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88章 燕祁以命护云染

鬼医郡王妃 第088章 燕祁以命护云染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锦亲王府的楚文浩一声令下,身后数名侍卫闪身而出,直扑向明慧郡主,眨眼间两人制服了明慧郡主,把她按压在地上,使得她一动也动不了。

    明慧郡主忍不住尖叫:“救命啊,母亲救我。”

    大长公主冯翊公主飞快的扑了出来,向上首的皇帝叫起来:“皇上明察,瑶儿之所以这样是被人陷害的,她一定被人下药了,所以才会如此狂燥不安,皇上请明察啊。”

    大长公主冯翊公主想到女儿先前的焦燥不安,分明是被人下药的,这个下药的人不出意外定是长平郡主云染,这个贱人,竟然真的不顾她的警告而对她的女儿动手,她是猜测她会动手脚,但是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胆敢在皇帝的祭天大典上动手脚。

    若是现在查出女儿被人下药便罢了,若是查不出她被人下药,女儿她?

    大长公主一想到这个可能,只觉得五内俱焚,痛不欲生。

    上首祭坛边的楚逸祺脸色黑沉阴森得可怕,面容狰狞,他是很重视这祭天大典的,认为祭天大典可得上天庇佑和祖宗的保佑,没想到现在竟然发生亵渎上天和祖宗的事情出来,他如何容忍。

    不过如果真如大长公主所说,有人对明慧下毒,这背后的人才是最可恶的。

    皇帝楚逸祺陡的命令人群之中的御医:“御医何在?”

    御医出列,一声大气儿不敢喘。

    楚逸祺下令:“立刻给明慧郡主检查,看看她是否中人算计了。”

    按照道理,明慧不至于如此没分寸,竟然在祭天大典上动手脚,她根本没必要这样做。

    御医领命,飞快的上前替明慧郡主检查。

    队列中云染微微的挑高了眉,眼神一抹诧异,她只给明慧郡主下药,可没有把这凶器放在明慧郡主的身上。因为凶器若是放在明慧郡主身上,容易害了那些搜身的女卒,这匕首是谁放在明慧郡主身上的,云染略一想,便想出这匕首很可能是燕祁放在明慧郡主身上的,燕祁这是怕明慧郡主死不了,所以又加上了揩带凶器,也许后面还有人自动出来认罪,以证明明慧郡主带凶器进入祭天大典的目的。

    前面御医已经检查过了,飞快的起身禀报:“回皇上,明慧郡主没有被下药,她身上没有任何毒药或者中毒的现像。”

    此声一起,大长公主惊骇的睁大眼睛,望着御医。

    同时想到一件事,最近京中盛传长平郡主医术高超,既如此,她若想动手脚,又如何会让人发现呢。

    大长公主冯翊公主现在满腔的恨意,嘴里满是血腥之味,她只恨没有早收拾云染这个贱人,一直顾忌着云王府,现在害得自个的女儿这样,她不想女儿有事啊。

    此时的明慧郡主,已经清醒了过来,药性过去了,她睁开眼睛不停的挣扎,她想到了自己先前所做的事,根本是死罪一条。

    明慧郡主大叫起来:“母亲,救我。”

    大长公主只觉得周身无力,手脚绵软,不是她不想救,而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本救不了。

    女儿不但在祭天大典上胡言乱语还带凶器进祭天大典的地方,这是对神灵的一种亵渎,皇帝不会放过她的。

    上首的楚逸祺已经脸色铁青的下令:“来人,把那些负责搜身的女卒全都带上来。”

    刑部尚书立刻出列,按排人手去把那十几个女卒带了上来。

    这些人一上来,其中一名女卒不等皇帝陛下问什么,飞快的出列哭了起来:“皇上,民妇有罪,先前明慧郡主用钱买通了民妇,让她带凶器入场,她说是为了对付长平郡主,等祭天大典结束后,她想乘人不备,杀了长平郡主,因为长平郡主一直对她苦苦相逼。”

    女卒话一落,不等上首的皇帝再发话问,已经迅速的把一包药塞进了嘴里,眨眼间便在众人面前服下了剧毒之药,她挣扎着望向上首的皇帝叫道:“犯妇有罪,甘愿一死。”

    说完口吐鲜血的倒在了地上死了。

    皇帝楚逸祺现在整个人笼罩上了雷霆之怒,没想到祭天大典上不但发生疯言疯语的事情,还带了凶器进来,现在竟然还死人了,哪怕明慧郡主的目的不是杀他,他也容不了这样的事情,皇帝怒火万丈的瞪向明慧郡主,同时迁怒到了大长公主的头上:“来人,把明慧郡主立刻下入死牢,大长公主押进刑部的大牢,相干的所有人都一准关进大牢。”

    诺大的广场上,所有人惊骇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皇帝不但把明慧郡主下入死牢,还把冯翊公主给关进了刑部的大牢,这母女二人可真够倒霉的。

    兵将很快把人押了下去,冯翊公主被人押走前,那望向云染的一双眼睛狠戾凶残,如一头频临疯狂的野兽。

    云染只是淡淡的扫了过去,她动明慧郡主,就想好了冯翊公主会对她动手脚,所以她准备接招便是了。

    祭天大典继续开始,皇帝楚逸祺再次重新宣读祭词,不过这一次再找不到先前声情并茂的感觉了,有的只是肃杀冷沉,诺大的广场上所有的朝臣和命妇皆沉默的听着上首皇帝宣读着祭词,发生了明慧郡主的事情后,若是再有人胆敢生出事了,皇帝只怕会下令诛此人九族,所以他们还是小心些好。

    楚逸祺的祭词读到一大半的时候,忽地相国寺的祭坛上,通的一声巨响。

    变故横生,一声巨响过后,掀起半天空的飞沙走石,同时,接二连三的响声开始,先是从祭坛的地方开始,然后往外漫延,诺大的广场上人人脸色惊骇,整个相国寺都像炸开了锅。

    碰碰。

    轰轰。

    上首的侍卫大叫:“护驾,护驾。”

    下首的众人鬼哭狼嚎的尖叫,那轰炸声依旧不断,轰炸着整个广场。

    这时候有人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不禁大叫起来:“大家快躲啊,是火药,火药炸毁祭坛,快,撤离此处地方。”

    一时间所有人四处乱窜,广场上乱成一团,各人顾着逃命,有些人则只顾着找自已的亲人。

    “夫人,你在哪儿啊。”

    “老爷,你在哪儿啊。”

    叫喊声,哭嚎声,混成一团,这其中火药还在连番的轰炸着。

    轰隆隆的响声不断。

    云紫啸在人群之中变色,女儿怎么样,她不会有事吧。

    云紫啸大叫:“染儿,染儿,你在哪儿。”

    云染此时混杂在人群中,被人推搡着,顺着人流往外奔去,根本听不清云紫啸的叫声,只顾着往外奔,可是此刻满天都是浓烟,飞沙走石不断,不时的有人受伤,被炸死了,哭嚎声越来越多,惨叫声不断。

    这是一幕惨不忍睹的画面,没想到好好的一个祭天大典,竟然会发生火药轰炸的事情。

    上首的皇帝四周有人大吼:“皇上,皇上你怎么样了,御医呢。”

    “御医。”

    火药是最先从祭坛的方向开始轰炸的,在所有人没有防备的状态下,火药已接二连三的轰炸起皇帝来,所以皇帝是第一个倒霉的人,他直接的被轰晕了过去,此时所有人焦急的大叫。

    忽地地面下方又是一阵摇晃,有浓烟从地上窜了上来,而这一次晃动的方向,不是别的地方,却是云染所在的地方。

    她身遭所有人惊骇的尖叫,奔跑,云染脸色难看的往外奔,心里庆幸着,这次祭天大典不允许带各自的小丫鬟,所以荔枝和枇杷什么事都没有。

    轰隆隆,巨响从地下脱颖而出,巨浪一般的轰炸扑面而来,云染只觉得头脑一阵昏劂,心里咯噔一沉,难道今日她就要葬身此地了。

    正在她如此想的时候,忽地一道白色的光影扑了过来,一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她,把她护在了怀里,那急速百来的肆虐一样的爆炸声肆虐着她身上的人,轰,巨大的巨石从四面八方的狂飞出来,狠狠的砸上了紧紧抱住云染的人,云染脸色大惊,尖叫起来。

    “燕祁。”

    混乱中,她闻到鼻端充斥的玉兰香味,那般的清幽,似一缕清溪之水流进她的心里,使得她瞬间牢牢的记住了这样幽香的味道,也许一辈子也忘不了了,可是她担心她焦急。

    “燕祁,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事。”

    所有本来该她承受的巨石纷纷的砸向了燕祁,燕祁听到云染的叫声,喘息着开口:“我没事。”

    他一言落,抱紧云染施展了轻功想从纷乱之中脱身出去,可是他们的身遭,再次的连番响起轰炸声,巨石不断从天而降,即便燕祁有强大的内力也没办法在乱石雨中脱颖而出,四周的巨石再次的狠狠的砸向了他。

    他唇角溢血,胸中气闷,哇的吐出一口血来,眼神微微有些涣散,但看到怀中的人没有事,他只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

    半空又有一块巨石砸了下来,燕祁再也没有力气施展轻功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死死的抱住云染,即便他死,也要护她一个周全。

    云染想挣扎,想帮助燕祁,可惜她的内力没有恢复,根本挣脱不开燕祁的手脚,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巨石,狠狠的砸向了燕祁的背,巨石之下,两个人被狠狠的砸向了地面的一个黑坑,先前火药从地下窜起来,此时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深黑的坑,燕祁和云染二人被巨石准确无语的砸向了其中的一个黑坑。

    石块太过于庞大,卡在了黑坑的洞口,而被砸进坑中的两个人直往下坠落。

    云染担心着燕祁,忍不住心急的叫起来:“燕祁,燕祁。”

    可惜燕祁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使得云染焦急不已的挣扎着,就在这时候,她感觉到她周身的力量似乎回来了,四肢百骇充斥着的正是内力,云染不由得大喜,在这千钧一发的空档里,她的内力竟然回来了。

    内力一回来,云染只觉得周身的舒展,她手臂一动,挣脱开了燕祁的手臂,一个反旋转,伸手抱住了燕祁,两个人一直往下坠,云染紧搂着燕祁的腰,脚下一个回旋飞快的蹬向旁边的洞壁,借着洞壁的力量,两个人缓缓的下降。

    这时候,她才有空询问燕祁:“燕祁,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事啊?你回答我一声。”

    可惜燕祁一点反应都没有,云染不由得心中焦急,外加心疼,手指触摸到的地方,一片湿漉漉的,不用想她也知道,他的背不但流血了,还骨骼尽数碎裂,想到这云染只觉得喘不过气来,手指用力的搂着燕祁,燕祁,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两个人旋转着落到了洞底,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借着目力的探测,这里似乎是一个地道,四周不少被火药炸裂了,摇摇晃晃的,有不少的地方都被阻死了。

    云染挑眉,没想到相国寺的地下竟然有一道这样的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没空理会这地道的事情,而是赶紧的救治燕祁,飞快的取了药出来喂燕祁服下,然后扶着燕祁坐起来,开始运力替燕祁疗伤,看来老天还是偏坦他们的,在他们陷入洞底的时候,竟然让她的内力恢复了。

    地道里,云染开始运力替燕祁疗伤,外面此时却乱翻了天,轰炸中,大宣的朝臣死伤了不少,皇帝更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人,被火药给炸成了重伤,现在陷入了昏迷不醒,皇后也在炸乱中受了伤,被云紫啸给救了,此时皇帝和皇后等人被转移下山回宫去救治了,剩余的大臣逃掉的也都下山了,受伤的被抬走了,没受伤死了的,还被扔在山上。

    整个相国寺被封锁了,任何人不得上山,相国寺的所有僧人都不准下山一步。

    云紫啸在一番检查过后,发现没有了女儿的下落,不由得撕心裂肺的疼痛,坚持要上山,可惜被山脚下的兵将给阻住了,不准任何人上山。

    整个相国寺成了禁地,这是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祭天大典,没祭了天倒祭了自己。

    大宣的朝堂上,人心惶惶,皇上不会有事吧,皇上若是死了,谁会上位。

    不用问也是定王楚逸霖,一想到最后的得利者,不少人不禁想着,这轰炸事件之后,究竟是谁主持了这样的一个阴谋,一个想置皇帝于死路的阴谋。

    可若说是定王的手笔,又觉得不大现实,定王怎么会在相国寺的地下埋下了炸药,那相国寺岂是谁都进得了的,还在地下埋炸药,这相国寺的主持应该知道,若是相国寺牵扯到这谋害皇帝的事件中,查出来的话,相国寺所有人都会被杀头。

    梁城蒙上了一层惨淡浓重的悲切,街道上一片沉重,少有人欢声笑语的,走路也是形色匆匆的,皇帝被炸昏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众人只觉得心头没了主意,这下怎么办。

    楚逸祺登位后,对于民众还是很好的,所以梁城内外的百姓,并不希望这位皇帝发生什么事,所以不少人自发的替皇帝祈祷。

    再说相国寺地道里的云染和燕祁,云染虽然运力替燕祁疗伤,使得他体内焕散的内力慢慢融贯,经脉也逐慢修复,可是燕祁身上的伤却很重,他的后背骨骼断裂了,需要立刻手术,替他的后背复位,同时要立刻把碎裂的骨骼修复好,要不然耽搁了可就麻烦了。

    可是现在她们处于这个地道中,根本没办法出去,云染找了好半天找到了一根木棍,点了一支火把插在地道中。

    云染一边想着一边撕下身上的长裙,替燕祁先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现在她需要尽快找出口出去。

    安顿好了燕祁,她打着火把去找出路,不过找了一圈后并没有找到任何出路,倒是发现这地道的地下确实埋了不少的火药,地上有不少的痕迹。

    不知道是谁在地下埋下了火药,炸毁了祭天大典,皇帝和皇后娘娘有没有受伤?

    云染正想着,忽地身后的地上,燕祁梦呓的声音响起来。

    “水,水。”

    云染飞快的望去,只见燕祁脸色苍白,并没有醒过来,似梦非醒间,他蹙紧了眉,嚅动唇,说要水。

    云染不由得奔过去扶住他轻唤:“燕祁,你怎么样。你醒了?”

    不过没人理会他,燕祁并没有醒过来,云染望着他,忍不住伸手轻触他的脸颊,低低喃语:“你这是何必呢,不就是我救了你一次吗,犯不着这样不要命的报恩。”

    怀中的燕祁并不知道云染的纠结,依然轻轻低喃:“水,水。”

    “水?”云染终于听懂了燕祁嘴里的低喃是什么,他这是要喝水,可是这里哪里有水啊。

    云染不禁犯愁了,这时候她看到燕祁的唇干干的,因为失血过多,所以现在他体内缺水,才会下意识的要水,云染扶着燕祁望了四周一眼,狼籍残破的地道里,哪里有水啊,怎么办?

    云染望向自己的手臂,本来想放些血给燕祁喝,可是想到就算她放干了身上的血,只怕也不够燕祁喝的,所以现在要找到水。

    云染小心的放下燕祁,起身往地道另一侧跑去,不行,她要尽快找到出口,要不然就要找到水源,这样下去,燕祁会死的。

    只要一想到他会死,她就觉得心里乱乱的,有些焦燥,想到他风华无双的样子,想到他温雅如玉的对她温言笑语,想到最后的关头,若不是他,她必死无疑,所以她不能让他死,燕祁,我不能让你死。

    云染飞快的朝另一侧地道奔去,先前她找了一圈,发现这地道里七拐八弯的很容易迷路,不过她用药做记号,倒也不至于迷路。

    她一定要找到水源,不能让燕祁缺水,她不能让他死,哪怕最后她再度损失自己的武功。

    不过不到最后的关头,她不想再施展天魄神咒,因为眼下她身边危机重重,若是再失了武功,只会很被动,所以她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救燕祁。

    云染一边行走在地道之间,一边祈祷着自己能找到水源,虽然希望很小,但有希望就有动力。

    云染打着火把,在地道之中搜索,一路上地道中不少地方都被炸毁了,阻断了去路,云染施展内力,扫除了这些路障,再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程,她忽地发现自己脚下所走的地道明显的不同于别处的地道,越来越宽,最后竟然看到了一座平坦空旷的空地,空地前方出现了三道门,三道门上分别写着一句话。

    第一道铁门上写着,我是真的通道,别的通道藏有机关。

    第二道铁门上写着,他是骗你的,你别上当,这里没有机关。

    第三道门上写着,它们都是骗子,我才是真的,你进来吧。

    云染看得一头的汗,没想到这里竟然玩起了真话假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三道通道有一条是真的通道,另外两条是假的通道,云染仔细的看了看,最后选择了第一条通道,闪身钻了进去,漆黑的通道并不长,其中也没有机关什么的,云染举着火把,小心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生怕冒出暗器之类的东西,不过最后并没有任何的暗器出现。

    她穿过狭小漆黑的通道后,发现通道里面竟然是一方天地,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云染仔细的观看,发现这里应该是地牢之类的地方,没想到相国寺的地下竟然设有地牢,而且这地牢的时间应该很长了,到处斑驳。

    墙壁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云染举高火把,只见墙壁上竟然有人绘下的一套剑法,剑法之下的墙角处,还有人用剑写下了不少的字,云染举高火把仔细的看看,只见墙角处写了一行字:“我本名方含丹,开国先祖元英之妻,我从小天智聪慧,异于常人,父母捧于掌心,爱若珍宝,后嫁于少将元英为妻,从此后助我夫君平匪徒巢贼人,五湖四海扬名,前朝末代皇帝荒yin无道,宠信道士,害得天下生灵涂炭,我助夫君振臂一呼,无数人追从,终推翻旧朝取而代之,我夫元英成为大宣的开国先祖,我方含丹却因功高盖主,为夫君所不容,囚于相国寺地牢之中,永不见天日,后世子孙若是得见此字,也算你我有缘,终是明了世上曾有一个侠丹孤心的方寒丹,今将我的佩剑一剑断魂赠于有缘之人,另墙上乃是我创下的功法,凌波泣血剑法,也一并赠于有缘之人,这套功法堪称天下第一剑。”

    云染看到这里停住了,飞快的抬头望了一眼地牢,心中有着沉重,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望着半空墙壁之上的凌波泣血剑法,确实十分的厉害。

    不过她想到了当初方寒丹被囚于此的痛楚,不禁为此女感到痛心。

    本来是天之骄女,尽心尽力的辅助夫君登上帝位,不想登上帝位之时,竟是她身囚于密牢之时,当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啊。

    看来楚家的这位开国皇帝元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云染愤愤的想着,低头又去看墙上接下来的字。

    “除了这宝剑和剑法,左前方石糟中有石乳,这石乳乃是头顶上面的玉石经过风雨催化滴落下来的,这石乳不但能医病救人,还能增大人的功力,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我因囚于此,服此乳已无半点的用处,所以还是让给有缘人吧。”

    墙壁上的字到此结束了,云染满心痛楚,再望了一眼墙壁,然后起身飞快的去找那石乳,在左前方四五米的距离,还真的找到了一方石糟,石糟里竟然有不少的石乳,白色的浓浓的像牛奶一般,云染不由得大喜,燕祁有救了,她第一直觉想的就是燕祁,完全没有想到这石乳有增加功力的作用,可帮助她提升内力。

    云染看到这石乳,想也不想的转身便走,举着火把依照先前的位置,直奔燕祁所在的方向,找到了燕祁后,背起他就走,虽然云染恢复了武功,背燕祁不是问题,可燕祁的个子太高,一双脚拖在地上,再加上地道里的空间太小,她压根施展不开手脚,等到她把燕祁背到地牢中的时候,整个人只累得气喘吁吁的满头汗。

    但是云染并没有半点耽搁,立刻去取石乳打算喂燕祁服下。

    可是待到她奔到小小的石糟边时,她犯难了,没有东西怎么取啊。

    她四处望了一圈,整个地牢中,无一物可取,不远处被云染摆放在墙壁边的燕祁,轻轻的低喃:“水。”

    云染看到昏黄的灯光之下,往日风华无双的人,此刻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想到他先前义无反顾的紧紧的抱住她,她想也没想,直接的俯身,深吸了一口石乳,这乳一股奶香味儿,云染飞奔到燕祁的身边,扶住他的脸,俯身便覆了上去,一口石乳喂进了燕祁的嘴里,他下意识的吸吮着,喉间似乎还有低低的叹息。

    云染顾不得多想,一口喂完又奔向了石糟,再次的喝了第二口奔回来,喂进了燕祁的嘴里。

    如此反复,一刻也不停。

    石乳乃玉石的精华,珍贵无比,世间难得一见的奇珍异药,此时全都拿来喂了燕祁,燕祁服下石乳不大一会儿,脸色便好看多了,体内的气流也稳定了下来,身上的伤口也止血了,云染松了一口气,不过依旧没有放松,又喝了几大口喂进燕祁的嘴里。

    这其中她自己也喝了不少,此时体内热热的,内力比往常更强劲,云染心中欢喜,这石乳果然是好东西,确实能增加人的功力,她有感觉。她体内的功力比从前上升了一个层次,燕祁服下这些石乳,想必功力也大增了,所以他们这是因祸得福了。

    云染把嘴里的最后一口石乳喂进燕祁的嘴里,正欲退开,忽地唇上传来压迫感,本来一直安静等着她喂药的燕祁,下意识的用力的吸吮起云染的唇来,一瞬间,酥麻感充斥着云染的周身,令得她的心跳加快,这一次的亲吻不同于第一次在凤台县,燕祁冰冷的强吻,也不同于第二次云染在马车上无意扑倒的吻,这一次是带着浓浓的缠绵,好似吮上了香甜可口的食物一般,放不开来。

    燕祁的唇也不同于之前的冰冷,充满了柔软的清香,一遍遍的吮吸着,若不是他此刻闭着眼睛,云染都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不过正因为他不清醒,她更不能这样干了,想到这,云染身子一退撤了回来,歪靠在墙壁上的燕祁,下意识的轻舔自已的唇,似乎回味无穷似的,云染看他魅惑的神态,完全不同于往常的温雅润泽,不由得整个脑袋嗡的一声响,身子急切的后退了几步。

    只觉得周身燥热无比,不敢多看燕祁一眼,生怕自己忍不住的做出些什么,这妖孽虽然是男人,但总有一种让人想扑倒的感觉。

    云染起身,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厉害,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对于燕祁的心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不,不行,燕祁都退了她的婚,她怎么能对燕祁心动呢,云染在心里命令自己不准多想,可是脑子乱糟糟的,一再的想起之前缠绵的吻,最后干脆闭上眼睛打坐入定,直到自己心中清明,一无所想才睁开眼睛。

    她一睁开眼睛,便发现对面的燕祁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直直的望了过来,一看到他醒过来,云染高兴起来,随之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发现先前的事情,她总觉得有些心虚。

    “你醒了。”

    燕祁上下打量了云染一眼,看她完好无事,他松了一口气,淡淡的笑起来:“嗯,你没事就好。”

    听到他这样说,云染心中忍不住温融轻叹,望向燕祁轻语:“你疯了,知道吗,先前你差点没命了,就算我曾经救过你的命,你也没有必要这样报恩吧。”

    本来以为她和他再没有交集,没想到现在两个人似乎越来越交集了。

    对面的燕祁唇角扯出笑意来,一笑满脸光华,即便此刻随意的靠在墙壁边,也无损他的形像,他依旧是那个风华艳艳的燕郡王燕祁。

    云染看着他,看到他没事了,心里很高兴,一句话也没有说。

    不过燕祁的眉蹙了起来,满脸痛楚的轻哼:“我背上好疼。”

    燕祁的背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骨头断裂了不少,虽然云染先前替他上了药包扎了伤口,但是并没有好,这需要云染替他开刀,把背部的骨头修复,碎骨取出来,所以现在云染很着急,想离开这里,不过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从哪里出去。

    此时云染一听燕祁说疼,脸色都变了,立刻上前扶着他往外挪一挪,紧张的询问:“燕祁,你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疼。”

    燕祁抬眸望着身侧满脸焦急的云染,唇不自觉得挽出优美的弧度来,一眨不眨的盯着云染,他的背虽然疼,不过却还能忍,但是刚才他想起了楚文轩的追妻三十六计,其中有一计是会撒娇喊疼的男人有糖吃,本来他还不耻这样做呢,没想到自己轻呼一声,云染立刻心急了,这让他觉得心里暖暖的,同时认同了楚文轩的追妻三十六计,有时候还挺有用的。

    “染染,我背上疼。”

    燕祁燕大郡王眼眸微眯,嘴角微勾,一脸傲娇的样子,生生的使得云染惊骇了,盯着燕祁,伸出一只手轻拭他的额头,不会是发烧说糊话了吧,要不然一向温润如玉,风华无双的燕大郡王怎么会像个小孩子一般撒娇呢,还叫她染染,云染一头汗,她听过人叫她长平,听人叫她云染,听过父王叫过她染儿,还没听过谁叫她染染呢。

    “燕祁,你叫我什么。”

    “染染,你看这名字如何,以后我叫你染染没有问题吧,我们两个交情这么好,不至于连个名字都计较吧。”

    燕大郡王睁着一双明媚勾魂的眼睛盯着云染,云染的心跳明显的和往常不一样,快了不少,不敢看燕某人,飞快的开口:“好,随你了。”

    燕祁唇角勾出魅惑的笑,温声软语的轻声道:“染染,这个名字是本郡王给你起的,以后可不许别人叫。”

    云染直接的吃受不住这货这样搞,什么都依了他。

    “好,依你。”

    她说完后只觉得心跳得越发快了,赶紧的起身四下张望了一下,想到了两个人目前的处境,想到了燕境身上的伤,若是再不出去,只怕他的后背会出问题,现在她要尽快的带他出去,查清楚他后面的骨头哪里出了问题,哪里没有问题。

    虽然燕祁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云染却知道他忍受着的是常人不能忍受的一切。

    云染先前跳得很快的心跳终于安稳了下来,在地牢中踱步:“燕祁,我们需要尽快出去,你后背的骨头有不少碎裂了,你需要立刻医治。”

    否则搞不好,他很可能会瘫痪,想到这个,别说燕祁,就是她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燕祁眉色轻挑,望着那满脸心急的身影儿,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

    “染染,你别急了,肯定会有办法的。”

    云染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燕祁的话便有所轻松,她依旧在地牢里踱步,燕祁却打量起四周的情况来,很快,他发现这是一间密室,还有墙壁上的剑法,燕祁的眼睛亮了,飞快的望向云染:“染染,快点学墙上的剑法,我看这套剑法是很厉害的剑法。”

    燕祁先前昏迷过去的时候,感受到云染施展了功夫,虽然他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云染是会武功的。

    云染听了燕祁的话,飞快的掉头望向墙壁上的剑法,然后想起方寒丹的事情来,飞快的蹲下来问燕祁。

    “燕祁,你知道大宣开国皇帝楚元英的事情吗?”

    燕祁一听飞快的点头:“知道。”

    他从小便对大宣的开国皇帝楚元英感兴趣,所以有关他的事情倒是了解不少。

    燕祁微眯眼说道:“这位楚元英乃是前朝的一名大将军,此人不但长相出色,而且文武全才,巢贼寇灭土匪,还带兵攻打别国,他是一个名扬天下的英雄人物,很得百姓的祟拜,后来前朝的皇帝荒yin无道,整日只知道炼丹,道士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就是这位楚元英,带兵杀了皇帝,后来废旧朝,立了大宣的新朝。”

    燕祁说到开国皇帝,有些微的动容,云染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那你听说楚元英的妻子方寒丹的事情吗?”

    “史记上有记载啊,方寒丹是楚元英最敬重爱戴的妻子,听说这个女子是女中诸葛,曾助楚元英灭过不少的贼寇,只不过她在楚元英和前朝最后一批兵将交战的时候,丧身于一场大火之中,死了,开国皇帝楚元英登基为帝后,加封她为开国忠义皇后。”

    燕祁说完,云染直接的呸了一声,大骂大宣的这位开国皇帝楚元英。

    “这只不过是那个狗屁男人对外的借口,事实上是因为方寒丹能力太厉害了,这位皇帝忌惮起了自己的发妻,所以才会对外宣布方寒丹在大火中丧身,真正的方寒丹被囚于这相国寺的地下密牢之中,你看这墙上的剑法,正是方寒丹创下的凌波泣血剑。”

    云染说完想起了方寒丹先前留在石壁上的字,曾说过有一柄一剑断魂的剑,要送给有缘人,也就是她。

    那个一剑断魂的剑哪里去了,云染起身飞快的在地牢中寻找,一处一处的不放过,最后终于在一处角落里发现了一把外壳生满了铁锈的软剑,云染取了软剑过来,铮的一声抽开,只见密牢之中耀起一道锃亮的光华,这剑竟然是一把名贵上好的宝剑。

    燕祁率先开口:“好利的一把宝剑,染染,你可以拿来当你的兵器。”

    云染点头,这本是那方寒丹赠送与她的宝剑。

    “好,”云染试了试,对着半空挥舞了一下,发现这把宝剑与她竟然分外的契合,拿在她的手里,不一会儿便上手了,她在地牢里舞了一会儿,只见那飞速的身影,耀出道道的光华。

    燕祁飞快的开口:“染染,你学墙壁上的剑法,这剑法和这把宝剑是一套的,若是你习了剑法,一定很厉害。”

    云染听了燕祁的话,立刻照着石壁之上的剑法习了起来。

    这一习她竟然忘了时间,完全的投入了进去,连身处在什么地方都忘了,连燕祁也忘了,而燕祁唇角噙着笑,慢慢的闭眼睛休息了,虽然服下了石乳,可是背上的痛楚疼得他昏睡了过去。

    云染的一套剑法习完了,墙上的火把熄灭了,整个密牢中都是黑暗,云染一收手,发现头顶上方有一丝微暗的亮光清晰的映照了出来,她不由得飞快的抬头,看到头顶上方竟然有一石洞,一个狭小的石洞,她看到石洞之外的天空,泛着鱼肚白的光线,一夜过去了,现在正是天色微明的时候。

    云染激动的叫起来:“燕祁,我们可以想办法出去了。”

    可是云染没有听到燕祁的回答,掉头望过去,便看到燕祁一动不动的昏睡在石壁之上,此时一点反应都没有,云染不由得大惊的扑过去,一把抱住燕祁,伸手探他的呼吸,看他呼吸仍在,才松了一口气,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燕祁是因为背上的碎骨太疼痛,所以疼昏了过去。

    云染看着昏迷不醒的燕祁,不由得着急起来,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外面的天色,他们在这地道里过去了一夜带大半天,若是再耽搁下去,燕祁只怕要废了,所以她必须立刻出去,云染把手中的软剑一收,圈在了腰里,轻手轻脚的把燕祁放在了石壁边。

    她抬头观察那小洞,太小了,一个人都钻不出去,这个洞口,很显然是当初相国寺的僧人给方寒丹送饭的出口,而这个给方寒丹送饭的人不但武功厉害,而且还练了缩骨之类的功夫,所以这个洞只能容忍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穿行而过,她要想出去是不可能的,何况她还要带着一个燕祁。

    如果她用内力击毁洞壁,看石壁的高度,她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除非上面有人协助她,两个人一上一下的共同施力,这样石洞就可以凿开,她和燕祁就可以出去了,云染来回的踱步,忽地想到一个主意,飞快的取了先前燃烧的火把,火把虽然熄灭了,但是浓烟依旧,她可以把火把对准这个洞口,这烟雾定会燃烧出去。

    相国寺发生了轰炸事件,现在定然被封山了,但是她的暗卫龙一和宁景肯定不会放弃寻找她,而且燕祁的手下逐日和破月等人也不会放弃,这样一来,肯定会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

    云染主意一起,再不迟疑半分,飞快的动手脚取了火把过来,对准了不大的石洞口。

    天色微明,相国寺一片安静,处处透着死亡的气息,山腰前后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不过在寂静之中偶有人影迅速的飘过。

    忽地在清明的天暮之下,一道浅浅的青烟在山道间飘荡起来,暗处寻找人的数道身影齐刷刷的望过来……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推荐朋友的一本文文,大家想看的话,可能去收藏个喔,

    http://www。/info/609924。html

    辰煊大陆,魔法盛行,强者为尊。她,天才少女,懒骨天成,偏偏桃花朵朵,艳冠群芳!一场意外,让她香消玉殒,命丧黄泉,当她成为她,誓要让整个大陆俯首称臣!8岁又如何?强者不问年龄,要么臣服,要么死亡!魔女又怎样?不疯魔,不成活,她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穿越?或是重生?不,她本就是这诡异世界最强悍的一抹幽魂!灵魂回归有违天道?那就捅破了天,新的天道,为她而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