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11、人家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白司颜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举起了双手!

“不是我干的!”

身后的人冷哼了一声,并不相信,肩头的利剑瞬间又贴近了脖子三分,只要稍稍一动就会刺破皮肤划出一条细长的口子来。

“不说是吗?”

“真的不是我干的……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壮士你好歹擦亮眼睛看看啊,我要真是这儿的人,怎么会把自己搞得衣衫褴褛如此狼狈?嘤嘤嘤……实不相瞒,我也是被那群坏人抓来的……”

白司颜欲哭无泪,想要回头解释,却是不敢动弹分毫,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割下了脑袋当球踢!

艾玛,她怎么这么倒霉?今年又不是本命,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煞星?

听她这么一说,背后的人将信将疑,却是十分的警惕。

“传闻不归阁的密牢十分隐蔽,守卫森严机关重重,你若真是被人抓到此地的,就凭你一人之力,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那是因为我没有被关到地牢里啊……他们本来是想杀了我的,但是见我长得漂亮,就见色起意,把我关到了柴房里,打算等他们的大哥回来再把我洗干净了送去孝敬他们的大哥……”

身后的人微微一默,不置可否:“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喏……”抬起手来,白司颜弱弱地指了指不远处的草丛里躺着的那具尸体,“是那个人说的。”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司马重偃朝草丛里瞥了一眼,很轻易就找到了那个躺倒在地上的男人……虽然草丛生长得有些茂密,但距离隔得并不是很远,所以隐约间能看见那个男人脖子上的血窟窿,还有身下一大滩尚未干涸的血迹。

酷厉的眼眸中微微闪过一道寒光,司马重偃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站着的少女,身材又瘦又小,个子还不到他的肩膀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子还在微微打着颤儿,像是稍微用力地推上一把就会倒在地上似的,衣服虽有些脏污,但用的却是上等的料子,头上的金钗一看就是富人家才有的饰物,可见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姐。

念及此,司马重偃已然相信了她说的话,不过……

“那个人,是你杀的?”

对于这个问题,白司颜的答案显然是——

“怎么可能!人家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好吗……如何会做出杀、杀人那般残忍暴虐的事儿来?你、你可不要乱说……要不然,小女子这般清白如雪的名声,可就都被你给毁了……”

蹙了蹙眉头,司马重渊扬手收回了长剑,有些受不了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姐,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但就是觉得这丫头说话的语调又奇怪又别扭。

“呼——”

待长剑彻底从眼角余光中消失之后,白司颜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瞬间虚弱得脚底都快软了。

然而不等她回过头,身后就传来了走离的脚步声,白司颜心头一紧,赶紧转身追了上去。

“哎……你要去哪里!带上……”

“我”字还没来得及月兑出口,耳边就“噌”的一下传来利剑割破空气的鸣声……下一秒,锋利而冰冷的长剑笔直地就指到了白司颜的鼻子上,离她的鼻尖不到半寸的距离,吓得她浑身猛地一震,当即急急刹住了脚,惊出了额头的一把冷汗。

靠!有剑了不起啊!

动不动就拔剑,她又不是豺狼虎豹,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再这样下去还能好好说话吗?!

颇为悲愤地拧起眉头,白司颜本打算怨念森森地瞪那人一眼!

然而一抬眸,率先映入眼帘地却是一张帅酷得让人无法生气的俊脸,哪怕是不耐烦的表情,在那人脸上都无时不刻不散发着无可抵挡的魅力,让人一眼之下不由得为其呼吸一滞,空白了片刻的思维。

扪心自问……自打娘胎里出来,白司颜就跟花痴两个字绝缘,因为她自己长得就很美腻,属于天生尤物那一类,只消一个媚眼就足以勾魂摄魄,让无数男人为了她神魂颠倒丧失自我疯狂追求……所以,尽管那天晚上花银子招的牛郎已经帅得让姑娘们尖叫了,但看在白司颜的眼里,最多也只会觉得养眼。

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刹那间竟然觉得有片刻的……惊艳!

酷!帅!狂!霸!拽!

这五个字用在眼前的这位少侠身上,绝对当仁不让,毫无半分的夸张,就像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似的……不仅一张脸蛋英俊得无可挑剔,就连气质都是辣么的冷峻孤傲,人畜勿近!

傻傻地看着他的那张脸,白司颜就非常自觉地脑补出了少侠的内心独白——

“死远点,你这个又脏又臭又笨又丑,还在大白天穿着被单的神经病。”

还真是……坦率得有点直接呢……

把那些个憎恶嫌弃神马的都写在了脸上,想让人装作没看见都难啊有没有?!

“别跟着我。”

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被女子用爱慕的眼神仰视,那个倨傲而不可一世的少年连瞟都懒得再瞟白司颜一眼,即便随手收起长剑,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