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八章【小心奶牛II】

凌月瑾租下的多人公寓内,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坐在沙发上,风坐在她对面的桌子上喝着茶,耐心地等待她主动开口。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她这才下定决心,语气沉闷地开口唤道:“师父……】”

“嗯?】”

“我好像……嫁不出去了。】”

话音刚落,风失手打翻了茶杯,疑惑地眨巴了两眼。

“哈啊?】”

接下来的几天里凌月瑾再没有见过云雀恭弥,中午也不再去屋顶午睡,连平时报告书的传递都是让学生会的人来干的,躲他躲地非常明显。风甚至为此特意去学校留守,还找过收集情报能力极强的rebrn,结果得到了rebrn的三个字——你猜啊。

风并没有暴走,只是好脾气地叹了一声,继续观察着学校里的情况,可他就是找不到那个导致凌月瑾“嫁不出去”的原因,总不能捉到人就问“你对月瑾做了什么”吧。直到学校放假的前一天,他站在电线杆顶部,疑惑地看到最近都很消极的凌月瑾走上了天台,一脸纠结地蹲在了躺在那里望天发呆的男生旁边。

他记得这个男生好像是风纪委员会的会长,叫云雀恭弥的人吧。

自她打开了天台门后,云雀恭弥就转过头看了过去,接着就坐起了身,曲起右腿面无表情地问道:“副会长吗,什么事。”

她的脸上带着无措和红晕,揪着自己的裙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猛地闭上了眼像是即将赴死一样提高了音量喊道:“请、请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

他木然着脸,想都不想就月兑口而出:“不要。”

“可、可是上次你模、模……那个…还、还亲、亲了…所、所以……”结巴地厉害。

云雀恭弥沉默了一会儿,忽而笑了:“……啊啊~我想起来了。”

“真的!”她的眼睛瞬间亮了。

“上次的战斗还没正式开始吧,”他站了起来,双手握紧了浮萍拐,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说道,“站起来,肉食动物,我要在这里将你咬杀。”

话音刚落,她瞬间惨白了脸:“那、那交往的事——”

“我拒绝。”

“可现在除了你,我…我再也嫁、嫁不出去了啊!”

“这种事跟我没关系。”

他本人完全没在意这件事————————

凌月瑾彻底石化了。

当晚,沢田纲吉被赶出自己的房间,身着西装的某婴儿绅士将一杯乌龙茶递给了风,后者道了一声谢便接了过去轻抿一口,叹气:“rebrn……”

“什么。”

“你说……”风抬起头,一脸纠结,“我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太过于传统保守了?”

某斯巴达教育方式的家庭教师扫了一眼他身上的红色唐装,毫不留情地答道:“什么啊,你现在才知道吗。”

“!”

“说真的,你教过的徒弟都乖巧懂事过头了,看着就让我想欺负。”只是他遇到的都是女性,作为绅士他不可以出手。

魔鬼啊!

风直接捂脸。事到如今,他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告诉自家徒弟,只是亲了一下,就算云雀恭弥不肯娶你也不至于嫁不出去的……

假期的第一天,风站在了床铺上,苦恼地扯了扯被子,无奈地劝说道:“唉~难得放假,不要老躲在屋子里,不如出去走走吧月瑾。】”

被子下,凌月瑾整个人卷曲在一起沉闷地答道:“不要管我了……】”

“……”犹豫半响,风收回手盘腿而坐,轻柔的语调隔着被子清晰地传入被子下的人耳中,“其实…就算你被云雀恭弥他——就算是这样,你还是可以…嫁出去的。】”

被子里传出稀疏的声音,凌月瑾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泪眼汪汪地问道:“真的?】”

“嗯。】”他点点头,微笑,“你将来的丈夫,如果是真心喜欢你的,就算会…咳~介意,也不会怪你的,怎么说都是意外嘛。要自信点,月瑾。来吧,换件衣服再去练拳,难得天气这么好。】”

“好的,师父!】”

得到恢复了精神的回应,风终于松了口气,脚步轻盈地出了卧室还体贴地带上门。然后,房门阖上的刹那间,笑容迅速消失,他自宽长的衣袖中抽出了一张照片,看了一眼后满脸都是忧虑。

——“我很满意凌哟,把她转让给彭格列吧,风。”

“rebrn啊……”你明知道他不希望一平和月瑾牵扯到黑手党里的。

身后,房门突然“咔嚓~”一声被打开,随即是凌月瑾带着疑惑的声音:“师父,我的功夫服是不是被你洗——】”话语猛地一顿,视线落在那张照片上,猛地就白了脸。

“月——唔嗯!!?】”风被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要跟着冲进去,却被关上的房门拍中了脸,疼地他下意识地弓下了身,用两只小小的手捂住了鼻子。照片缓慢地飘落在地,仔细去瞧,那分明是前几天云雀恭弥对她袭胸兼意外亲吻的画面。

他一手捂鼻一手拍着房门,声音略显虚弱:“月瑾……】”

“呜呜呜——嫁不出去啦————————】”

“……”rebrn给他这张照片时,他就应该立刻毁掉而不仅仅是收起来就算了的!!!

次日,风以想要见识一下日本的新年为由将凌月瑾拖出了房间,于是人山人海的庙宇里,凌月瑾头顶着风,风头顶着他的宠物利奇淡定地走着,或许是散心起了作用,几个小时后她终于重新笑了起来,也恢复了平时的轻松和淡然。可坐下休息没多久,旁边跑来了一只“女乃牛”嚣张地大笑着:“我~是谁,我是蓝波。你~是谁,你是蓝波~哇哈哈哈哈~蓝波大人来了,快给蓝波大人压岁钱!快点!”

风“咻”地一声不见了,凌月瑾盯着站在自己大腿上的蓝波,苦笑:“蓝波,我还没到需要给你压岁钱的年纪啊。”

“我才不管!我要压岁钱!压岁钱!”他不管不顾地大叫,一头扎进了她的手袋里就翻,很快就找出了一个白信封转身就跑。

“唉!”

她叫了一声,刚站起来,一平就已经从草丛里跳了出来追在蓝波身后跑了,生硬之间还混夹着粤语地叫着:“蓝波!不行!这个是】师姐的压岁钱!不行!”

“蓝波————”沢田纲吉也追在了一平的身后,“你不能随便抢人的压岁钱的啊!快点把压岁钱还给凌学姐啊蓝波——————”

“不要——蓝波是小孩子,小孩子可以拿压岁钱的!”蓝波一边叫一边拆开白信封,刚将钱抽出了一些,却没注意看路一下子撞上了路人的大腿。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受着反作用力弹向了身后,摔疼了**,于是…哭了,“呜啊啊啊——好疼!蓝波大人被撞疼了——呜啊啊啊~~蓝波大人的鼻子被撞疼了!**也被撞疼了!”

“你不用这么拼命地去说明的啊!!!”沢田纲吉赶紧跑上前将蓝波抱了起来,抬起头就要道歉,瞬间却被吓地一脸惨白,“对不——云雀学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