学堂,可以参加科举,但要是有地傍身,也是好的···

    林纯带着大头和二丫回了家,站在院子里想了一会,被二丫打断了思绪,“姐,你不是说,住了新家就烧一大盆水洗澡的吗?”二丫生怕林纯忘记,见林纯在院子发呆,忙上前摇着她的手说道。

    “嗯,姐姐记着呢,你和大头去屋子附近捡些柴火,姐姐把大山伯伯给的木盆洗刷干净,晚上睡觉前咱们都要洗的干干净净的。”大头和二丫很高兴,牵着手出了院子。

    林纯把盆拿出来,木制的盆,有点重,林纯洗刷费了不少力气,又把厨房里灶上的铁锅给刷了两遍,放好了水。大头和二丫两人都抱着满怀的枯树枝回了院子,林纯在厨房外面揪了一把稻草,这些稻草还是原先屋子上撤下来的,已经烂的差不多了,这几天被太阳晒得干爽,正适合引火,林纯和大头烧起了火,本来还不是很熟练,大头在一边抢着烧火,林纯也就在一边学,慢慢的就会了。

    林纯让二丫回屋子里把衣服准备好,让大头先洗,回头再两人一起洗,二丫欣然答应。

    三人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就都上了床,床虽小,但也够三个人躺下,林纯让大头睡靠墙里,二丫睡中间,自己睡外边,“姐,以后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都洗个澡吧,真舒服啊!”二丫的思绪还沉浸在刚才温暖的热水里。

    “嗯,好啊,但是天气渐渐冷了,咱们要注意保暖,不然生病了,家里都钱看老中医就算了,还要流鼻涕什么的,可难受了。”林纯故意吓唬二丫,调皮的说道。

    “啊?那能不能隔几天洗一次,不洗今天这么长时间,就泡泡就好了。”二丫听了林纯的话有点失落,但还是想争取一下。

    “姐,我也想洗,以前在爷爷家,他都不让洗,说要洗澡就去河边上洗,水好冰。”大头诺诺的说着,让林纯听着心里好一阵发酸,这么小的孩子上河边洗澡,就不说水冷不卫生了,要是掉河里了可怎么办?!

    “好,以后姐尽量让你们天天都洗,但是你们也要帮姐姐捡柴伙,咱们一起烧水,一起都洗澡。”

    “好啊,好啊,姐,你放心,以后没事干我就带着二丫去捡柴火,烧不完就堆在院子里,留着慢慢烧。”大头听了林纯的话,立马开始表决心。

    “嗯,大头说的对,天气越来越冷了,咋们家棉被又破,屋里有没有暖炕,咱们又没什么厚的冬衣,多检点柴火,留着冬天烧火取暖用也好,等姐想了办法,挣了大子,就先给二丫和大头买布做新衣服,新棉袄。”林纯越发的坚定了要挣钱的信念,改善生活条件是一回事,要是能再好点,或许还能上县里或更远的京城打听打听林大郎的生死和裴无双的身世。既然来了古代,自然还是要去一趟京城欣赏一下风土人情的。

    “姐,大头人小,不能帮你想,但是你有什么要大头做的,一定要告诉大头,我和二丫以后都听姐姐的。”

    “恩恩,都听姐姐的。”

    大头和二丫想着林纯带着自己脱离了恶毒的林老头一家,心里很佩服,本着以后只要听姐姐的话,就肯定不会有错,这也让林纯在日后少了很多烦心自家弟妹的事情,因为大头和二丫把林纯说的话简直是当圣旨来听的,对林纯也是毫无疑虑的去信任,所以也为一家以后的生活打下了团结一心的基础,让外人无机可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