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一百二十一章 红岫的谋划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一百二十一章 红岫的谋划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红岫远远的看着那一件已经被踩烂了的褐色披风,这间披风是在路上陈有卿用来替她遮风用的,所以她对这件披风很熟悉。尽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面貌,红岫还是知道这就是陈有卿的披风。

    那么披风下面盖着的又是谁?红岫愣愣的看着那件披风,却是没有勇气上前,晓风扶着红岫,在她耳边说道:“少奶奶,我们过去看看吧!”三爷那么强的人,不可能会出事的,这是他们这些暗卫所坚信的。

    或许红岫不知道陈有卿有多强,但是他们却听着暗卫里老人说过,三爷就是铁人一样的存在,就是他们这些暗卫一起围住三爷,只要三爷想要全身而退,是绝对能够做到的。

    所以晓风不认为那下面的人就是三爷,于是便扶着少奶奶走了过去。红岫在此刻,像是没有感情的娃娃一样,由着晓风扶着往前走,即使她拼命的想要后退,可是身下的脚却是不听她使唤一样,还是一步一步的挪到了那件披风的面前。

    因为这人疑似是督察大人,所以士兵看到褐色的披风之后,便没有翻动,现在所以的人都不知道下面到底是不是陈有卿。

    晓风对身后的晓霜使眼色,晓霜毫不犹豫,上前就把披风揭开了。红岫却是在这一刻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敢看,她不敢接受任何打击。现在才明白陈有卿对她有多重要,最起码再没有一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妻子不能生育的时候,不是想着纳妾或者伤心自己不会有嫡子,而是自己瞒下了这件事。

    就是这一点上,红岫想除了陈有卿,恐怕没有人能再做到如此地步了。那么若是陈有卿离开了她,她又该再去依靠谁,谁又能给她陈有卿所给的温暖。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就在红岫闭着眼将她和陈有卿相处的日子,全都回放一遍的时候,彩云却是惊喜的说道:“不是三爷,我早就认为不是三爷了。”这些人其实内心里都知道不会是三爷,可是在没有看到披风下真面目的时候,谁也不敢说而已。

    脑子还麻木的红岫,听到这个声音,就是重重雾霭,突然被照进了一缕阳光,然后雾霭慢慢地消失,红岫脑子中的意识也越来越清晰,原来她在过于紧张中,意识已经迷离,要不是彩云的话,恐怕她已经昏过去了。

    红岫睁开眼睛,看着地下躺着的人,虽然盖着陈有卿的披风,但是下面却是一具袭击他们的骑兵的尸体。应该是陈有卿在打斗过程掉落了披风,正好落在了这人的尸体上。

    就这一会的时间,红岫就感觉自己就像是经历一场生离死别一般,红岫身子瘫倒晓风的怀里,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所以的尸体被士兵分开了,护卫的尸体被单独放到了一边,另一边则是骑兵的尸体。一共是三十五个护卫的尸体,而跟来的护卫一共是四十人,这里就有三十五个,就说明还有五个人跟着陈有卿撤离了。

    另一边骑兵的尸体士兵粗略的估计是三百人,那么就是说还有七百人在陈有卿等人逃跑的时候追踪,红岫对着四周看了看,这地方是四通八达的,陈有卿带着几个人可能跑向任何一个方向。

    红岫对士兵说道:“看看马蹄印,向着哪个方向去了?”于是士兵又开始观察战场的外围,看看骑兵最后离开的方向。

    一会儿之后,有士兵喊道:“这边马蹄印比较集中,而且一直往北去了。”这人喊完之后,东边方位的士兵也喊道:“这边也有马蹄印。”

    红岫由晓风扶着,将两处的马蹄印都看了看,东边的马蹄印出去五百米都是整整齐齐的,而北边的则是一直凌乱的。这说明骑兵应该是从东边而来,又追着陈有卿几人往北边去了,经过一场厮杀,追人的时候,马蹄印自然不会是整齐的。

    从东边而来往北边而去,那么就是往下一个州县树州而去了。

    红岫对高鹏问道:“将军可是熟悉东边的方向,可有能藏兵马的地方?”从东边而来,又有战马,这战马与平常骑得马匹不一样,这些人自然不敢与平常人一般躲在州县内,只能是躲在树林,或者是深山内。

    高鹏对这一带的地形熟悉,随口说道:“东边没有山,倒是有一片五千顷的树林,这一出平地上的大森林。”有森林自然就能藏人藏马了。

    红岫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北边又通往何处,可有藏兵马的地方?”这些人敢追着陈有卿而去,却应该不敢进树州的,应该是在树州城城外藏身,她一定是要跟上去找陈有卿,那么要是能推测出骑兵的藏身之地,或许就能解决了他们。

    往树州的路上,这次高鹏倒是想了一想说道:“在通往树州的路上倒是没有藏身之处,然而在树州城外,有一个地方特别特殊,这个地方是曾经高晶王带兵打过来的地方。”

    “那一年特别的冷,高晶冬天连续下了两个月的雪,别说是牲畜了,就是人也冻死了不少,那一年光武也特别的寒冷,虽然没有高晶那样下两个月的雪,但是也还不到哪里去。高晶为了活下去,便拼命的侵入了光武,将军队打到了树州城外。”

    高鹏已经是五十岁的年纪了,一直在沧州驻兵了半辈子,京城从来就没有去过几次,却是尽职尽责的为光武守着最后的一道屏障。高晶王打过来的时候,那时他也就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还没有升为将军。

    沧州是光武京城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树州则是另一道防线了,沧州因为群山环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沧州,就是这种情况。而树州则不同,没有群山环绕,但是却是城墙依着边城的城墙而建。

    为什么如此,这就是为了沧州争取时间了,若是有外地侵入了光武境内,沧州之前若是没有一丝阻拦,那么所以的压力就全部集中在了沧州上,然而有树州在前面挡一挡,那么就能给沧州留出一定的时间来调兵遣将,将沧州守的如铁桶一般。

    所以这树州便是便因此成为了沧州的屏障,因为有它在也就阻止了曾经高晶王的脚步。

    高鹏接着说道:“高晶王一路南下,他应该是想要打下光武的半壁江山,来一次将高晶人全部牵进内陆,而高晶王夺下树州之后,最后攻打的就是沧州,一旦沧州落入高晶王手中,那么便可以凭着沧州的地势,与光武一山对峙,山北是高晶山南是个的局面就此形成。”

    “看透这一点的正是夫人的父亲赵大人,然后当高晶王打到树州的时候,反而没有将沧州做为最后一道屏障,而是弃了沧州,将军队全部拉入了树州作战。在树州城与高晶王对峙了一个月,那一个月之内又下了三场大雪,高晶人就是耐得住寒冷也受不了,所以就地取木,建了一排排的木房给士兵住。”

    高鹏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就是因为当时他也是守树州的一名官兵。他正要接着往下说,却听红岫说道:“因为见了木房御寒,反而是断送了高晶士兵性命的所在关键之处吧!”

    高鹏差异的看了一眼红岫,问道:“陈夫人难道知道这件事?”看到红岫摇头,高鹏心下赞赏,陈夫人果然冰雪聪明。

    高鹏接着说道:“确实是断送高晶人性命的关键所在,高晶王虽然也防着光武的人火烧高晶营,可是他防不住扁武那一批拼死报国的士兵。”说到这儿,高鹏面上有敬佩同样有伤感。

    “那些士兵是从整个光武找出来的,就是一些不惧生死的带着火油,拼死闯进高晶营然后在营内放火,那批人一共两万人,是从全光武找的,自愿以死报国之人,最后那些人一个也没有回来,全部死在了大火中。”

    结果自然是光武胜了,高晶王带了不多的一点士兵往北撤离,因为这些爱过人的以死报国,所以光武人受到感染一般,全部加入了战争之中,最后将高晶赶出了光武,而树州城外的那些断壁残垣,因为也有那些勇士的尸体在,所以就那样保留了下来。

    红岫没有想到还有这样惨烈的事情,但是红岫知道,用两万人的性命来换光武民族意识的觉醒,来换取扁武被夺去的半壁江山,这完全是值得的。

    或许没有这两万人,光武真的可能失去半壁江山,而在这半壁江山内的光武百姓,恐怕就没有好下场了,用两万人换千千万万人的性命同样也是值得的。

    红岫对这些人很是敬佩,为了大我牺牲小我,为了国家牺牲自己,这种情况就是现在也有,就像是某沦陷国内发生的自杀式爆炸,有很多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而为。

    红岫听完高鹏的叙述,问道:“你是怀疑,那些骑兵会躲避在那些断臂残骸之中?”见高鹏点了点头,又问道:“当初高晶从那里来的树木,难道是那五千倾的树木?”

    高鹏再次点了点头,说道:“那五千倾的树林,是整个贯穿树州,然后又延绵出几百倾的树林,树州县为什么叫树州就是由此而来,因为周围全是树木。”

    听完高鹏的话,红岫低头想了想,或许牧皇子就是躲在这树林中,可是五千倾的树林,如何才能搜查出牧皇子,然后对他们一网打尽呢,还有陈有卿是不是也躲进了树林中。

    红岫想了一会儿说道:“若是树林内还有大量的兵马,那么一定是在有水源的地方停驻,树林内可是有河流?”树林内或许不缺吃的,士兵们完全可以以打猎为生,唯一能利用的就是水源了,没有水源士兵是活不下去的。

    高鹏眼睛一亮,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立刻说道:“树林内确实有水源,是一个大约宽七八米的河,同时也是贯穿树州的一条河,从树州城往外流,是东西的河流,自西往东流。”

    红岫说道:“那就请将军派人沿河搜查树林内是否有高晶人的踪迹,切忌一旦发现了不要打草惊蛇,我回去树州城内,若是树林内真的有高晶人,将军只需将消息送入树州衙门就好,我自由办法让他们有来无回。”

    红岫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既然牧皇子敢来,那就别想着回去了。伤了她最亲的人,想要一点付出也没有,这是不可能的,她会让牧皇子知道,她红岫的人是绝对不能动的。

    高鹏想要问问她有什么方法,发现了高晶人的踪迹,又是在树林中,却是不能强攻,因为高晶人一旦分开逃跑,就等于鱼入了大海,想要再找到就难了。陈夫人虽然身为女子,可是她身上却是有一股韧劲,这种韧劲让他很是佩服,认为陈夫人刚刚说的话,绝对不是虚言,她应该能办到。

    红岫对高鹏又道:“请派兵护送我进树州城,阵场要大,我要让高晶人知道我进了树州城。”现在牧皇子恐怕更想要抓住她才对,因为牧皇子很想要知道暗卫的训练过程,那么她明目张胆的告诉了众人她的行踪,陈有卿的压力或许就会小一些。

    而她去了树州,这样大的阵仗,陈有卿也能听到消息,那么他就能找到她了。

    高鹏本来打算拒绝的,他没有权力让士兵护送一个无官身的夫人,可是又想到督查令在陈夫人手中,那么只认令不认人的话,陈夫人就是督察使,她要求护送的话就很是名正言顺了。

    于是高鹏点了点头,说道:“我给夫人派两千人护送,入树州城。”红岫对着高鹏道了谢,然后由士兵保护着前往树州。

    当红岫众人经过那断壁残垣的时候,红岫嘴角扬起微笑:既然要躲在里面,就永远留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