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可怕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第十八章 可怕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原来赵红岫接到陈有卿的信,看完上面写的是光武的律法,便猜到了她做的事全在陈有卿的掌控中,而且也是在陈有卿的暗示下,她一步一步的做下来的。

    对于赵红岫说的话,青杏脸色瞬间白了,哥哥一直没有给她联系过,她一直以为是小姐安排了哥哥藏了起来,可是现在想来,小姐从来没有传过这样的话。

    看着惨白着脸的小姐,青杏也顾不得主仆之分,摇着赵红岫的肩膀说道:“小姐,您不要这样,奴婢的哥哥现在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和让哥哥做的事有关?”赵红岫看着青杏焦急的目光,心中一痛,青杏是信任她的,才让王二帮她做事,可是她却害了王二。

    见小姐一直盯着自己,而且眼中全是愧疚,青杏收回手,掌心掐出了血印,说道:“小姐,那次您给陈夫人敬茶的时候,说自己能看懂唇形辨话,大少奶奶在您身后说,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呢?当时青橘气不过大少奶奶暗骂您,就说人确实没有这样的本事,在她的心中,小姐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青杏说得很慢,像是怕赵红岫听不懂似的,因为赵红岫的状态很差。青杏接着说道:“不光在青橘的心中小姐是神一样的存在,在奴婢的心中,小姐也是神一样的存在。您就是我们的希望,这点困难难不倒小姐的,您又何必自暴自弃呢!”

    赵红岫看着青杏的嘴唇一张一合,她说的话过了许久才进入了脑子中,何必自暴自弃,是啊,自暴自弃要能救回王二吗?自暴自弃能将自己摘出来吗?不能,那她现在在做什么?

    原本呆滞的眼神,现在越来越亮了,青杏看到赵红岫终于恢复了一半,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哥哥可能正在命在旦夕,心中又是一痛,但是她没有怪小姐,他们的命本来就是小姐给的,现在还给小姐也没什么不好的。

    赵红岫静静地又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又捋了一遍,最后对青杏说道:“你哥哥现在还没有事,就算将来出了事,那他也是从犯,那时要是我保不住自己,也会把他赎回来的。”

    现在她和王二是一体的,首先她要保住自己才能保住王二,现在的问题就是她要怎么保住自己。

    “将那个赶车的婆子叫进来,我有话要问她。”赵红岫对青杏吩咐道。

    那婆子再次进来之后,赵红岫才看清她的容貌,周正的面容,一看就不是奸猾之辈,皮肤并没有因为长期赶车,而被晒得偏黑,反而是养尊处优养出来的偏白的肤色。

    刚刚没有仔细看,现在看到此人赵红岫知道,她一定不是赶车的婆子,于是她把脸色沉了下来,“这封信真的是三爷给你的?”赵红岫的声音很严厉,上位者的气势全部拿了出来。

    那婆子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一样,镇定的说道:“确实是三爷给的,封口处用了三爷的私印。”

    “就算是用了三爷的私印,难道就能证明是三爷给你的,而不是你偷的,里面的内容要是被泄漏了或者丢失了,牵连的可是陈家所有人的将来,三爷会把这样的信,交给你一个赶车的婆子?”赵红岫呵斥,“说,这信是怎么来的?”

    听到赵红岫的话,那婆子浑身一抖,她没想到三爷会把这样的一封信交给她,于是着急的说道:“三少奶奶明鉴,这确实是三爷给老奴的。”

    赵红岫却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对青杏说道:“你去和母亲借几个身体强壮的婆子过来,就说有叼奴冲撞了我要处置。”青杏点头真的向外走去。

    那婆子一听急了,这里不是陈府,三少奶奶要是动她,真的是易如反掌的事,可是三爷没有让她说出真实的身份啊!没有办法她只能上前拉着青杏不让她出去,对赵红岫说道:“要是三少奶奶不相信老奴,可以回去问问三爷,确实是三爷给老奴。”

    赵红岫寒着脸反驳,“我看你是知道进了赵府便出不了门,才这样说的吧!你进赵府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不是要给赵府栽赃什么东西?”

    在这样的时候,赵红岫也不得不谨慎,赵倾官本来就有嫌疑,要是又被栽赃了什么证据,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还有她自己惹的事情,她真怕赵倾官知道了,先把她给灭了以表自己的清白。

    那婆子听言脸色一白,猛烈的摇头,“不是,不是的,老奴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青杏也说道:“你说你不是就不是吗,再看你的肤色,经常赶车的是你这样的吗?看这白净的程度,就连重活平时都不怎么做吧!少奶奶,别和她啰嗦了,奴婢这就去喊人来用刑,打也要打招了。”

    看三少奶奶不似好糊弄的,恐怕要不说出实话,这顿打是躲不过去了。于是拉住青杏喊道,“我说,我说。”一着急,连老奴也不自称了。

    赵红岫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就算你说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打一顿的好。”

    那婆子额头生生的急出了冷汗,“三少奶奶要是不信,可以把我关起来,回去后在找三爷对证也不迟啊!”

    赵红岫这才说道:“那你说吧,若是让我找到破绽,别怪我对你用刑了!”那婆子听出了赵红岫的意思,若是有一丝隐瞒,前言不搭后语,便会对她用刑了。

    终于那婆子在赵红岫的恐吓下决定说实话,“老奴不是赶车的婆子,而是三爷的奶娘周氏,三爷昨天给了老奴一封信,说若是三少奶奶在赵府不是吃亏的性子,便将信给三少奶奶看。若是恩气吞声的性子,就不要给了。”

    “老奴看到自您进赵府之后,就一个婆子接着,住的院子还是这样的,可是您什么也没说,连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正打算瞒下那封信时,您却打了赵夫人身边的人。想想应该符合三爷说的不吃亏的性子,所以便将信给了三少奶奶。”

    赵红岫听言,对陈有卿又胆寒了一分,若是自己刚刚想着忍气吞声了,是不是就失去了自救的机会,她是不是该谢谢陈有卿对她还是有一丝仁慈啊!

    不吃亏的性子便给她看信,既然是这样的性子,又怎么忍气吞声的任由你陈有卿一次次的算计。

    赵红岫看着周婆子焦急的看着她,就怕她不信她说的一样。找这样没有心机的人来做这件事,也是怕她知道被算计之后迁怒她吧!周氏的身份又是陈有卿的奶娘,若是她动了他的奶娘,回去也不好对他交代,陈有卿你还真是算无遗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