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76章 云染失踪

鬼医郡王妃 第076章 云染失踪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漱仪殿的大殿上,唐子骞一直没有说话,脸色隐隐发白,呼吸急促,听了皇后的话,缓缓的垂首领命:“臣遵旨。”

    他说完转身大踏步的离开,皇后没有理会他,挥手让殿内的佳丽离开,前往诏和殿去赴宴,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各家的夫人小姐应了一声,不敢在皇后娘娘面前非议什么,那唐大人可是皇后的胞兄,而且皇后为了阻住众人的嘴巴,直接说唐大人和安乐公主两情相悦,别人也不能多说什么。

    先前唐子骞和安乐公主在一起偷情的时候,她们其中有人可是冲进去亲眼看到过的,看上去两个人似乎真的很恩爱缠绵,皇后的话倒也有些可信度,可是唐大人和长平郡主之间又是怎么回事。

    云染随着众人的身后准备离开,后面的皇后却唤住了她。

    离开的夫人和小姐停住了,一脸看好戏的神情,不过在皇后的注视下,众人只得不甘心的离开。

    最后殿内只剩下皇后和云染,连夏雪颖也离开了。

    夏雪颖心知肚明,安乐公主和唐大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希望她看到,何况皇后让众人离开了,她不能不走。

    皇后望着云染说道:“长平,进去安抚安抚安乐吧,这事本宫会替她做主的,她会嫁进唐家的,所以让她别担心,没事的。”

    云染点头:“好,娘娘。”

    昭阳小鲍主也想进去看看姑姑:“母后,依依也想进去看望姑姑。”

    皇后从高台上走下来,牵着依依的手,柔声说道:“依依,姑姑现在有点事,让长平先陪着她说说话,我们先出去,回头再来看望姑姑好不好?”

    依依望着皇后,皇后清明的瞳眸中有着柔情,依依不由得笑了,母后说话好温柔,看着她的样子好像母妃,以前母妃就是这样望着她的,看来长平说得没错,母后是母妃喜欢的人,是母妃让她嫁给父皇的,一定是这样的。

    昭阳小鲍主抬头望着皇后:“母后,长平说,是母妃让母后嫁进宫中的,她让母后好好照顾依依的。”

    皇后愣了一下,飞快的抬首望了一眼云染,云染轻笑着点头,领着两个小丫鬟,往寝宫里走去,身后的皇后轻声道谢:“谢谢你,长平。”

    她说完低首摸着楚依依小朋友的脑袋,温声细语的说道:“是的,是你母妃让我嫁进宫中来好好照顾依依的。”

    楚依依笑了起来,主动把小手塞进了皇后的手心里:“母后。”

    皇后心里很暖,这是她进宫唯一一点的暖了,她从来不想进宫,可是迫于家族的荣耀,只好进宫为后,本来昭阳不亲近她,让她很伤心,因为太后娘娘一直在昭阳耳边说她的坏话,使得昭阳很讨厌她,没想到现在昭阳竟然因为长平的一席话主动亲近她,皇后只觉得心里有热流涌过。

    回首望那往寝宫走去的优雅身影,唇角勾出一抹笑,长平不进宫是对的,她这样的女子就不该进宫。

    除了皇后,皇后身边的章林眸光擒着深邃幽暗的光芒,紧盯着云染。

    等到云染感受到回头望过来的时候,章林已经收回了视线,跟着皇后的身后一路离开了。

    云染望着那修长俊逸的身影,眉微微的蹙起来,她为什么总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呢,他究竟是谁?

    枇杷看云染蹙眉,忍不住必心的询问:“郡主,怎么了?”

    云染摇了摇头:“没事。”

    说完领着丫鬟往漱仪殿的寝宫走去,人还没有走进寝宫,便听到寝宫之中的哭声,还有宫婢不停的劝解声:“公主,你别伤心了,没事了,没事了。”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安乐公主楚青奕沙哑的声音响起来,云染领着人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公主趴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的,安乐公主听到殿门前的响声,飞快的抬首望过来,便看到走进寝宫来的人是云染,她伤心的唤了一声:“长平。”

    云染走了过去,一挥手让寝宫内的所有人退出去,宫婢和枇杷等人皆退了出去,云染走到安乐公主的身边坐下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相信安乐是个守规矩的女人,她一向温婉端庄,大方得体,绝对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

    安乐红肿着眼睛,伸手抓着云染的手,连声的道歉着:“长平,对不起,我没有抢他,我真的没有抢他。”

    安乐公主以为自己抢了云染的人。

    云染摇头:“我和唐子骞根本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我不想进宫,请他帮的忙。”

    “是这样吗?”安乐公主抬眸盯着云染,看她神色很认真,不像说假,看来是真的。

    安乐公主心头放松了一些,可是很快她又想到另外一件事,伸手抓住云染,粗嘎着嗓子说道:“云染,我没有给他下药,真的没有,可是他先前却说我为了想嫁他,竟然不惜对他下药,我真的没有这样干过。”

    安乐公主一想到唐子骞难看嫌弃的神色,她便觉得心口被挖了一个洞似的孱孱流着血,她从很久以前便喜欢上了唐子骞,在他有一次和几个贵族公子打赌敢不敢亲她的时候,当时的他就像一个英雄似的,义无反顾的走过来,叭的亲了她一下,然后明朗的说道:“公主真香。”

    那时候她的一颗心便沦落到他的身上,一直默默的爱着他,幻想着等她长大了,嫁给他。

    可惜她长大了,并没有等来他的喜欢,等来的却是他的拒绝,公主,我不喜欢你。

    她的心在那一刻碎成一瓣一瓣的,可是却也是认命的,谁会想到今儿个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他一口咬定是她为了嫁给他而设下的套子。

    云染眼里一点冷芒,她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脚,但是她却没办法把这件事说给安乐公主听,因为安乐是必须嫁进唐家的,这件事说给她听,只是阻她的心罢了,所以云染什么都没有说。

    “安乐,我相信你,我会帮你和唐子骞说这件事的,告诉他,你不是这样的人。”

    安乐公主抬起泪眸,哽咽着说道:“谢谢你,长平,你知道吗?我喜欢他,从很久前就喜欢他了,可是他不喜欢我,就是这样我也想嫁给他,给他生儿育女,陪在他身边一辈子。”

    她别无所求,只求安静的待在他的身边,陪着他过一辈子。

    云染叹口气,紧握了安乐的手一下:“我相信唐子骞会明白你的心意的,他会喜欢上你的。”

    安乐比云香怡更值得一个人来爱,但愿唐子骞不要执迷不悟。

    安乐依旧伤心,不过相较于之前已经好很多了,听了云染的话,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希望,希望自己可以打动唐子骞的心,真心爱一个人是不求回报的。

    安乐公主信奉这一条,她本来觉得愧疚的是长平,总觉得自已抢了长平的男人而过意不去,现在听到长平说了唐子骞不是她的男人,她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云染看出安乐公主心里想的什么,心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十分的担心安乐公主嫁进唐家后会不好过,因为她没忘了,唐子骞有一个真正喜欢的人,那个人正是云香怡,云香怡虽然精于谋算,可唐子骞并不这样认为。

    门外,枇杷走了进来,恭敬的一福身子。

    “郡主,宁公子过来找你了,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安乐公主听了,赶紧的推了推云染的手:“长平,你去参加宫宴吧,我已经好多了。”

    云染点头,又叮咛了安乐两句:“你别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人都有一颗心,若是你真正的爱唐子骞,他会感受到的。”

    安乐用力的点头,脸上是梦幻似的笑,她相信总有一日她会打动唐子骞的,让他知道她有多喜欢他,喜欢他多少年了。

    云染领着枇杷走出寝宫,只觉得心情有些沉重,她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后面恐怕还要横生枝节,但愿安乐能得到唐子骞的一颗心,而且她要不要和唐子骞说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云香怡动的手脚呢,不过以唐子骞喜欢云香怡的心,恐怕她说了他也不会相信,反而会生她的气。

    寝宫门前的宁景一看到云染走过来,赶紧高兴的迎上来:“云姐姐,我们快走吧,宫宴差不多开始了。”

    云染点了一下头,往殿外面走去,宁景看云染神情有些冷,不由得关心的追问:“云姐姐,你怎么了?你脸色好难看,是谁招惹你了?”

    云染摇头,她把安乐的事情说给宁景听,宁景也不懂。

    “走吧,宴席马上就开始了。”

    宁景见云染不告诉他,下意识的嘟起了嘴巴,不满的抗议着,几个人一路离开了漱仪殿,前往诏和殿去,路上很安静,所有人都去诏和殿参加宫宴了,路上连个宫人都没有,偶有巡逻的侍卫经过,再没有别人。

    宁景和云染二人眼看着时间不早了,便选了一条近的道路前往诏和殿。这是皇宫中一条较偏僻的青砖小道,两边有高大的树木,小道两头挂着幽暗的灯笼,使得小道显得昏暗,两个人刚走到一半,便听到身后扑通扑通两声响,宁景和云染飞快的掉头,看到昏黄的灯光下,两道幽灵似的身影立在他们的身后,两个人武功极其的厉害,而且隐藏了身上的气息,所以云染和宁景才会一无所觉,云染脸色一暗,盯着两个黑衣人,陡的张嘴欲命令暗处的龙一和龙二杀掉这两个人。

    今晚因为入宫,宫中的能人很多,所以云染先前吩咐过龙一和龙二,一定要隐藏得远一些,别让人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存在。

    所以这边突如其来的情况,龙一和龙二是发现不了的。

    不过云染还没有来得及命令龙一和龙二过来,便觉得身上一麻,整个人几欲昏厥过去,她掉头看到宁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她,轻声说:“师傅,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这里个个都不安好心,我们去西雪吧。”

    云染眼发黑,最后的念头只有一个,难道是萧北野,萧北野拾撺了宁景,干出了这样的事情。

    云染最后昏倒在宁景的怀里,宁景抱着她转身便走,不想刚走了两步,昏暗的青砖小道尽头,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人拢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俊逸的身姿如挺直的松柏,只是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显得十分的碜人,一双幽亮的眼睛此时如同阴狠的蛇瞳,狠狠的盯上了宁景,宁景被吓了一跳,身子陡的往后退,那人已经迅疾的闪了过来,一出手直迫向宁景,宁景不想伤到怀中的云染,所以急速的后退,身后的两名黑衣人欺身迎了上来。

    那人粗哑的嗓子忽地响起来:“来人,拦住他们。”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数名太监闪身直迫向宁景,拦住了宁景的去路,宁景手一扬一抹毒粉洒了出去,几名太监中有两人不幸中了毒粉,眨眼间倒地挣扎了起来,另外三人赶紧的后退。

    宁景不敢耽搁,闪身便待冲出去,不过那三名太监又冲了上来,挥拳狠狠的攻击向宁景,竟然胆敢伤他们的同伴,他们和他拼了。

    打斗声在暗夜之中分外的清晰,暗处的龙一和龙二立刻听到了,身形一飘好似两道幽灵似的闪了过来,看到宁景抱着云染,而郡主明显的昏迷了过去,龙一和龙二人两个人脸色难看了,冷喝一声:“宁景,你对郡主做了什么?”

    郡主一向小心,对这个宁公子又是极疼爱的,没想到竟然栽在这宁公子的手里,实在是可恨。

    龙一欺身直迫向宁景,龙二则是帮助那太监和两个黑夜人打了起来。

    因为龙一和龙二两个人的出现,打斗更激烈了,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宫中巡逻的侍卫,有人叫了起来:“快去,那里有情况,那里有情况。”

    一时间数名侍卫直奔青石小道而来,宁景脸色幽暗,瞳眸愤恨,气恼的瞪着对面的龙一,大叫起来:“龙一,快滚开,我要带云姐姐离开这里,这里个个都是坏人,他们都想欺负云姐姐,我不让他们欺负云姐姐。”

    龙一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郡主的事情自有郡主做主,何时论到宁景做主了。

    龙一出手越来越厉害,宁景本来武功就不如他,再加上一手抱着云染,又不敢以毒伤了龙一,所以处处受制,很快就连连的败退,一个不慎,怀中的云染被龙一夺了过去,龙一手一伸解了云染的昏睡穴,然后把云染放在地上。

    宁景眼看着云染被夺,又看到龙一解开了云染的穴道,他忽然的后怕了,站立在原地不敢动了。

    云染很快醒了过来,先前出现的两名黑衣人,被龙二和长春宫的大太监章林所伤,两个人眼看着情形于自已不利,闪身便走/。

    这时候侍卫已经奔了过来,团团的围住了青砖小道,火把一下子照亮了四周。

    云染慢慢的起身,望着对面的宁景,她的眼神里有失望,有痛心,有难过,什么样的情绪都有,一眨也不眨的,宁景看到云染伤心,一下子哭了起来。

    “云姐姐,我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他们欺负你,我想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西雪,你嫁给萧大哥,我们一起生活不好吗?”

    云染走前两步,盯着宁景冷声问道:“是萧北野让你这么干的?”

    宁景摇头:“不是萧大哥让我干的,他不知道这件事,是我,是我做了错事,云姐姐你原谅我吧。”

    云染微眯眼睛望着宁景,发现宁景自从和西雪的人在一起,很多行为都脱离了他原来的本质,变得都不像他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萧北野动的手脚吗?云染的瞳眸瞬间摒射出冷芒,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最好别让她知道萧北野竟然在宁景的身上动手脚,否则她不会放过他的。

    四周包围的一队侍卫,有人走了过来,恭敬的开口:“长平郡主,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云染望了望宁景,虽然失望痛心,却无法让人把宁景抓走,宁景心智不全,她知道他不管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她好,只是他用错了方法,或者被人利用了也说不定。

    云染摇头:“没事,有点小误会。”

    侍卫队长望了一眼,在场的几人都是他们认识的,虽然不清楚好好的为什么打了起来,但既然长平郡主说没事,那就不是他们过问的事情,侍卫队长一挥手,领着人离开了,云染身侧的龙一趋身禀报云染。

    “郡主,是这位公公带人救了郡主,若不然,属下二人还没有察觉呢。”

    云染抬首望向对面的男人,幽暗的灯光之下,看不见这人的神情,只看得见他的眼睛十分的深邃幽亮,像天上的星辰一般。

    云染微微的点首向对面的男人道谢:“章林,你叫章林吧,谢谢你救了我。”

    云染不愿意称呼章林为公公,他这样的人,真不应该进宫当一名宫中的公公。

    章林因为她的称呼,轻轻的颤栗了一下,忽然那些愤恨不甘心就不见了,能这样看到她,保护她,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章林眸光深邃,唇角笑意清潋,微微的弯了下腰:“章林奉了皇后娘娘之命,暗中保护郡主前往诏和殿,请郡主前往诏和殿吧,宴席差不多该开始了,若是郡主再不去的话,云王爷怕是要着急了。”

    云染点头,领着龙一和龙二还有枇杷柚子离开,身后的宁景孤零零的站立在青砖小道上,可怜的唤了一声:“云姐姐。”

    云染回头瞪了宁景一眼,冷声说道:“别叫我,我不认识你。”

    她说完转身便走,决定这一次给宁景一个教训,让他长长记性。

    身后的宁景,只觉得周身冰凉,脑子一下子有些乱,似乎不知道自已身在何处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师傅不要他了,师傅生气了,他做错事了,师傅以后再也不要他了,小景再也没有亲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前面云染并没有理会后面的宁景,章林目光拢着温暖的光芒目送着云染离开。

    诏和殿内,三国使臣已经出现了,该来的人都来了,只除了皇帝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后娘娘没有出现,其他人都在殿内三五一群说着话。

    东炎的姬擎天,西雪的萧北野二人一直在找云染,云染一出现,两个人便看到了,不过此时二人身边围了不少大宣的朝臣,两个人没办法过来,而云染看到萧北野的时候,就想到了宁景,她总觉得宁景之所以这样做,和萧北野脱不了关系,但是宁景说不关萧北野的事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云染眼神眯了起来,领着两个丫鬟往里走去,夏雪颖已经从蓝筱凌住的地方过来了,飞快的迎了过来。

    “云染,我去看过筱凌了,她很不好。”

    云染一听到蓝筱凌的消息,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她怎么样了?还好吧。”

    “不好,不好,”夏雪颖摇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子,她看到我的时候气哭了,说她在玉照殿那边的日子实在不好过,梅容华虽然不欺负她,可是她手下的贴身宫婢联合了玉照殿内的宫女太监欺负她,有时候连吃的东西都克扣了,她都是花钱买来吃的,还有那江袭月更是逮了机会就联合玉照殿那边的宫女收拾她。”

    云染听了,忍不住叹气,怎么身边的人都处境艰难呢,再想想自个儿,也没有比别人好多少。

    看来每个人混生活都不容易啊。

    “这样吧,回头我和皇后娘娘提一下,看能不能给她换个别的宫殿。”

    云染说完,夏雪颖立刻伸手拽住云染:“云染,那你一定记得和皇后说,我怕她撑不下去了,她现在整个人都很憔悴。”

    云染点头,想起楚逸祺来。

    “其实她也可以去找皇上,她是蓝家的嫡女,皇上肯定不会让她在宫里这么不好过的。”

    夏雪颖的脸色有些暗,压低了声音凑到云染的耳边:“我听她和我说,她去找过皇上,可是皇上不见她,好像是因为她先前不想进宫的事情,皇上恼火了,所以故意冷落她的,现在宫里皇上宠幸了梅容华,还有淮南王府的舞阳郡主,西平王府的昭阳郡主,别的人还没有宠幸过,更别提筱凌了,没有被皇帝宠幸过的女人在宫中的日子实在不好过,我听她说,就算被皇帝临幸了,还要看皇帝喜不喜欢她,只有皇帝喜欢了,她才有好日子过,可是皇上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个个都喜欢啊,所以幸好我没有进宫。”

    说到最后,夏雪颖忍不住庆幸自已当初的先见之明,想方设法的没有进宫。

    同时心疼好友在宫中的遭化,云染听了夏雪颖的话,对于宫中的生活,越发的深恶痛绝了。

    “看来这事只有悄悄的禀明皇后娘娘了,请皇后暗中多帮助一些,我想我去说的话,皇后肯定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云染想起先前皇后因为楚依依小朋友而谢她的话,她请皇后,皇后肯定会给她这个面子的。

    夏雪颖伸手拉住云染的手,热切的道谢:“云染,谢谢你了。”

    云染忍不住笑起来,这丫头真是个热心可爱的丫头,对待是朋友十分的真心。

    “嗯,但愿筱凌知道你的这份心。”

    云染笑道,两个人正说着话,殿外有人高呼着冲进来:“萧世子,不好了,西宁使臣团中有人发狂了,在外面打伤了不少的侍卫。”

    萧北野拨开了人走了过来,云染脸色一暗,心里陡的往下一沉,她想到了宁景,不会是宁景因为她的发火而抓狂吧,这小子。

    萧北野已经走到了云染的身边,心急的问道:“会不会是宁景。”

    云染深望了萧北野一眼,这一眼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带着刀锋一般锐利的寒芒,萧北野的心陡地一沉。

    这时候殿内又有人走了过来,正是一身风华,身着白色锦衣的燕祁,燕祁自然的走到了云染和萧北野的中间,挡住了两个人的视线,燕郡王眉眼温融的望着云染:“长平郡主要不要出去看看,会不会是那个宁公子啊?”

    云染一言不吭的往外走,燕祁跟在她的身后一路往外,萧北野也不再说话的跟了出去,殿内不少人都跟了出去。

    一众人出了诏和殿,听到诏和殿不远的地方响起了打斗声,还有尖锐的怒吼声,好似失控的狂狮一般。

    云染一听,正是宁景,他竟然真的失控了,云染的脸色瞬间幽暗,心里自责,明知道宁景脑子异于常人,她先前怎么能一怒而责怪他呢,现在竟害得他失控,他的脑子可是不能随便焦燥狂暴的,这不利于他恢复,若是他一直心平气和的,有利于他恢复。

    云染当先往前面冲了过去,身后跟着不少人,众人很快赶到了诏和殿不远的明阑亭。

    亭边不远的地方,一个披头散发,眼睛赤红,疯了似的人正和四周的侍卫厮杀在一起,此刻的他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像一个疯子一般,而因为他精通毒术,所以只要谁靠近他,他便使毒,这使得四周的侍卫谁也不敢靠近他,不过别人不靠近他,他就往前面冲去,明阑殿边,不少侍卫被打伤了,更多的侍卫包围着宁景。

    云染看着被人包围在中间的宁景,就像一头困于重重包围之中的小兽一般,忍不住心痛至极,自责同时加深,朝着正中的宁景叫了起来。

    “宁景,还不住手。”

    可惜此时的宁景心脑完全不受控致,眼睛赤红,疯狂似野兽,只管厮杀,压根不理会云染的叫唤。

    云染一看,早心急的闪身欲往里冲去。

    不过另外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的一步地拉住了她,竟是燕祁。

    燕祁看到云染伤心,一颗心也忍不住揪紧了,眼看着云染冲进去,如何同意让云染进去受伤,他一伸手拽住云染。

    “你别进去了,现在他认不出你了,还是让我来吧。”

    燕祁一言落,身形一纵,快如一道疾风,闪身往中间冲去,云染停住了动作,揪着一颗心盯着中间。

    这时候明阑亭边人很多,个个盯着跃进了中间的燕祁燕郡王,不少人替燕祁担心,生怕宁景伤到燕祁。

    谁也没有注意到有几个人悄无声息的往云染的跟前靠扰,慢慢的合围遮挡住了别人的视线,然后一人伸手快速的一掌朝云染的后颈击了过去,云染本来整颗心都在正中的宁景身上,生怕有人伤害到宁景,必竟他脑子不好,现在又狂性大发,没办法自控,就算侍卫或者燕祁击伤了他,别人也不会责怪燕祁或者侍卫,宁景小命休矣。

    云染正担心,忽地感受到脑后一股劲风劈来,她的脸色不由得变了,飞快的一掉首看到那手掌已经劈了下来,而她一抬头看到了一张脸,只来得及说一个字:“是你。”

    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很快围着的人如潮水一般的往后退去,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了。

    不过云染一消失,先前一直盯着云染,后来注意力集中到宁景身上的萧北野发现了异常,云染不见了,她最关心的人就是宁景,有宁景在的地方云染不可能不见的,所以云染很可能被人带走了,如此一想,萧北野的脸色变了,周身笼罩着狂风暴雨,陡的雷霆大喝起来。

    “长平郡主不见了,快,宫中戒备,立刻各处搜查,不让任何人出宫。”

    萧北野忽然的雷霆大喝,惊得四周的人纷纷的张望,果然没有看到长平郡主,先前明明看到她一直都在的。

    枇杷和柚子二人一看郡主不见了,整张脸都变了,尖叫起来:“郡主,你在哪啊?”

    明阑亭边的燕祁一听到萧北野的喝声,不由得整张脸都变了,一向温润的人,周身笼罩着阴风飕雨,他手指一凝,一道强大的内力凝成一道光波全面的推向失控的宁景,迫使得宁景周身速度变慢,每一个动作都如千斤重一般,燕祁身形迅速的疾射到宁景的身边,陡的朝宁景耳边大喝:“宁景,你个疯子,你云姐姐不见了,她失踪了。”

    燕祁的雷霆之喝瞬间穿透宁景的整个神智,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清醒了过来,眼中赤红的光芒退去,恢复了清明,他抬首望着燕祁,一脸恐慌的叫起来:“你说谁不见了,云姐姐不见了,她哪里去了。”

    燕祁已不再理会宁景,身形一动落到了明阑亭边,立刻命令宫中的侍卫:“封锁整个皇宫,全面搜查,一殿一阁都不要放过,务必要搜查出长平郡主。”

    “是。”

    侍卫领命,很快闪身分开去搜查,燕祁又命令自已的数名手下去搜查。

    宫中一时间乱了套,云紫啸此时也得到了消息,女儿不见了,带着几名手下赶了过来,看到枇杷和柚子,大声的喝问:“你们是怎么照顾郡主的,怎么让郡主不见了。”

    枇杷和柚子哭了起来,她们先前只顾盯着中间的燕郡王和宁公子,忘了注意郡主,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郡主竟然不见了。

    暗处的龙一和龙二两个人也因为先前这边的打斗,而忽视了郡主,没想到竟然害得郡主失踪了,两个手下很是自责,立刻分头去找郡主的下落。

    宫中各处都搜查了起来,好好的一个宫宴,最后都乱了。

    萧北野和姬擎天两个人命令手下帮助宫中的侍卫各处搜查,一定要找到长平郡主的下落。

    最后这边的情况惊动了皇帝楚逸祺,楚逸祺立刻命令宫中的侍卫统领楚文浩把侍卫全都调集了出来,搜查整个皇宫,一定要找到长平郡主。

    对于云染,楚逸祺还是挺关心的,因为云染是花王,很快他就要召她入宫为妃,云染可就是他的女人了,怎么能让她消失不见呢。

    辞行宴就此中断,谁也没有提到吃饭的事情,个个在诏和殿的大殿内等候消息。

    侍卫一处处的禀报上来。

    “东面没有。”

    “南面没有。”

    “西面没有。”

    “北面也没有。”

    最后宫中搜查了个遍,竟然没有云染的身影,云紫啸几乎抓狂,最后亲自带着人去找。

    燕祁只觉得一颗心揪得紧紧的,只觉得自已快失控了,不过他强迫自已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云染究竟会被谁带走,云染虽然不会武功,但是警觉力极高,先前她是因为过于关心宁景,所以才会被人带走,但是这个人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

    燕祁前思后想一番,瞳眸忽地窜出幽光,直射向萧北野和姬擎天。

    这两个人先前曾向云染求娶,云染拒绝了他们,今天他们向皇帝辞行,依照这两个人的性格,他们怎么会轻易放手呢,所以说云染很可能是被这两个家伙带走的。

    燕祁周身笼着嗜杀的寒意,徐徐的踱到了姬擎天和萧北野的身边,盯着两个家伙。

    殿内不少人望着燕祁,不知道燕祁盯着姬太子和萧世子干什么。

    燕祁嗜寒的声音响起来:“姬太子,萧世子,长平郡主的失踪究竟和你们两个有没有关系?”

    燕祁话一落,萧北野陡的大喝起来,指着燕祁大骂:“燕祁,放你娘的狗屁,你别欺人太甚了,云染失踪,我比你着急好吗?老子现在就快要杀人了,若是抓到这个带走她的人,老子第一个杀了他,你信不信。”

    一向狂野张扬的萧北野,竟然抓狂至此,众人看他的神情,猜估着这人不是萧世子带走的。

    一侧的姬擎天的脸色同样不好看,指着燕祁喝道:“燕祁,你确实欺人太甚了,我们虽然曾向长平郡主求婚,遭到她的拒绝,但还不至于做伤害她的事情,你的想法真正是打我们东炎的脸子,我们好心来祝贺大宣新帝大婚,现在倒落得这样的一个名声吗?”

    姬擎天说完掉首望向大殿上首的楚逸祺喝道:“皇上你也是这样认为吗?如若这样,请你立刻下旨搜查我们使臣团内的每一个人,不过搜查完了,若是我们东炎的使臣团中没有长平郡主,请贵国的人给我们一个交待。”

    姬擎天强霸的话说完,上首的皇帝脸色一下子暗了,姬擎天的话说得很明白,若是搜查了东炎的使臣团,没有出现云染的下落,大宣可就算得罪东炎了,两国之间恐怕就不好相处了。

    东炎使臣团的人站了出来,个个脸色不善的望着上首的皇帝。

    “你们大宣的人欺人太甚了,我们太子怎么会干这种不道德的事情呢,你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东炎此次抱着两国友好的姿态前来你大宣祝贺皇帝陛下大婚,你们却处处猜忌我们,我们再不济,也不会把长平郡主暗中劫走啊。”

    大宣殿内的朝臣也都点头附和,没错,东炎太子子还不至于偷偷的把长平郡主带走,所以肯定不是东炎和西雪的人干出来的。

    上首的楚逸祺眼看着为了一个云染,闹得不可开交,还和东炎西雪的人交恶,实在是没有必要,本来好好的一个辞行宴,现在闹成这样,还是到此结束吧,何况宫中各处已经搜查结束了,看来人已经不在宫中了。

    楚逸祺望向燕祁,淡淡的说道:“燕郡王,此事定与东炎和西雪两国没有干系,所以你没有证据不可轻易怀疑别人。”

    燕祁垂首:“是,皇上。”

    燕祁低垂的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狠厉,手指暗自握了起来,他相信云染肯定还在宫中,她消失的时间太快了,所以那劫走她的人是没办法把她带出宫的,可是现在人藏在哪里呢?

    东炎的姬擎天冷眼望着燕祁,狠狠的一甩黑色的锦袖:“告辞,本宫会连夜离开你大宣的,绝不再在大宣多待一刻,无端被人污蔑。”

    萧北野也瞪向了燕祁,不过并没有说离开的事情,因为云染不见了,他不放心,想找到她的下落。

    皇帝还想说什么,看到姬擎天已经气狠狠的离开了诏和殿,皇帝只得命令一名武将送姬太子离开。

    燕祁在后面命令宫中的侍卫:“任何离开宫中的马车,全都查,一辆也不放过。”

    “是,郡王。”

    侍卫领命,大殿门前的姬擎天陡的回首,黑瞳摒射出狠戾的杀气,阴骜无比的盯着燕祁:“燕祁,今日之辱,本宫记下了,他日必还给你。”

    姬擎天说完领着东炎的使臣离开了。

    殿内,楚逸祺也疲倦了,吩咐所有人各自出宫去吧,不过出宫前要接受宫中侍卫的检查。

    所有人都觉得心情郁结,好好的一个宫宴,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连饭都没有吃成,真是让人郁闷。

    外宫门前的检查更严格了,一辆马车都没有放过,楚文浩亲自带人检查各辆马车,然后一一放行。

    等搜查到云紫啸的时候,楚文浩简单的检查了一遍后,客套的安慰了云紫啸两句,对于云染的失踪,楚文浩比任何人都高兴,不过脸上却不显出来,因为云染可是花王,皇帝眼下一心想娶她呢,若是这个女人入宫为妃,位份不低,他若得罪她,可就倒霉了,所以即便心里希望云染早死早超生,但脸上绝对不显出来。

    云紫啸摆了摆手,只觉得整个人都无力了,马车出了宫回云王府去了。

    很快,燕祁领着数名手下出现了,此时宫门前的马车差不多已经全都检查过了,三国使臣的车驾是最先检查的,并没有发现任何被带出宫的人。

    燕祁从马上跃下来,站在楚文浩的身边,看着他检查各辆马车,一双修长的黑眉微微的蹙起,宫中没有云染的下落,怎么马车里也没有,那人如何把云染带出去,就算那人武功再厉害,要想把云染从宫里带出去,也会惊动别人,何况宫里现在侍卫遍地,根本没办法出去,所以这人要想把云染带出去,最有可能是从这里带出去。

    可是楚文浩明明检查了,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带了云染出去,那么哪里出问题了。

    燕祁强迫自已冷静了下来,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想,哪里出了差错,最后他的眼睛蓦的地耀出一道华光,急切的问宫门前忙着搜查的楚文浩:“云王爷的马车检查了没有?”

    楚文浩想了一下说道:“查了,不过没有仔细的查,长平郡主乃是云王爷的女儿,他断然没有把女儿藏起来的必要,所以我只简单的看了几眼,便放他出宫去了。”

    燕祁的脸色陡的变了,漆黑如乌云压顶,翻身上马,阴鸷的扔下一句:“云染定在云王爷的这辆马车上。”

    ------题外话------

    谁把小染染给带走了?来点票票告诉你……

    [.8.r]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8.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