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最新章节 - 第四十章投命状(完整版)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 第四十章投命状(完整版)

作者:半只青蛙书名: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类别:穿越小说
    第四十章投命状

    中国历史有一个很趣的现象,在封建王朝时代,有人举事造反的时候,往往要搞出各种“神怪”异像为自己壮声势——比如,斩白蛇起义,半夜学狐狸叫,鱼腹藏书,独眼石人等等,更高档一点的,如白莲教、黄巾军、太天军一般,主事者直接上场自称无当老母甚至天父转世,装神弄鬼跳大神,其根本目的还是为聚拢人心,收集人才。

    穿越到这个时代,林汉搞出萨菲罗斯教,起初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收集信仰之力让自己能逃出德国那条破船避开那个死局。却未曾想到这把戏越玩越大,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居然公开自称自己是“真武大帝”。

    装神弄鬼不难,难的是长时间地装神弄鬼,并一直装下去还不能玩砸掉。此次威海卫之行,林汉借助北洋舰魂,达到了他此行的目的:既得到了北洋舰魂的力量,也趁机收拢了同船的东北学生们的人心,但是他接下来,立刻就要面临一个问题——救世。

    乱世之时,人们信奉神明,是希望神明能给他们希望。国破家亡之时,人们信奉神明,则对期待神明能救国家和万民于水火之中。

    以玄武大帝自居的林汉,正享受着船上二百余位学生身上散出来的浓烈的信仰之力的同时,立刻就面临了这个问题。

    王玥大着胆子问林汉道:“先生不,帝君,您降临凡尘,是否要亲自将中国从现在这种任人欺凌的环境中带出来?”

    小泵娘说话还算留了余地,没有直接要他施展“神力”,将日本人从东北赶出去。除此之外,林汉甚至还在王玥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痛苦。

    在船上的大堂内,当着一干学生的面,林汉转换身体形态,重新变回他们很熟悉的“先生”的模样。这才仰头看天道:“人有人道,天有天道,我是不能直接干涉人间事务的。”

    “啊!”

    此话一出,周围尽是失望的声音。

    林汉笑道:“我只是说,我不能直接干涉,只是不能直接干涉罢了。”

    这批被林汉带上船的学生,大半都是聪明伶利之辈,一下子就听出他话里有话。

    有人附和地道:“对,对,先生,不,帝君您只是不能直接干涉罢了,您可以教育我们怎么做,是吧?”

    林汉笑着点点头,然后正色道:“我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立于世界之巅峰,已有二千年有余。但花开花落,万物皆有盛衰,神明也有天人五衰,国家和民族也不例外。三百年前甲申之变,满清入关,窃取中华,正是由盛转衰的开始。三百年的**,到了今天,已跌至谷底。”

    林汉的目光环顾四周,一一扫过堂内学生的面孔,冷场了数秒后,这才接着到。

    “但物极必反,二十年内,你们必可看到一支前所未有的王者之师,将中华民族带出最黑暗的谷底。能把中华带出无边黑暗的英杰早已降生人世,你们也毋须担心。”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追问道:“敢问帝君,那人是谁?”

    林汉答道:“还是叫我先生吧。至于那人是谁,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我可以送你们一句话:一口东来气太娇,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林汉在忽悠人,但他除了装成玄武大帝外,其他地方他都不想骗人。一句谎言,要想不被揭破,就必须用更多的谎言去遮掩。林汉要做的事太大,在他看来,能说真话就尽量不要说假话,就算不能直接说真话,那也得把真话,故意变成神棍的话来说。

    此话一出,堂下所有的学生,都开始咀嚼着“一口东来气太娇,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话背后的含意。

    “中国之事,新时代自有新圣人出,我从不担心。我诞于华夏之地,享万民之香火,自有为炎黄子孙争夺气运之职责。今日之世界,正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林汉顿了顿,继续神经兮兮地道:“西方之地,已有和我类似之神明出世,而在东瀛倭国,亦有邪神降临,争夺气运。我并非游走人间之唯一神明,对人间事物之干涉,受制甚多。我之行事,亦受天意所制,须适应人间之法则,不能肆意妄为。”

    众学生大惊:“那帮洋鬼子也有神明在人间?”

    林汉点点头道:“欧美诸国,可能有数位,而东瀛倭国,亦有一人。”

    后面的话,林汉开始骗人了,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所谓兔死狗烹,凭空制造一个“强大的对手”,有利于促进本方的安定团结。林汉不知道日本会不会产生和汉娜类似的舰娘舰魂,但为了将来组织内部更好地团结对外,还是先凭空造一个或许不存在的敌人比较好——而林汉心中逐渐成熟的方案里,也有一个类似的计划,

    萨菲罗斯号的下一个停靠补给点是上海,到达上海后,林汉放下这批已自动成为他狂信徒的学生,吩咐玄武教上海分部的人将他们安顿好,然后开船继续南行,其目的地是南京。

    萨菲罗斯号离开上海时,王玥站在港口目送船离开,虽然知道林汉只是暂时远林,可是这个春心萌动的女孩,还是忍不住泪水盈眶。但她的泪水,并没有让林汉心动。

    在上海的时候,他与事先安排在这儿的德国特工交换了情报,得知目标现在就住在南京城南双塘巷。

    林汉要杀的人,叫顾顺章,此君被称为“**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而江西的李润石主席,更亲自签发过他的第一号通缉令,视之为“严加追捕,如有发现工农红军和革命群众可立即捕杀”的大叛徒。

    1931年的时候,由于顾顺章的叛变,**在上海的地下活动日渐艰难,林汉在去年九月一枪爆了常凯申的头,虽然导致炮党上层一片混乱,但常凯申留下的势力针对**的追捕却更加疯狂。当时在林汉在现场留下了无数日本人“到过”的蛛丝马迹,南京国民政府的那帮人,不管是信还是不是,都不敢把嫌疑指向野心勃勃的日本人,死为炮党的死对头**理所当然地就被拉出来顶包。在白色恐怖越来越大的威胁下,伍豪同志更在年底去了江西。

    林汉的此去江西会见李润石,准备了不少重要的物资,但没有什么比顾顺章这个最危险的叛徒的人头,更适合做为见面礼和表明自己立场的投命状了。来南京之前,林汉已计划好了,除了顾顺章外,中统或军统的带头人大人物,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介意直接取了他们的人头。由于得提着人头当见面礼,使用狙杀人不适合,所以此次行动,林汉使用近身刺杀的手段。

    南京与东北不同,这里地处江南,水网发达,萨菲罗斯号可以停靠的地方极多。吸收了北洋舰魂后,林汉现在离舰虚化的最大距离,已增强到一千米出头。他想杀的任何目标,只要进入这个范围内,林汉就可以随时在他们身边瞬移现身,然后拧下他们的人头。

    萨菲罗斯号在南京下关码头停下,码头上自有教中成员在此接应他。常凯申暴毙后,如今南京国民政府已呈四分五裂状态。原常系人马,在这几个月里的分分合合,勾勾搭搭中,分裂成几个部分。

    何应钦和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勾搭在了一起,控制了常系约三分一的兵马;而以宋子文孔祥熙为首的江浙财团,则和陈诚、顾祝同、刘峙的三人联盟搭上了线。不过,自从在在常凯申身上的投资随着林汉的那两枪打了水漂后,宋子文也意识到,与其靠着代理人控制中国,为何不自己亲自下场执掌兵权。从上海传来消息,宋子文在这些日子和德**事顾问团联系紧密,正准备组建属于他自己的私人武装税警团。由于拥有财权,常凯申用银弹击倒的石友三,韩复渠之流,现在也投靠了宋子文,而常校长的“好学生”戴雨农局长,他领导的蓝衣社如今在宋子文麾下吃饭,实际上,宋子文反而是常系人马中实力最强的一支。

    至于汪精卫一系,他虽然名声大,可是从前被常凯申打压得厉害,既无兵权也无财权的他,现在虽然上窜下跳蹦得欢,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庙里的菩萨,纯为摆设而已。

    何应钦与宋子文都知道,常凯申一去,周围的晋、桂、湘、粤等各路军阀正虎耽耽,南京国民政府如果再闹分裂,必被各路军阀群攻之分二食之,所以双方一直都保持明面上的合作与联盟。

    作为**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顾顺章在叛徒前从事的恰恰是清叛徒的任务,并且还是该任务的负责人。自从叛变之后,他行事深居简出,外出时也多化妆,外人根本难以把握他的行踪。

    但林汉这个穿越者却早就知道他住哪,因为关于他的生平历史介绍,百度百科里写得清清楚楚,后世反映这段历史的地下党题材的电视剧,也记得清清楚楚:1931年5月起,顾顺章住在南京城南双塘巷。此住所由中统负责人徐恩曾提供,徐委派亲信王思诚做顾的秘书,实际是为监视他。而在1932年4月起,他住在南京细柳巷41号。

    林汉到达南京后,只用一天的时间,就凭着后世的记录,在双塘巷找到了顾顺章。百度百科里,关于顾顺章在双塘巷住处没有详细地说明,但是他住处周围保护他的力量,规模却不小。

    找顾顺章不好找,但找保护他的特务,却很容易,因为只要确认身上有枪的人就可以了。林汉只是消耗了不多的信仰之力,扫描了这一带后,立刻就发现了十几个暗藏手枪的特务在某个民居附近游荡。然后他对此地重点扫描,很快就找出确认了顾顺章的居所。

    当时顾顺章出门时照例地化妆易容,但是在林汉的感知力扫描面前,特地地化妆易容,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戴在头上的假发反而引起了林汉注意,然后重点扫描他的脸后,一下子就认出他来了。

    发现他时是在早上九点,顾顺章是坐着一辆中统特务过来接他的车上班离开的,直到晚上八点过后他才乘车回来。林汉足足等了他十一个小时,确认他的身份和住处后,林汉就开始在周围“踩点”,将保护他的特务的位置一一找出来。

    林汉搞出来的连续刺杀军政要人的事件后,被林汉暗杀手段吓坏了的南京国民政府的高官们,现在出行皆有卫队严密保护,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针对顾顺章的保卫力量大大减弱了。

    保护顾顺章的中统特务分居三处,一处在其住宅的正对门,另两处在其住宅的左右门,排成品字形状将其保护起来。

    特务们保护了顾顺章这么久,一直平静无事,情绪上也比最初时懈怠了不少。当天夜里,凌晨一过,负责监视保护的三个住处的特务,全都熬不住嗑睡虫,早早地睡下。

    早就守候在一旁的林汉,用感知力扫描到这些特务全都在梦周公之后,立刻开始行动。

    他首先清除的是保护顾顺章的中统特务。虽然林汉做事喜欢暴力破局,但破局的过程中,他却是个爱动脑筋的人。由于此处远离萨菲罗斯号的辐射范围,林汉的异能被削弱得只剩下感知力,但对暗杀行动来说,这已足够用。此次南京之行,林汉带了一批德国产的医用麻醉气体,他一间一罐,用针筒往三个特务的住处灌入麻醉气体,令睡着的特务们睡得更死。对于这些军统的特务,林汉没有客气,确认特务们睡得有如死猪一般后,他一一潜入其住处,一刀一个直接捅穿心脏令其梦中毙命,在三个住所里,林汉总共干掉了十二名特务。

    今天的林汉,早已心如铁石,杀人如杀蚂蚁,近距离连杀十二人对他来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而顾顺章的住处,林汉则稍稍遇上了一点麻烦,领导特科多年,顾顺章的警惕性极强,他的住所除了高墙和大铁门外,其住处和卧室大门上面,居然还安装了简易的机关装置——悬挂了一个装满水的陶罐,如果有人从外推门而入,就会有异物从门上落下砸碎,发出剧烈的声响。

    顾顺章的警惕性令林汉哭笑不得,用感知力扫描出他住处的布局后,林汉细想了一下,决定直接暴力破局碾压。他抬起右脚,一脚猛蹬在大门上。林汉一脚的脚力,已经超过了五百公斤,一脚下去,一声巨响过后,脆弱的木门轰然倒塌,而后林汉避开门框上落下的异物,直接冲向里屋顾顺章的卧室。

    被巨响惊醒的顾顺章,听到外门的异动,本能地把手伸向枕头下的手枪时,卧室的大门也被林汉一脚蹬开,他刚刚拿出手枪,破门而入的林汉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就首先嗒嗒作响地喷吐火舌。汤姆生冲锋枪后座力大,连续射击时枪口上扬严重,但对林汉这个拥有巨力的非人类却不是问题,林汉近距离打出的二十多发子弹,几乎一发不漏的全落到顾顺章的身上将其变成了蜂窝,让这个**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永远也无法再变成“危险”。

    顾顺章的身体喷着血倒在了床上,身体还在抽搐还留有意识,林汉已放下枪冲到床边,拔出了别在后腰的斧头。

    “到地下后,代我向常凯申问个好!”

    挥斧,提头,走人。

    会见李润石李主席最好的见面礼,到手。

    凌晨三点,中统特务头子,调查科长徐恩增,半夜里被一阵紧急电话惊醒,得知顾顺章遇刺身亡,人头被人割走后,大惊失色。连忙叫上手下几个特务小弟,乘车赶往双塘巷现场。谁其车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街道拐角的黑暗处,突然跳出一个蒙面人,来人手持一把配备一百发弹鼓的汤姆生冲锋枪,在不到十米外,对着他乘座的轿车突突地喷射着子弹。林汉稳稳地操纵着汤姆生冲锋枪,弹无虚发,每发子弹都打在了轿车身上。

    cc手下的得力干将,中统头子徐恩增,就在顾顺章被干掉后不到一个小时,在南京的街道上,和他一样,连人带车被打成了蜂窝。

    汽车在密集子弹的射击下被打爆,那只是电视电影里的镜头。现实中,中了一百发子弹的轿车继续前进,直到一头撞在街角的墙上。抢在车子起火前,林汉赶上前,一手拉开布满弹孔的车门,手起斧落。

    会见伍豪同志的投命状,到手。

    此次行动,林汉的计划是设下连续杀劫:先杀顾顺章,再借此事件将徐恩增引出来再杀。行动过程中,除了他本人外,还有汉娜留下的少量德国党卫军特工替他监视目标和通过无电线步话机传递情报。而林汉使用的汤姆生冲锋枪,枪管也是特制加长的,威力更大,在打穿轿车外壳后,弹头的剩余动能仍然有强大的杀伤力。

    一天后,徐、顾两人的人头,被进行了防腐处理后,已装在了萨菲罗斯号上,在长江里逆流行驶。

    江西苏区,是林汉此次中国之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