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74章 二男求娶云染

鬼医郡王妃 第074章 二男求娶云染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云王府的茹香院里,云染拿着鸾镜对着自己的美脸左照右照,十分的自恋,实在是因为先前担惊受怕了一场,现在格外的珍惜这张脸,看来女人都爱脸。

    不过还别说,经过火山泥拔过毒的皮肤,当真是水嫩又透明,比起原来的肌肤竟然更好了,光滑柔软有弹性。

    枇杷和柚子两个人惊奇无比的盯着云染。

    “郡主,你的脸竟然完全的好了,先前真是吓死奴婢了。”

    两个丫头不清楚云染和燕祁之间的过节,云染也不想让她们知道,笑眯眯的说道:“没什么,只是虚惊了一场,估计先前是碰到什么过敏的东西了,所以才会使得脸上渗出东西来,现在好了不会有事了。”

    枇杷和柚子两个人点头,外面荔枝走了进来,荔枝不知道云染先前进宫曾经生的状况,所以满脸笑的禀报:“郡主,二小姐想见你,你是见还是不见。”

    云染一听是云香怡,挥手让荔枝把人带进来,因为先前她答应了唐子骞,帮助他娶到云香怡。

    “请她进来吧。”

    荔枝领命退了出去,很快请了二小姐云香怡过来。

    云香怡已经洗去了满脸精致的妆容,换了一袭简洁素雅的缀花长裙,整个人显得温婉而秀丽,楚楚动人,不过能把一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云香怡绝对不是寻常的货色。

    云染不动声色的让她坐下来,不等云香怡开口,温和说道:“二妹妹,我正好有事要找你。”

    云香怡抬头望着云染,本来早上的时候她绝望了,因为皇帝召了云染进宫,肯定会纳云染为妃的,只是没想到先前她得到消息,云染回来了,所以她过来是打探消息的,想知道皇上为什么没有纳云染进宫。

    “大姐姐请说。”

    云香怡端庄有礼的说道,云染望着她,笑着说道:“听说你和护国将军府的唐大人两情相悦,有这回事吗?”

    云香怡飞快的抬眸,眼神一闪而过的恼怒,随之飞快的点头:“回大姐姐的话,唐大人喜欢香怡,但是香怡是女儿家,不会随便喜欢一个男人的。”

    云染不由得挑起眉,一抹犀利拢在瞳底,这女人真是说她什么好。

    “你是说唐子骞一厢情愿的喜欢你,你并不想嫁给他,是这样吗?”

    云香怡满面羞愤的说道:“大姐姐,唐大人一直缠着香怡,说想娶香怡,但是香怡的婚事应该由老王妃和王爷做主,哪里能轮到香怡自个说了算。”

    云染眸光深邃,笑盈盈的说道:“今日我就给你这个做主的机会,你说吧,你想不想嫁给唐子骞,若是你想嫁的话,我就去告诉祖母和父王,一定会让他们把你嫁给唐子骞的,唐子骞身为皇帝的大舅子,未来前途不限量。”

    云香怡低垂着头,手指掐着手帕,心里把唐子骞这个蠢货骂了个狗血喷头,这男人真是蠢,她都说了让他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他竟然还说这件事,当真是恼恨。

    本来她以为云染会进宫为妃的,但现在云染没有进宫,那她还有机会。

    这样的状况下,她如何会嫁给唐子骞呢,唐子骞是她的备选啊,除非进不了宫,她才会嫁给唐子骞的,现在这种光景,她还是要博一博的,但是云染似乎想把她嫁给唐子骞。

    这女人真是多管闲事,云香怡在心中恼火,恨恨的骂云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抬首时已是满脸温婉的笑:“大姐姐,这事容我想想好吗?这必竟是我一辈子的大事,我要认真考虑一下。”

    云染眸光幽暗,唇角是似笑非笑,她的神容好像一眼望穿了云香怡的内心,使得云香怡十分的不自在,坐立不安,没等云染再说话,她率先起身:“大姐姐,我回去认真想想这事,等我想好了你再和祖母王爷说。”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云染淡淡的,望着那落荒而逃的女人,最后收回了视线鄙视的一笑。

    枇杷和柚子两个人一脸无语的望着离开的二小姐。

    “郡主,你说二小姐什么意思啊?郡主帮助她让她嫁给唐大人,多好的一门婚事啊,她竟然还要考虑,她考虑什么啊?”

    “是啊,真不懂二小姐是怎么想的。”

    “她怎么想的?她要的东西太多了,唐子骞给不了,所以这家伙真是怜。”

    云染无语的摇头,她早就猜到了这个能性,因为若是云香怡想嫁给唐子骞的话,早就和祖母父王提这件事了,她一直不想说,不就是拿唐子骞当个垫脚的,这个女人从来想的是进宫做皇帝的妃子。

    本来她是没希望的,但是现在云挽雪和云挽霜的母妃死了,她们不能进宫,她的机会就来了,所以她才不嫁唐子骞吧。

    云染正想着这件事,门外荔枝急急的奔了进来:“郡主,王爷派人过来请你去正厅,说东炎太子带了大批的礼物前来云王府向王爷提亲,求娶你做东炎的太子妃。”

    云染一脸的难以置信,姬擎天又抽什么风,好好的求娶她做他的太子妃,她是什么地方让他误会了,认为她会嫁他。

    “这人脑子没问题吧。”

    云染起身往外走去,荔枝枇杷柚子等都跟着她的身后,一众人直奔云王府的正厅而去,路上碰上了宁景,宁景满脸的恼火,一看到云染便不满的大叫:“姬擎天那个坏蛋,竟然想娶云姐姐,今儿个我定要毒得他开不了口。”

    只要一想到师傅被人家娶走了,他再也看不到了,宁景就觉得人生好渺茫啊,所以他绝对不能让那家伙娶师傅。

    云染睨了宁景一眼,想到了最近几日这家伙整治得那老太婆生不如死的事情,不由得心情愉悦的问道:“你替老太太治病治得怎么样了?”

    宁景一听到这个,就高兴了,凑到云染的跟前,亲昵的说道:“小景景出手,肯定让她生不如死,每天用针扎她两遍,另外用毒蝎子毒蛇熬汤让她喝,喝了吐吐了喝,真正是大快人心,你知道吗?现在那老妖婆一看到我就哆嗦,直打颤儿,真好玩啊。”

    宁景说到最后兴奋莫名,能让那老妖婆害怕,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身后的三个丫头听着他的话,生生的抖簌了一下,这宁公子真毒啊,连老王妃都害怕上他了,是他偏偏特别的听郡主的话,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云染一边听一边笑:“只要你别把她玩死了就行。”

    “不会弄死她的,最多半生不死的,”宁景解恨的说道,后面三丫鬟再次抖动了一抖。

    一行人走进了云王府的正厅,云紫啸和东炎的姬擎天两个人正坐着说话,云紫啸的脸色并不太好,虽灰姬擎天身份尊贵,是他是东炎的人,并不是大宣的人,他的女儿怎么能嫁往东炎去呢,东炎那浑水是不好趟的,再一个皇上也不会同意让自个的女儿嫁进东炎去的。

    正厅里,云染微睑眼目望着东炎太子姬擎天,今日的姬擎天一身黑色的绣盘龙锦衣,腰束金色镶翡翠的腰带,腰垂一枚碧玉,通体没有半点的暇疵,一看就是好东西。

    除了身上的黑色锦袍,脚上也同样穿着黑色的朝靴,周身上下的黑,好似暗夜的修罗一般。

    这黑色好像是他与生俱来的色泽,不但不显沉闷,反而透露出一股肆狂霸气,整个人较之之前所见的,竟然更加的冷酷强大,云染望着姬擎天,心知肚明,眼前所见的姬擎天才是真正的东炎太子,之前的所见只是一种假像罢了。

    姬擎天和萧北野还有燕祁三人并称天下三杰,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辈,看那燕祁就知道有多难缠了,这两人又岂会差到哪里去呢,所以说最近他们在大宣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也是他们有意为之,给大宣所有人一种轻敌的假像。

    不过今日他又为何在她的面前展现出这份强势来呢,云染微微的眯眼,望着姬擎天,姬擎天撒旦般幽冷无情的瞳眸之中,散出嗜血的光芒,不过对上云染的视线之时,那幽冷的光芒之中隐有一份柔软。

    虽然姬擎天周身强大的气息,令得正厅里的人个个觉得压抑,不敢看这位东炎的太子,不过云染却丝毫不惧,笑望着姬擎天。

    姬擎天的眸光越的深沉暗黑,这世间唯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站在他的身边,她这样的人,也唯有他这样强大的人才相配,他们两个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姬太子今日登门所为何事?”

    云染不理会姬擎天,走到一侧坐下来,伸手倒了茶来喝。

    姬擎天浓黑刚毅的剑眉挑起,淡粉的薄唇微启,幽冷的声音响起来:“本宫今日前来云王府,想求娶长平郡主为东炎的太子妃,本宫愿以东炎的倾国之礼前来迎娶长平郡主,百里锦红相迎,定海珠为骋。”

    正厅里,众人倒抽一口冷气,百里锦红相迎,定海珠为骋。

    东炎的定海珠历来是皇后身份的象征,东炎太子这是打算让云染为东炎未来的皇后了,这是不是太疯狂了。

    云染脸上神色未变,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望着对面的家伙,看他神容认真不似有假,看来他是真打算百里锦红相迎,定海珠为骋了。

    东炎的皇后之位吗?对不起,她没有兴趣,她有兴趣的是另外一件事。

    “若是我有更大的野心呢?不仅仅是东炎的皇后,而是天下的皇后呢?”

    云染肆狂的开口,正厅里,云紫啸脸色微暗了一下,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小丫鬟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了。

    唯有姬擎天哈哈一笑,强势的说道:“好,果然不亏是本宫看中的女人,够狂够霸够拽,有你在本宫身边,何愁没有那一日呢?”

    姬擎天话落,云紫啸脸色黑黝了,这小子太狂妄了,竟然当着他的面口出狂言,他东炎想灭他大宣,做梦吧,还一统天下,呸。

    云紫啸直接的瞪向姬擎天:“姬太子,我女儿是不会嫁到东炎去的,她是大宣人,是不会做东炎皇后的。”

    姬擎天理也不理云紫啸,一双深不测的瞳眸紧紧的锁着云染,明眸皓齿,清丽脱尘,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暖人的光辉,他身为东炎的太子,见过女人无数,那些女人在他的注视下,莫不是惊慌失措,唯有她在他的注视之下,淡然从容,这样的女子他怎么不想娶,何况她还救了他。

    姬擎天的瞳眸之中闪过一抹执着,紧盯着云染,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愿以东炎的太子妃之位,未来的皇后之位,迎骋你入我东炎,从此后东宫太子府唯有你一人。”

    姬擎天的话一落,殿内不少人脸色变了,荔枝枇杷和柚子三人一起望着自家的主子,主子会心动吗?这时候若是换了一个女人只怕早就激动了,东炎未来的皇后之位,而且东炎太子还许诺日后东宫只有主子一个人,这简直像做梦,而且东炎太子又是如此风华绝色的一个人,主子拒绝得了吗?

    个个盯着云染,云染抬眉一笑,神色间并没有任何的激动,她笑望向姬擎天:“姬擎天,你眼下只是一个太子,还不是皇上,我记得你东炎还有几个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太子之位呢,你说许我未来皇后之位,你觉得这事是不是有些滑稽。”

    云染话一落,姬擎天没有说话,一侧的宁景就先叫起来。

    “没错,你还不是皇帝,凭什么说许我云姐姐皇后之位,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

    宁景说完望向云染,飞快的说道:“云姐姐,你千万不要嫁这样的骗子,他会欺负你的。”

    姬擎天理也不理宁景,只是望着云染,强势霸气的说道:“你认为本宫会让别人上位吗?东炎就是本宫的天下,难道你不相信本宫说到做到吗?本宫说了让你贵为皇后,你日后必为皇后。”

    云染望着姬擎天,满脸好奇的说道:“姬太子,我想问你,你为什么忽然要娶我了,还愿以倾国之礼迎我入东炎?”

    姬擎天瞳眸溢满了一抹幽亮的光泽,盯着云染说道:“因为本宫不日将回东炎去,所以想在回国之前定下这件婚事,等本宫回国后,尽快前来迎娶长平入我东炎。”

    云染挑了一下眉,原来如此,她就说这家伙好好的怎么忽地要迎娶她入东炎了,原来是要走了。

    不过云染对于姬擎天的心性已经摸识了,这家伙的野心特别的强大,流花堂的宝藏绝对不能落到这家伙的手里,如若宝藏落到他的手里,天下将尸横遍野,遍地白骨,所以现在只剩下两个人要查了。

    南璃国的小明王,西雪国的萧北野。

    云染正想拒绝姬擎天要迎娶她入东炎的事情,不想门外管家急急的奔了进来禀报。

    “王爷,府门外,西雪国的萧世子带来了大批的礼物求见王爷。”

    管家话一落,别人没说话,姬擎天的眼神暗了,陡的握起手,幽冷的开口:“萧北野,他胆敢来搅局,休怪本宫和他翻脸。”

    云紫啸眉头一皱,来了主意,挥手示意管家把萧北野请进来。

    二虎相斗,必然两败俱伤,让他们打去吧。

    管家领命出去,很快领着萧北野进了云王府的正厅。

    萧北野一走进来,便感受到云王府正厅里,强大的嗜杀气息,眉头微挑望过来,看到了姬擎天瞳眸拢着强大的嗜杀,阴森森的盯着他,似乎随时想杀了他。

    萧北野丝毫不惧,扬手打招呼:“原来东炎的姬太子也在啊,真巧啊。”

    云紫啸望向萧北野,客套的说道:“不知道萧世子前来我云王府有何事?”

    萧北野望向一侧的云染,瞳眸中散出狂野的热潮,那神情明眼的人一看就明白,这家伙恐怕也是来求娶长平郡主的。

    云染眼神暗了暗,先前她明明和他们说清楚了,没有意思嫁往东炎和西雪,没想到这一个两个的都听不懂人话。

    萧北野狂野张扬的声音响起来:“本世子前来云王府,是想请云王爷把长平郡主嫁给本世子为世子妃的,本世子愿以千里红绸铺地,鲜花着锦,千里亲迎,三十万兵符为骋,终身只娶一妻这种种来迎娶云染为本世子的世子妃。”

    萧北野说完一双眼睛狂潮涌动的望向云染,热切如火焰。

    云王府的正厅里,众人再次的一怔,如若说姬太子的迎娶条件诱人,这萧世子的迎娶条件也不比他差多少。

    千里红绸铺地,鲜花着锦,千里亲迎,三十万兵符为骋,终身只娶一妻。

    这种种条件,不说别人,就连云紫啸都有些心动了,深思起来,看来这萧北野是真的喜欢自个的这个女儿,竟然以三十万兵符为骋,从这一点看出他的心意,虽然他是西雪的恭亲王世子,但说不定也是染儿的良人,若是错过了这样的一个良人,还会遇到别的人吗?

    云紫啸为难了。

    正厅里,云染瞳眸微微的眯起来,这一个两个的对她还真是上心啊,竟然不惜下了这么大的筹码来迎娶她。

    这究竟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因为她的能力,还是因为她是大宣的花王呢?

    云染深深的思索着,一时间没说话,萧北野热切的再次开口:“云染,嫁给本世子吧,本世子一定会终其一生对你好的。”

    萧北野话一落,东炎的姬擎天脸色暗了,冷喝一声:“无耻。”

    萧北野抬眉望过来,两个人瞳眸中闪过雷霆闪电,刷刷刷的在正厅里交错着,两个人以眸光互相厮杀,直到宁景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个人。

    宁景望着云染,笑眯眯的说道:“云姐姐,我看萧大哥不错,你若是要嫁便嫁给萧大哥吧,至于那个坏东西,不要嫁了。”

    宁景的话一落,姬擎天的眼神深邃了,拢了一层嗜血的杀气,直瞪向宁景,宁景立刻一仰头,怒目而视:“你瞪什么瞪,你以为本公子怕你不成?”

    姬擎天手指一凝朝着萧北野抓了过来,嘴里冷喝出声:“萧北野,你真是鄙卑无耻,竟然利用一个傻子。”

    一句傻子出口,宁景的脸立马变了,他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别人骂他是傻子,他不是傻子。

    宁景身形一动,一抓便朝着姬擎天抓了过来,姬擎天黑色的袍袖一甩,一道强劲的内力泻出去,和宁景互撞了一下,碰的一声,宁景倒退了两步,一交手便看出宁景的武功不如姬擎天,宁景还想冲上去,云染却已经阻止了他。

    “宁景,退下。”

    宁景气哭了,指着姬擎天大骂:“你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骂我傻子,你们全家是傻子,你们东炎的所有人全是傻子,你想娶我云姐姐你做梦吧。”

    他骂完望向云染哭得那叫一个伤心:“云姐姐,他骂我是傻子,你不要嫁给他,他才是傻子,他们全家全是傻子,东炎的所有人都是傻子。”

    正厅里,众人个个风中凌乱了,事实上他们早就现了这位宁公子异于常人,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同寻常。

    云染已伸手拉着他,哄他:“好了,别伤心,你不傻,别人傻也轮不到你傻啊,你是医术高超,人见人爱的宁小神医,怎么会是傻子呢,那傻子会救人吗?会帮助别人吗?”

    宁景一听,没错,是这个理,他怎么是傻子了,他会治病,会医人,他怎么傻了,姬擎天才是傻逼二货,宁景回身朝着姬擎天比了一下中指,往地上指了指,你个傻子,傻冒,还想娶我云姐姐,下辈子吧,我第一个不答应。

    姬擎天周身笼罩着暴风雨,阴狠的瞪着对面的萧北野,若是他娶不到云染,萧北野也别想娶到云染。

    “萧北野,今日就让本宫来好好的会会你,看看你有什么资本要娶长平郡主。”

    “好,那就让我们好好的打一场,我早就想和东炎的姬太子交交手了。”

    萧北野狂放的一笑,闪身便往正厅外窜去,同时扔下一句话:“走,我们去云王府的门外打,别毁掉了云王府里的东西。”

    姬擎天二话不说,飘然而出,紧随着萧北野出了云王府。

    正厅里,云紫啸望向云染,深沉的说道:“染儿,你喜不喜欢萧北野,父王看着他确实不错,我感觉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千里红绸铺地,鲜花着锦,三十万兵符为骋,终其一生只娶一妻,这样的人若是错过了,父王怕你再也遇不到这么一个人了。”

    云染听了,微微的凝眉,萧北野和姬擎天二人求娶她的条件确实很诱人,是为什么她总觉得不真实不踏实呢,而且现在她根本就没有喜欢他们,她与他们走得多一些,只不过是为了试探出,谁更适合成为流花堂宝藏的主人。

    不过现在她排除了东炎的姬太子,因为姬擎天的野心太大了,若是得了宝藏,天下很快就要乱了,而且先前她让龙二查到的消息中有一条,姬擎天很嗜杀,若是得到宝藏,天下会死多少人啊。

    她都不敢想像这样的事情。

    不过婚嫁之事,真不在她考虑之内。

    “父王,我真没想过这件事,”单从理智上考虑,萧北野是挺不错的人选,问题是她总觉得她所看到的萧北野,并不是真正的萧北野,因为他太好了,让她感觉到不真实。

    “如若你喜欢萧北野,想嫁给他的话,父王愿意以二十万兵权换你嫁往西雪的条件,相信皇上一定会同意你嫁的。”

    云染立刻摇头了:“别,云王府若是交了二十万兵权,以后就是任人宰割的对象了,父王还是不要想多了,最起码眼下我没有嫁给萧北野的念头。”

    是的,现在她没有嫁任何人的念头,眼下她只想找到该找到的人,至于萧北野和姬擎天开出来的条件,确实诱人,是他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她是否喜欢他们。

    云染璀璨一笑,光华四射,看得云紫啸有些呆,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女儿越来越出色,越来越自信呢,难怪姬擎天和萧北野会喜欢上他,若是他年轻时候遇到这样一个女子,恐怕也会动心。

    正厅里,宁景心急的奔到云染的身边催促着:“云姐姐,我们出去替萧大哥加油吧,不能让他挨了那个坏家伙的欺负。”

    云染望向宁景,笑着应声,然后想到宁景同意她嫁萧北野的话,不由得眸色微微的暗了暗:“宁景,你为什么同意我嫁给萧北野,是不是萧北野让你这样和我说的?”

    宁景立刻摇头:“没有,萧大哥人好,我喜欢和他在一起,若是你嫁给他的话,以后我就以和你们在一起了。”

    宁景哈哈笑,一想到那个画面就开心。

    云染忍不住叹口气,伸手拍拍宁景的肩,这小子啥时候长大啊。

    一行人出了云王府的正厅,直奔云王府的门外而去。

    云王府门外空旷的场地上,两道身影绞在了半空,掌力对击,互相的碰撞,碰碰碰的响声不断,内劲爆开,炸得云王府门外的青砖马路全是坑,碎砖飞溅,谁也不敢靠近,以免被伤到。

    这一次不同于以前的小打小闹,两个人全都使出了大部分的力量,姬擎天周身笼罩着强大的劲气,一拳挥出来便像一条腾飞的煞气重重的黑龙,直朝萧北野的命门扑过,萧北野往后避开,陡的一声大吼,好似一头下山的猛虎一般,两个人互不相让,一拳一招皆是致命的招式,但是一时间却难分高低,打得难舍难分。

    云王府门前,宁景朝着半空的萧北野叫道:“萧大哥加油,加油,打败那个傻子,打败他云姐姐就要以嫁你了。”

    云染一脸黑线条的瞪了宁景一眼,这小子。

    “闭嘴,再说话看我不揍你。”

    云染威胁,宁景立刻闭上嘴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又朝着半空叫道:“萧大哥加油,打倒那个傻子。”

    姬擎天一听下面宁景的叫唤,整个人更狂暴了,就像一个毁天灭地的巨龙,誓要吞噬掉萧北野。

    他若是娶不到云染,也不会让萧北野娶到云染的,云染不但长相好,而且能力非凡,若是嫁给萧北野,就是萧北野的一大助力,将来他和萧北野肯定会兵戎相见,他不想伤害到云染,必竟她曾经救了他的命,他姬擎天虽然嗜杀,但绝对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姬擎天心里念头一落,手下的招数更猛,招招直逼萧北野的死穴,萧北野脸上拢上了凝重,不敢小觑对面的姬擎天,原来之前这男人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不亏是天下三杰之中的一杰,日后此人绝对是他的一大劲敌。

    萧北野不敢大意的的迎战着姬擎天,两个男人从云王府的半空打到对面的屋檐上,又从屋檐上打到了地上。

    四周不少的百姓被这里的打斗惊动了,皆跑了过来远远的围观着,猜测着这是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两人打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宽阔的青砖街道尽头,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徐徐的驶了过来,马车后面还跟着几名身着黑衣的手下,这些人很快驶了过来,停在了云王府不远处的街道边。

    云紫啸和云染二人望过去,只见那车帘一掀,一道白色的如玉一般温润的人从马车之中脱颖而出,那张光华如玉的面容上,拢着的是明媚的笑意,唇角的弧度优美而撩人,看一眼半空中打斗得激烈的两个人,领着数名黑衣手下朝着云王府的大门口走过来。

    云染看到这出现的人,眼神暗了暗,十分的不爽,这家伙跑来这里干什么,真是哪里有事哪里就有他啊。

    看到他,她想到了之前他给她脸上涂火山泥的事情,虽然没有对她下毒,是当真是令人恼火,差点没有吓死她,更甚至于还害得她在马车上把自已的初吻丢了,一想到那个霸王硬上弓的吻,云染便觉得心中有些郁结,因为那是自己送上门的。

    想到这,看燕某人时越的碍眼了,等到燕某人走过来的时候,她直接的当他是空气,看也不看燕祁一眼。

    云紫啸倒是招呼了燕祁一声:“燕郡王过来了。”

    “嗯,本郡王听到人禀报,东炎的太子和西雪的萧世子打了起来?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事打了起来?”

    燕祁眸光扫向云染,只见这丫头对他是一脸的无视,当他是空气一般,这让燕大郡王心中有些郁闷,随之想到这是自己作的孽,不由得叹口气,脸上换上了温润的笑意,望着云染。

    云染压根不理会他,一侧的宁景更是防贼似的挡在了燕祁和云染的中间,虎视眈眈的盯着燕祁,大有燕祁再看一眼便要挖他眼珠子的意味。

    燕祁瞳眸暗了暗,收回视线望向了云紫啸,云紫啸简单的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东炎的姬太子和西雪的萧世子都想娶染儿为妻,两个人一言不和打了起来。”

    “姬擎天和萧北野想娶云染?”

    燕郡王下意识的紧张了,手指轻轻的握了一下,随之放开,再次的望向云染,温融如玉的开口:“长平郡主这是打算嫁给谁啊?”

    云染一听到他问话,便想到他不让她接近姬擎天和萧北野的事情,不由得来火,他以为他是谁啊?我呸,云染在心中呸了一声,转身望向燕祁的时候,眉眼拢着笑意,温柔明媚,笑意清浅。

    “燕郡王,你来帮我看看,我嫁给哪一个比较好,我正在为难呢?东炎的姬太子愿以百里锦红迎娶,定海珠为骋,娶我做东炎的太子妃,后宫只我一人。西雪的萧世子千里红绸铺地,鲜花着锦,三十万兵符为骋,终生只娶我一妻,你说这两个人不但人长得好,这提出来的条件也好,我真的好为难,不知道该选谁好?”

    云染一脸苦恼的说着,似乎真的很烦恼究竟该选谁来嫁。

    燕祁燕郡王听到她的话,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竟然分外的疼,同时眼神幽暗如万年古潭的潭水,冷澈骨,抬首望向半空中打斗的两个人,忍不住冷冷的瞪了一回,再回首望向云染的时候,面色温润,徐徐的开口。

    “照我看啊,一个都不能嫁,东炎太子虽然愿以百里锦红迎娶,定海珠为骋,是现在他只是东炎的太子,先不说他能不能当上皇上,那定海珠是皇后的东西,他拿得到吗?就算他能拿到,东炎是水深火热的,你去了只会成为箭耙子,他这是想让你往前面冲呢。”

    燕祁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微微拢上阴霾,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舍得下这样的血本,百里锦红迎娶,定海珠为骋,千里红绸铺地,鲜花着锦,三十万兵符为骋,终生只娶一妻,出手果然够豪气,不过他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云染被拖进水深火热之中。

    燕祁望着云染,眸光越的柔和:“再说西雪的萧世子,三十万兵符虽是他掌管,是他背后的恭亲王爷,他的父王真的会同意他拿三十万兵符做为骋礼吗?若是他真的这样做了,你说西雪的这位恭亲王爷会不会一怒派人追杀你,到时候你的日子还好过吗?”

    燕祁的话落,云染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侧的宁景却不高兴了,先前燕祁说姬擎天的时候,宁景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喜欢姬擎天,待到燕祁说到萧北野,宁景就不高兴了,立刻朝着半空打斗的两个人叫了起来。

    “萧大哥,有人撬你的墙角了,这个坏家伙不让云姐姐嫁你。”

    宁景话一落,上首打斗的两个人同时的一收手,身子急速的爆退开来,相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摒射出一道狠戾的光芒,萧北野率先开口:“我们两个人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好,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不是好招惹的。”

    姬擎天瞳眸射出凌厉的煞气,自从进入大宣,他们三番两次的吃燕祁的瘪,这一次定然要狠狠的收拾他。

    两个人身形一动,疾射而来,一黑一紫两道华光,直迫向燕祁,燕祁脸色不变,一抬首,袍袖挥出一道劲风,身子疾驶了出去,迎上了姬擎天和萧北野两个人,随之而来的还有燕祁清悦如玉珠滚落金盘的声音。

    “那就让本郡王好好的领教两位的身手,最近以来你们一直藏头露尾的。”

    燕祁话一落,姬擎天和萧北野两个人眼神同时暗了,燕祁,果然是个厉害的劲敌,竟然知道他们最近一直隐而不动,这人幸好只是一个王府的郡王,若是大宣的掌权者,只怕他们讨不了好。

    萧北野爽朗的声音响起来:“好,那就让我们好好的打一场,天下人说我们三个人是天下三杰,今日就让我们一起会会。”

    三个人飘然而去,飞腾上半空,看不见人影,只看得见三道光华,一白,一黑,一紫,不停的在半空交错着,轰轰的响声不断,炸飞得云王府门外一片狼籍,云紫啸看得头疼不已。

    云染则是面无表情的望着半空中打斗在一起的人,萧北野和姬擎天联手对付燕祁,即便燕祁武功再厉害,今日恐怕也要吃些苦头了,活该。

    这家伙就欠人收拾,看到有人终于以收拾他了,云染的心情极好,眉颜欢愉,一侧的云紫啸却满脸的担心。

    “染儿,你说燕祁会不会有事啊?”

    云染凉凉的说道:“这燕大郡王不是一向诡计多端,阴险狡诈吗?父王替他操什么心,他现在是我大宣的燕郡王,姬擎天和萧北野不会杀掉他的,至多就是教训他一顿。”

    云染说完,身后不远的逐日和破月二人心里冰凉冰凉的,一直凉到脚底,长平郡主这是有多恨自家的主子啊,不但视而不见的看着他被别人打,还想让人教训他啊,主子啊,你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狠心的女人啊。

    逐日飞快的走过来,递了一迭宣纸到云染的面前:“这是我家郡王让属下交给长平郡主的。”

    云染接了过来翻看了两下,脸色一下子幽暗了,一侧的云紫啸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云染摇头,拿着宣纸转身往里走去,身后的逐日一看她离开,不由得叫起来:“郡主,我家主子?”

    云染回头望了一眼逐日,淡淡的说道:“你家郡王禁得起打,不会有事的。”

    她说完理也不理身后气白了一张脸的逐日,逐日手捂心口望着走远了的女人,天下最毒女人心啊,这心太狠了,明明主子处处为她着想,怎么就能如此心狠呢,逐日抬头望向半空打斗的主子,忍不住伤悲。

    爷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一个女人啊。

    云染才懒得理会后面的逐日,径自拿着手中的宣纸一路往茹香院走去。

    逐日递上来的不是别的东西,竟然是关于东炎太子姬擎天和西雪萧北野的信息,这份信息,比起先前她让龙二所查的信息要详细得多,没想到燕祁为了不让她嫁往东炎和西雪竟然费了不少的心思,这男人说他什么好啊。

    虽说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吧,他操心得也太多了。

    云染在茹香院的房间里看起了得到的信息,理也没有理会云王府外面的打斗,倒是云紫啸一看云染走了,赶紧的施了武功跃到半空,阻止了三人的打斗,这三个人都是重量级的人物,若是他们在云王府内生什么事,他到皇帝面前难交待,所以还是阻止他们的好。

    萧北野和姬擎天二人已经出手教训了燕祁,看云紫啸阻止,两个人收了手。

    待到三个人落到地面上,众人看到一向风华无双的三个人,此时各个都挂了彩,姬擎天的嘴角被打黑了,肿了起来,身上也挨了两掌,隐隐作疼,再看萧北野,一只眼睛被打黑了,头有些凌乱,衣衫不整,燕祁的脸上同样挂了彩,一边的脸颊挨了萧北野重重的一击,此刻肿了起来。

    逐日和破月二人心疼不已的冲过去:“爷,你疼不疼?”

    燕祁长眉轻轻展开,温润如玉的说道:“萧世子今天能没有吃,所以这拳头不够有力。”

    萧北野瞳眸一暗,摒射出幽杀的光芒,狂野的开口:“来,再杀一场,本世子让你知道本世子究竟有没有吃饭。”

    “好,再杀一场又何防?”

    燕祁笑意盈盈的接口,萧北野脸色一黑,身形一动便待再次出手教训燕祁一顿,这家伙不教训不行,他就是个欠教训的,不过云紫啸却抢先一步开口了:“各位要打以,请不要在我云王府门前打,你们看看把我们云王府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只见云王府的府门外,狂风扫落叶似的遍地狼籍,青砖街道中间一个个的深坑,云紫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阴鸷的望着门前的三个人。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纸没,再摸摸衣角,有的投过来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