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一百四十二章 七皇子的警告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一百四十二章 七皇子的警告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琴总算是看完了,红岫等众人便去了燕皇子定的那家酒楼,自然这其中七皇子再次的邀请了席小姐,席小姐本来要拒绝的,但是七皇子却是说道:“小姐是被孙某邀请来的,想来小姐也是要找地方吃饭的,现在看龙舟的人都在找地方吃饭,恐怕一时之间不容易找到,还是与我们一起吧!”

    于是尽避输了与红菱的比试,但是还是始终冷冷淡淡的席小姐,一点也看不出难为情的席小姐,又跟着红岫等人一起吃饭。

    燕皇子找的地方并不远,不过几步路就到了,而想要掳走红岫红菱还有席小姐的老四老五,也同样跟到了酒楼,看着众人进了酒楼,老四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护卫太多,一直跟着下去同样撸不到人,得想办法将这些人分开。”

    老五也点了点头,说道:“四哥你有没有办法?”那个被叫四哥的人叫贺四,左脸上有一道半寸的巴,倒不是很明显,用头发就可以遮住,不过头发被吹起来的时候,还是能看到的。

    老四看了看两层楼的酒楼,说道:“我瞧着这几人虽然都在一起,可是那些护卫好像也只是保护自己的主子,若是我们找人攻击这些男人,想必那三个妞就会被落单了,等她们落单了,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老五听着也很是认同,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找人,看着这些人来头不一般,那些护卫看着也是有本事的,得找些厉害的大手来。”看着老四点头同意了,老五立刻隐入了人群去找人了。

    而楼上雅间内的众人,虽然已经知道有人暗中跟着他们,却是不知道这些人只是冲着身边的女子来的。

    当众人坐下来之后,红菱却是站到了七皇子身后,她是妾侍自然要侍候七皇子了,而因为她站在了七皇子的身后,也让别人知道她是一个妾侍,这其中就有席小姐。

    燕皇子看着红菱站在七皇子身后,邪笑着说道:“这桌菜色,就是为赵小姐庆祝的,你要是不吃我的宴岂不是变了味道,要不我们都站起来,让你自己一个人吃?”

    燕皇子的意思很明显,他的这桌菜只是为红菱准备的,其他人能坐下来,完全是看在红菱的面子上,要是她不坐下来,那么其他人也就没有资格坐了。

    七皇子没有回身,对着红菱说道:“坐下吧!”和七皇子已经不少次同桌而食了,七皇子一说,红菱便坐下了。

    菜色真的很丰盛,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得,在饭桌上都见到了,众人都是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所以也没有几句交谈,都是各自吃自己的。

    而席间陈有卿则是毫不避人的给红岫夹菜,给红岫将鱼刺挑干净,然后将鱼肉放进她的碗中,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事陈有卿已经做习惯了,而红岫也平静的接受,没有一点不自然的姿态。

    而与红岫正好坐对面的红菱则是不一样,她和七皇子在一起时间不短了,自然也知道七皇子的口味,即使坐了下来,也为七皇子布菜,里的远的菜色,自己够不着就看着红岫,红岫自然知道,这是要她夹给她的意思。

    不过红岫还没有夹,席小姐倒是看懂了,对自己的丫鬟说道:“这这盘菜放到赵小姐那里,赵小姐爱吃。”她以为红菱爱吃,所以便这样对丫鬟吩咐到。

    而丫鬟将菜放到红菱面前之后,她并没有吃,而是给七皇子夹到了碗中,显然这是七皇子爱吃的。

    燕皇子看到红菱对七皇子这样殷勤,于是说道:“赵小姐,你面前的那盘菜是我喜欢的,可否给在下加一些?”

    燕皇子已经将自己的碗举了起来,然而与燕皇子对坐的七皇子却是说道:“将菜给燕公子端过去,借花献佛谢谢燕公子的款待。”红菱身后的青枝,依言将那盘菜端到了燕皇子的面前。

    燕皇子将手中的碗放下,端起手边的酒杯慢慢地喝了一口,却是一筷子也没有吃那盘菜,因为那盘菜并不是燕皇子喜欢的,只因为它放在了红菱的身前,他想要红菱给她夹菜的借口而已。

    燕皇子与七皇子你来我往的暗斗,红岫已经见怪不怪了,将自己面前的菜夹给红菱吃,因为这是红菱喜欢吃的。而看到红菱吃下去之后,燕皇子紧随其后的也夹给了红菱,而红菱同样也是吃下去了,别人给她夹菜不吃是不礼貌的,何况是自己喜欢吃的。

    而燕皇子的举动,七皇子看在了眼中,端起手边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这就是燕皇子和七皇子的不同之处,他对红菱喜欢,却是从来不会表现出来,而燕皇子则不同,喜欢了就按着自己的心意来。

    所以燕皇子可以毫无顾忌的给红菱夹菜,而七皇子看到了之后,他却是做不出来的,两人唯一一次亲近的时候,就是在树林中的茅屋内,红菱不与他同桌,他将她抱在怀里,她要说教他,而他则亲自喂她饭菜来堵住她的嘴。

    七皇子一口喝了手中的酒,后面的丫鬟自然会为他满上,而七皇子就这样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在吃饭的红菱说道:“七爷,这样一杯一杯的喝酒伤身。”然后又给七皇子布菜,但是七皇子却是没有理会,还是喝自己的酒。

    红菱对身后的丫鬟说道:“让小儿送上一碗醒酒汤来。”绿枝便去吩咐了,因为七皇子在喝酒,红菱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七皇子身上。

    红岫看着七皇子在喝闷酒,若是现在不知道七皇子有古怪,红岫就是傻瓜了,她看了看席小姐,七皇子恐怕并没有看上这位小姐吧。这席小姐就连她都能看出来有问题,七皇子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陈有卿在红岫的耳边说道:“五姨妹的事情,以后能不插手就不要插手了,七皇子能容忍一次两次,不代表次次都能容忍。”这七皇子可不像他的那些嫡出的皇兄一样没脑子,也不是好惹的。

    红岫不明白的看着陈有卿,陈有卿又在红岫的耳边说道:“那把凤尾琴在雅间内七皇子要给席小姐的时候,可还记得皇子站在哪里的?”

    经陈有卿这样说,红岫才想起来,七皇子和席小姐都是站在窗边的,而七皇子也是将琴从窗外递过去的,下面可就是河道了,琴要是拿不稳,很容易就掉下去的。

    那茶楼的雅间都是用帘子遮挡的,七皇子要是想要给席小姐的话,完全可以掀帘子给席小姐,没有必要将琴递到窗外给席小姐。而且席小姐若是接了,他可以不经意的将琴落到河中去。

    而后来他给了红菱,红菱愿意接,但是燕皇子不会让自己赠送的东西来侮辱红菱,所以一定会出手弄坏。就算是燕皇子不阻止,她自己同样也会出手,因为红菱听不出侮辱的意思,但是她却能听懂的。

    对妹妹在乎的她不可能不出手的,而她出手了,却是让红菱给燕皇子弹了琴,之后在琴行之内,七皇子要与燕皇子比试,却是非要拉上陈有卿,或许有红菱一句赞叹姐夫的原因,但更多的应该是七皇子在警告陈有卿。

    而陈有卿在开始弹琴的时候,确实很是漫不经心,或者说有故意落败的意思,但是因为《和鸣》让他想到了自己,所以才顺着心意弹完了。

    因为红岫的插手,七皇子确实出手警告了陈有卿,虽然陈有卿没有故意落败,但是也是表达了他的意思,所以红岫要插手红菱与席小姐比赛的时候,陈有卿阻拦了。

    红岫想明白这些,看着一杯杯把酒当水喝的七皇子,不由开始深想,七皇子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又在算计着什么。

    陈有卿看着红岫明白了过来,又在红岫的耳边说道:“所以五姨妹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凭着你和岳父的在乎,就没有人真的敢动五姨妹,守奸派和保皇派两派的实力,谁要是敢动五姨妹,这两派就能让动她的人,整个族给陪葬,你说还会有人敢吗?”

    赵倾官一直对外表现的就是,谁动了我的家人,我就敢懂你整个族,而红岫在乎妹妹的举动,就是在五姨妹得了传染病的时候,还亲自接送五姨妹,这样爱护之意谁看不明白。

    所以谁要是惹到红菱,就是惹到了红岫,惹到了红岫,就是惹到了爱妻如命的陈有卿,也就是对上了保皇派。

    在朝堂上一下子得罪两派,就是以后要当皇后的七皇子妃,也不敢轻易对红菱出手的,除非她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在七皇子的眼皮子地下,这种可能是很小的。

    也只有关心则乱的红岫和赵倾官,才会整天担心红菱在皇子府活不下去,岂不知他们的担心有多么的多余。

    陈有卿和红岫在那里咬耳朵,而独自喝酒的七皇子也已经醉醺醺的了,红菱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走到他身前,将他手中的酒杯夺过去,而七皇子也没有阻止,却是顺势将红菱拉进了怀中。

    “你喂我。”七皇子醉眼朦胧的看着红菱,红菱惊呼一声就要挣扎站起来,却是不知道七皇子碰到了她哪里,红菱瘫软在了七皇子的怀中。

    七皇子就着红菱的手,将那杯酒喝下去了,一直不吃菜的七皇子,拿起筷子给自己夹了一口吃下去,然后又给红菱夹了一口,趁她嘴一张一合的时候喂了下去。

    若是红岫不知道七皇子没做一件事都是有深意的,那么此时的这一幕就会真的以为七皇子是喝醉了在耍酒疯。可是有哪个酒鬼会稳稳地拿得住筷子,还能瞅准时机将菜喂到红菱的嘴中。

    红岫再看看脸色阴沉的燕皇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两人在她不经意的时候,又斗了一局。燕皇子可以光明正大的给红菱夹菜,但是七皇子却是能将人搂在怀中,亲自为她吃菜。

    刚刚七皇子还说过借花献佛,现在又何尝不是另一出借花献佛,接燕皇子准备的一桌子菜,来让他七皇子来讨好红菱。

    红岫这才想到,当初陈有卿说过的,七皇子没有凭借任何一个派系就上位了,这其中包含了多少的信息,一个这样心思深沉的人,会允许别人对他的爱人指手划脚吗?

    红岫不由打了一个寒蝉,恐怕要不是因为自己和父亲都是为了五妹妹好,他们都是五妹妹的亲人,七皇子恐怕早就不客气了吧!

    陈有卿看到红岫脸上的惧意,心中叹了一口气,知道怕也好,七皇子可不是好惹的,能容忍几次可不会次次容忍的,于是红岫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在后面收拾烂摊子,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做。

    这顿饭除了陈有卿和红岫吃的自在,再就是七皇子了,虽然在装醉,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就是给了燕皇子警告和难堪。他的人便注定一辈子就是他的人,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燕皇子嘴角的邪笑没有变,甚至更甚了,一杯杯的酒水也如同水一样灌了下去,不过却是没有和七皇子一样装醉,因为他装醉也没有人管他,最起码红菱是不会管的。

    而红菱在七皇子的怀中也被灌了几杯酒,没怎么喝过酒的红菱,脸颊慢慢地爬上了红晕,还嘻嘻的对着七皇子笑,看到这样的红菱,装醉的七皇子混沌的眼神闪过一丝清明,嘴角也慢慢地勾了起来。

    看到红菱醉酒的娇憨,红岫也想起了自己醉酒的时候,也和红菱差不多。陈有卿似乎也想到了红岫醉酒的样子,不过他没有要灌醉红岫,红岫醉酒的娇态只能他自己看。

    绿枝将醒酒汤取回来之后,看到姨娘在七皇子的怀中也是醉醺醺的,赶紧将醒酒汤递了过去。装醉的七皇子用汤匙喂红菱,倒还知道吹凉了。

    红菱伸出小舌头对着汤匙舔了舔,可爱的样子,差点让七皇子手中的醒酒汤洒出来。

    尝到不好喝,红菱将头一瞥,埋在七皇子的弯臂中,“不要,难喝。”似是想到了什么,小脸转出来,对着七皇子嘻嘻,“你喝。”抓着七皇子的手,将汤匙递到了七皇子的嘴边,七皇子也没有拒绝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