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二十二章 直球

这家私房菜在临海十分有名。初时很是低调,但据说于养生一途颇有心得,渐渐的声名鹊起,一直以来口碑极好,慕名者众,客似云来。

这客流量一大,老板又不愿扩地方,位子就显得紧俏,必须提前预定,否则来了也是白搭。偶尔会有因为紧急情况而退订的,但这样的毕竟是少。

孟夷光原本就打算这天晚上来这家店解决晚餐,因此一早就定好了位子。她对吃的其实没什么执念,没条件的时候再粗糙也能活得快意,有条件的时候也不介意享受。

杨知夏爱玩,吃吃喝喝的又是必不可少的娱乐,因此她一听孟夷光报上的名字,就笑眯眯地应了。

季连城才刚回国没多久,扫荡吃饭的地儿也还没轮上私房菜,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建议的权力,乖乖跟着走就是了。

这家私房菜名为‘听海’,内中播放的音乐是轻柔的钢琴曲,间夹着海浪拍案的声音,侍者不一定很年轻,但都具有一种端雅的古典美。

一走近了,就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心,自然也就能好好享受一顿美食。

都是随性的年轻人,也不讲究食不言,因为环境的原因,都压低了声音说话。这种窃窃私语一样的声调和着背景音乐,并不让人觉得厌烦。

杨知夏并没有问孟夷光在华盛遇到了什么事,才耽搁了那么久。即便是好朋友,也有隐私,也需要空间。若她愿意说,也用不着她问。

杨知夏不问,孟夷光自然不会主动提起,撇开华盛的事,李苒与九处更加不能言说。

季连城再怎么心如猫爪挠,也知道以他如今的身份,不好过问孟夷光的事儿——名不正言不顺的。

因着有季连城在,孟夷光照顾他,三个人也就随意地聊了聊家常。

以往孟夷光同杨知夏交好,是因为性情相投,彼此投缘,对各自的家庭境况却极少提起,只是从穿越言行可以看出彼此家境应是优渥。

所以宋家小宴的时候,杨知夏还是略有些吃惊的。临海的上流社会谁都知道宋家有个养女,但这个养女被藏得太好了,无论是正宴还是小宴,都没见她出现过。

也因为如此,在旁人看来,宋家对这个养女的态度很不明朗。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人刻意去打听一个养女的消息。

毕竟宋家还有个正儿八经的继承人宋奇峰,以及颇会来事儿的宋皎皎。

等宋家办了小宴,将这个养女推到人前,又火速同江家结了干亲,这才让人觉察出不对来,这哪儿是不明朗啊,分明是人家真低调。

如今夷光的身份摊开了,身家又一再加持,临海能打她主意的人也不多了。

这也是杨知夏觉得季连城只要不出昏招,哪怕进度慢点儿,迟早也能磨出感情的原因之一:不管怎么样,咱门当户对啊。

季家人丁兴旺,嫡脉旁支还算和睦。相比之下,宋家在子嗣上就有些单薄了。

当年于芳卿生下宋奇峰伤了身子,后来又被确认了无法再孕,宋家旁支就颇有些上蹿下跳的,鼓动宋老爷子强制宋正明夫妇离婚:家大业大的,只有一个孩子,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宋老爷子当时就气笑了,宋正明只得了宋奇峰一个儿子,难道他不是只有宋正明一个儿子?这指桑骂槐的,是来触老夫的霉头?真是愚蠢而不自知,一个儿子怎么了?一个儿子养好了顶十个。

宋正明向来面瘫,自然是不笑的,转头就将参与其中的旁支给驱逐了——依存于我,还敢来指手画脚,要脸吗?

女婿相当于半子,以季家人的属性,结婚后八成是妻奴,这女婿简直顶大半个儿子。所以,来自宋家长辈的压力应该也不大。

啧,天时地利就差人和啊。杨知夏默默盘算,表哥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还铩羽而归的话,那只能说是无缘了。

杨知夏都能想到的这些,季连城又怎么会想不到?他虽然待人谦虚有礼,实际上对自己的种种是颇为自傲的,年轻有为,腰缠万贯,无不良嗜好,爱妻顾家,简直是华国好丈夫的不二人选。

孟夷光看季连城的时候,带了点不动声色的审视。她觉得季连城对她的态度有点奇怪,熟络地太快,事实上季连城这个人足够骄矜,不太容易跟人亲近。他将自己身前的安全范围划得比较远,因此他的追求者没有一个能成功地扑到他跟前。

包括那位来给她下战书的莉莉丝·克拉尔小姐。

这点儿疑问对孟夷光来说,并不严重,因此她也不太放在心上。因她有那么点脸盲,即便曾经在哪儿邂逅过她也想不起。

不亲近,也不疏远,保持安全的距离就好了。孟夷光悠悠想道。

孟夷光这种带了点儿防备的举动,让季连城觉得有趣。这个人暂时收起了爪牙,但那种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却依旧在,难得心怀不轨一次呢。

**

齐哲开着他的爱车用一种十分不低调却有没有违反交通规则的速度直奔梧桐市,心里头的激动难以言说,难得的是,握着方向盘的手还稳得住。

先前李恒在时,以他为核心,各部门虽然略有摩擦,但总的来说是合作愉快,携手并进。眼瞅着上市在即,李恒这一倒,大家都有点懵。

华盛的核心圈子,在李恒面前,那是没得说,就一个字,服。副总的能力当然也不差,但他的凝聚力稍微有那么一点弱,不说跟李恒比,他自己跟财务总监就处不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下的梁子,总之两人见了面没人圆场,就吹胡子瞪眼,只能见到彼此的下巴。

如今,孟夷光在股份上是占着绝对优势,但她年轻,没资历,就算能镇得住场子,压得住人心,想要得到这些跟着李恒的老臣的认可,那也需要时间。而需要兼顾学业的孟夷光显然没那么心思放在华盛。

这个时候,邵飞扬就显得越加重要。他本身就是块金字招牌,华盛能挖到他,也是实力的体现。

无论如何,齐哲都要赌这一把。

兵贵神速,而邵飞扬已经从中恒国际离职一个月了,这一点是没法弥补了,但邵飞扬一日没有确定下家,就表示华盛还有机会。

因着邵飞扬先前是铜墙铁壁,不少人春风满面地来,带着满头包回去,大家都知道他对中恒的死忠之心。这次他离了职,先前意动过的人都想着趁这个机会把他招至麾下,但没人明着去撞。

明着不行,搞不好就直接撞死在可能正搓火的邵飞扬手里,但这不意味着没人暗搓搓地探口风。

邵飞扬打太极的手法无比娴熟,去探口风的人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就难免踌躇。唯一能确定的是,邵飞扬是真的月兑离了沈枞那个蠢货。

这一点,齐哲也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到了。

如今这世道,拼的就是谁更不要脸,明着温良恭俭让,背地里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像沈枞这样把无情无耻无理取闹摆在明面上的,也是难得了。

邵飞扬这人风评其实很不错,可见他是个会做人的,这其中也有被沈枞衬托的原因在。

齐哲来的时候,孟夷光也没说这墙角若是挖失手会如何,但他心里清楚,邵飞扬不成,还有别的人,华国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但这别的人,能不能跟邵飞扬比,那就要另说了。

邵飞扬在中恒国际十几二十年,亲眼见它走向辉煌,但他离了职,却是一点儿也不后悔。

沈枞是个棒槌白眼狼,这是公认的事实,这两年他行事越发的肆意乖张,若不是自个儿兜着,中恒如今落在谁手里都是未知。

这么漫长的时间,什么恩什么义什么情也都耗光了,他现在看一眼沈枞都觉得腻歪,为了不恶心自己,离职也是必然。

要找邵飞扬其实不难,已经一个月了,扎堆来探口风的时候也过了。这段时间,没人来烦他,他离了职就有了空闲,先抽空出了一趟国,在百老汇陶冶了一回情操,回来之后就一直宅着,看看片子听听音乐,人是一点儿也没见颓丧。

到他如今这个地步,钱是不缺的,至于工作,只要他想,分分钟就有人上门来跪舌忝,不着急。

因为万事不关心,落得一身轻松,倒是胖了两公斤。齐哲的电话打过来,他还有些诧异:华盛他是听过的,发展不错,颇有前景。

他关注的点是齐哲说的——去了华盛就是一把手,条件任开。

“哦?”邵飞扬觉得有点儿意思了。

**

吃完饭,季连城送孟夷光回家,车在宋家大宅外停下,季连城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杨知夏道:“知夏,你先下去,走远一点。”

杨知夏听了这话,心中一凛,看看季连城,又看看孟夷光,见她只是微微皱眉却没反对,便依言下车。被夜风一吹,脑子一炸:表哥,你想干啥。

季连城决定放弃迂回,听从杨知夏的建议打直球。有些人天生迟钝,等她开窍,不知道要到哪年月去。

孟夷光挑起眼帘,季连城头上的文字框现在是清空状态。

季连城有点紧张,轻轻咳了一声,英勇无畏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夷光,那个,其实,我喜欢你。”

所以,没有弹幕刷屏,其实是因为脑中放空吗?孟夷光细细地看他一眼,略一思忖,淡淡道:“然后?”

“请以结婚为目的,跟我交往吧。”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所以,我会负责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