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十九章 暗恋?!

自从上次宁殊言在街上遇到池惟兮,她就开始频繁的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每一次惊醒后宁殊言都会睁着无神的双眼,在心里默默地和神兽草泥马一起呼啸崩腾,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池惟兮总是出现在她梦里,更让人抓狂的是,每次她都跟一头饥渴了上万年的**一样逮着池惟兮的嘴啃个没完,这是很惊恐的事好么亲!!!难道真的是太久没有爱情的滋润,所以欲求不满?!一想到这,宁殊言打了个寒颤,果然大龄剩女伤不起!就因为这些疑似春梦的梦,让宁殊言这个脸皮厚的赛长城的女汉纸千年难见的羞涩起来,当然,具体羞涩对象仅限于池惟兮同志,每次只要一见到池惟兮的身影,宁殊言都像被追赶的小白兔一样拔腿就跑,第一次的时候,池惟兮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丢丢,第二次时,池惟兮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周围,第三次的时候池惟兮就彻底黑脸了,他有那么可怕吗?!就算上次俩人有过亲密接触,也是你主动的好吧,怎么现在搞的他才是流氓**一样!这天早上,池惟兮在上班的路上巧遇了宁殊言的闺蜜,于是试探性的问道,“程洛,你觉不觉得宁殊言最近有点奇怪?”程洛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饭照吃,班照上,脾气一如既往的暴躁,没什么奇怪。”“那我最近有问题?”池惟兮继续问,程洛闻言,盯着池惟兮看了几秒钟,然后还是摇摇头,“除非你内部零件有问题,反正外在设施我没看出有问题。”程洛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盯着池惟兮下半身看,脸上一副猥琐的表情,池惟兮顺着程洛的眼神看了一下,抬腿就给了他**一脚,“滚!老子没问题!!!”说完不解气还要追上去补一脚,吓得程洛啊啊大叫,“池哥,池哥我错了!谁让你先问那么容易让人产生邪恶想法的问题啊,啊啊啊……”程洛一边躲一边叫,惹得路上行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身上,甚至有好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拿着手机准备拍照,嘴上不停的说着,好有爱的好基友啊,帅哥攻,柔弱受啊啊啊……,“卧槽!程洛,劳资的形象被你拉下零界线了!”池警、官绝望的用手捂住了脸,觉得他真傻,真的!后来程洛和池惟兮分手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哥啊,根据你的描述,我猜我那闺蜜是发春了,对象十有**就是哥你啊!”说完捂嘴偷笑着跑了,留下一脸风中凌乱的池惟兮站在那里迎风泪流。

宁殊言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她早就过了青涩的年纪,也有过一段感情,所以对于这些不陌生的情愫,没有慌张也没有不知所措,她只是有一点点头疼,池惟兮那样的极品很难驾驭啊,他的魅力她早就见识到了,说实话,栽在他手上一点也不亏,可尼玛,暗恋是这天底下最痛苦的事情啊,她都一大把年纪了为毛还要她赶时髦抓一把青春的尾巴。果然,老天爷吃饱了没事总是乱动手指,他手指微微的哆嗦一下,宁殊言就要心肝脾肺十二指肠都痛了。“言言,怎么又发呆?!”麦兜兜猛劲十足的一掌拍在宁殊言背上,差点让她一口气回不来,“麦兜兜!有没有人告诉你,错失杀人也是要坐牢的?!”宁殊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没好气的月兑离了麦兜兜的爪子,然后继续无精打采的趴回桌子上,麦兜兜见宁殊言这样子,终于肯收起玩笑的心思,“到底怎么啦?这几天你都神思恍惚,思春啦?”说了这句玩笑话后,本来没想得到回应的麦兜兜竟然发现那个很不在状态的女人重重的点了点头,于是真的震惊了,“言言,中邪了?!”宁殊言一听麦兜兜的话,差点被气死,“你中邪我都不会中!”说完叹了口气懒洋洋的朝注射室走去,“哎,不是……言言,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啊,哎,别走啊……”麦兜兜紧紧追着宁殊言,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你是说,你和你邻居谈恋爱了?!”麦兜兜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宁殊言,声音之大,让周边的人都向她俩行注目礼,宁殊言尴尬的用手遮了遮脸,气急败坏的对麦兜兜吼道,“麦兜兜!想丢人的时候能不能看看场合?!”额,这时候麦兜兜才发现她们两人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距离稍近的那个小不点一脸好奇地看着这边,于是笑眯眯的对小不点吐了吐舌头,“聊我们的天,让别人讨论去吧。”,宁殊言,“……”我想削死你啊可不可以!宁殊言觉得,如果继续由麦兜兜胡说下去,估计明天全中心医院的人都会知道她暗恋的事情,于是果断的把麦兜兜拉进配药室,“是不是啊,你在谈恋爱?”麦兜兜全心全意的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不是,只是我对人家有好感。”宁殊言说完自嘲的笑了笑,池惟兮条件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也许注定就是一份不能说出口的感情。“有感觉就追啊!磨磨蹭蹭不算是好汉啊喂!”麦兜兜的反应比自己谈恋爱还激动,手再一次不留力的拍在宁殊言身上,宁殊言彻底内伤,“兜兜,你再拍我几次,我就没命去追了,还有,我不是好汉,是女的,女的!”麦兜兜嘿嘿笑着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差点忘了她是学跆拳道的。“不行,今天我要跟你回家,我得好好给你把把关,免得你遇到人渣!”麦兜兜说着手就要往宁殊言身上招呼,宁殊言眼神快速的瞪着她,像是在说,你拍一下看看!麦兜兜的手生生顿在半空中,她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宁殊言那堪比凌迟的眼神,尼玛,跟千刀万剐差不多的酷刑啊。

麦兜兜果然说到做到,一下班就黏在宁殊言身后。看着不停围着自己转圈的麦兜兜,宁殊言哭笑不得,“麦兜兜,你干嘛?”“别烦,我在思考从哪些方面考察那个让你心动的男人。”麦兜兜依然故我的转圈,转了一圈又一圈,“八字还没一撇,你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了。”宁殊言好笑的拉住她,“好了,好了,我头都晕了,你消停点吧。”“渣男横行,投资需慎!言言,我不能再让你遇见另一个穆珏!”麦兜兜说完,悔的差点想咬舌自尽,穆珏是宁殊言心里永远的痛,这么多年,那个名字一直是禁忌,自己果然脑残,好好的又说起这个倒霉催的名字,宁殊言看着麦兜兜懊恼的神情不觉苦笑,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走吧,带你去看帅哥。”说完率先向前走去,麦兜兜看着宁殊言单薄的背影,鼻子突然就酸了起来,虽然在众人面前的宁殊言总是那么坚强有气势,可只有走在她后面的人才会发现,那个终始挺直的背影看起来有多萧瑟孤寂。麦兜兜眨了眨眼睛,跑了几步追上宁殊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