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神杀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七章

神杀 第二十七章

作者:孤独笑boy书名:神杀类别:穿越小说
    为首的一个土匪身材高大,粗犷,拿着一柄刀,刀身宽大。“你们到底给不给我们钱财和女人?”雄浑的声音响起。土匪的要求太苛刻,光要钱还不够,还要这个部落的女人,部落的人不会容忍的。

    “容我们商量商量。”首领虚以为蛇,知道这次土匪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光给他们一些钱,可能还可以,若是交出人来他们是万万不能的,部落里的男人都已经摩拳擦掌,磨好刀枪,誓死保卫自己的妻子。首领已经派人去找他们附属的城池,请求派人支援,可这个部落实在是太过偏僻,一来一回需要很久的时间,此时他不得不尽力与土匪周旋。

    “最多再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否则我就真的进攻了,到时候你们后悔都晚了。”土匪头领虽然强攻可以完胜,但自己的人毕竟还是会有所损失,所以他决定最好还是不需战斗就能拿到钱财和女人。

    部落首领现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踱着步,霍行出来询问首领,他虽然大概猜出了一些,可还是想确认一下,首领认为霍行一个小肯定孩帮不上什么忙,摆摆手,“没有什么事,你现在先回去休息吧,早饭吃完就赶紧走吧。”首领不想让霍行这个外人受到牵连。

    “首领这是什么话,我既然现在身在这个部落,部落有难,我必须尽我绵薄之力。”霍行顿时对首领的好感大幅度上升,决定帮助这个部落渡过这次难关。

    “好样的,小兄弟。”首领拍了拍霍行的肩膀,对霍行顿生好感。

    首领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霍行,和霍行所猜测的相差无几。霍行知道了来由以后,对首领说道:“首领要看的起我的话,这事就交给我处理吧吧。”霍行没等首领再说一句,自己拉开围在大门的民兵,人群无意的接受了霍行的推让,霍行很轻松的出去了。

    对面的土匪头领见到一个小屁孩出来,不禁哈哈大笑,大刀指着霍行的鼻子,“小孩,快回去吧,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土匪们都大笑起来。

    霍行没有动怒,而是平静的说道:“你有种就和我一对一对决,如果我赢了,你就离开,怎么样?”

    土匪们都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一个个仰头大笑,笑声如雷,令人发寒。

    土匪头领觉得无聊,便自以为的和霍行聊了起来,“那如果我赢了呢?”

    “那我就任你处置。”霍行淡淡的说道,不是他自大,而是他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加上那些功法定可以取胜,他认为他习得的那些功法就算是城主都不一定有可以比肩的,而这个土匪若是有那种功法的话也不会来这当抢劫的了。而两人的修习等级相同,霍行必胜的把握能胜。

    土匪头领跳下马,将马的缰绳交给身旁一人,大刀插在地上,热热身,大战一触即发。部落的人面面相觑,没有说话,首领闻讯急忙赶来,拦住霍行,霍行道:“看我的吧。”没顾首领的阻拦,和土匪头领打了起来。

    霍行率先冲了上去,敏捷的身形是电弧身的功效,身上真气涌出,破空指的威力因为真气的加持变得更加强大,霍行边往前冲,一指同时刺向土匪头领,一道真气先破空指一步攻上先去,空间微微有些因为真气的强大而扭曲,土匪头领没有把霍行看在眼里,一开始就没有用全力,只是轻松的一掌,妄图抵挡。破空指的威力何其巨大,没有真气都能刺穿岩石,现在加上真气,破空指的威力增加了何止一倍,土匪头领只是涌出一些真气存于手掌之中,并没有太多,当他在破空指袭来的一瞬,他感到危险,到没有能在第一时间释放出真气抵御。“嘭。”一声巨大的声响,土匪头领的掌中出现了一道漆黑的伤口,浑浊的气体从伤口上缓缓上升。土匪头领痛得大叫,对霍行的谨慎程度提升,愤怒十分,真气涌出体内,打算真刀真枪的和霍行一战。原本还紧张霍行的部落的人此刻放松下来,同时也不禁对霍行产生的敬佩之感,原本嘲笑霍行的土匪们亦不敢大意,笑声戛然而止。

    土匪头领对霍行的目光变得凝重,一拳强而有力,轰击向了霍行,霍行虽有必胜把握,可也不敢小瞧这个和他同级别的人物,一掌裂地掌快速截住,稍稍往后一退,顶住巨大的冲击,使得自己所受的伤害降到最少,旋即抓住,死死不放,强大的真气凝结于霍行手掌,霍行手掌像有着火刺一样,热痛而刺疼。土匪头领的真气快速包围住自己的拳头,努力不使霍行的真气流进,可霍行的真气同样是十分强大,经过压缩提精,不可和普通真气同日而语,很快,霍行的真气突破防线,再一次更深疼的疼痛感袭来,土匪头领惨叫,另一只手快速出击,又辣又狠,霍行涌浪拳防御,涌浪拳海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攻击,刚接触的一瞬,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土匪头领的拳头竟在霍行那坚硬的拳头下骨折。两手皆被拦下,霍行看到土匪头领的动作,快读出击的金刚腿先土匪头领一步砸向土匪头领的柔嫩腰部,疼痛难当。

    霍行帅气的姿势,英雄的气概,使得人们不禁着迷。

    霍行见土匪头领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随即放开了他,土匪头领被放开的瞬间,像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浑身无力,手下的人急忙前来搀扶,土匪毕竟还将一些江湖义气,见头领落败,都灰溜溜的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