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总裁老公很危险!最新章节 - 嫂子,你为什么脸红(第二更)

婚不由己,总裁老公很危险! 嫂子,你为什么脸红(第二更)

作者:芒果冰冰书名:婚不由己,总裁老公很危险!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VIP2:10000字

    这样的画面太过幸福美好,刺痛了林盛夏的眼睛。

    他们已经来选婚戒了吗旆?

    曾几何时,她与他也来过这种地方,看过戒指务。

    只是当时,他并不是很富有,她要掏钱自己买,他又不允许!

    现在他有能力了,就算买下整个店都不是问题,却是买给别的女人……

    有时候,真的一转身,就成了路人。

    同样伤心的还有林如苏,看着自己爱慕已久的男人在和别人挑选戒指,苏苏脸上满是失落,“姐,你有没有心痛过?”

    她看向盛夏,“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女人挑选戒指,心里真的好不舒服,我都希望能站在他身边的人是我,能成为他新娘的也是我。”

    盛夏听着,心里有尖锐的疼滑过。

    她却微笑,压住那涌上来的泪意,“傻丫头,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再难过也是不值得的,你看见了吗?他是要跟别的女人结婚的,连婚戒都买好了,苏苏,别傻了,早一点清醒。”

    这些话,说给苏苏听。

    又何尝不像在提醒自己……

    他们之间,早已陌路,既然他选择了顾若蓝,她就不该再抱有任何的想法。

    盛夏的眼眶有点疼,她不确定,自己再看下去,会不会难过而流泪?

    “不是说要看裙子吗?快走吧。”

    她拉着苏苏要走,可林如苏却不肯走,依旧看着许刈正,“姐,我不想放弃他。”

    他就是她的梦想!

    “快走吧。”

    “你让我再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不是看了会难过吗,听话,快走。”

    林盛夏用力拉着她离开,林如苏的心情显然坠入谷底,再也笑不出来。

    走到一楼,她突然甩开林盛夏的手,“顾若蓝有什么好的,不就仗着自己家室好点吗?她一点都配不上许总。”

    盛夏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了,“苏苏,你理智一点可以吗?”

    “我哪里不理智了,姐!我觉得,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我想通了!”

    “想通了?”盛夏意外。

    “嗯!”林如苏认真的点着头,随后说出让盛夏哭笑不得的话,“如果我一直这么暗恋他,不告诉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所以!!”

    林如苏像恢复了战斗力量的勇士,“我要去告诉他,我要告诉他,我喜欢他。”

    “……”

    林盛夏觉得可怕,苏苏就像被爱情蒙蔽了心智,一脚踏的很深!

    让她更诧异的是,林如苏转身就朝着二楼走去,一副要上楼去找许刈正的架势。

    盛夏预感不妙,赶紧跟上,“苏苏!!”

    “苏苏!!”

    林如苏走的很快,借着此时的勇气,直奔向许刈正,看着许刈正的背影,她深吸一口气,暗暗鼓励自己:林如苏啊林如苏,你若是不说出来,这辈子就永远没有机会,你说出来,还能有一半机会。

    这么想着,她便走向许刈正,“许总!”

    许刈正侧过身,挑眉看她,看她一副奇怪的表情。

    而顾若蓝也讶异,这林盛夏的妹妹,跑来这里干什么?

    “许总,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林如苏紧张极了,声音都微微的颤抖,一颗心更是狂跳不止,

    看着就站在面前的许刈正,她一直都崇拜暗恋的许刈正,心里就像那潮起潮落的海水,波涛汹涌。

    “我……”

    “苏苏!!”

    林盛夏快步跑上去,打断了林如苏的表白,将苏苏拉至一边,责备,“你疯了吗?别闹了好不好!”

    “姐,你让我说完。”

    “说什么说!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林盛夏头疼极了,她没想到苏苏用情这么深。

    那种深度,让她都觉得可怕……

    “你们在搞什么?”

    许刈正皱眉,深黑的双眸紧盯着她们,面色虽平静,却藏着一份倨傲,一份咄咄逼人。

    顾若蓝也不满她们搅和了自己的好事,故意问,“嫂子,如苏这是要干什么?”

    林盛夏将如苏撇在身后,不得不看着许刈正解释,“不好意思,她是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想说。”

    “工作?”

    “嗯,苏苏她不太喜欢这份工作,想辞职!”

    “姐!!”

    林如苏震惊,姐姐不帮自己就算了,竟然说她要辞职!

    她若辞职,哪里还能接近许总。

    盛夏忙抓住激动的苏苏,挤出微笑,面对许刈正,“辞职信我会让她交上去,就不打扰你们挑戒指了,你们继续。”

    说着,便拽着满是抗议的林如苏大步离开。

    许刈正紧蹙着眉,视线追随着林盛夏,清隽面容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那双眼睛也会泄露主人复杂的情绪。

    顾若蓝见他们走了,马上挽住许刈正的手,“阿正,我们继续看,好不好。”

    而他,显然没了心情和耐心,扳开她的手,“你喜欢哪种就买吧,我没意见。”

    说着,就走到一边去,坐下翻阅报纸。

    顾若蓝心里满是怅然,却又不好抱怨,只能一个人坐着挑选。

    *******************************

    林如苏甩开盛夏的手,发起脾气,“姐!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知不知道,辞职对我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解脱。”

    “解脱?你在开玩笑吗?你知不知道我进CT花了多少心思,多不容易,你怎么能跟他说我要辞职。”林如苏说着,眼眶就红了,泪水更是不争气的掉下来,看的盛夏有了些悔意。

    “苏苏,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你好,许刈正不值得你这么难过。”

    她软下口气,想劝劝她。

    可林如苏根本不吃这套,生气的退后几步,“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是我!!我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我要喜欢谁,和谁在一起,和你没有关系!你是幸福了,有姐夫给你撑腰嘛,可我呢,爸妈不在了,我就是孤身一人,你是不是想我一直都这么可怜啊,你真恶毒!”

    林如苏抽泣着,眼睛里满是对盛夏的恨意,转身就跑着离开。

    “苏苏!!”

    盛夏叫她,可她已经跑远……

    这一次,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追。

    苏苏的话,就像沉重的石头砸在她的心上,特别的不舒服。

    她不敢去想象,唯一的妹妹,如果有一天会恨她……

    苏苏说,她幸福。

    她幸福吗?

    幸福对她而言,早就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

    三日很快就过完了。

    林盛夏瞒着顾凌潇自己要去上班的事情,安排了家里的保姆阿姨来照顾童童。

    早早就赶到公司,可总裁大人好似却迟到了。

    大家也不知在着急什么,急得焦头烂额。

    瑞希更是冲进她的办公室,“林小姐,拜托你帮我跑一趟行吗,许总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现在有个合作案马上就要签约,合同在许总手里,我现在过去拖住对方,你能不能帮我去他家找找他。”

    “我去?”

    她就纳闷了,瑞希怎么总给她找这些事!

    瑞希焦急道,“现在只有你有时间,您就当帮帮忙,成吗?”

    这么大个公司,就她有空?

    她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可是,瑞希却已经把钥匙掏出来,塞在她的手里,“这是许总家的钥匙,你直接进去就行了。”

    “我……”

    “拜托!”

    看着瑞希哀求的样子,林盛夏那到了口边的拒绝,还是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她这不会拒绝人的一点,真的是不好,是病,要治!!

    握着许刈正家的钥匙,她觉得头疼。

    似乎她越想远离他,就有各种不可抗力在推着她去靠近他。

    当真是孽缘!

    林盛夏只能去做这个好人,赶到了许家,拿着瑞希给她的钥匙,直接进去。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连只蚂蚁都没有……死气沉沉。

    盛夏走进去,“许总?”

    “许总?”

    叫了几声,无人回应,她走上二楼,发现他的卧室虚掩着门。

    推开门,才看见他,正趴在床上睡觉。

    全公司都焦头烂额的找他,他竟然在睡觉!

    他趴着,脸微侧着,额前有几缕头发垂下来,慵懒随性中不影响半分俊逸,阳光正好就洒落在他脸上,照的他的脸格外的白皙,白的惊人!斑挺的鼻梁,卷长黑漆的睫毛,有着西方人的立体感,虽美却又同时具备阳刚之气。

    尤其是那双眼睛,只是这样闭着,就能展露主人的魅力。

    许刈正是有着迷人的侧脸,以前她最喜欢在他睡着的时候去数他的眼睫毛。

    一根一根的特别的黑,又特别的长……

    那时候她就在想,他们以后的宝宝,要是像他一眼,有一双这样的眼睛该是多漂亮……

    他的身上的确有着让女性迷恋的魅力,也难怪苏苏会陷的那么深。

    林盛夏站着,突然意识到自己来这里,不是来看他睡觉的。

    她是来找他拿合约,让他去公司的!

    收起自己的感怀,她叫着,“许总。”

    “许总!”

    她叫着,可他纹丝不动,不予理睬。

    逼不得已,她只有倾下身去拉他的被子,“许总!”

    刚倾下身,却不料,他一伸手反抓住她,让她整个人都扑了下去,直接趴在他的身上,而脸颊正好挨着他的。

    她一惊,想马上起来,他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随后一翻身,轻易将她反压制在底下。

    而他,整个身子都压制着她,手臂也紧扣着她,让她无法动弹,那双黑沉的眼睛此时正紧盯着她。

    就像,盯着他的猎物。

    姿势让人脸红,他的气息,他的体重,以及他身上干净又纯粹的薄荷气息,更是让林盛夏的心跳乱了节奏,瞪圆了眼睛,“你干什么。”

    “是我该问你,你想干什么!”

    他眯起双眸,凝着她,“你是怎么进来的,大早上爬到我CHUANG上,想干什么。”

    那引人遐想的话,让她有种说不清的冤枉感。

    什么叫她爬上他的……

    盛夏红了脸,急着解释,“我那只是想叫你起来!”

    “你叫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我……”她噎住了,感觉自己怎么都说不清楚!

    尤其是这样被他压着,她觉得呼吸都好困难!

    盛夏努力保持冷静,“你能不能起来!”

    她涨红了脸,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他将全部的重量都压着她,她能感受到他坚硬的胸膛,还有结实的大腿……

    许刈正对她的话充耳未闻,不仅没有起身,反倒倾下身。

    吓得她立马偏过头,想躲开他。

    一颗心,更是提了起来。

    感受到他的气息全数喷洒在脸颊上,麻麻的……

    那一刻,好似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全涌在脸上,连带着耳根都红了!

    盛夏急了,“许总,请你自重,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

    “你是若蓝的未婚夫,就得跟着她,叫我一声嫂子!”她咬牙道,提醒着他。

    许刈正的眉头微皱起,黑眸也暗了暗,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嫂子?”

    “那么嫂子,你为什么脸红?嗯?”

    他的眼睛里含了一份玩味,目光灼灼,问的她哑口无言。

    盛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脸红,即便她保持的多镇定多冷静,可脸上的红云已经出卖了她,让她找不到辩驳的词,只能用力推着他,“我脸红跟你没有关系,你快起来,你知不知道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找你。”

    她终于费劲,把他推开,快速的起身躲开他。

    同时,也感觉到一丝清新的空气扑来。

    许刈正坐了起来,“所以你是受人所托,才来找我?”

    “当然!”

    盛夏和他保持着距离,就能镇定一些,“我是来找你拿合约的,所以必须叫醒你。”

    许刈正挑眉,没再追问下去,似乎她来干什么他一点都不上心,清隽面颊写着随意,他起身走向洗浴室,“在房间里,你自己找。”

    说着,就关上了门。

    让她想再问的机会都没有!

    盛夏只能自己找,可四处翻了翻,都没有看见所谓的合约。

    她拉开他的抽屉,合约是没有,却有一张照片。

    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与他的合影……

    笑容明媚的像春天,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是谁!

    她从未见过!

    从照片上看,女孩应该比自己还小,照片也像是前几年照的。

    难道,是许刈正另一个女人?

    盛夏心有悲戚,原来他在与自己海誓山盟的同时,还与别的女人甜言蜜语。

    她那时候,怎么就看不出他对爱情是这样的玩世不恭。

    而现在,她竟然还对他有着感觉。

    盛夏看的出神,并没有发现走出来的许刈正。

    他拿着干毛巾擦拭着头发,赤着上身走出来,看见她手里的照片时,整个人瞬间就阴沉起来。

    走上前,夺过她手里的照片,他变得严肃又冷漠,“谁允许你乱翻我的东西!”

    他好似忘记了刚才是他让她随便找,怒声责怪着她,“你这爱翻别人东西的毛病,怎么一点都不改!”

    态度凛冽又恶劣,好似她动了他最心爱的宝贝。

    盛夏看着他脸上的怒意,才悲凉的意识到,自己连照片上的女人都不如……

    既然她对他什么都不是,那么她又何必再为他难过。

    盛夏微笑,“对不起,我不该动你的东西,许总,我的通知已经带到,您的文件还是您自己拿去公司吧。”

    她转身就走,步伐匆匆。

    而许刈正捻着手里的照片,看向女孩灿烂的笑容,心口有着被撕裂的痛感。

    “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这次你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

    “她是和你一样,让人感到温暖的女孩。”

    “你这么说,我就更好奇了,是谁能像我一样优秀?”

    “再等等,会介绍给你。”

    这样的对话,虽然已经隔了很久,却依旧清晰。

    他说她是让人感到温暖的女人……

    可实际不是,她是让人感到心寒的人。

    许刈正的眉宇间被一层淡淡的悲伤笼罩,他永远没办法原谅自己给妹妹带来的伤害。

    ***********************************

    盛夏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公司,刚入公司,就看见苏苏。

    “苏苏!”

    她忙上前,拉住林如苏。

    如苏这两日明显远离自己。

    想必是还在为那日的生气,盛夏必须解释清楚,不能让许刈正破坏她们姐妹两的感情。

    “苏苏,你听我解释。”

    “你放开我。”

    林如苏手里拎着好几杯咖啡,明显是为同事带的,板着脸,“我还要拿东西回去,你别耽误我时间。”

    盛夏心疼,以如苏的学历,她去哪里都比待在这里强。

    可她,纵使在这里,天天被人使唤,她也愿意。

    “苏苏,你听话好不好,我是你姐,不会害你的,你明白吗?”

    “那谁会害我?许总吗?”林如苏生气的反问,随后赌气道,“还是你也喜欢许总,所以看不得我跟他好!”

    “你……”

    盛夏生气极了,“林如苏,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谁见不得你好了,你是我妹妹,就算要我把一切给你都没问题,关键是许刈正他根本就不属于你,我是不想看着你痛苦,你干嘛那么固执呢,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吗?你就只看的见他?”

    “我就是只看得见他,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林如苏生气的说着,用力甩开了盛夏的手,却也因此,她手里的咖啡也泼了出来,溅落到盛夏的衣服和手背上。

    滚烫的咖啡,瞬间烫红了她细嫩的皮肤,让她疼得倒吸一口气。

    而这样激烈的画面,瞬间也引起了过往同事的注目。

    林如苏没想到会这样,心里涌起愧疚,可又拉不下脸来道歉,“都叫你别管我了!”

    说着,便快步跑着离开。

    “苏苏!”

    盛夏想追,可已经追不上了,苏苏已经进了电梯,并且快速的按下关门的键钮。

    看着妹妹这样冷漠,她真的感到无奈又失望。

    苏苏以前不会这样对她……

    姐如母,她说的话,苏苏都会听,可在这件事上,苏苏竟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衣服上都是咖啡污渍,手背也红烫灼人,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她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之际,却又开了。

    门缓缓开启,门外就站着许刈正。

    他已西装革履,一派清爽抖擞,意气风发,与她浑身的狼狈是那么明显的反差。

    盛夏心想,他可真是够快。

    她刚到公司,他也就到了!

    想起在他住处的不愉快,她面无表情的站在角落,刻意与他拉开些距离,一句话也不说,数着电梯一层层的往上。

    可奇怪的是,今天的电梯好像走的特别特别的慢。

    而电梯里,一直只有他们两人,一路向上,都没有人再按电梯。

    她站在他的左前方,总觉得灼灼的目光在自己的后脑勺停留。

    虽然彼此一句话都不说,可他的气场还是无时不刻都在影响着她,她只能默念着:快点快点!

    快点到她的楼层!

    终于,在她的期盼下,电梯叮的一声,停住了。

    她正准备跨出去,手腕处一股力量袭来,阻止了她的脚步。

    他伸手,牢牢握住她的手腕,随后快速的按了关门键钮。

    电梯,又再度的往上走。

    盛夏嫌弃的撇开他的手,“你干什么!我已经到了。”

    “我知道。”

    “那你还按掉。”

    她急急按着自己的楼层,可电梯根本就止不住往上升的节奏。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想着只能等到电梯上去后再自己下来,可事实证明,她想的太美好了,电梯抵达他的办公室,他便拉着她的手,扯着她走出去。力气之大,差点让她摔跤。

    而他的手,就像手铐,让她怎么都挣不开,哪怕她一路挣扎,嚷着,“你放开我,放手!!”

    “许刈正,你干什么,放手!”

    无论她怎么挣扎,他都依旧拉着她,在秘书与助理错愕的目光下,将她带入他的办公室,将她重重的摔在沙发上,随后他走向办公桌前,按下内线键钮,吩咐秘书,“去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和烫伤药。”

    盛夏这才明白过来,他是要让她换衣服。

    可她不需要!

    他是想甩她一个耳光,又给她一粒糖吗?

    林盛夏起身就要走向门口,刚走到门口,他已经几步走来,制止她开门的动作,将她用力按在墙上。

    她的背,重重抵着墙壁,摔的她疼痛不已。

    而他握住她正烫红了的地方,力道重的让她皱眉。

    她的脾气一下就上来,“许刈正,你到底要干什么!”

    瞧见她眼中闪过的疼痛,他才意识到自己正握着她被烫伤的手。

    他松了手,霸道倨傲的开口,“你给我乖乖的待在这里,把衣服换了再走!”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可以不听,但后果我不负责。,”

    盛夏微昂起下巴,一副不怕死的样子,不卑不亢,“怎么?你还想把我吃了?还是直接把我丢出去?”

    许刈正漆亮的黑眸闪烁着淡淡的光,他勾起嘴角,“把你丢出去都便宜你了!如果不是一会要带你出去谈事,你以为我会管你这一身有多狼狈?”

    一句话,轻松毁灭她心里的想法。

    她竟然还以为,他是因为上午的事情过意不去而做的补偿……

    她真是想的太天真了!

    原来,他只是需要她光鲜得体的陪他去谈事。

    许刈正压低了声音,继续说,“这是你的工作,所以乖乖的配合!”

    他的话,终于让她无言以对,眼中的倔强也都灭了气焰,不得不妥协。

    许刈正松开了她,回到他的办公桌前,翻找着文件,说,“在我回来之前,待在这里不准出去。”

    他的话就像命令,不容人有半点抗议,林盛夏生气的顶了一句,“你就不怕我盗取了你电脑里的商业机密,卖给别人?”

    他闻言,扬起一抹轻笑,仿佛听见什么笑话,那样自负倨傲的姿态,“你还没这本事。”

    说着就走向门口,盛夏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是在看扁她!

    他走后,秘书很快就把药和衣服送来。

    秘书满是笑容的脸上,似乎还含着一层别的意思,微笑的将衣服交给她,“林小姐,这是按照您的尺码买的。”

    “我的尺码?”

    “嗯,许总交代的。”秘书微笑。

    林盛夏这才从秘书的话里,听出几分引人遐想的意思。

    许刈正竟然把她的尺码告诉他的属下,无非是在说,他对她的身材了如指掌。

    盛夏尴尬,脸也微烫起来。

    真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会怎么看她。

    许刈正他是故意的吧,让她被流言蜚语唾沫星子淹死。

    秘书走后,盛夏找着能换衣服的地方。

    她总不能在他的办公室里脱了就换,万一突然冲出个人来!

    寻找着,让她发现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

    她走进去,确定这里非常的安全,才开始解开纽扣。

    却不知,此时,许刈正又返了回来。

    忘记拿文件的他,返回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发现她不在,而里面的休息室传来动静。

    他走上前,倚在门口,

    一瞬不瞬的凝着此时正背对着他,全身只剩下唯一遮蔽物的她。身上白嫩亦如往日,他不用触摸,也知道那种触感极佳,肤如凝脂,引人心醉。

    腰身线条也保持的很好,似乎没有因为生孩子而走形。

    这样看着,让人会想起某些旖//旎画面,她的第一次,她的羞涩与配合……

    他微眯着双眸,看着她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他一声不吭,就像在欣赏什么美好的事物。

    直到……

    她换好衣服,一转身,看见他站在身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竟然站在门口!

    林盛夏的脸爆红起来,“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他挑眉,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很久了。”

    说着,他的目光就在她身上上下扫了一遍,说不清的玩味,让林盛夏气愤不已,“那你怎么不吭声。”

    “我进来的时候动静很大,是你自己没听见。”

    他并不认为自己错了,而且脸上表现的相当的镇定,似乎她的身材对他不构成任何的影响,而他对此也不上心,许刈正浅笑,接着说,“况且,又不是没看过,你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变化,何必这么激动。”

    “你……”

    她气得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噎了好半天,见他转身要走,才气得颤抖的骂,“许刈正,你真是无赖到极点!”

    竟然一声不吭的在那里,观看她换衣服的全过程。

    而他还一副没做错的样子,一副不看白不看的态度!

    盛夏气急了,走出来时,他已经走向门口。

    办公室里再度剩下她,林盛夏有气也没地方出,只能自己咽回去。

    **************************

    许刈正刚从办公室出来,林盛夏就红着脸气呼呼的走出来,不免让秘书看了,会想歪歪。

    待林盛夏走后,就开始议论起来,“看见没,她刚才脸那么红,不知道总裁对她做了什么。”

    “她不是顾凌潇的妻子吗?应该和咱们总裁没什么吧。”

    “这可说不定,在我看来,许总比顾凌潇优秀多了,如果是我,我就选许总。更何况,你没看许总对她穿衣服的尺码都那么清楚吗?这次竞争的公司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畅荣,说不定是因为这个林盛夏。”

    两人笑着议论,殊不知此时林如苏拎着自己做好的便当,刚走出电梯,就听见这番话。

    她心下一层,上前,“你们胡说什么!”

    秘书见状,立马闭了嘴,林如苏却泛起了泪光,她摇着头,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可能!

    姐姐和许总有关系?

    姐姐明知道她喜欢许总,怎么能抢走许总!她已经有姐夫这么好的男人了,难道还不知足!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怪不得,林盛夏总是叫她放弃,原来是因为她和许总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林如苏气愤不已,含着泪,转身就走。

    她要去找林盛夏问个清楚!!

    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林如苏气匆匆的来到了盛夏的办公室,砰的一声推开门,走上前,满目愤怒,“林盛夏,我有事要问你!”

    盛夏讶异不已,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

    而且,苏苏还是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

    ******************************

    PS:很感谢大家对芒果的支持,这个故事呢,芒果也有详细的大纲,会好好的往下写,群号为:383379953,本群只接受VIP订阅的读者,谢谢……

    两万字完毕,欢迎订阅点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