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一百零一章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一百零一章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一时间朝堂上所以的势力全部蜂拥而至,赵文斌已经成为了平乱将军去了淮缅,而引起这场争斗的赵倾官则是在书房内,听着自己的幕僚禀报那些势力被那些人吞并了,守奸派还有什么势力。

    赵倾官有严重的心悸,这样的病没有办法治愈,也很容易就突然死亡,所以当赵倾官的情况传出来之后,守奸派的人也有不少选择另投派系,因为现在主动投进其他派系,和以后被其他势力分瓜,被迫进入其他派系,那样待遇是不一样的,所以守奸派之中也有自动走的。

    过了半个月之后,正月出去阳历已经进入二月中旬了,而朝堂上的局势也逐渐的明朗化了,凡是想要争帝位的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的皇子,因为赵倾官的举动,全都被引了出来,而也不多不少的分了一杯羹。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即七皇子之后,还有庶出的八皇子十皇子也出来争位了,其他的庶出皇子都还没有成年,暂时不能争位,不过即使如此,也有庶出的皇子的舅族给他们争位,其中有十五皇子。

    一下子引出来这么多的庶出皇子,而守奸派的势力,也在这期间,三分之一的进入了陈有卿的时候,三分之一的还留在守奸派派主手中,剩下的另外三分之一,便被七皇子以及其他的人瓜分了,自然这之中七皇子得的最多了。

    而就在就在朝堂一片混乱的混乱,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陈有卿的大哥陈有忠遭到了刺杀,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这件事在这一段时间内,是很常见的。

    但是陈有忠因为的陈有卿的大哥,所以这件事又被区别对待了,因为陈有卿可是保皇派的派主,他的大哥被刺杀,他能坐视不管吗?所以保皇派停止对守奸派的吞并,所以的人开始追查凶手,整个派系的人抓凶手,那效果自然是很见成效的。

    红岫陪着陈有卿来看陈有忠,陈有忠手臂上中了一剑,好在没有挑断手筋,否则他的手就要废了。

    看完陈有忠出来,红岫问道:“这段时间不安全,为什么大哥还要天天晚上出门?”红岫看着陈有卿,却见他紧紧地抿进了唇瓣,显然是很不高兴。

    红岫见了,以为他是在为大哥刺伤而难过,于是劝道:“不要难过了,好在伤势并不严重,养伤几天就好了。”红岫知道陈有卿和陈有忠的感情很好,所以陈有忠受伤他必定是不好受的。

    陈有卿这才说道:“大哥这几天出门,是为了替我当诱饵。”高晶的人行事一直很小心,要不是他无意中看到了高晶人,让人一直盯着,也不会发现他们的动作。

    所以知道官员是高晶的人刺杀的,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而陈有卿想要将这件事摆在名面上,那么就要有一个理由,这几天他也会晚上出一趟门,或许因为他的声望所以并没有引出人来。

    而陈有忠看着他天天出门,便知道可能和这件事有关,所以也天天出门,要不是陈有卿在外面及时的救了大哥,可能大哥现在已经不在了,这能让他不难受吗!

    红岫听完心中也是不好受,大哥对待陈有卿的爱护之情,要怎么还才能还清这份恩情啊!

    红岫问道:“现在怎么样了?幕后的人找到了吗?”

    陈有卿摇了摇头,“没有,高晶的人抓了起来,却是找不到他们与谁勾结了,这件事牵扯上高晶,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事了,自然要发国文给高晶,问一问高晶人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样事情又被拖了下去。要是有皇子借着高晶的名声,铲除异己就麻烦了。”

    红岫想着父亲的一个举动,将争夺皇位的人全都引了出来,而这时陈有卿又将这件事挑了出来,很有可能让皇子扮成高晶的人,来杀害政敌,这样一来国将大乱了。

    因为一旦那样,死的官员就不是现在这几个了,庶出的皇子不是嫡出的皇子,他们可能会为了得到皇位而不择手段,不会顾及这样会不会让光武大乱,从而导致外敌入侵。

    红岫想了想,说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扮成高晶的人将争位的皇子全部刺杀一遍,造成的现象就是高晶想要制造光武大乱,然后大举入侵光武,这样一来皇子们若是再假扮成高晶的人刺杀官员,那就是与整个光武为敌了,一旦被查出来这人恐怕也成为众矢之的了。”

    红岫说完看着陈有卿的脸,想要看看他是什么意思。不想陈有卿脸上有笑容的说道:“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今晚一起行动了,现在难办的就是幕后之人不知道是谁,他答应高晶的是什么条件?”

    “抓住的那些高晶人只是听从的高晶来的人送来的命令,并没有与光武的人接触。”陈有卿又说到,所以这才是最难办的。

    红岫却是轻笑道:“这有何难,都放了不就行了。这样自然会有高晶人再来找他们。”

    “那要是他们用信鸽呢?以前就是用的信鸽。”陈有卿问道。

    红岫挑眉,说道:“那些人被放出来,不要让他们在京城呆着,将他们追杀出京,信鸽认的可是他们住的院子而不是人,他们不在京中收不到消息,操控他们的人自然就会出来与他们见面了。”

    古代的信鸽还没有说的那么神奇,能从这一家飞到那一家,认的不是人而是那个固定的地方。

    陈有卿这种方法自然也想到了,不过就是怕人放出去之后,人会被幕后之人杀了,但是现在听到红岫的话,他现在便不再犹豫了,人放出去了,能得到消息就得到,不能得到这些人留着也没有用,用来与高晶谈判,凭这几个人还不够格。

    当天晚上,所以争位的皇子都遭到了刺杀,而关押高晶人的地方也遭到了袭击,最后导致高晶人全跑了,然后又派人追捕,第二天早晨城门开的时候,高晶人上了守城的官兵,跑出了京城。

    而陈有卿坐在书房内,听到送回来来的消息,却是小小的有些惊讶,没想到有人和他想到了一块去了,那劫狱的人并不是他的人,他的人在暗处看着,然后一直跟在高晶人的后面,与他们一起出了城,能不能有所收获,就看幕后之人怎么想的了。

    而今天陈府来了几位客人,这些人也来过一次陈府,就是丰州的嫡枝陈家,上次被陈有忠和陈有卿挡回去之后,这些人便没有再来过,应该是以为不求陈府,去求京城的其他官员也是一样的。

    他们首先找上的就是守忠派的董大人,但是很显然不给好处是办不成事的,后来想想找上陈府或许还不用破费这么多,毕竟都是本家的人,一笔写不出两个陈来,所以又找到了陈府。

    这一次来,三房的人都来了,而上次被打了的陈紫然也来了。她被打了受了气,自然回给她的父母说这件事,所以当天送了信回去,一来一回过了十天受到了丰州陈家来的信,还有就是几个人。

    这几个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都是丰州陈家家主培养的死士,这样给了陈紫然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这件事任由她处置,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丰州陈家没有将庶枝的陈家看在眼中,没有看在眼中,要么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压制陈府,要么就是太高看自己了。

    红岫进入大堂的时候,便看到的就是陈紫然盛气凌人的样子,而高坐上的陈御史夫妇的脸色并不太好看。陈御史手中拿着一封信,那是陈紫然收到的信,是陈御史庶枝的长老来的信,这封信说的是将陈有卿的妻子交给陈紫然处置,负责就将陈家这一枝除族。

    在古代,每个人对家族的归属感很强,要是被除族的话,不仅遭到世人的唾骂,而且朝廷也不会重用这样的人。丰州陈家人这是在那他们的试图威胁他们,他们家一个是三公之一,一个是派系的派主,一个是朝廷的官员,若是真的被除族的话,可能就真的仕途止步了。

    红岫先给陈御史夫妇见了礼,然后便坐在了下手,这次没有陈有忠夫妇,也没有陈有卿,只有陈御史夫妇,还有就是丰州三房的人,以及盛气凌人的陈紫然。

    红岫对着楚氏问道:“不知母亲唤儿媳来有什么事情?”她没有给陈汉铭等人见礼,当作没有看到他们。

    楚氏说道:“老爷,将信给红岫看看吧!”嬷嬷拿过信递到了红岫的面前,红岫伸手接过来看完了,没想到丰州陈家还有这样的本事啊,竟然能逼迫庶枝的长老们将他们除族,这倒是件棘手的事。

    红岫看完了信,陈紫然还以为会看到她脸上惊恐的表情,可是她却是什么反应也没有,陈紫然不甘心的刺激道:“哼,这就是你打我的代价,是不是很难受啊,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好心的放过你呢!”陈紫然的眼神像看一件垃圾一样,不掩饰她的厌恶。

    红岫没有理会陈紫然的挑衅,对着陈御史夫妇问道:“不知父亲母亲是怎么决定?”她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她的,那么她就知道她会做什么样的反应了。

    当初陈紫然可是出言侮辱了陈府,她可是为了陈府才出手教训陈紫然的,要是因为这样的威胁,他们就将她交出去,她不知道还有没有信心和他们相处了。她为了陈府并不是这一件事情,当初楚氏在庄子上的时候,是她出去救她们的,可以说若是没有她,凭着陈有忠可能保不下她们。

    之后陈有忠受伤,楚氏她们都走了,唯独她留下来引开追杀,这些都是她心甘情愿做的,因为她爱陈有卿,所以也不求什么回报。但是不求回报,不代表会接受背叛,将她交出去就是背叛了她。

    红岫等着两人的决定,而她则会根据两人的决定采取措施。别人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对别人,决定都在他们手中,端看他们怎么决定了。

    楚氏听到红岫的问,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很是平静,好像什么决定都会接受一样,但是这份平静之下却又像是蕴藏着惊涛骇浪,一旦爆发就是毁灭性的。

    楚氏说道:“你是我陈家的媳妇,做的事也是为了陈家,你尽避放心就是。”只是不同意将她交出去了。

    红岫又将目光看向陈御史,“父亲认为呢?”她要听的是两人的答案,不是一个人的。

    陈御史看了楚氏一眼,楚氏却没有看他,这才开口说道:“这件事你没有错,父母若不贤还要规劝,何况长老们却做出这样错误的决定,必然也是要规劝的,我会去信给族中的长老们,若是不同意的话,这事就请圣上决裁吧!”

    这件事陈家并没有错,陈御史是刚直的人,若是红岫做错了,她也是不会袒护她的,关键是红岫并没有做错,依着陈御史耿直的性子,自然不会屈服的。何况陈家三人都在朝堂,族中长老们却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威胁他们,皇上也定然会为他们说话的。

    红岫听到陈御史这样说,这才无端的松了一口气,好在他们没有让她失望,否则她不知道她做出的决定会不会伤害到陈有卿,他是陈御史夫妇的孩子,若是她不管他们,陈有卿夹在中间也必然是难受的。

    听到陈御史夫妇所言,陈汉铭说道:“除族这件事劝你还是想清楚,一旦你做了决定,还没有说到皇上面前,长老们可能将你们的名字除族了,到时就算是皇上知道了,除族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了。”

    ------题外话------

    《总裁追捕令缉拿带球小逃妻》五女幺儿http://www。/info/611268。html

    传说:身家丰厚的萧氏总裁是一位温文尔雅、气度不凡、豁达大度、海纳百川的美男子……

    我呸!

    纯属谣言!

    那厮空有一身高大上的外表,实则是一个阴狠、小气、腹黑、奸诈之徒……

    实习记者苗小玉不过是无意中踹了萧公子身体某处一脚,就被逼得丢了工作、进了警局、欠下巨额外债、最后连自己的身体都上缴归了他,成了他24小时贴身女仆。

    不过,面对男人不分昼夜的压榨、无休无止的索取,苗小姐终于登高一呼,揭竿而起!

    谁说她苗小玉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真是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小妮子也是腹黑奸诈之辈,扮猪吃虎是她的强项,既然已经被欺负的无处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