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五章 五小姐必须要嫁的人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第七十五章 五小姐必须要嫁的人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看到赵倾官并没有受伤,红岫便放心了,想必传出来的受伤的传言,也应该是糊弄赵文胜的,笑赵文胜还以为局势全在自己的掌控中,却是不知道别人眼中他不过是挑梁小丑一般吧!

    一直挂心父亲的事情,还没有顾得上五妹妹的事情,于是红岫对着赵倾官问道:“五妹妹又是出了什么事情?”

    赵倾官听到红岫提到五丫头,又是一桩头疼的事,老三有掌权的心,是他不应该用在自己的家人身上,有本事就去外面闯出一番事业来,却是在家里伤害老大,又妄想要动他,这一点赵倾官他看不上。{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尽避看不上,但是那也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和老大的意思都是放他一马,将他逐出家族就是了,以后他能混出名堂来是他的本事,混不出来也由着他去了。

    赵倾官的意思也是很明显的,要是他打算管赵文胜的事,就不会顺着赵文胜的意思传出小姐受伤了。所以他的表现就是不管不顾,全由着老大处理,而老大的什么样的性子,他当爹的还不知道,老大干不出杀手足的事,正好对了他的心思。

    至于这五丫头,唉,赵倾官心里先自己叹了一口气。

    “五丫头要嫁七皇子。”赵倾官说道。

    红岫听言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五妹妹不是一直想给陈有卿当妾吗,现在怎么又一心一意的要嫁七皇子了?五妹妹来庄子上的时候,她是能看出来,五妹妹并没有熄了此心啊!

    原来五小姐跟着楚氏一起进了京城之后,因为她们没有坐马车,又是走着回去,到了京城之后,五小姐带着赵府的几个护卫,还有她的丫鬟回赵府。

    路上路过闹事的时候,人多五小姐又有心看两边的摊子,所以走的就慢,正好与七皇子停在了同一个摊子上,然而这是又出现了刺杀七皇子的人,闹事一乱,五小姐一跑,正好撞到了七皇子的怀里。

    七皇子右胸上被人乱中射了一箭,瞬间便流出了血,这时又被突然撞过来的五小姐撞狠了,两人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五小姐便趴在了七皇子的身上。

    五小姐狠狠地愣了愣,才明白过来,自己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肌肤相贴,对于把规矩看的极重的五小姐,已经知道这人她是非嫁不了,除非她想当姑子。

    五小姐看到七皇子胸前插着的箭,顿时吓了一大跳,“你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就要当姑子了,你要挺住啊!”

    她慌乱的对着七皇子又捶又打,本来就中了箭的七皇子,那里经得住她折腾,只看清一双慌乱又不安的眼睛,便昏了过去。

    护卫来救,将五小姐从七皇子身上拉起来,五小姐就是不喜欢七皇子,也不能让他死掉啊,因为这是她的夫君了,若是他真的死了,自己就正能当姑子了,于是五小姐跟着七皇子的人,一路跟到了七皇子府,然后便看到护卫把人送到了七皇子,于是五小姐便知道了她未来夫君的身份。

    本来五小姐也想跟着进去的,是却被看门的人拦住了,五小姐便没能进去,她又匆匆的回道赵府。回来就去找父亲赵倾官了,便说了她要嫁给七皇子的事。

    赵倾官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女儿成为政治牺牲品,而且要是嫁给七皇子,只能是妾侍了,因为七皇子已经有正妃了。让自己的女儿当妾侍,赵倾官肯定是不同意的,是五小姐也坚持,要是不嫁七皇子就当姑子去。

    红岫听了五小姐的奇遇,便明白五妹妹为什么要嫁七皇子了,因为她重视声誉,所以认为自己的声誉也算是被七皇子毁了吧,要是不嫁的话,只能当姑子了,所以就算是看不上七皇子也必须嫁的。

    红岫说道:“父亲是不是怕因为五妹妹婚事别人都会以为,父亲选了七皇子为储君,继而守奸派就会支持七皇子了。”

    赵倾官摇摇头,他不是为了这个,主要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当妾侍,总不能将七皇子的正妃弄死吧,就算弄死了,五丫头庶出的身份,也当不了正妃啊!

    陈有卿在一旁说道:“七皇子没有储位之争的资格,就算他再有才也没有,因为七皇子是庶出的,除非他上面的嫡出大皇子二皇子四皇子全都出事了,才能轮到他。”

    红岫点了点头,再看父亲不虞的表情,便猜到了大概,“这七皇子应该是有正妃了吧!”

    见陈有卿点点头,红岫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父亲,就依了五妹妹吧,父亲应该也了解五妹妹的脾性吧,让她当正妃她肯定是做不好的,五妹妹也不会在乎七皇子有没有正妃,她在乎的是她的声誉。”

    这对于五妹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要是她既在乎声誉,又在乎七皇子有多少女人,那么她才会活的痛苦吧。因为没有爱所以就算七皇子对她不好,也不会伤了她的心。

    五小姐一直是活的很纯粹的人!

    赵倾官没有回答,他坐上高位就是为了自己的家人,没有想到却是件件不如意啊!五丫头的为人单纯,是做父亲的却是从来没有看懂过,就算聪明的红岫,他都能猜透,偏偏这五丫头,唉!

    红岫和陈有卿在赵府用了晚饭才回去的,赵文斌对赵文胜的处理果然是逐出了赵家。晚上的时候,赵文斌并没有出来吃饭,而是自己在房内吃的,至于书房内谈的什么,也只有赵文斌和赵文胜知道。

    红岫想去劝一劝大哥,是却被陈有卿拦了下来,“有些伤是要自己慢慢愈合的,你劝也没有,反而是为了不让你担心,强打笑容将伤痛埋在心底不好愈合。”

    于是红岫跟着陈有卿回了陈府,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没有去给楚氏请安。陈有卿去了一趟书房,回来的时候红岫已经睡下了,看着清减的面容,陈有卿想着怎么将人补回来,自己好开吃啊!

    第二天红岫还没有去给楚氏请安,王姨娘和赏荷便来了,看到两个陈有卿的妾侍,红岫知道她以做主将这两人送走,是赏荷还好说,王姨娘就不同了。

    青杏的伤已经养好了,红岫起身的时候,便是青杏时候的,因为青杏没有跟着红岫去庄子上,所以对于府中的事很清楚,便对红岫说了一件事,就是有人私下里传三少奶奶已经不是清白人了。

    红岫算起来已经失踪了两次了,一次是被江南郡王撸了去被下了药,再一次就是楚氏回了京城,而红岫却和护卫赵二失踪了。

    红岫知道传这样事情的人,一定是针对红岫而来的,能是一直与她不和的陈白玲,也有能就是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两个妾侍。但是她们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红岫还是完璧之身,只要她想要证明,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红岫不动神色的打量了王姨娘和赏荷,王姨娘还是在她面前装胆怯,而赏荷也在她面前很老实,因为赏荷还没有筹码和她较量,现在自然会很安分。

    谣言会不会与她们有关,这要查了才知道,再去给楚氏请安的路上,红岫说道:“有人议论不要管,就是有人在你们面前说,你们也忍着,我倒要看看是谁闹得最厉害,将这件事交给赵炎家的。”

    赵炎家的打探事情很有一手,这件事交给她正合适,青杏点了点头,回来之后自会去给赵炎家的说。

    红岫又道:“你和二胡子的事要是没有异议,就定下来吧!”那天三爷将二胡子叫到书房内,也试探了二胡子,对他说要是想要他的庇护以,但是就不能和陈府内院有牵扯。

    意思就是庇护与青杏只能选一样,然后二胡子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选了青杏,这件事陈有卿对她说过。

    青杏面上有淡淡的笑,倒是没有羞怯,青杏的性格和相似,都是骨子内坚韧之人,对于认定的伴侣在别人面前不会羞于提起。

    “有少奶奶做主吧,不过成亲就等到奴婢的契约结束吧,我给少奶奶在调教一个得利的人。青橘撑不起来场子,映日和映月性子也不行,夫人给的人同样也不行,这个人要现找,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呢,应该能找到。”青杏慢慢地说道。

    红岫也笑着说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这么早放你出去的。”有青杏院子中的事,她完全不用担心,少了青杏确实就跟少了左膀右臂一般,想要再找一个这样的人,真的很难。

    红岫脑子中突然闪过一个人,那就是田三娘,田三娘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她处的环境太过单纯,所以便不会动脑子,要是稍加调教会是一个很得利的帮手,是不见得三娘就愿意跟她做事。

    何况要是三娘真的与赵二成了,也不好让三娘跟在她身边。

    两人在走到楚氏的院子中的时候,正好与陈白玲碰到了,陈白玲对着红岫冷哼了一声,嘴角也露出了冷笑,她认为红岫已经不是清白的人了,对她就更没有还好脸色了。

    红岫不想与她计较,青杏却是不会放过的,她先给陈白玲见了礼,然后又对陈白玲说道:“三少奶奶是五小姐的嫂嫂,难道五小姐不该见礼吗?”

    陈白玲冷笑一声,“嫂嫂,她也配,不过是残花败柳而已。”说完就转身进了院子,像是看一眼红岫都会脏了她的眼睛一样。

    红岫看到陈白玲的唇形之后,眼睛眯了眯,眼中冷光一闪而过。以说陈白玲是她见过的世家小姐中,最单蠢的一个,就连自己的五妹妹都要比她强上一些,因为五妹妹虽然也单纯,但是却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是陈白玲就不是了,她的单纯就是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这件事不是她传的,那么就是那她来试红岫的反应;若是是陈白玲传的,那么也是别人在她面前挑唆了。

    “知不知道陈白玲回来之后,有谁去过她的院子?”红岫对着青杏问道。

    青杏回道:“三爷的妾侍王姨娘和赏荷去过,不过并不是单独只去了五小姐的院子,是各院子都去了给主子请安。”话说到这儿,红岫已经进了楚氏的院子,便就此打住,回头再说。

    陈有卿没有跟着红岫一起来,是因为陈有卿已经去上朝了,他没有喊红岫早起侍候,红岫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因为已经决定和陈有卿好好的生活了,所以便打算和楚氏修复关系,就算不能推心置腹但是也不能让陈有卿在中间为难,只要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好了。

    丫环去通报,然后红岫由青杏扶着进了屋子,进屋之后便看到陈白玲跪在了地上,她面上有泪听到脚步声猜想是红岫,回头还瞪了她一眼。

    这一幕又落在了楚氏的眼中,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很是失望,三个孩子之中,有忠是最让她省心的,从来不用担心;有卿是她费心思最多的,却是从来没有打开过他的心结;而白玲则是宠爱的,因为那时后院之内已经是自己说了算了,所以她想怎么都由着她,却是将她惯的不成样子了。

    楚氏说道:“你还没有意识到你错在哪里了吗?别人再说陈府的三少奶奶,难道不是在说陈府吗?你不知道反驳,却是还来质问我管不管,你的态度就是在代表陈府,你就是这样维护陈府的脸面的?”

    楚氏严厉的斥责陈白玲,这也是红岫认为陈白玲最单纯的地方,自家有人出了事,谁不是想着要捂着,是陈白玲却偏偏跟着起哄。

    红岫给楚氏请了安,又给萧氏大嫂请了安,便坐在了萧氏的下首了,并没有拦着楚氏教育陈白玲,她在萧氏的旁边低低的问道:“大嫂,大哥的伤怎么样了?”她一个弟妹不好去看大伯哥,只能等到三爷回来一起去。

    萧氏眼底深处闪过复杂,说道:“那毒蛇的毒很霸道,虽然弟妹给了解毒丹,但是太医说还要好好的调理才行,否则会留下残留的毒素。”

    红岫说道:“让神医门的人给大哥看看吧,这样大哥好的会快些。”提到洛兰,红岫才想起她把解毒丹给大哥用了,不知道怎么给洛兰说,这又是一件事。

    萧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那就谢谢弟妹为大伯费心了。”神医门的人与红岫熟悉,这是都知道的事情。萧氏已经转过了脸,看着婆婆处置小泵子,不再与红岫说话。

    红岫没有看出萧氏的略微冷意,只是认为大哥是为她受伤的,她有责任将人治好。

    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楚氏对陈白玲的处置:“你既然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就去抄女戒吧,女戒上也有不造谣生事,以后若是女戒上的事你还犯,就禁足抄一个月的女戒。”

    楚氏从来不知道女儿会这样的固执,也从来不知道她这么的愚蠢,楚氏对陈白玲真的很失望。

    陈白玲哭着下去了,不过走的时候还是瞪了红岫一眼,见楚氏说了那么多,她是一点也没有听到。

    楚氏并没有对红岫说什么,而是以其他的理由将流传造谣的人狠狠地落了一桶,然后将人撵出了陈府,这也算是楚氏对红岫以及陈府面子的维护。

    这两天陈有卿一直忙着保皇派的事情,都是早出晚归,红岫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红岫睡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两人算是两天没有见面了。

    这一天青橘跑进来对她回报,“洛姑娘来了。”红岫眼睛的毒已经解了,洛兰想必是来拿解毒丹的,是红岫却不知道怎么说起。

    洛兰进来之后,红岫还没有得及说解毒丹的事情,洛兰便说道:“赵府的五小姐去了念慈庵出家,你知道了吗?”红岫听到一惊,不应该啊,父亲是不会逼着五妹妹当姑子的啊!

    一看红岫就不知道,洛兰说道:“街上已经传开了,说赵家五小姐不顾廉耻,扑到七皇子怀里,不要脸的非要嫁给七皇子。”

    红岫一听就知道有人在后面作怪,而且也是很了解五妹妹性子才这样传的,五妹妹一看自己的闺誉毁了,为了她的闺誉她是能决心当姑子的,因为她把闺誉看的太重了。

    七皇子不能争储位,那么对五妹妹下手的人,肯定就是七皇子的正妃了,只有她与五妹妹有利益冲突,应该是怕赵府给五妹妹撑腰,嫁给七皇子当侧妃吧。

    是红岫给父亲说的是让五妹妹当如夫人,也就是妾侍,反正都是妾了,何必去在乎一个名分,这样五妹妹在七皇子府就不会有人对她下手了,是这边还没有去说呢,那边已经找上茬了。

    红岫眼中闪过冷光,敢闪赵府的脸,就不要怪我们将你的面子里子踩在地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