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神杀最新章节 - 第二章

神杀 第二章

作者:孤独笑boy书名:神杀类别:穿越小说
    “哇啊···哇啊···”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又一个可爱的小宝贝降生在这世上,与大多数的孩子出生不同的是,这个孩子一出生身上就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不过金光只是在他身上呆了一会就渐渐消散了。

    “恭喜老爷,是个男孩,是二少爷。”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仆对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二,三十岁的英俊男子恭敬的说道。

    “好,麻烦你们了,把他抱给我看看。”他平易近人的对着女仆说道,一点也没有老爷的架子。洪亮的男性声音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他小心翼翼的抱过这个包裹在毯子里的柔弱婴儿,仔细的看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点睁不开,粉嘟嘟的脸庞让人忍不住去抚摸,小小的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叫喊着,塌陷的鼻梁体现了婴儿的可爱,一闻,还有着一股淡淡的婴儿体香。

    男子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婴儿的额头,又问女仆:夫人怎么样了?”

    “老爷,夫人现在正在休息。”女仆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哦,我知道了,那你们先出去吧,不要打扰夫人休息。”

    “是,老爷。”随后,那个女仆便和在房间里的几个仆人都一起出去了,屋内只有小婴儿和那个男子,还有躺在**上休息的那个刚生过婴儿的女的,女的便累得昏了过去。

    男子轻轻的摇晃着小婴儿,享受着这欢乐。突然,怀中的小婴儿竟开口了,“你是谁呀,而我又是谁呀?”稚嫩的嗓音发出了柔弱的声音,牙齿还没长的婴儿说话还是有点模糊不清,可那个男子是听的清清楚楚。

    男子也被这婴儿吓了一跳,随即快速的在脑海中寻找着这发声的秘密。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不禁激动万分,随后便会心的笑了。

    “孩子,我是你的父亲啊。”

    “父亲?哦,我知道了。你是我父亲。”

    “儿子,我带你去看看你母亲。”

    “好啊,不过父亲,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放下,你这样抱着我,我很不舒服的。”

    男子听到婴儿这话一出,也还是愣了愣。他想到的那个和婴儿差不多的人也只是刚出生就能说话还有知道一些普通的事情而已。可听这婴儿的话,好像这婴儿可以一出生就可以走路一样。刚出生就可以走路,他也是闻所未闻。难道他的儿子能比那人更厉害?他有点呆住了,不过还是把婴儿放在椅子上的小衣服慢慢的穿在婴儿的身上,然后轻轻的把他放到地上,两只手还放在婴儿的两侧,生怕他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婴儿慢慢的走着虽然刚走有点摇晃,可也没有摔跤。男子看到婴儿走路也是吃惊,不过更是高兴,他知道,如果他这个儿子长大后很有可能就是第二个他,还有可能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样他们族里的危机就可以解决了。想到这儿,他更加兴奋。

    那个婴儿先是走着,后来便小心翼翼的在房间里慢跑着,最后直接摆脱了他父亲在旁的保护,在房间里快速的蹦跑着,男子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怕婴儿会不小心磕着,碰着。便一直跟在婴儿旁边,边护着边想着以后该怎么去让婴儿修炼。

    “啊!”婴儿一不小心被前面的一个小板凳碰了一下,“嘭!”婴儿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他父亲急忙抱起了婴儿,轻轻的抚摸着婴儿直接摔在地上的额头,额头已经有一小块的淤青。“儿子,没事吧,都是父亲不好,刚才没注意到。”婴儿哭了一会便也就不是太疼了。又嚷着要下地走路。他父亲也不敢再让他下地了,便哄着他,婴儿也就乖乖被男子抱在怀里。“那父亲,你带我去看看母亲吧。”“嗯,好的。不过你要乖乖的,你母亲生下你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男子抱着婴儿到这个大房间的另一边的大**上,婴儿爬上**,看了看躺在**中间休息的女子,女子白希的皮肤,漂亮的五官,躺在**上显得娇滴滴的,额头上的汗水更让她显出一分妩媚。

    婴儿尽量不让身体碰到女子,怕她会惊醒,打扰她休息。便轻轻跳下**去,还要求父亲和他出去,不要打扰到他母亲的休息。男子笑着点了点头,把被子往女子身上厚实的盖住,只露出女子的脑袋。现在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不过他还是怕女子会冷。盖好被子后随即带着婴儿离开。婴儿估计也是走累了,便要求男子抱着他。正准备出房间,便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老爷,老祖出关了,他说要让您带着小少爷到后院的小型会客厅去见他。”一个女仆小声的说着。“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对了,你去叫大少爷也到后院去。”“是,老爷。”女仆便离开了。

    “父亲,谁是老祖啊?”

    “老祖就是你爷爷啊,不过他一直在闭关修炼,已经修炼好几百年了,这次估计是因为他知道你的事情才会出来的吧。”

    “哦,修炼好几百年了,那他一共多少岁啊?我们快去见见他吧。”

    “你爷爷应该已经快要有上万岁了吧。不过他的脾气不是很好,我们到那你也不要太顽皮了,否则你爷爷会愤怒的。他一怒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会干什么。”男子说到这个老祖,也是有些惊恐。

    “哦,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婴儿听到这话也有点怕了,说话也没有刚才的快乐之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