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最新章节 - 第二章 待嫁、出嫁

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 第二章 待嫁、出嫁

作者:代姐2013书名:错配鸳鸯之庶女谋嫁类别:玄幻小说
    赵红岫为什么说她的便宜父亲将她推进了火坑,因为赵倾官请的这道圣旨根本就没有顾及她的死活,赵家和陈家的关系,就像是清朝的和珅和刘墉的关系,不是和珅弄死刘墉,就是刘墉弄死和珅。而根据邪不胜正的原理,很有可能是陈家弄垮赵家。

    那么这时的她嫁进陈家,不就是上赶着被人家收拾送命吗!她也看过几本小说,古代人内院整死人的法子,可是有几十种啊!就算不想方设法整死她,让她犯七出把她休弃回家,她不还是逃不过冲妓的命运吗?

    所以摆在赵红岫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嫁进陈家,然后千方百计不让陈家把她弄死或是找理由将她休了。只要坚持下来才有活路,可是一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就是在一片水深火热中度过,赵红岫全身便升起一抹无力的感觉。可是这是她要走的路,就算她再想逃也要坚持下去,除非她不想活了。

    可是尽避是一个聋子残疾人,赵红岫也从来没有想过轻生,因为命运从来都是公平的,不是先苦后甜就是先甜后苦,现在的苦楚只能说是为以后的幸福做铺垫吧!

    赵红岫猜得不错,陈家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愿意的,陈御史回家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一天一夜没有出来,要不是陈有卿在书房外跪求陈御史,估计陈御史就要把自己饿死在书房了。

    过了五天,陈家终于派媒婆将聘礼送到了赵府,同时也定下了婚期就在下个月的初五,赵红岫听到丫鬟青杏说道,却是勾起了唇角,还真是摆明了对这桩婚事的不满啊!没有问名、纳吉就算了,居然把婚期定在了鬼月七月初五,这是在咒谁呢!

    依着赵红岫在赵府的地位,自然也没有人帮她出头。赵红岫是赵府的庶出小姐,她的姨娘生下她就难产死了,长到半岁的时候被发现是一个聋子之后,便被扔在了偏远院子自生自灭。

    多亏了她姨娘身边有一个情深意重的丫鬟,带着赵红岫到了七岁才嫁人,可是那丫鬟走了之后,赵红岫的日子便惨不忍睹了,浑浑噩噩的活了三年,终于有一天得了严重的风寒,在没有人管的情况下死了,然后就是现在的赵红岫进了她的身子里面。

    赵家确实没有苛待她,对于一个聋子一样的存在,对嫡女和嫡子根本没有任何威胁,若是赵红岫没有缺陷的话,赵夫人或许会养在身边亲自教导,然后嫁给门当户对的人家,为自己的儿子添一个助力。可是偏偏赵红岫是有缺陷的人,赵夫人为了显示大度,也没有苛待过她,只是她的份利都被贪心的丫鬟瓜分了。

    赵红岫用了四年的时间,将自己院中的偷奸耍滑,欺上瞒下的丫鬟,全都清理出去了,然后留下来的就是对她还算忠心的丫鬟。红岫知道,这些丫鬟没有绝对的忠心,只不过是她能满足她们的利益罢了,若是有人给她们更大的利益,背叛了她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婚期定下来了,所以赵红岫离出嫁还有十五天,她要做的就是在十五天之内将嫁衣绣出来,可是别说死去的赵红岫不会,就是现在活着的赵红岫也不会啊!于是为了出嫁那天有衣服穿,只能让丫鬟待她做了。

    其实这场婚嫁,不管是她还是陈有卿都不愿意,或者两人都有以后的打算,并没有将这场婚事当回事。对于陈家来说或许是多了一个出气筒,而对于赵红岫来说则是理她摆脱命运更近了一步罢了。

    过了十天之后,在几个丫鬟分工合作的情况下,嫁衣终于绣完了,赵红岫只是看了一眼便放下了,没有意义的婚姻,嫁衣再好看又有何用。

    “你们可愿跟着我去陈府,若是不想我便求了夫人将你们放出去也可。”四个丫鬟青杏稳重,青桃活泼,青梅细心,青橘泼辣果敢,这是七年中红岫为自己找的四个丫鬟,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而赵红岫多多少少帮了她们一把,所以她们选择跟着赵红岫。

    青杏和青橘立刻说道:“奴婢跟着小姐去陈府。”她们两个受到红岫的恩惠最多,选择跟着她走也不奇怪。赵红岫点了点头,又看向青桃和青梅,这两人应该不愿跟着她,因为她们已经与外院的奴才订了亲,唉,想要留下就留下吧!

    “青杏去拿十两银子,给她们一人五两,算是我给她们添妆,主仆一场我只能做到这些了。”红岫说道,青杏点头应是,去了十两银子给了她们。

    “小姐…”青桃和青梅拿着银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是愧对小姐。

    “没关系,你们的老子娘都在府中,让你们跟他们分开确实不太可能。”红岫自己不想留在赵府,但是她也不能说出她的担心,毕竟那是以后的事情,当今的皇上能活多长时间,赵府就能享多少年的荣华。她若是拿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宣扬,估计赵倾官都得亲自灭了她。

    待青桃和青梅出去之后,青橘哼了一声说道:“养不熟的白养狼,小姐哪次有了好东西不是想着她们,这时候倒好,用上她们时,一个个都成了乌龟缩进壳里去了。”

    赵红岫看着青橘的唇形,自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于是说道:“好了,她们想留下来就留下来,也没什么不好的。你和青杏去院子中问问,可有愿意跟着我出嫁的,去的带过来我看看,不去的一人赏一两银子。”

    两人下去询问,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跟着来了三个人,两个是三等丫鬟映月和映日,一个是二等丫鬟赏荷。赵红岫看着她们进来就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映月和映日进来之后,就低着头等着吩咐,而赏荷则是偷偷地打量着屋内的摆设,眼中也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赵红岫的屋子除了一等丫鬟,其他的人是不允许进来的,虽然她的房间内的摆设也算不上好,但是也比丫鬟住的要好太多。

    赵红岫淡淡的一笑,说道:“映月和映日以后那二等的月利,赏荷不变还拿二等月利。”红岫说完,映月和映日是惊喜,赏荷则是不满的撇了撇嘴,但是三人还是道了谢才下去的。

    青橘问道:“小姐,那赏荷一看就是个狐媚子,您干嘛还要留着她。”赏荷长得还是有一分姿色的,特别是那双狐媚眼一翘,真的有做狐狸精的资格。

    红岫只是但笑不语,陈有卿不想娶她,她还不想嫁他呢!既然两方都无意,她也没有必要搭上她的清白,等到时机成熟了,两人散伙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岂不是更好。而这赏荷就是为陈有卿准备的,人给他准备了,要不要就是他的事了。

    又过了三天,离结婚的日子还有两天,赵红岫却在喝药,是她请人去抓的催经的药,她的月事一直都没有规律,正好赶上成婚当天来了,也是很正常的事不是吗?这样她也有理由避开洞房了。

    到了成亲的那天,赵红岫果然在前一天来了月事,或许是用药的问题,所以这次比任何一次都要疼痛,由着青杏和青橘给她上了妆,可是还是遮不住那苍白的脸色。

    “小姐,要是难受就那个烫婆子捂着,现在离吉时还有一个时辰呢!”青杏说道,眉眼中有一抹担忧,小姐这样做的含义青橘不懂,但是她还是知道的,无非就是不想与姑爷洞房。

    赵红岫摇了摇头,说道:“一会儿蒙上盖头之后,你们两个不要松开我的手,拜堂的时候,你们捏我的手心提示我,出了什么事都不要慌,实在解决不了的,在我的手心中写字告诉我。”她是个聋子,一旦遮住眼睛,就听不到也看不到了。

    青杏和青橘纷纷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要是小姐不提醒她们,她们都忘了小姐不能听到声音了。因为她们已经习惯看着小姐的眼睛说话,好让小姐读到她们的唇形,太过习惯了,就忘了小姐听不到声音的事实。突然感觉上天对小姐真的不公平,明明小姐这么和善的一个人,却要承受这些。

    赵红岫像是看出了两人的心思,说道:“没有什么不公平的,虽然我听不到,但是我懂唇语,不影响我与其他人交流,要知道世间有很多成为聋子就成了哑巴的人,人要知足才能常乐。”她所求的不多,只是想摆脱冲妓的可能。

    听到外面的声音,青橘说道:“来了,小姐给您盖上盖头之后您不要慌,我们会一直扶着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