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一百零六章 抢人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一百零六章 抢人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谭小姐将证据放在了别人的身上,所以陈有卿和红岫现在还没有办法,为她去廷尉衙门递状子,所以先将她带到了陈府,等她的仆人找来了之后在向廷尉衙门递状纸。

    红岫和谭小姐同坐一辆马车,她身边坐着的不是青杏和青橘两个丫鬟,而是两个女暗卫,还有就是两个小丫鬟,其中就有胆小的彩云。

    红岫对着谭小姐说道:“现在陈府住下吧,丰州陈家的人已经来了京城,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最好就不要出陈府,否则糟了意外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红岫说什么谭小姐都点点头,并没有多话。

    红岫看得出,她还是不信任她们的,要是她自己是谭小姐,或许她连京城都不会来,因为她自己的警惕心更强,谭小姐能来说明她的见识还是少了一些,警惕心也弱了一些,好在她碰上的是陈有卿派去的人,要是丰州陈家的人,恐怕早就将证据骗到手了。

    到了陈府角门之后,不想陈汉淳带着他的兄弟又来了陈府,当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时,几人的表情又是一阵惨白,他们猜想两个女眷中,或许就有一个是他们要杀的人。

    红岫倒是聪明,对两个暗卫说道:“将我妹妹送进去吧,她还没有出嫁,不能见外男。”我妹妹三个字,就是说给陈家的人听的,为的就是让他们去除怀疑,但是也就是骗他们这一时的。

    等他们回去之后,一打听就知道赵府的姑娘有没有来过陈府,而再经过她刚刚说的谎话,那么他们就知道证人已经到了,而他们的目标就会被吸引到谭姑娘的身上,而拿着证据的那个仆人相对就安全了许多。

    暗卫听出了红岫的意思,于是激灵的说道:“小姐请进吧,您不是外人,去少奶奶的院子等着少奶奶吧!”

    这话也相对去除了陈家家主几人的怀疑,或许他们真的想错了,那些埋伏在外面的死士还没有回来,应该是那谭小姐还没有到京城吧!

    谭小姐没有见过陈家的人,但是知道他们隐瞒她的身份肯定是有目的的,于是跟着丫鬟进了门,留下了陈有卿和红岫在角门处。

    陈汉淳看着谭小姐进去之后,又看了一眼红岫,这就是女儿得罪的人,这个就是给陈家带来灾难的人,要是现在可以的话,陈汉淳恨不得当场就宰了红岫,可是他知道他办不到。

    于是陈汉淳对红岫说道:“是小女得罪了你,老夫亲自给你赔礼道歉可好,只求你放过我们一家吧!”陈汉淳说完,竟然对着红岫跪了下来,他身后的兄弟恨不得眼中喷出火来,但是最后还是随着陈汉淳跪了下来。

    红岫看着跪了一地的陈家人,一个个的全是在丰州说一不二的人,可是却被逼得给她一个女人下跪,而且还是在陈府的角门处,虽然这里通常不会有人经过,但是这也是丢人的事情。

    然而做了什么事情就要承受什么样的结果,那些私造的的兵器,肯定是这些人都得了好处的,否则就凭三房一家,是不可能做成此事的。既然都贪心拿了,难道事发了,你想要吐出来,别人就要成全你吗?

    就像是犯了罪一般,你犯了罪说句‘对不起’,别人就该放了你吗?那还要法律干什么,那还要国家来治理干什么,恐怕大同世界也不能是这样的。

    何况因为他们的助纣为虐,那江南郡王又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其中就有她自己,五石散的危害还有那些黑暗的时候,要不是撑着一口气在,恐怕她早就自杀了,这些害她的人她为什么要放过,他们当初可能要放过她?

    红岫淡淡的说道:“犯了什么罪就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若是你们有了悔改之心,现在就去自首的话,或许廷尉大人还能放过你们的家人。”

    封建社会毕竟不是法制社会,这里若是犯了罪都是要连坐的,一个人的错却是要全家来承受,甚至是九族之内的人,若是他们能自首的话,或许能让他们的子女冲奴也不一定。

    红岫都这样说了,显然也没有要动摇的意思,陈汉淳几人慢慢地站了起来?陈汉淳狰狞的说道:“你们真的不怕鱼死网破?”好像就是死也要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架势。

    红岫不由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道理,自己的错误却要怪别人不帮他,因为不帮他所以也要怪别人吗?

    陈有卿这时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好自为之吧!”说完之后便带着红岫进了角门。

    若是当初过年的时候,只有三房在,然后态度融洽的将这件事说开,或许陈府真的可以帮一把,可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陈家的家主来了京城,而他们表面也是不合的,难道别人就不去查一查为什么所以的陈家人都来了京城吗?

    当有心了知道了之后,还巴不得陈府能绑他们一把,然后把柄落到了别人的手中,以后陈府就可以被别人拿捏了。

    这样的蠢事陈有卿自然不会做的,所以陈家人要是现在明白的话,应该是怎么想法将自己的家人藏起来,然后能平安的过一辈,而不是在这里做这些无用的事情。

    陈有卿最后的一句‘好自为之’,其实也算是一句暗中的提醒了,可是显然愤怒以及迁怒的陈家人想不到这一点。

    陈汉淳带着兄弟也求过其他的人,可是因为陈府不敢管,其他的人也就是出于观望的态度,没有一个出手帮忙的。

    回到偏院内,几人坐在一起又开始商量怎么办,可是没有人敢为他们隐瞒,也没有人敢为他们出头,让他们都束束无策了,即使将全部的家产全献出去,也没有人接受,他们到底要怎样?难道真的是天要亡他们陈家?

    几人在大厅内愁眉不展,甚至老七的头发都因为这件事愁白了。却在这时,三房的陈紫月在大厅外面说道:“不知各位叔伯有什么事情,天天的要往外面跑?紫月熬了一点安神的参汤,几人叔伯还有父亲一起吃些吧!”

    陈紫月带着丫鬟端着托盘,里面放着几碗参汤,她不知道陈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隐约知道这事情不简单,因为进京的时候,嫡母暗示她,会在京城给她找个夫婿。

    她是庶出的女子,因为不受重视所以她的婚事到现在还没有着落,而嫡母的那一番话,去京城找夫婿,其实应该是将她送人吧!

    她隐约觉得送的人就是陈府,但是因为陈紫然的关系,他们和陈府谈不来,所以这件事应该是放下了,然而她还没有高兴几天,终于不用被送人了,可是叔伯竟然一下子全进京了。

    这时候陈紫月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来,能让这些人一起进京来,这事情必定不小,很有可能就是灭族的事情,于是陈紫月便动了心思,她要弄清楚是什么事情,她没有在陈家得过任何好处,所以她不想跟着陈家一起死,她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然后找自己的出路。

    早上都没有吃饭的几人,现在听到陈紫月送来了参汤,于是全都疲惫上来了,老三陈汉铭说道:“端进来吧!”

    陈紫月带着丫鬟进去了,然后看着丫鬟给几人一人一碗,又对丫鬟说道:“去看看厨房内的燕窝好了没有,若是好了就端来。”这话不过就是借口,那燕窝还没有开始煮。

    丫鬟会意的下去了,于是陈紫月对着陈汉淳说道:“大伯,不知道您在忙什么,也不知道紫月能不能帮上忙,可是紫月想知道知道,也好为您分些忧愁。”陈紫月在陈家从来都是低调存在的,陈汉淳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侄女存在。

    陈紫月的一句话不可能就让陈汉淳开口说给她听,陈紫月却是轻笑着又说道:“男人办不成的事,不一定女人就办不成啊,女人有时候可是更好说话的。”这是在暗示,有时候或许送上去一个女人,也比男人说一堆要好用的多。

    陈紫月的话让几人的眼睛都是一亮,然后又打量了打量陈紫月,窈窕纤细的身材,因为是妾生,而妾侍一般都是出色的容颜才能当妾侍的,所以陈紫月的容颜也是非常出众的,可以说简直就是一个尤物一样的存在。

    因为陈紫月从来注重低调,所以一直低着头的,此时头高高的抬起,顿时让几人都看清了她的容貌,要不是因为眼前站的是自己的侄女,要不是现在没有兴趣玩乐,恐怕这些人都要起性了。

    陈紫月压下心中的厌恶,娇媚的说道:“不知道众位叔伯还有父亲,认为紫月说的可对?”几人互相看了看,都从众人的眼中看到了同一个意思,可以用女人来换取太平也未可知。

    陈汉淳沉思了一会儿,才对着陈汉铭说道:“你说说吧!”然后陈汉铭简单的将这件事说给了陈紫月听。

    陈紫月开始的时候,很为自己终于知道了内幕而高兴,可是现在听到陈汉铭的话,她不由的跌倒了地上,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只回想着自己脑子中的一句话‘这是灭族的大罪’。

    陈紫月瘫倒在地上,全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该怎么办?她不要死,她要好好的活着,她还没有活够呢!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坐在最上首的陈汉淳说道:“所以为了陈家的性命,我要你去勾引陈有卿,只要你能得到他的宠爱,那么陈家就保住了,而你自己也保住了。”此时陈汉淳也顾不得用词不当,让侄女去勾引男人了,他想要的目的只是陈紫月要是能成功的话,或许陈家就安全了。

    坐着的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就连陈紫月的父亲陈汉铭也点了点头。

    可是坐在地上的陈紫月,想了一会儿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去找陈有卿。”她说到这里,所以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以为她不同意。

    但是陈紫月却冷静的说道:“找陈家已经没有用了,找任何官员都没有用,叔伯们这么大的动静进京,别人肯定都关注着,所以若是我们去求官员,只要他们答应了,那么就是给别人攻击他的把柄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答应?”

    听到陈紫月的分析,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不找官员们,难道他们要坐着等死吗?

    而陈紫月这时候说道:“不找官员,还可以找比官员更管用的人。”众人都看着她,现在这些人的脑子都是乱糟糟的,要是陈紫月不说清楚,他们根本就想不出要找谁。

    陈紫月轻轻的说道:“找皇子们,找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们。”这句话一出,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然后笑容也都上了脸颊,他们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好像是离了水快要渴死的鱼,终于又回到了水中,然后活了过来,可以畅快的肆意的活了。

    老四又问道:“要找哪位皇子?四皇子?”四皇子是嫡出,在他们看来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很大?老四这样说了,几个人也附和的点头,他们也认为是四皇子可能继位。

    陈汉淳这时又想到,去勾引皇子们,那以后说不得就是妃子了,又想到自己在京城的女儿陈紫然,还不如让她去,这样事成了之后,女儿可就是妃子了,到时他可就是皇亲国戚了。

    做着皇帝老丈人梦的陈汉淳说道:“让紫然去吧找四皇子,紫月你去找一位庶出的皇子,就七皇子吧!”现在呼声最高的两位皇子就是这两位了,但是四皇子更有可能,就让紫然去,七皇子就让紫月去吧,当时候也好保万无一失。

    陈紫月却是没有反驳,低着头没有让其他人看到她的表情,因为她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想到当妃子了,就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了,可是刚刚想到勾引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

    然而陈紫月却是也很同意陈汉淳的安排的,因为她认为七皇子更有可能继位的,因为他是纳了守奸派派主的女儿,又是保皇派派主陈有卿的连襟,这层关系摆着,这两派是一定会支持七皇子的,毕竟有了这么一点关系,七皇子当了皇上之后,与皇上的关系更近了不是。

    于是想到办法的陈家人开始打听,四皇子还有七皇子什么时候会出门,有钱能使鬼吞没,这话的确不假,大把的钱砸进去之后,终于知道了四皇子在两天后会去茶香阁会客。

    于是陈汉淳将自己的女儿陈紫然喊进了书房,然后让她主动去接近四皇子,说四皇子是要当皇帝的人,若是你有本事得到四皇子的喜爱,那么你以后就是妃子的命了。

    陈汉淳并没有对自己的女儿说出事情,他认为没有必要,能成为皇帝的女人,这一条已经足够吸引人了。果然听到能成为妃子,陈紫然的眼睛一亮,然后依从了陈汉淳的言语。

    然后两天后陈紫然可以的打扮去了茶香阁,因为陈紫然长的也是不错的,又故意穿了一身紫衣,脸上遮了一个紫色的面色,就像是误入人间的精灵一样,自然四皇子便入了套,当天便将陈紫然带进了皇子府中。

    而七皇子的消息是晚了两天才听到一件事请的,七皇子的消息并不容易打听,要不是有人在七皇子府外天天的盯着,亲眼看着七皇子出门了,恐怕这也是打听不到消息的,因为七皇子府的人都守口如瓶,一点也不好收买。

    看着七皇子出了府,盯梢的人赶快去回话,然后在后面盯着七皇子,看他到底要去哪里?

    七皇子要去哪里?自然又和五小姐有关了,他知道赵倾官不会罢休将赵姨娘给他的,所以也派人一直盯着赵府的情况,直到今日有人来回,赵府有马车要出京?

    七皇子一猜就知道应该是打算将赵姨娘送出京吧,于是他便出了城门,打算早早的在路上拦着,然后将人抢回府中。没有办法,赵倾官将人看的太紧了,就算是他想要潜进赵府将人偷出来也办不到,于是只能等着赵倾官做下一步的打算,他只能见招拆招了。

    而得到七皇子出京的消息,陈家的人也准备好了,快速的让陈紫月换好衣服,然后也出了京城,陈紫月装成一个去京外的人,然后碰上了抢劫的,然后让七皇子救助了她,她就可以以身相许了。

    这抢劫的人,自然也是陈家人安排的了,于是七皇子惦记着赵姨娘,而他又被别人给惦记上了,这些七皇子不知道,他只知道暗中有人盯着自己,却是不知道什么目的。

    七皇子在京城必经的一片树林子里躲着,远远的看着赵府的马车过来了,暗卫便问道:“主子,要不要动手?”他们也知道今天是来抢人的。

    七皇子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说道:“你说赵姨娘会在马车内吗?”这个问题让七皇子皱了皱眉,赵倾官会一点也不防备他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