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最新章节 - 第111章长刀前夜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 第111章长刀前夜

作者:半只青蛙书名: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类别:穿越小说
    长城抗战打得火热时,宋子文领导下的南京国民政府,就和常凯申时代一般,嘴炮支援打得震天响,实质上的行动却半点都没有。这种隔岸观火的姿态让林汉更加地瞧不起他们,事后他也将这一切记在小黑本上,准备作为黑材料向海外华侨好好地“宣传”。

    也因为林汉长城抗战时的雪中送炭的支持,张学良控制下的北平当局都记着他的恩情,对他拍电影计划也是全力的支持。

    林汉来到北平时,一样受到了当地各届的热烈欢迎。去年中国奥运代表团回国时,那位为中国夺得奥运首金的于希渭也曾到英雄般的欢迎。不过和今天北平车站人山人海的场面相比,却要差了一大截。

    在北平火车站,林汉又一次地吸收到了浓厚无比的信仰之力。李华梅作为跟班,紧紧地跟在他的身旁。过去的几个月里,林汉一直逐渐地把中国的事务转交给李华梅去处理,将来中国的事务将由她全权负责。和不靠谱的不良少女喀秋莎不同,李华梅行事稳重,在世界观上,和中(蟹)共的那帮人也十分地接近,林汉完全放心将中国的事务交给她处理。

    按计划,处理完北平的事情他就要飞回德国。如今已经是1933年,他离开德国也快有两年,离开那帮中国留学生也有半年,人走则茶凉,那些学生是他未来的班底,自己这个最高领导者在这个关键时刻和他们长期分离可不是好事。

    在北平的少帅府,林汉再次见到了这位昔日的“东北王”。上一次看到他时,林汉只是远远的瞄了一眼,然后就朝他打了三发迫击炮弹。后来东北事变后,林汉在北平到处演讲、授课,尽避他的手下的金满楼的老板是少帅府的坐上宾,经常出入少帅府,但他本人却没有正式地登过门。

    不过这回却不同了。

    林汉以贵宾的身份进入了北平少帅府,少帅府大门前的石板地,还可以看到一个被修补过的痕迹。那枚被他做了手脚的臭弹,虽然没有爆炸。却在石板地上砸出一个洞。事后少帅府的人挖走臭弹后。用碎石填补了那个洞。至于少帅府里,挨了炮弹的花园和卧室,都被修茸过,已经很难看出这里曾遭受过炮击。

    在少帅府的会客的大厅里。林汉看到了摆放在四角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那是林汉和汉娜的“作品”。通过化学手段和异能制造出来的玉雕,两年前高价卖给了张学良,成为他的镇宅之宝。

    林汉在客里看到了张学良。此时的张少帅,比两年前林汉见到他时要瘦了不少,精神更是不佳。丢失东北,不抵抗将军的骂名,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精神压力一大,人的健康就容易垮掉,加上此时的张学良是中国有名的鸦(蟹)片鬼——最近更升级成了吗(蟹)啡鬼。出现在林汉面前的张学良,身体单薄得就象是一片树叶,精、气、神都相当地糟糕。

    令林汉意外地是,在客厅的茶几上,林汉看到了自己在国内最早发行(其实是在大学里免费赠送)的那本书,《强国崛起》,此外一本私人油印的刊物,林汉瞄了一眼露出来的字样,那上百页纸的油印作品是他从前在北平时给大学生演讲、授课时的现场记录,旁听的学生记下来后整理成册油印,在北平各高校中流传很广,张学良居然也弄了一份。

    林汉突然明白,张学良此次接见自己,必有所问。

    见到林汉后,张学良和他打过招呼,两人一番客套的寒暄过后,张学良很快切入了正题。

    他拿起了那油印的刊物,询问起林汉来:“林先生,请问您对未来的中日关系是怎么看的?”

    “这不是废话吗?”

    林汉心中暗骂着。林汉对中日关系的看法,从在美国时起就没有隐瞒外人,而且是公开地警告国人,几年之后日本必然对中国开战,必然会暴发一场全面的侵华战争。日本侵华的起因,手段,规模等,身边穿越者的他,早就利用自己的身份不遗余力地国人甚至世界灌输了无数次,他的看法、想法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林汉也不客气,直白地回答他道:“你应当问我的是,唐沽协定之后,在日本对华北动手,下一轮的侵华战争暴发前,中国该怎么做。”

    林汉的语气有点冲,张学良听了,面色微变,却没有发作。事实上,他现在这具被毒(蟹)品掏空了的身体,想要发作,也没有太多的火气了。

    张学良随后问道:“先生何以教我?”

    林汉心中轻叹,你已经病急乱投医了吗?

    他回头看了看跟他一起进入少帅府的李华梅,自己的女儿同样也露叹气的表情。

    无差别格斗大赛后,在媒体的挖掘下,林汉过去的秘密也越来越多地被“有心人”揭露出来。

    奥运会之时,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狂人,但随着无差别格斗大赛的结束,媒体透露出来的讯息揭露了他的学历之后,在要自己对自己的“包装”、“吹捧”之下,全世界都知道他不但是一位“武学宗师”,更是一位高学历,胸怀大志,有勇有谋的“英杰”。

    看看林汉对自己的包装吧。

    德国基尔大学生海员专业毕业的优等生——此身份为希特勒、基尔大学校长、教授联手帮忙伪造,而手中的毕业证书,那是实打实由基尔大学颁发的真货。这个身份还算正常。

    精通超过十五种国家的语言,每种都能熟练地口语运用——这就极吓人了。

    加上在各个大学极受热捧的《强国崛起》一书的镀金,以及今年出版发行大火的射雕三部曲。更是为他戴上一顶又一顶的神圣光环。张学良的两位夫人甚至张学良自己,现在就是林汉的铁杆粉丝,迷他的小说迷得不得了。

    今天的林汉,他的崇拜者提起他,能文能武,文武双全都不足以表达他们对林汉的崇拜之情了,“英杰”、“绝世奇才”往往就是他们挂在嘴边的说法。

    林汉瞄了张学良手中那份油印刊物一眼问道:“我在奉天大学时,曾经向学生们总结过这些上军队的种类,不知少帅可曾听说过?”

    张学良:“愿闻其详。”

    林汉缓缓的将当时的五种军队类别之说对张学良说了一遍。

    林汉和张学良见面的客厅里,总共有个人。他和张学良。张学良的正房夫人于凤至。他的弟弟张学思,以及陪同林汉过来的李华梅。

    当林汉说到最后一种军队,土匪型的军队时,张学良的脸色变得极难看。林汉虽然没有明着指出来。但他再不堪。却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大兵是什么德性。

    最后林汉对他道:“我在欧洲游历时。在德国和法国都听到一个说法,普法战争的胜负结局,在小学的课堂上就已经决定了。除了精神之外。知识是决定一支军队精神面貌的重要因素。东北战役的时候,一万多关东军追着二十万东北军打,真的只是东北军的武器不行的原因吗?”

    林汉和张学良的这番谈话,从早上一直谈到了中午,午饭过后,双方又开始详谈,一直谈到下午五点过后林汉方才告辞。其间张学良两次借故离开,林汉知道,他离开是因为身体的毒(蟹)瘾发作,不得不先离开一阵子去“过过瘾”。

    林汉和张学良的这番交谈,让历史上一辈子都在迷糊中度过的张学良,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林汉也不指望这番谈话能改变“渣”一般的东北军的精神面貌和作战精神。在林汉看来,东北军这种介于土匪型和军阀型军队之间的货色,早已积重难返,除非在他的整个军官体系做大手术,同时还要剔除其军中的军痞之类的货色,方才有可能改观。

    但有这功夫,还不如抛弃他们重建一次全新的军队更省事些。林汉来见张学良,就是游说他派出一批年青的预备役军官去德国留学,待这些军官学成归来后重新作为军中的骨干改造他的军队,张学良后来也同意了这个建议。

    离开少帅府后,李华梅问林汉道:“你的那个建议能让东北军的面貌焕然一新吗?”

    林汉摇头否定道:“哪有那么容易?一支军队的军魂,哪里有那么容易改变的?张少帅真的按我今天说的做了,他的军队,最多也就是提升到军阀型军队的标准,再想再进一步都不是太容易了。”

    “为什么会这么说?”

    “今天的东北军,真的想改头换面,那得是从上到下,从师长到普通的班,都必须进行大换血!张少师派到国外留学的军官,都是冲着营长、团长、旅长、师长这些高级的位置去的。但是,基层,基层军官才是决定一支军队力的最重要的因因,连长、排长、班长这些小军头的作用其实更大。他不将这些低层的小军官进行替换和清洗,就想提高军队的战斗力?难!”

    林汉和张学良的见面相谈,也只是尽尽人事,要改变一支军阀型军队的战斗力,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林汉和李华梅交谈时,忍不住想起后世在上看到的那些穿民国的小说,主角穿成民国时的某个大军阀,嘴炮一张,金手指一划弄几个能干的高级军官,然后就妄想可以在很多的时间里改变自己军队的精神面貌变成一支虎狼之师,事实上哪有这么容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汉和张学良又见了几次面,两人有深有浅地在各类事情上聊了很多。在这个历史被林汉严重改变的时代,他也不知道这次见面聊天会年青的少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过他根本就也不把未来抵抗日本全面侵华的希望放在他和东北军身上,几次相谈。也只是尽可能地给出一些有实际意义的建议,也只仅如此。

    林汉想在北平拍一部反映长城抗战的电影,这个想法得到了张学良的全力支持。东方丢失后,全国人民对东北军和张少帅在战场上拙劣的表演极为不满,张学良也急需一部电影来为他自己的行为“洗地”。

    余下来的日子,就是林汉为拍片而在北平这儿进行的各种准备工作。按计划,他手下的德国导演拍的片,将不使用任何一名专业演员。所有的演员全是临时演员,包括主演李华梅在内,余下的配角和龙套。都将参加过长城抗战的前线将士进行本色演出。

    片场的准备工作进行了一个月。当六月份片子开始开拍时,林汉却已不在北平,他乘座汉娜派人从德国飞来的远程客机,离开中国赶回德国去了。

    之所以走得如此之急。那是因为长刀之夜即将开始。他必须赶回德国。帮助汉娜去处理这件决定未来德国命运的大事件。

    二战前的德国,提到国社党,就不能不提一下著名的冲锋队。提到冲锋队,就绝对不能忽视一个人:恩斯特.罗姆。

    罗姆和戈林一样,都是一个被后世有意丑化的纳粹人物。恩斯特.罗姆(1887年11月28日-1934年7月1日),是德国纳粹运动早期高层人士,冲锋队的组织者,在1934年长刀之夜被希特勒谋害,希特勒捏造说罗姆要有政变图谋,即罗姆暴动杀害。

    但实情,就不只是表面上记录的这么简单。

    罗姆当时是国社党内社(蟹)会主义派系的最重要人物之一。他们大致上抗拒资本主义,提倡把主要工业企业国有化,扩大工人的控制权,没收旧贵族的田产然后再分配,及社会平等。罗姆提出针对“反动派”的“二次革命”,正如纳粹党以前对付共(蟹)产党人及其他政敌那样。

    从某种意义上说,罗姆这个角色是国社党中的左派,一个潜在的社会主义者。这样的人物,当然被历史上支持希特勒上台的那些容克们所不能容忍。

    而历史上,那些协助希特勒取得政权的商界人物对罗姆的主张感到不安,希特勒迅即向商界保证不会有二次革命。许多冲锋队员出身于工人阶级,支持推行社(蟹)会主义路线,对新政府缺乏社(蟹)会主义色彩感到失望。罗姆曾经公开批评希特勒没有贯彻国家社会主义革命。

    历史上,1934年2月,罗姆要求冲锋队与国防军合并。陆军大加反对,认为冲锋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合并会引致军队失去荣誉及纪律。在当年6月,国防部长勃洛姆堡以兴登堡总统的名义向希特勒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德国的政治局势持续紧张,总统会考虑颁布戒严令。希特勒稍后亲自从兴登堡那里证实了该“通牒”。希特勒明白戒严令一出,自己将会失去权力,于是下定决心整肃冲锋队。

    历史上,长刀之夜的真相,与其说是希特勒发动了长刀之夜,倒不如说是容克军官联合德国国内的各资本家,强逼着希特勒发动了长刀之夜。

    穿越到德国的第一年,林汉曾妄设法提前杀掉希特勒,然后支持台尔曼选举上台,从而让自己所在的船避过二战危机让自己活过二战。但这一想法在他想到罗姆最后的结局后,遗憾的放弃了。

    以兴登堡为首这伙容克军官和贵族,连罗姆这样的“大流氓无产者”都无法容忍,又怎么可能容忍台尔曼为首的德共上台执政?他们宁可选希特勒都不可能选他。

    在这个被林汉严重改变历史的环境下,真正的社会(蟹)主义者台尔曼已经进了大牢吃起了牢饭,国社党中的社会主者,现在则正面临着被枪毙的命运。

    在从希特勒那边得到他要对冲锋队进行大清洗的计划后,汉娜在第一时间通知林汉他快点赶回德国。

    无论是汉娜还是林汉,两人都不想看到罗姆这么轻易地死去。为了保护好罗姆,汉娜派出专机,对林汉实行了紧张召回方案。

    将中国的事务丢给李华梅处理后,林汉乘专家飞回德国。为防万一,他所座的客机飞行的航线是坐飞船横穿半个进入新疆,在那里加油后,再穿越阿富汗、伊郎德黑兰,再进入希腊最后转道德国。

    林汉赶回德国时,时间已是六月十五号,按兴登堡给希特勒的最后通牒,按计划小胡子将在六月十七日对冲锋队进行大清洗。

    在原有的历史位面,希特勒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得不提前杀掉了罗姆,而这个位面,他和汉娜还有林汉,都不主张在这个时代杀死罗姆。按希特勒的想法,他是想将罗姆救下来,然后藏起来,最后在适当的时候,再将罗姆起出来,而后对容克进行一翻大清。

    所以此次针对冲锋队小胡子同学,决定进行的是一次“瞒天过海”的大屠杀,

    1(未完待续……)

    p:先去小睡一下,回头再校一下这章,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