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一章 怎么就没摔死你呢

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特护病房。

洗手间里,孟檀音一手撑在盥洗台上,一边冷静地打量着镜子中倒映出的那张脸——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嘴角一勾,颊边便现出可爱的梨涡,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这脸就是她自己的模样,出厂原装,没有动过分毫。

陌生则是因为这张脸的左眼下方多了一颗泪痣。

孟檀音抬手,指尖轻轻拂过左眼角。她知道,这颗痣是属于她的孪生妹妹夷光的。

除去这颗泪痣,孟檀音还发现,她右眼的瞳色加深了,由深棕变成了纯然的黑,内中更横亘着一道绯色。

那是,重瞳。

孟檀音即便一贯冷静,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也不由脸上变色:怎、怎么会这样?

一手捂上正在异变的右眼,暂时掩去了一片血红的视野。掌心温暖干燥,孟檀音却觉得仿佛有一股温热的液体透过指缝缓缓渗出。

二十年了。孟檀音心中悠悠一叹。

重瞳生成时,会产生火烧般的灼痛。这点疼痛对于向来善于忍耐的孟檀音来说不算什么,但她心中却飞快地奔过一群神兽,带起满地灰尘,让人淡定不能——在晚了整整二十年之后,孟家世代相传的灵犀之眼,还是觉醒了!

世人皆道:鉴宝孟家有灵犀之眼,能辨世上一切真伪,包括人心。但凡能搭上孟家的路子,赌石鉴宝,古玩收藏,都不在话下。发家致富soeazy。

如此天赋异禀,世人只知奇货可居。却不知道这背后有着怎样的血泪代价——只有经历过死亡,才能生成重瞳,看遍阴阳,才能明辨真伪。

以前,孟檀音年纪小,还不能体悟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只知道,历代继承灵犀之眼的双生子只能存活一个。

孟家多产双子,嫡系一脉的同卵双生最是容易继承灵犀之眼。她的父亲便是灵犀之眼的继承者,又是上代的孟家之主,自然是嫡系中的嫡系。正常情况下,灵犀之眼会在双子刚出生的时候就完成传承。

然而,到了孟檀音这一代,却出了点岔子:她跟夷光虽是同卵双生,但两人都没有明显地传承到灵犀之眼的迹象。

刚荣升为父亲的孟俨并不觉得失望,反而打心底觉得高兴。因为灵犀之眼的传承,孟家经历了太多的悲欢别离。

灵犀之眼到底不是大道自然的产物,有所得就必然会有所失:孟家多产双子又如何,夭折的更多。且子嗣依然单薄不说,顺利长成的也多不成器,文不成武不就的,只能依着孟家的老底过日子。

族人惫懒不求上进,让身为家主的孟俨深感忧虑:孟家因灵犀之眼得到一切,然怀璧其罪,谁知道日后孟家会不会因其而失去一切?承继中断,也许是另一个机会。

这一双小女儿,檀音聪慧活泼,夷光沉静温婉,都是孟俨的心头宝。孟俨希望她们都能好好长大,不必再重复孟家人的命运。

所以,居安思危的孟氏家主从她们一出生就着手做了许多准备,不仅对外隐瞒了她们的存在,甚至还找了个由头跟孟夫人离了婚,制造了他没有子嗣的假象。

孟家灭门之祸,除了孟夫人母女三人,其余十几口人尽数丧生在那个雨夜,孟俨的右眼也被人挖走。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孟檀音彻底忘却了孟家的老本行,拼命吸取各种知识,养精蓄锐为孟家报仇。而灵犀之眼的传承仿佛真的如孟俨所希望的那样断绝了一般,没有任何动静。

可是如今,重瞳已生,灵犀之眼即将完全觉醒。孟檀音根据孟家流传种种以及自身的经历推测:因为自己的死,最终导致了夷光完成了灵犀之眼的传承。只是,她又为何会在夷光体内?

同卵双生,心有灵犀,感应同步。如今的她,究竟是孟檀音,还是夷光?又或许,一者体,一者魂,双胎合一,乃生重瞳?这才是灵犀之眼传承的真相?

那枚炸弹的威力她再清楚不过,所以她能肯定,自己是死透了,且尸骨无存,算是经历过死亡。如今她在夷光体内,重见人世,算是看遍阴阳,终于达成了灵犀之眼觉醒的条件。

灵犀之眼,重瞳。

觉醒之前,我是谁;觉醒之后,谁是我?

孟檀音放下捂住眼睛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中的脸:她是孟檀音,也是孟夷光,她们是真正的同宗同血的骨肉至亲。

如果,这就是孟家人注定的命运——

“孟小姐?”有人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声音轻柔温和,“请问您在里面吗?”

孟檀音垂下眼帘,应了一声,随后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粉色制服的小护士,长相颇为甜美讨喜,看到孟檀音又笑了笑,伸出手来扶她:“孟小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头痛胸闷想要呕吐?”

“没有。”孟檀音眯着眼睛答道,一手搭在小护士的手上,一手去扶了扶缠着白纱布的脑袋,胸闷气短倒不至于,就是仍有些眩晕,“不过,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再休息一下。”

“孟小姐,我先扶您过去躺着,然后请您的主治医生再来检查一下,您看如何?”小护士柔声问道,病人的脑震荡虽是轻微的,但毕竟是伤在头上,还是要谨慎对待。

“可以。”孟檀音极其配合地躺回病床上,没有理会被她从手上拔下之后插在枕边的输液针头。

小护士抬头看一眼还剩一半的点滴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细致地替孟檀音掖了掖被角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孟檀音闭着眼睛养神,脑中的记忆纷乱无绪,有她的,也有夷光的。无数人影闪没,场景频繁变换,让她心中烦闷不已——前尘已矣,徒留无用的记忆。

‘咔哒’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边,略站了站,向病床这边走来。

孟檀音灵犀之眼已经觉醒,却因为灼痛暂时不方便视物,所以耳力更加敏锐,对情绪波动也格外敏感,来人脚步虽轻,却带着一丝明显的戾气。

来者不善。

那人在距离病床前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后孟檀音听到一个毫不掩饰充满恶意的声音嗤笑道:“唉,真是可惜,怎么就没摔死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