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池惟兮站到孟姿身边的时候,孟姿心跳速度都变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池惟兮好几秒才轻轻的开口道,“惟兮,你是伴郎?”池惟兮看着孟姿精致美丽的脸庞淡淡笑了一下,然后才客套的说道,“不是,只是帮忙挡一下酒。”说完假装没看见孟姿眼里热切的情愫,转开视线和旁边的人笑着寒暄打招呼。

孟姿见到池惟兮这种刻意的疏离,眼里一片黯淡。敬酒到一半的时候,孟姿因为来者不拒,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了,池惟兮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她,他知道孟姿不怎么能喝,以前他们俩人在一起的时候,如果遇到要喝酒的场合,孟姿总是撒娇让他替她。孟姿感受到池惟兮的视线,也歪过头看着池惟兮,眼波婉转,突然对他笑了一下,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看着竟然妩媚大过了温婉,笑完之后立刻转过头,含笑接过别人再次敬过来的酒,池惟兮皱了一下眉,抢先把酒接过来,一口喝尽,然后笑着朝敬酒的人解释道,“女孩子喝多了不好,我代她喝。”那个人听完池惟兮的话,哈哈笑了起来,和同席的人一起打趣池惟兮怜香惜玉,池惟兮懒得解释,只是笑着不说话,继续接过其他人递过来的酒,打着哈哈挡酒。

新娘不知内情,见孟姿抿着嘴看着池惟兮笑的一脸温柔,于是靠近庄一然,悄悄道,“一然,我表姐好像喜欢你们这个池队啊,要不,咱们替他们牵牵线呗。”庄一然听完自己媳妇的话,惊得差点去捂她的嘴巴,“笑笑,别乱点鸳鸯谱!池队的准媳妇就坐在我们同事那桌,他和你表姐没戏!”新娘闻言也是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宁殊言他们那边,看完之后,认命的跟庄一然嘟囔道,“好吧,我也觉得没戏了。”庄一然好笑的捏了捏楚笑笑的手以示安慰,然后也被拉入了被灌酒的行列。

池惟兮他们那边喝酒喝的天昏地暗,宁殊言他们这头就有人看不下去了,郭小妖盯着孟姿和池惟兮看了半天之后,愤愤然道,“我擦!这孟姿什么来头,竟然以做伴娘!做就做吧,还要别人代酒,脑子进水了?”以前孟姿还是池惟兮女朋友的时候,郭小妖就看不惯孟姿那副柔柔弱弱,客气疏离的样子,总觉得她那是作,有这想法的也不止她一个,所以总的来讲,孟姿和池惟兮同事们关系其实真的不咋地,相较而言,宁殊言比孟姿好接近多了,她比孟姿热情,大方,接地气,人也豪爽,笑起来的时候总有一种感染力,说的话,做的事,关心的问题走的都是平民路线,所以在郭小妖看来,宁殊言和池惟兮那才是真正的绝配,池惟兮本来就是个生活白痴了,如果和孟姿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凑一起,那生活就真没法过了,如果池惟兮和宁殊言在一起,那他就以继续白痴下去,过着平淡却温馨的日子。

“好像说是新娘的表姐。”之前被踹的男生瘪了瘪嘴回答道,说完转过头,看着宁殊言试探的问道,“嫂子,你会吃醋不?”宁殊言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所以愣了一下,然后看着众人八卦的眼神濉了一下,果然,八卦无界限啊,无语的模了模鼻子后她才哭笑不得的说道,“池惟兮很有绅士风度,我很欣慰。”郭小妖和那个男生听完之后直接“切”了一声,其他人则哈哈大笑了起来,打完其他人的好奇心之后,宁殊言低下头默默地和食物奋战,吃醋么?其实……有点的吧,毕竟孟姿是池惟兮的前女友,而且他们两人的分手是被逼的啊。是宁殊言不动声色惯了,再说那种吃醋的感觉太过陌生和怕,所以她能做的就是笑着掩饰过去。

婚礼结束时,池惟兮很光荣的牺牲了,一圈酒敬下来,池惟兮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了,只是一个劲地在哪里叫嚣自己没醉,孟姿扶着池惟兮过来的时候,宁殊言正好和郭小妖他们站在大门口,池惟兮见到宁殊言的时候倒是清醒了几秒钟,推开孟姿,几个趔趄就扑到了宁殊言身上,嘴里还口齿不清的叫着“媳妇”,宁殊言被他的势头扑的后退两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又好气又红的对池惟兮说道,“谁是你媳妇啊?同志,咱不能马路上耍流氓!”池惟兮听完宁殊言的话,趴在她肩上哼哼了几声,不停的用头蹭宁殊言的脖子,宁殊言被他蹭的心里暖洋洋的,于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搂住他晃动的身子,这才笑着对孟姿说道,“谢谢你扶他过来。”

池惟兮见到宁殊言就扑上去那刻,酸涩和失落双双袭上孟姿的心间,听到宁殊言的话后,孟姿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柔柔的说道,“惟兮刚刚喝了很多酒,要麻烦宁小姐照顾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语气里的亲昵竟然比宁殊言这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还理所当然。

“啊哈哈,那是当然啊。嫂子,如果等下回去咱们头儿对你耍流氓,你不要手软,直接就地正法哈。”郭小妖听完孟姿的话后鄙视的抿了抿嘴,夸张的走到宁殊言面前,挡住孟姿的视线,调笑着冲宁殊言挤了挤眼睛说道,郭小妖行动后,其他人也跟着走上来,围着宁殊言表示要帮忙,孟姿见大家都不待见自己,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该走了,身体却好像有意识一样,就是僵在那里动不了。

宁殊言这时候早已经没有美国时间去管孟姿走或是留了,因为池惟兮这厮快要把她压死了,刚刚郭小妖他们想接过池惟兮送他们去车上,池惟兮死活赖在她身上不离开,几个人拉扯了半天也没把他和宁殊言分开,池惟兮就跟牛皮糖一样,手自动自的搂着宁殊言的腰就是不撒手。宁殊言没办法,最后只能拍了拍池惟兮的脸,强迫他睁开眼睛,“池惟兮,醒醒,我们回家好不好?”池惟兮半眯着眼睛盯住宁殊言看了又看,忽然就笑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媳妇儿,我没醉,不信我走直线给你看!”说完眼睛就在周围转了起来,还真的走起直线来,宁殊言哭笑不得的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不让他继续乱转悠,“还胡说?!撒手,带你回家了,以后不许喝酒!”“痛啊,言言!”池惟兮挨了宁殊言一巴掌后委屈的直嘀咕,看的众人集体掉眼镜,尼玛,这还是他们那个风流倜傥,风趣幽默的池大队长吗?这简直就是一三岁小孩吧,这节操,掉的都没处找去哇!“嗯,我知道痛。走吧,池惟兮,咱们回家好不好?”宁殊言从善如流的任池惟兮抓着自己的手摁到他头上,再次放柔声音哄劝道。

“唔,那你亲我一下,我就跟你回家。”池惟兮歪着脑袋,眼睛亮的看着宁殊言要求道,宁殊言听完他的要求后和其他人一样,默默地撇过头去无视,池惟兮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于是不耐烦的再次嚷嚷道,“言言,你亲我一下吧,要不我亲你两下也以。”郭小妖他们憋笑憋的差点就内伤了,卧槽,好想录像啊,到时候让自诩英明神武的池队长自己看看,看到时候他上哪找耗子洞钻去。宁殊言实在不想再让池惟兮继续丢脸下去,于是面瘫的扫了一眼看好戏的众人,示意他们避嫌后,果断迅速的在池惟兮脸上亲了一口。池惟兮这下倒真的遵守诺言了,得偿所愿后就傻笑着松了手,一路呵呵笑着由他们扶着坐到了郭小妖他们的车里,让宁殊言他们无语的只能望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