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三十八章 泥石流

宁殊言他们下乡的第五天天气突然大逆转,狂风暴雨骤至,豆大的雨跟不要钱似的拼着命往下掉,因为条件限制,宁殊言他们只能呆在老农家里看着屋外越下越大的雨势皱眉感叹,“大风大雨的不会导致泥石流吧?”同行的一个男医生看着不远处的高山突然开玩笑似的打趣道,宁殊言听完他的话后右眼皮毫无征兆的跳了跳,“周医生,你能盼着点好不?”虽然宁殊言是无神论者,但还是怕到时候被他乌鸦嘴说中,“周医生说的也不是不能,这里的地势遇上这种倾盆大雨很有能生泥石流。『言*情*首*『言*情*首*”宁殊言的抱怨刚说完,顾之遥永远温和轻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不是吧?!顾医生你别吓我,泥石流怕死了。”另一头的一个小护士白着脸紧张的叫道。

池惟兮在办公室里看到新闻里报道说曲里生了小规模的泥石流时,动作大的把刚想问他问题的萧阳吓了一大跳,拍着胸口安慰了一下自己后,萧阳才不满的埋怨道,“池哥!干嘛呢一惊一乍的,吓死了我你赔啊?!”,池惟兮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情理会萧阳说什么了,丢下一句,“给我请假”后就一边拨电话一边往外跑了,“啧啧,这是去追魂还是抢银行?”萧阳好半天才从池惟兮跑走时刮起的那阵风里反应过来,童蓁则是一脸落落寡欢的盯着池惟兮消失的方向呆,萧阳看到童蓁的样子后瘪了瘪嘴,自从见到宁殊言的真容后,他真心觉得其实池哥跟宁美女很配很配,虽然这样子有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之嫌,但帅哥配美女啊,他萧阳真心是颜控啊有没有!耸了耸肩后萧阳拖拖拉拉的回到座位上开始思考用什么理由去给池惟兮请假。

麦兜兜接到池惟兮打来的电话时很鄙视的抿了抿嘴,来电响了很久之后才不情愿的接了起来,“哟,池警、官?我是犯法了还是涉嫌了,劳驾您打电话给我?”池惟兮拒绝宁殊言这件事一直让麦兜兜耿耿于怀,所以说话的口气要多恶劣有多恶劣,不过池惟兮此刻有求于人,所以听完麦兜兜的话后就当没听见,只是着急的开口问道,“兜兜,宁殊言他们是去哪里下乡了?”他听程洛说过是去曲里,但又不敢百分百确定,所以只能来问麦兜兜,麦兜兜是医院的人应该会清楚具体地点。“干嘛,现在知道关心言言啦?早干嘛去了!”麦兜兜很不屑的回答道,“是不是曲里?新闻上说那里生了泥石流!”池惟兮现在只想知道宁殊言到底在不在那个危险的地方。“什么?!泥石流?!你说真的?那言言在曲里会不会有危险啊?”麦兜兜搞清楚状况之后也慌张起来,完全没有了接电话时的不爽,“我去找她。”池惟兮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任麦兜兜怎么拨电话也拨不通了,最后没有办法的她只能去找程洛出主意。

池惟兮急匆匆的赶往曲里的同时宁殊言他们也忙的要死,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下雨的当天晚上曲里就生了泥石流,那时候还有很多在外劳作的老乡正在往家赶的路上,泥石流生后他们就被阻滞在了外面,后来有一个老乡回来通风报信说泥石流生的时候他们刚好遇上了,所以现在外面好几个人都受了伤,需要医生去帮忙。屋漏偏逢连夜雨,下雨之后气温骤降,村里的好几家老人小孩同时起了高烧,最后宁殊言他们再次分批行动,背着工具开始在大雨中奔走,宁殊言给分到手上的小孩子打好针分了药之后就赶回了住宿的老农家,回到家后就和愁眉苦脸的女主人一起坐在屋里等外出未归的人,顾之遥应乡长之请去外面接那些受伤的人去了,宁殊言住宿的那家男主人也没有回来,跟着乡长组织的人去外面做接应,随着天色越来越暗,雨势却越来越大的时候宁殊言的担心也与时遽增,就在她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等下去的时候,女主人坐不住了,进屋拿了把伞就要往外冲,唬的俩孩子抓着她的裤腿一个劲地嚎嚎大哭,那场面看的宁殊言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大……大嫂……你要……干嘛?”女主人一边用当地话训斥孩子,一边又用变扭的普通话跟宁殊言解释道,“俺要去找俺男人,雨太大,俺不放心。”说着就往外冲,那俩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拖着她的裤腿就是不撒手,哭声都快撕心裂肺了,宁殊言看着孩子脸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皱了皱眉,然后果断的接过女主人手里的伞说道,“你还有孩子要照看,我替你去找他们,再说了,我是护士,遇到紧急情况我比你在场有用!”说完不待女主人再说什么就冲进了雨幕里。

不得不说宁殊言的运气差,走出村里转悠了一个小时后就看到了让她心惊胆战的一幕,距离她几百米的池塘边上,一个小女孩正奋力拉着一个半边身子已经掉到池塘去的男孩子,那个小女孩见到宁殊言后哭的歇斯底里,“姐姐,姐姐,快来救救我哥哥,呜呜呜……”宁殊言什么都来不及想,撒丫子就往他们那边跑,因为下雨,池塘周边都是泥泞的稀泥,所以特别的滑,宁殊言和小女孩费了半天劲,才好不容易拉着男孩子倒在岸上的泥巴路上,这时候的宁殊言也顾不上狼狈了,用满是污水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凶巴巴的对那两个孩子说道,“你俩有没有安全意识?!这么大的雨外面又生过泥石流,你们两个小孩子跑出来干嘛?不要命了,啊?!”被雨水淋湿后的衣服粘腻腻的贴在皮肤上,让风一吹宁殊言全身都抖了起来,再看看那两个小孩,女孩子还好一点,男孩子这时候嘴唇都青了,身子也在剧烈的颤抖,宁殊言后知后觉的现现在不是说教的时候,于是一手拉了一个就朝村里走,“不管你们要去干嘛都不许去了,这么冷的天再冻下去你俩非躺病床上不,先跟我回去换衣服。”,那两个孩子估计是被刚刚的事情吓到了,对宁殊言的动作没有丝毫反抗,就那样随着她朝前走,走了一会儿之后小女孩才抽抽噎噎的说,“姐姐,我们也怕的,是爸爸一天一夜都没回家了我们更怕,我们是想去找爸爸的。”宁殊言听完后心里大概知道了这两个孩子是谁了,先前听同行的护士说过,村里有一家单亲家庭,一个爸爸带着两个孩子,家里还有一个年事已高瘫痪在家的女乃女乃,爸爸那么久没回家再加上又是这种天气,这两个孩子大概是担心了所以才结伴出来找人,宁殊言不知为什么眼睛就酸了一下,为这两个怜的孩子,也为那份质朴的亲情,“嗯,送你们回家后姐姐再去替你们找好不好?”“嗯!”听到宁殊言的保证后小女孩高兴的点了点头,小男孩脸上也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宁殊言领着孩子走进院子的时候,池惟兮和乡长正准备出去找她,看到宁殊言后池惟兮松了一大口气,他赶过来的时候刚好遇上出去寻人的乡长,向问他们打听了宁殊言的情况,知道宁殊言安全的呆在村民家里后,池惟兮便和乡长他们一起过来了,到了家里后才得知宁殊言一个人又跑出去了,池惟兮被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二话不说就往外冲,乡长也一边埋怨女主人瞎掺和,一边招呼刚回来的众人跟着人生地不熟的池惟兮出去找宁殊言,宁殊言见到全身湿透的池惟兮时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的看着黑脸的池惟兮开口道,“池惟兮?是我出现幻觉还是你穿越?”,池惟兮本来还在心底责怪宁殊言行为鲁莽,这么危险的情况还逞能一个人跑出去,现在听到看着她迟钝的反应更是又好气又好笑,大跨两步走到她面前毫不留情的敲了敲她脑门后低叱道,“这么大人了有点安全意识没有?!一个人跑出去不怕被雨冲走了啊?”宁殊言还是没有从池惟兮突然到来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所以对于池惟兮的暴力行为只是愣愣的瞪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池惟兮就俯把她拥进了怀里,在宁殊言耳边长长的叹了口气,“宁殊言,幸好你没事,幸好你没事……”宁殊言是面向众人而立的,其他人看到这暧昧的一幕时脸上都表现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宁殊言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连忙推了推池惟兮,手脚变扭的开口解释道,“呃,这个……,那个……”结巴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这时乡长站出来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手道,“这个俺们知道,你男人刚刚一听说你一个人出去了那个着急担心哇,呵呵,是个好男人啊,宁护士,你好福气呵……”说完惹得后面一大群人都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刚刚被宁殊言带回来的那两个小孩都偷偷的捂住了嘴巴,宁殊言无语凝噎的抬头望天,他不是她男人好吧……

宁殊言和池惟兮被误会关系那会儿,顾之遥和那两个小孩子的爸爸也回来了,顾之遥看见池惟兮后朝宁殊言挑了挑眉,“千里寻妻?”,顾之遥这一说,刚刚好不容易停歇下来的笑声再次卷土重来,更让宁殊言无语的是,池惟兮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听了之后竟然还微笑着点了点头,宁殊言不知道池惟兮到底那根筋搭错了,丢下一句,“冷死了,我去换衣服。”后就落荒而逃,留下池惟兮去应付那群兴奋过度的观众。池惟兮和顾之遥他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跟着宁殊言进了屋,宁殊言换好衣服,看着池惟兮身上**的衣服头疼的在房间里转圈,“池惟兮,你高烧烧坏脑子了吧,现在你是想冷死啊还是冷死啊还是冷死?!”宁殊言现在情绪非常的暴躁,一想到刚刚衣服湿透时那种刺骨她就想踹池惟兮一脚,这家伙,做事之前都不考虑自己的么!池惟兮知道宁殊言是担心他没衣服换,听了宁殊言的咆哮仍旧站在那里清风朗月的笑着,“我去找顾之遥借衣服,等着!”宁殊言想了半天只能去求助身材和池惟兮差不多的顾之遥。

等池惟兮也换好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后宁殊言才想起来之前的问题,招呼池惟兮坐在凳子上后宁殊言满脸不解的问道,“池惟兮,你还没说跑这来干嘛来了?”,“追你。”池惟兮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言简意赅的给了答案,宁殊言没想到池惟兮会那样说,听完他的话后半天说不出话,心跳也一下子失去了节奏,好久之后宁殊言才瞪着池惟兮恶狠狠道,“逗我很好玩么?!严肃点!”,池惟兮听话的坐直了身体,看着宁殊言一脸严肃的慢慢说道,“程洛问我到底最怕的什么,我想了很久,现我最怕的就是失去你,也许在一起后会有很多麻烦和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宁殊言,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还愿意吗?”宁殊言的眼睛随着池惟兮的话越瞪越大,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怒复杂难懂,过了很久之后才幽幽开口道,“你来这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池惟兮听着宁殊言平静的语气,心里莫名的慌张,他很怕宁殊言说出拒绝的话,好不容易想清楚了自己到底最在乎的是什么,如果宁殊言却不接受他了怎么办!“也不算全是,我看到新闻说这里有泥石流,我怕你有危险。”因为心里担心,所以池惟兮的语气蔫蔫的毫无生气,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池惟兮,宁殊言突然想起了顾之遥之前说的话:遇到喜欢的人不容易,不要轻易放弃。是啊,遇到喜欢的人,宁殊言喜欢池惟兮,即使此刻没精打采的池惟兮在宁殊言眼里还是性感迷人的要死,幸好,幸好在宁殊言准备放弃的时候池惟兮改变了。宁殊言看着紧张兮兮盯着自己看的池惟兮不由的开怀笑了起来,“池惟兮,你脑子终于正常了一次。”,池惟兮见宁殊言笑,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原地,站起来走到宁殊言身边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宁殊言,恭喜你找了个帅哥当男人。”,宁殊言脸羞得通红,故作恼怒的瞪了瞪他,“不知道谦虚是中华美德啊,脸皮真厚。”,池惟兮笑嘻嘻的拉着宁殊言站起来,低头俯在她耳边说道,“过分谦虚就是做作了,再说了,对媳妇儿**要脸皮干嘛。”说完就低低的笑出声来,宁殊言就靠在池惟兮的胸膛上,清晰的感受到了他胸腔震动的频率,此刻突然就想到了那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话,也不去管池惟兮到底是不是脸皮太厚,干脆伸出手环住池惟兮的腰,把脸依偎进他的怀里任由池惟兮把自己抱的更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