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109章 云染动情

鬼医郡王妃 第109章 云染动情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绝崖之上,钱三脸色瞬间苍白如纸,瞳眸嗜血,想也没想直接往悬崖跃去,身形急速的飘向云染,全无半点迟疑,更没有半点的耽搁。

    身后的萧北野第一时间抬脚想跃下断崖,可是他一抬首间,看到了自个的父王,他在断魂谷的峭壁之上观望,像看一出戏般的欣赏着绝崖之外的情景。

    萧北野迈出去的脚鬼使神差的缩了回来,不,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他要杀掉这个男人,替花旗军报仇,他要杀掉他,若是现在跳崖,搞不好就一命归西,那他还怎么向对面的男人报仇,怎么有脸见那些死去的花旗军。

    萧北野那伸出的脚,慢慢的缩回来,身子一跃飞向对面的断魂谷,落到了恭亲王萧战的面前,恭身垂首的禀报:“父王,我回来了。”

    萧战眸光深邃而凌寒,唇角紧抿成一条直线,本来他想除掉这个儿子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没有杀掉他,这小子的命倒是挺大的。

    萧北野不等萧战开口,又伤心的说道:“父王,清烟她进了毒谷后,因为中毒太深,所以她死了。”

    萧战唇角勾了一抹幽暗难明的笑,没有看萧北野,而是望向断崖之下的身影,他挪谕的声音响起来:“看来你还真是我的儿子啊,同样的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若不是我的儿子,又怎么会眼见着深爱的女人跳崖救人而无动于衷呢。”

    萧战的话一落,陡的一挥手,身后的断魂谷伏着的几名高手,拉弓搭箭的对准坠崖的人射去。

    绝崖之外,钱三跃下去后,身后的手下全都呆愣住了,没想到爷竟然想也不想便跃了下去,数名手下在呆愣过后,直接纵身往崖下跳去,而云染的暗卫龙一龙二等人此时也醒过神来,飞快的闪身紧随着钱三的手下跃下了绝崖。

    断魂谷的崖谷之上,恭亲王萧战忍不住赞叹一声:“这才是真正的忠勇之士啊。”

    云染纵身跃进悬崖,身子疾飞而去,眨眼到了宁景的身边,她手臂一伸揽住了宁景的腰,此时的宁景眼睛紧闭,脸色苍白如纸,他的唇角晕开了点点的血花,使得精致的面容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凄凉,他的身子无力的搭在云染的臂弯,好似一株没有生命的花草,完全的失去了他的生机。

    云染忍不住心疼的叫起来:“宁景,宁景。”

    悬崖之下风力大,她呼叫的声音很大,可惜宁景一点反应都没有,云染的身子直往悬崖之下坠去,因为没有攀附物,所以即便她内功深厚,一时之间竟也没有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忽地头顶上方响起一道焦急的呼唤。

    “染儿。”

    一道身影快若闪电般的射了过来,身形如鬼魅幽影,速度奇快无比,飞身闪过来揽住了云染的腰,三个人裹在一起,身形迅速的往下坠,云染一抬首看到钱三那心急如焚的脸,她的心陡的一紧,心急的开口。

    “燕祁,你疯了,这里太危险了,你快上去,不要管我们了。”

    她没办法弃宁景不顾,因为他是她救的,她做不到弃他不顾,但是燕祁有什么理由陪着她做这种事呢。

    钱三一愣,眸光飞快的闪过了然,心中既欢喜又无奈,原来,原来染儿早就知道他是他,他是燕祁,先前她之所以说要嫁给钱三,其实也是因为知道他是他吧,燕祁忽然笑了,这一阵子以来所受的郁结,气恼都烟消云散了。

    “染儿,我不会不管你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燕祁话一落,伸手揽着云染的腰,施展了功力,陡的旋转,直往悬崖上方跃去。

    可就在这时候,崖上的萧战动了,萧战手指一挥,长枪如金色的长龙一般呼啸着朝燕祁狠狠的扑来;

    燕祁身在悬崖之中,手里揽着云染,而云染的手里还带着一个毫无知觉的宁景,此时长枪扫来,带着强劲霸道的劲气,铺天盖地的威压了下来。

    燕祁一抬手挥了出去,劲气荡开来,和那扑面而来的长枪狠狠的一撞。

    内力碰撞,轰隆隆的巨响,悬崖之上炸出了朵朵的巨花。

    恭亲王萧战的功力不比燕祁差,而此时燕祁手中还带着两个人,自然无法全力一击,所以这内力相撞之下,他的一口气提不上来,身子急速的下坠。

    头顶上方的萧战,再次的凝起内力,灌进长枪,一枪挟风带雨的压了过来。

    燕祁一边搂着云染的腰,一边出手和萧战相斗,云染眼看着三个人的身子往下坠去。

    空中的气压越来越低,她只觉得呼吸困难,低头看手臂之上的宁景,若是这时候她松开,也许她和燕祁还有生还的可能。

    若是她一直带着宁景,他们三个人只怕都要葬身在这里,可是让她眼睁睁的放开宁景,她真的做不到。

    她的脑海里浮起的是宁景娇嗔贪痴的各种模样,虽然他和她差不多,但是却像是她的儿子一般的缠着她,叫她师傅。

    她生气他会哄她,她发怒,他乖乖的不敢反抗,现在让她放手,她真的做不到。

    云染忽地低头,对准揽着她腰的燕祁狠狠的咬了下去,力道奇大无比。

    一口下去,燕祁的手上立刻渗出了血丝来,疼痛使得他下意识的松手,云染和宁景的身子往下一滑,却被他再次的狠狠的揽进了怀里,同时他的声音霸道的响起来。

    “染儿,要死我们死在一起,这一世算你欠下我的,记着,若是有来世的话,记得嫁给我。”

    他说完,俯身吻上了云染的唇,云染的唇上一片沁凉,眼泪滚落到嘴里,她的心既暖又痛,狠狠的吻着燕祁。

    不,现在燕祁还是钱三的容貌,她顾不得那么多了,狠狠的回吻着燕祁,心痛的说道:“燕祁,是我欠你的,若是有来生,我定不负君此生情。”

    悬崖疾风之中,头顶上强大的内力压迫着他们,云染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强大的风向挤压着她的胸腔,使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痴痴的望着钱三的容貌,忍不住低喃。

    燕祁,我真的好怀念你那谪仙似的容貌,如果让我在死之前再看你一眼多好。

    她心里意念刚落,搂着她的燕祁,周身的骨骼忽地起了变化,步步拔节,咯咯轻响,身上的衣服,在风中化成碎屑,纷纷扬扬。

    云染昏迷前,看到的是燕祁那完美而光祼的修长身材,虽然只一眼,却足够让她鼻血直流。

    悬崖之下,风劲太大,虽然燕祁云染的武功很厉害,但因为头顶上有恭亲王萧战强大的内力威压而下,还有不少的兵将射着箭。

    所以三个人根本没办法脱身,最后在肆狂强大的山风之中飘然而落,像坠入山谷之中的风筝一般。

    断魂谷谷口。

    恭亲王萧战眉宇神色舒展,脸上微微的遗憾,那样一个出色的女子,没想到最后竟然坠身于断魂谷之外的悬崖之中,可惜了可惜了。

    不过一想到除掉了宁景和燕祁这两个威胁,恭亲王萧战忍不住炳哈大笑起来。

    他身侧站着的萧北野满脸满心的沉重,痴痴的望着空荡荡的山崖,连一丝人影都没有,萧北野心中低喃。

    “云染,对不起,我不是不陪你一起坠崖,我必须活着,我要亲自杀掉这个男人替花旗军的人报仇,也替你报仇。”

    萧战回首望向自个的儿子,对他是各种的不爽,不过脸上倒是没有露出半点的神色,温和的开口:“北野,没想到我们此次大捷,竟然除掉了这样的两个劲敌,真是太好了。”

    “恭喜父王,贺喜父王。”

    萧战点头,一招手,身后的断魂谷悬崖峭壁之上,隐着的十几个武功高强的高手闪身而现,恭敬的立于半空,沉稳的声音响起来:“见过王爷。”

    “本王和世子爷回京了,你们留下来负责搜查,虽然他们必死无疑,但是本王不见到他们的尸体,还是不安心,所以你们留下来搜查他们的尸体。”

    “是,王爷。”

    十几人恭敬的领命,萧战满意的回身望向萧北野:“儿子,我们回京吧。”

    “走吧,”萧北野眸色暗沉,父亲身边的这十几个高手,一看就是厉害的家伙,每一个都不输于他的武功,而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些家伙,这说明父王早就防备着他了,而他竟然傻傻的一无所知,萧北野自嘲的笑起来:“好,父王,我们回京吧。”

    父子二人各怀心思,转身直奔断魂谷之外。

    天灰谷是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但是在这些死亡的气息之中处处又隐藏着生机。

    断魂谷之外的悬崖之下,绿草氤氤,不远处是清清的河水,头顶上方天空不再是灰蒙蒙的,而是一片澄蓝,两边是冲上云宵的绝壁悬崖。

    此时清草地上正躺着两个紧紧搂抱在一起的人,两个人一动不动的像一幅静止的画,其中男子光祼着身子,那光祼的身子修长挺拔,光滑的肌肤如玉一般的温润有光泽,男子的怀中紧紧的搂着一个女子,女子的身上衣着完好,没有一丁点的破损,两个人以绝对亲密的姿势搂抱在一起。

    慢慢的男子怀中的女子动了动,眉蹙了起来,一双清亮的瞳眸睁了开来,抬头望向头顶上方,一眼看到头顶上方紧闭着双眼的男人。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燕祁还有宁景坠入悬崖的云染,云染盯着紧闭双眼的燕祁,想起他们落崖之前的种种,燕祁义无反顾的陪她跳下了悬崖,因为萧战的威压,再加上悬崖峭壁之上没有攀附物,所以他们三个人坠落了悬崖,难道她这是死了。

    云染眨了眼睛,感觉到身上无一丝痛感,似乎真的死了一般。

    她下意识的用力咬一下唇,唇上立刻传来了疼痛,她立刻清醒过来。

    她还没有死,那燕祁呢,一想到这个,云染心中排山倒海的害怕和不安,飞快的朝着燕祁叫了起来。

    “燕祁,燕祁,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她不想他有事啊,云染脸上满是焦急,心痛无比的叫起来。

    她想起了燕祁一路护送她进西雪,一路接她出西雪,想起他义无反顾的随他跳下了绝崖,所有的画面一一从脑海中滑过,云染的心越想越痛,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叫起来:“燕祁,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不是说想娶我吗?我嫁你,只要你睁开眼睛,我一定嫁给你。”

    云染的话音一落,头顶上方响起微弱的声音:“真的吗?”

    云染飞快的望向燕祁,只见这家伙此时正虚弱的睁着一双眼,紧紧的深深的盯着她,眸光满是浓浓的光辉,看到云染望他,他立刻笑起来,一笑倾城,往日那风华无双,高洁若晓月的燕祁又回来了,云染激动的笑起来,欢喜的叫着:“燕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说要嫁给我的?”

    燕郡王无比认真的提醒兴奋异常的丫头,以免她不记得这样的事情。

    云染立刻高兴的点头:“好,我嫁你,只要我们出了西雪回大宣,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燕祁浓黑狭长的凤眉上挑起来,潋滟的神彩,不过他感到身上有丝丝的凉意,不由得低首望向自己的身体,一瞬间燕郡王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云染也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然后便看到搂着自己的人,身上无一丝寸缕,光滑如玉的身材,紧紧的贴合着她的身子,搂抱着她,那烧烫的气息源源的传到她的身上,使得她周身不由自主的烧烫了起来,云染错愕的盯着这光祼的身子。

    身材比例完美,线条分明,周身每一处都完美,那欣长的身上没有一丝的赘肉,不过当她看到那在她视线注视之下慢慢变大的某个物体时,云染真的禁受不住这样的惊吓,尖叫着一把推开了燕祁。

    “啊。”

    云染飞快的跳开来,躲得远远的闭上眼睛,心颤的叫起来:“怎么办。你的衣服呢,先前你的衣服碎裂了,现在到哪里去找衣服。”

    一向风华无双,芝兰玉树一般的燕郡王在这一刻有一种想再昏过去的意念。

    先前他跳下绝崖的时候,正好缩骨功的时间到了,所以他的身子开始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这样一来,原来五短身材的钱三身上所穿的衣服便被身体给撑破了,现在他的身上无一寸布缕。

    燕郡王想起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一套衣服,飞快的四下张望,最后总算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落着一件白色物体,燕祁赶紧的身形一纵跃了过去,长臂一伸捞了那衣服旋转上身,待到衣服上身,他仔细的看了看,还真是自己先前带着的衣服。

    燕祁穿好了衣服,望向不远处不敢看他的云染,心里忍不住觉得不自在,但更多的是欣喜,他大踏步的走过去,想紧紧的搂抱着云染,庆幸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死。

    “染儿。”

    燕祁叫,云染没有望这边,听到他的叫声,立刻叫起来:“站住,不准过来,你没穿衣服,千万不要过来。”

    燕祁走过去,伸手便抓了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摸,云染摸到柔滑无比的布料,飞快的掉头望过来,便看到燕祁燕郡王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的衣服是白色的,袍角绣有一朵玉兰,清新的玉兰开得绚烂夺目,这衣服竟然就是他的衣服,云染忍不住惊奇的开口:“这是你的衣服,你怎么带着了。”

    “我一直带在身上,缩骨功有时间限期,若是来不及缩骨,便换上这衣服。”

    燕祁笑意温融,满目深情,伸手抓着云染的手:“染儿,原来你早就知道钱三是我,所以才会故意整我是不是?”

    云染一听到他提钱三的事儿,不由得有些恼,瞪了燕祁一眼,没好气的开口:“我是真的没想到钱三会是你,你说你什么人不好变,竟然变成钱三那样没脸没皮的样子,还一口一声的小媳妇儿,你没躁,我倒替你躁得慌。”

    燕祁抓了云染的手递到唇边,温柔的吻着:“你知道吗?染儿,我一向有洁癖,但是我忽然发现一件事,为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了,那些洁癖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可以为她做这么多。”

    燕祁的话温柔而深情,云染几乎醉了,他假扮钱三的事情便不那么重要了,想到他们同生共死的事,她紧紧握着他的手。

    这一次不是他第一次全心全意的护她了,这是第二次了,先一次在大宣的护国寺,他义无反顾的护了她,这一次又是如此,为她想都没想便跳下了绝崖,这个男人为她做得如此多,让她心疼的同时,不自觉的深深的喜欢上他了。

    “燕祁,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得这么多。”

    “谢什么,别忘了你是我的小媳妇,你的耳朵上还有我的信物呢。”

    燕祁伸手轻触云染小小的耳垂,上面戴着他的信物,这是他手下情报机构七杀的信物,他这一次带出来的人也不是以往在他身边的手下,而是七杀的弟兄,所以云染在最初才会没有发现。

    云染在燕祁的触摸中轻颤了一下,飞快的伸手摸上自己的耳朵,明艳的笑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一定是很珍贵的东西吧。”

    “你知道七杀吗?这是大宣最大的情报机构,这就是七杀的信物,以后你若是有需要可以凭这个调动七杀所有的人。”

    云染错愕,没想到燕祁送给她的竟然是这份大礼,七杀,是一个厉害的情报机构,若是让他们查什么消息,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到,他们专做情报的事情,不做杀人越狱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情报机构竟然是燕祁的,他还送她这么一个大礼。

    “燕祁,我?”

    云染正想告诉燕祁她的事情,关于她师傅,关于流花堂的事情,可是她忽地想到一件事,宁景呢,他们之所以坠崖乃是因为宁景,她知道宁景被恭亲王萧战的长枪拍了一下,直接的坠下了悬崖,她是因为宁景落崖所以想也没想纵身想救他的,而燕祁是因为她所以跳崖的,现在他们都没事,宁景呢。

    云染脸色飞快的变了,燕祁担心的开口:“染儿怎么了?”

    “宁景呢,宁景呢?”

    云染飞快的开口,燕祁立刻也想到了正事,赶紧的抬首四下张望,看云染着急,他忙安抚云染:“染儿,你别心急,我们找找看,我们没死,宁景肯定也没有死。”

    云染点头,立刻和燕祁二人分头寻找,这一找没找到宁景,倒是找不到不少七杀的手下,这些手下有的还活着,有的却死了。

    云染的几个暗卫倒没有怎么样,虽然有三个受伤了,但是龙一和龙二因为武功很好,所以并没有受多大的伤。

    至于七杀几个死了的兄弟,是因为绝崖之外的崖壁十分的尖锐,这几个手下被劲风掀到崖壁上撞死的,活着的人只有几个,燕祁看到这些人,既心疼又心痛,忍不住紧紧的握起手来发狠。

    总有一日,他会杀掉萧战的,萧战,总有一日本郡王要亲手除掉你。

    云染看到这些死去的七杀兄弟,不由得更心惊,宁景他,他。

    云染正六神无主,不远处的燕祁叫起来:“染儿,你快过来。”

    云染飞快的奔过去,便看到清河边,有一人斜歪在旁边,这人正是宁景,只是此时的宁景一点生机都没有,软绵绵的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娃娃,但是云染一眼便看出他还没有死,他还活着,只是昏迷不醒。

    云染奔跑过去,仔细的给宁景检查了一遍,最后着急的开口:“宁景的脑子被那一枪拍中了,现在脑中有血块,恐怕要再次做一次手术,上次我替他做过手术,本来应该再做一次的,可是我考虑到若是失手,只怕会害了他一命,所以一直没有替他动手术,正因为没有修复他脑子里的经脉,所以他的脑子一直不是很正常,本来我想用辅助的药物治好他的,但是药物并没有用,没想到倒底还是要替他动这第二次手术。”

    云染望着宁景,说不出的心疼,她之所以一直心疼宁景,实在是因为他太坚强了,若没有坚强的意志,他是撑不过去的。

    燕祁听着云染的话,对于她嘴里什么手术的不太懂,但是并没有多问,云染是大夫,所说的一定是关于医治救人的事情,所以燕祁没问。

    云染则是着急的望向龙一:“龙一,先前我让你带着的东西有没有带着。”

    龙一闪身出来,飞快的开口:“郡主,你让属下带的药箱,属下一直带着,先前坠崖的时候掉了,不过应该就在这崖谷之内。”

    “好,你们几个去找。”

    龙一应声,立刻领着龙二和龙七龙八等去寻找云染的药箱,这药箱里面有不少的东西,据说是郡主用来做手术的东西。

    云染的眉深深的蹙起来,现在虽然手术工具没有丢,但是药材根本不足,麻沸散什么的都没有,如何动手术,这里根本找不到这些药材。

    “虽然有东西,可是没有药材怎么办?若是再不救他,只怕他会死。”

    燕祁一听她的话也着急了起来,他们坠崖都是为了救宁景,若是他死了,连他都觉得他们这一次坠崖太不值得了,所以宁景一定要救活。

    何况染儿很挂心他,他不想让染儿心痛,以前他还会为了宁景这家伙而吃味,但现在知道宁景只不过是染儿的一个小弟子,而且染儿是真的当他是一个徒弟的。

    既是染儿的徒弟,自然也是他的徒弟。

    燕祁抬首望了一下陡峭的绝崖,一眼望不到头,头顶之上的风呼啸而过,要想上绝崖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燕祁看了看宁景,最后沉声开口:“你需要什么药材,我上去用最快的速度买到这些东西,然后带回来。”

    云染一听燕祁的话,立刻摇头不同意了,她担心他,一想到这绝崖之上的风险,还有断魂谷埋伏的人,她就不同意他上去。

    “不,你若是上去会有危险的。”

    燕祁再望了宁景一眼,最后深沉的望着云染:“染儿,我们之所以坠崖就是为了救他,若是现在不救他,他只有死路一条了,那我们两个坠崖还有意义吗?所以我们一定要救他,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云染望向宁景,又望向燕祁,心里左右为难,手背手心都是肉,都让她感觉到了痛意。

    燕祁催促:“染儿,你别为难了,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不会让人抓住的,我一定会带你所需要的药材来见你的。”

    燕祁话落,身后的几名七杀的手下接口:“要不然让属下等人出绝崖去找长平郡主需要的药材吧。”

    燕祁直接的否决了:“你们对于绝崖之外的天灰谷不熟悉,我却是了解的,我知道如何用最短的速度出天灰谷,找到最近的一处城镇,把药材买回来。”

    云染还想说什么,燕祁伸手紧握着她:“染儿,相信我吗?”

    他的眼神深邃而暗沉,瞳底却是浓密的爱,深深的像一张密不可透的网笼罩着云染,他伸手紧紧的握着云染的手:“染儿,相信我,为了你,我不会有事的。”

    云染动容,慢慢的点了一下头:“燕祁,一定要好好的,我在这里等你,一直在这里等你。”

    “好,”燕祁点头,唇角勾出疼宠的光辉,伸手拉着云染的手,温和的说道:“染儿,来,告诉我你需要哪些药材。”

    云染点了一下头,四下望了望,最后找了一处空地,仔细的和燕祁说了她所需要的药材。

    “燕祁,就这些药材,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千万不要着了萧战的道。”

    本来她想和燕祁一起走的,可是一来宁景需要人照顾,二来这绝崖很难上去,只能让燕祁拼一拼,若是燕祁带上她,一定会耽搁时间,宁景已经耽搁不起了,若是再拖下去,只怕他必死无疑。

    燕祁深沉的点头,叮咛七杀的几名兄弟等人:“你们留在这里保护长平郡主。”

    “爷,属下等保护你一起上去吧。”

    七杀的几个手下担心燕祁,燕祁一瞪眼冷喝:“住嘴,本郡王能有什么事,本郡王需要你们保护吗?你们保护好长平郡主就行,另外。”

    燕祁说到这儿停住了,一会儿的功夫无比沉重的开口:“把那些死了的弟兄葬了吧。”

    他说完看也不看身后的几名七杀的手下,跃身便走,身后的云染飞快的叫起来:“燕祁,你要保重,一定要小心。”

    “染儿,我会的。”

    燕祁纵身跃向绝崖,他的武功极好,上绝崖不是问题,云染担心的是她碰上萧战,这个男人是一个强大的劲敌,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埋伏在断魂谷,可见此人的武功有多么的厉害。

    燕祁离开后,龙一和龙二等人找了东西过来,虽然药箱里有不少东西没了,但云染检查了一遍,其中主要的手术刀以及必须的东西都还在,所以做手术不是问题,现在就是差药材。

    云染自从燕祁离开后,一直提着一颗心,喂了宁景服了药后,吩咐龙一等人照顾宁景,她自己则领着七杀的几位兄弟一直守候在绝崖的下面。

    一步也没有离开,她的一双眼睛痴痴的望着绝崖之上,一动也没有动,像石壁一样,最后连七杀的兄弟都看不过去,走过来开口。

    “长平郡主,你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在这里等着,若是爷回来,我们第一个通知你。”

    “不,我不想离开,我一定要等他回来。”

    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再嫁别的人,我就守在这里过日子。

    云染深深的说道,这一站便是大半夜,直到半夜的时候,崖壁之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一直呆站着的云染,周身一瞬间涌起了光辉,整个人仿似活了的玉雕,她身形陡的腾空跃起,直往绝崖之上跃去,一路迎了过去。

    那攀崖而来的人正是燕祁,燕祁一看到云染迎面扑了过来,立刻飞身揽住她的腰,抱着她入怀,感受她身上浓浓的不安和害怕,心不禁柔软如绵,云染是什么样的人,燕祁是知道的,一向无心无肺的人,此时却周身轻颤,那样的害怕,那样的不安。

    燕祁只觉得心里涌起热潮,狠狠的搂着怀里的人。

    两个人飘然落地,一动也没有动,身后的七杀走过来,上前禀报道:“爷,长平郡主自从爷离开后,一步也不离的守在这里,属下等劝她她也不听。”

    “染儿,我不会有事的。”

    燕祁眸光拢上氲氲的雾气,迷雾蒙蒙的双瞳,好似蒙了轻纱的星辰,说不出的美妙。

    “可是我害怕,我不安,我一直胡思乱想,越想越担心,越想越恨我自己,为什么同意让你上绝崖,若是你出事怎么办,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我甚至想到了,如若你真的出什么事了,我就在这里一直守着你,一直守着,再也不离开。”

    云染第一次如此直白的面对自己的真心,她的话听在燕祁的耳朵里,是如此的动听,如此的美妙,世间最动听的话,也不过如此。

    “染儿,我没事,这下你放心了,我们现在还是先救宁景吧。”

    燕祁一甩手中的包袱说道:“看,我把药材全都带回来,我们去救宁景。”

    “好,”云染点头,燕祁拉着她两个人一路直奔前方,先前龙一和龙二等人在崖下找到了一处避风洞,把宁景给安置了进去,此时洞内点上了烛火,一片明亮,灯光之下,宁景的面容越来越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云染走过去,心疼的握着宁景的手,轻声说道。

    “小景,若是你听到师傅说的话,就记得坚强一点,我要替你动第二次手术了,你一定要坚强,你如果撑不过去,师傅会伤心难过的,你忍心让我伤心难过吗?”

    云染说到这儿,深呼吸,再次的说道:“小景,若是你撑过去了,你就会恢复了,以前师傅没有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脑子还需要动第二次手术,但第二次手术风险太大了,若是不成功,你就会没命的,所以师傅一直没有替你动手术,但是这一次,师傅只能动刀,所以你要坚强,我们一起努力,努力的撑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云染轻摸宁景的手,给他安抚,虽然宁景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云染知道他一定会有感应的。

    云染说完抬眸望向山洞里的人:“现在我要替小景开刀,你们谁愿意帮我。”

    “我。”

    “我。”

    燕祁和龙一等人抢着开口,云染望了他们一眼,立刻开始分派他们任务,龙一龙二等人去准备必备的药材,待会儿要用,燕祁给她打下手,一直以来她给人开刀,都是小景替她打下手,没想到这一次竟然?

    云染不愿意去想,事实上这开颅手术不是每次都成功的,在这么差的条件下,稍微不慎就会死,所以现在她能指望的就是小景自己撑过去,人的意志力有时候十分的强大,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成功。

    云染开始准备手术消毒,一边准备一边指示燕祁该做的事情,山洞中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从来没看过云染做手术的燕祁瞳眸之中升起骄傲的光芒,这样出色的女人,竟然是他喜欢的女子,他觉得自己的付出,自己的爱都是那么的值得他骄傲和自豪。

    云染开始替宁景做开颅手术,洞外一片安静,七杀的几个手下自动自发的在外面守候着,洞内的龙一和龙二等人忙着云染指派的事情,燕祁替云染做下手的工作。

    山洞里,燕祁和龙一等人的脸上,溢出细密的汗珠子,虽然他们武功很厉害,平时杀人不眨眼,可是真让他们面对这种开颅手术,他们只觉得心跳跳得很快,这是人的脑子啊,直接在脑子里动刀子,真的是骇人听闻的医术。

    不过几个人虽然心跳得快,但是极力的忍耐住,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直到云染的手术做完,几个人才觉得虚脱,腿都使不上力了。

    燕祁脸色十分的白,云染一抬头看到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不由得紧张的追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哪里不舒服。”

    燕祁摇头,伸手搭着云染的肩,摇摇头说道:“染儿,你真是太强大了,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在人的脑子里?”

    燕祁指了指人的脑子,光是用想的便觉得匪夷所思:“你怎么会想到在人的脑子里动刀子。”

    云染挑了一下眉,淡淡的说道:“这是一种医术,因为宁景脑中有血块,所以必须把血块清理干净,若是不这样干的话,他就会死。”

    燕祁了然的点头,飞快的开口:“我想起上次皇上头上也是这样包扎得严严实实在的,难道你也是在皇上的脑子里动了手脚。”

    云染点头:“没错,皇上在祭天大典上被炸坏了脑子,所以我替他做了手术,清理了血块,所以他就醒过来了,若不清理血块,他只有死路一条。”

    燕祁瞳眸满是惊奇,望着云染,只觉得这丫头的身上满是秘密,这样从来没听说过的医术,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虽说她在凤台县三年,但也不至于学会这样厉害的医术啊,虽然他不懂医术,但是看染儿动手术的样子,应该是医术极端高超的,这样的她怎么会只用三年就学习了医术呢。

    “染儿,我总觉得你满身都是谜。”

    燕祁盯着云染,云染抬眸望着他,笑着开口:“我慢慢的都会告诉你的,很多事都会告诉你的。”

    “好,”燕祁笑了,伸手紧握着云染说道:“我的事情,我也会慢慢的告诉你的。”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身后的龙一飞快的开口:“那么宁景没事了。”

    云染回首望向宁景,摇了摇头:“不,这头三天是重要的阶段,所以我在这里守着他,不能让他的发热,如若他发热,脑子里就会有炎症,这样就会影响手术的效果,很可能会导致他永远都醒不过来。”

    云染说完,燕祁立刻说道:“染儿,你去休息,我来守着他,一有情况我立刻告诉你。”

    云染却不睡,她想到燕祁先前出绝崖,马不停蹄的赶路,一回来又给她当助手,所以他一定累了:“你去睡会儿,我在这里守着。”

    龙一和龙二看燕祁和云染二人都不肯去,飞快的说道:“那让我们在这里守着吧,你们都去休息一会儿。”

    云染直接的摇头:“我不睡,这不能出一点的差错,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那我陪着你。”

    燕祁义无反顾的开口,眸光坚定,态度坚决,云染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便点头同意了:“那好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守着,对了,要不停的和他说话,唤醒他的意志,只要他意志够坚强,他就会醒过来的。”

    三日后,山洞里,一片淡淡的光芒拢着山洞,山洞一角,阳光轻轻的照在两个人的身上,男子温润高雅,眉目俊美如画,女子俏丽逼人,两个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闭目休息,柔软的青草铺成的地上,本来安静躺着的少年,忽地睁开眼睛望着那依靠一起的两个人,慢慢的唇角勾出笑意来。

    一笑如蔷薇花开,竟然是少见的清艳,他的瞳眸好似染了明珠的光彩一般的动人,流光溢彩,他慢慢的坐起身子,望着那累得睡着的两个人,想伸手摸摸那女子,可是又慢慢的缩回手,他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找了一枝木棍在地上留了一些言,慢慢的费力的走出了山洞。

    洞外并没有人,他松了一口气,身形陡的一纵,往山崖一侧避去,这一避因为使了内力,还没有大好的脑子,一阵阵的眩晕,最后只得靠在山壁之上休息。

    宁景刚离开,洞外,龙一走进来想让燕郡王和郡主下去休息一会儿,他来守着,不想一眼便看到两个靠在一起休息的人,龙一会心一笑,身形飞快的往外退,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宁景呢。

    龙一心惊了,飞快的开口:“郡主,不好了,宁景不见了。”

    燕祁和云染二人一惊醒了过来,飞快的起身,望着山洞,果见洞里没有人,外面龙二等人也闪身进来了,龙二一进来便看到地上有字,飞快的开口:“你们看地上的字。”

    云染走过去蹲下身子看,只见地上写着不少字。

    “师傅,小景醒了,小景好了,师傅别挂心小景,和燕郡王回大宣去吧,我要留在这绝崖下安心练功,等到功成之时,我要重回西雪,我要替母亲报仇,师傅对小景的再生之恩,容小景日后偿还,本来小景想和师傅告个别,但是小景不忍心和师傅告别,师傅保重。”

    云染看到这些字,心里松了一口气,飞快的冲出了山洞,她知道宁景一定躲在这绝崖的某一处。

    “小景,你要保重,你要活得好好的,师傅等你来找我,若是你不来找我,你就是个没良心的弟子,师傅要把你逐出师门。”

    云染说完,望向身侧的燕祁:“我们走。”

    燕祁看她十分的伤心,关心的说道:“不如找找他吧,他的脑子刚动完手术,若是不好好的照顾,只怕?”

    云染摇头:“他的医术不比任何人差,既然他醒了,他就不会有事,现在他完全的恢复了过来,就会记得他母亲的仇,他最终还是要回到西雪去完成他的使命,所以他有他的路要走。”

    云染长舒一口气,她能为宁景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小景,以后就靠你自己了。

    云染飞快的对着半空叫道:“小景,师傅给你把药留下了,你好好的照顾自己。”

    云染一言落,身形陡起,冲天而起,直往绝崖之上跃去,身后的燕祁身形一动,飘然而起,紧追云染的身影,身后的手下等人个个冲天而起,一路往绝崖之上而去,燕祁在前面带路,先前他上了一趟绝崖,知道如何走出这绝崖。

    数道身影眨眼消失,很快变成了一个个小黑点,那躲在暗处的宁景飞快的闪身出来,脸色一片惨白,刚刚动过手术的人,根本禁受不住运功,他虚弱的抬眸望着那渐行渐远的人,胸中一片疼痛,他好想跟师傅一起回大宣去,可是正如师傅说的,他记起了从前的事情,他想起了自己母亲的死,所以他要回西雪,他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师傅,等小景完成使命,便来大宣找你。

    ------题外话------

    小景终于好了,亲爱的们,明天染染回大宣了,有票不投浪费了,妹纸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