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 - 第055章 自导自演 自食苦果

鬼医郡王妃 第055章 自导自演 自食苦果

作者:吴笑笑书名:鬼医郡王妃类别:玄幻小说
    翊宁宫殿门前的花园里,不少人望着东炎太子姬擎天,这就是姬太子吗?果然是风华惊艳的美男子,轻救宝带,华冠美服,精致完美的面容,那双深邃的瞳眸比子夜寒星还要黑,唇角是凉薄如水的笑意,整个人端的是无双的风华,只不过姬太子的俊美之中散发出来的是强大的嗜杀之气,让人一眼便明白此人是冷酷无情的。

    “姬太子长得真俊啊,难怪可以和我们燕郡王还有西雪的萧世子称为天下三杰。”

    “听说姬太子可是心狠手辣的主。”

    “他们哪一个不狠,嘘,我们轻点说,别让他们听到。”

    蓝筱凌和夏雪颖等人凑到云染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云染,东炎姬太子果然是极出色的人,不过为什么赵清妍和姬太子在一起啊?”

    这时候不少人发现了东炎姬太子身边紧随而行的丞相府小姐赵清妍,赵清妍秀丽妩媚的五官上,拢着温柔如水的笑意,眼底隐有一些得意,不过面上却不显半分,跟着东炎太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殿门前,很多人总算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赵清妍,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赵小姐怎么和东炎太子在一起?”

    “难道姬太子喜欢赵小姐。”

    “赵小姐不但长得漂亮又有才,喜欢她也没有什么。”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云染微微的眯眼望着姬擎天和赵清妍,猜测着这两人的关系,赵清妍真的是姬擎天喜欢的人吗?她让龙二所查的资料上并没有查到这些,难道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人都隐秘的在交往所以查不到,那今日为何又高调的出现,云染一时间想不明白。

    正在这时候,姬擎天低首望向赵清妍,不知道说了什么,赵清妍温柔的笑着回应了一句,姬太子一刹那的温柔,众人可是看得明明白白的,这下所有人都肯定了一件事,东炎的这位姬太子喜欢丞相府的赵小姐。

    难怪赵小姐一直眼界高,原来早有喜欢的人,还是东炎太子,若是她嫁到东炎去,可就成了东炎的皇后了。

    不过东炎真的会让赵小姐为皇后吗?

    东炎使臣已经走了进来,负责招待使臣的锦亲王府世子楚文浩一路陪同着姬太子走进了翊宁宫的大殿去,大宣的朝中重臣立刻上前陪姬太子说话,赵清妍在这空档被人拉了出来,明慧郡主江袭月还有梅若晗等人全都围着她。

    “赵姐姐,老实快交待,你和姬太子什么时候相互喜欢的,竟然瞒得这么紧,一点口风也不露。”

    “是啊,太不够意思了,难怪平常都不见你喜欢谁?原来早有喜欢的人了。”

    “赵姐姐,以后你是不是要嫁到东炎国去了。”

    七嘴八舌的话响起,赵清妍一脸娇羞的望着几个好朋友,瞪了她们一眼:“现在大家不是都知道了。”

    她这话一起,身侧的几个朋友都肯定了这件事,不由得心中吃起味来,东炎太子啊,和燕郡王并称为天下三杰,这样出色的人儿,喜欢的人竟然是赵清妍,真是让人嫉妒。

    云染这边,蓝筱凌忍不住敖在云染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你说,那姬太子是不是眼光有问题啊,怎么会喜欢这样虚伪做作的女人,这女人一直自命清高,不屑与人同流合污,自命不凡的样子,按理说聪明的男人不会喜欢,怎么姬太子偏就喜欢她了。”

    云染笑望向蓝筱凌:“说,你是不是有点吃味了?”

    “哼,我吃什么味啊,就算那男人喜欢我,我也不可能嫁到东炎去的,因为我的父亲可是大宣的奉国将军。”

    夏雪颖小声的问蓝筱凌:“那你说丞相府会把赵小姐嫁到东炎去吗?”

    几个人目光沉静下来,仔细的想了想,蓝筱凌小声嘀咕:“不是她嫁不嫁的事,是东炎会不会让我们大宣的人做皇后,按照道理,再喜欢也不会让她做皇后的,最多做一个皇贵妃。”

    没有哪一国的皇帝会同意让别国的重臣之女做皇后的,皇后可是一国的体统,如若真有这样的皇帝,那他就是不想要皇位了,因为下面的大臣和百姓肯定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便姬太子喜欢赵清妍,也不可能娶她做皇后的,所以没什么可羡慕的。

    这里众人正说得热闹,殿外又有尖细的太监声音响起。

    “南璃国的使臣到,西雪国的使臣到。”

    本来说得热闹的人,全都停住了说了话声,一起望着翊宁宫的大门,只见大门外鱼贯而进数道身影,最吸引人的是前面走着的几道身影,一个身着白色的锦衣,衣角一处银线绣着精致的玉兰花,行走间,玉兰飘然而动,幽香浮动,面容赛莲花,欺霜雪,高华若洁,满脸温融的笑,整个人就像一朵徐徐盛开的花朵,温雍而柔软,让人一眼便喜欢,这人正是和姬太子并称为天下三杰的燕郡王燕祁。

    只要他所到的地方,就好像光芒笼罩一般详和,让人心性愉悦。

    燕郡王的俊美不同于东炎太子的凌厉霸气,令人心情胆颤,又不同于西雪国的萧世子,萧世子像一朵狂野肆狂的火莲,一举手一投足皆带着肆狂和张扬,极致的自信,这样的人必须要心理强大的人才能和他在一起,寻常的人根本不敢嫁给这样的男子,因为他就像一匹烈马一般的难以驾奴,谁能保证自已可能驾奴这样的一匹烈马啊。

    再看南璃国的小明王,虽然不在天下三杰之内,但是小明王秦文瀚却是一个温雅内敛进退得度的王爷,仿若翩翩君子,这样仿若皎月的男子,深受殿内各家夫人和小姐的喜爱,不少人议论他。

    燕祁领着两国使臣,一路往里,萧北野经过云染身边的时候,特别的过来打招呼:“长平郡主,你好。”

    “你好,萧世子,”云染笑着点了一下头,萧北野身侧的宁景正想扑过来,亲热的和云染说说话,不过被云染瞪了一眼后总算安份了,这里可是大宣的翊宁宫,宁景现在是西雪使臣团中的人。

    “长平郡主,北野回头定然登?”萧北野想说回头登门拜访云染,可惜话没说完,身后的燕祁燕郡王温雍的打断了萧北野的话:“萧世子,请进殿休息片刻,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燕祁面色如莲温润高雅,不过瞳眸却布着阴霾,看到云染便想起最近各种的吃瘪,心情极端的不畅,尤其是现在整个大宣的人都说宋晴儿是他喜欢的女子,让他百口莫辩,而他也懒得去纠正,而这一阵困惑都是云染给他整出来的,这女人逢人便说他之所以退婚是因为有了喜爱的女人,所以才退她的婚,燕祁越想心情越不畅快,既然他不痛快,云染就别想痛快。

    萧北野对她有兴趣,她也对萧北野有兴趣,他就偏不让她如意,让她给他招事。

    燕祁面容温润优雅,唇角擒着似笑非笑,望着云染的时候,眼里一闪而过的幽暗冷芒,活该。

    云染冷睨了他一眼,再多一眼都不肯给,她抬头望向萧北野,笑意温柔:“萧世子进去休息一会儿,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有话回头聊,”萧北野有礼的微点头,转身领着宁景往大殿内走去,身后的燕祁从云染身侧轻飘飘的越了过去,扔下一句轻语:“让你给本郡王招事,本郡王又岂能不奉陪。”

    燕祁说完轻轻的走过去,玉树临风,风华无双,不远处不少人看着他,眼露倾慕的光芒,心里小鹿似的乱跳,燕郡王好温柔啊,她们看来看去,还是觉得燕郡王是最温柔的男人。

    姬太子和萧世子虽然长得俊帅,美色不输燕郡王,可是一个太冷酷了,一个又太狂野霸道了,只有燕郡王才是温润如玉的潋潋君子。

    云染听着身后女人的议论,直接的冷嗤,贱人就是假仙。

    她一边骂一边抬眸打量着使臣团最后面的南璃国使臣,为首的是南璃国的明王爷秦文瀚,秦文瀚在南璃深得民心,被人奉称为小明王,百姓十分的爱戴他,因为他做事多为百姓谋福利。

    此人温润内潋,举手投足带着一股亲和力,虽然出自皇室,却没有皇室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相反的温润如天边的皎月,令人乐意亲近,秦文瀚身侧陪同的是户部尚书,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大殿走去,一众人很快进了大殿。

    殿外的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热情至极,其中说得最多的就是萧北野和姬太子以及燕郡王,除了这些人还说到了赵清妍和云染,因为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姬太子对丞相府的赵小姐有好感,西雪国的萧世子对长平郡主有好感,这两个女人可真让人嫉妒啊。

    个个小声的嘀咕。

    云染身侧的蓝筱凌和夏雪颖凑过来,小声的问道:“云染,萧世子是不是喜欢你啊?”

    “肯定的,我看萧世子望着云染的眸光,十分的热切。”

    云染有些无语,她和萧北野不过见了两次面而已,怎么就到了喜欢不喜欢上了。

    “你们别胡言乱语了,萧世子乃是高高在上的人中龙凤,怎么会喜欢我呢?”

    她这不是妄自菲薄,只是就事论事。

    但是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却不赞同云染的话,蓝筱凌拉着云染:“怎么不喜欢呢,若我是男子,我一定喜欢你,非你不娶。”

    云染听了蓝筱凌的话,忍不住笑起来:“好啊,你变成男人吧,我一定嫁给你。”

    夏雪颖有些无语的瞪着这两女人:“你们可真敢想啊,这样的话,天下不是又多了两个和尚。”

    说完咯咯的笑起来。

    云染和蓝筱凌二人一起回瞪向夏雪颖,两个人同时伸手去掐夏雪颖的小蛮腰,吓得她赶紧的求饶:“不敢了,不敢了。”

    这里正闹成一团,后面有人走了过来,站到云染的身后。

    “云染,”云染掉头望过来,看到唤她的不是别人,却是唐子骞,唐子骞此时不复以往的洒脱不羁,有些局促不安,看到云染回望过来,小心翼翼的开口:“云染,我有话和你说。”

    云染身侧的蓝筱凌夏雪颖等人一听唐子骞的话,不由得多想,挤眉弄眼的退让了开去,找别人说话去了。

    云染抬眸望向唐子骞,脸色冷薄冰寒,冷冷的说道:“唐子骞,以后别和我说话,我不认识你。”

    “云染,你听我说。”

    云染双臂胞胸望着唐子骞,唐子骞伸手拽了她往旁边走来,这举动引得很多人望着他们,云染一把甩开唐子骞的手:“有话说话,别拉拉扯扯的,这件事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你说皇上会不会给你我二人指婚。”

    唐子骞的脸色立刻变了,飞快的放开云染的手,眼看着云染要走,又伸手拽住云染的手臂:“云染,你听我说。”

    云染不想和他拉拉扯扯的,所以停住不动:“放开。”

    “你保证不离开,我就放开你。”

    “放开,”云染脸色难看的冷喝,唐子骞迫于她的威摄,终于放开了手,不过云染并没有离开,而是睨着他:“说吧。”

    “上次我不知道秦煜城那小子戏耍过你,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秦煜城那小子喜欢你,是真的,我用我的项上人头保证,他是喜欢你的,绝对不是戏耍。”

    唐子骞一脸认真的说道,云染睨着他,发现这家伙神色挺认真的,倒真不像说谎,不过云染想到皇帝想把她指婚给唐子骞,唐子骞一直不想娶她,这不会是唐子骞的主意吧,把她和秦煜城凑成一对,这样他就不用娶她了。

    “唐子骞,这不会是你的鬼主意吧,。”

    云染话一落,唐子骞愣住了,这女人太聪明了,要他说女人太聪明了男人没有英雄感,啥事一眼就看透了还有意思吗,云染就是这点不可爱,让他不敢动她的主意。

    “你以为秦煜城若是不喜欢你,凭我的话他能这么干。”

    唐子骞这句话倒是实话,秦国公府的秦煜城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无能之辈,怎么可能凭唐子骞的几句话就动了想娶她的念头呢,不过就算他喜欢她又怎么样?云染的脸上一扫之前的冷霜,笑意清浅的望向唐子骞。

    唐子骞看她这样的神情,总算松了一口气,云染温柔的问道:“你确定他喜欢我吗?不是骗我的,”

    唐子骞立刻一脸认真的保证:“这个我可以保证,若是我说谎的话就让我娶你为妻。”

    云染有些哭笑不得,但正因为唐子骞的这句话,反而让她觉得他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唐子骞有多害怕娶她,她是知道的。

    所以说秦国公府的世子秦煜城真的喜欢他。

    “好了,既如此那我就不怪你了。”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唐子骞现在不关心云染喜不喜欢秦煜城,他关心的是云染会不会怪他,对于她这个朋友,他还是有点珍惜的。

    “是朋友,不过你替我带一句话给秦煜城。”

    唐子骞赶紧的点头:“你说。”

    “我不喜欢他,让他别喜欢我了,”云染斩钉截铁的说道,绝不拖泥带水,唐子骞愣住了,望向云染,发现她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神情,唐子骞确定自已没有听错,云染是不喜欢秦煜城那小子,这让他有点暗爽,同时又有些担心:“云染,你不喜欢秦煜城,不会喜欢西雪国的萧世子吧,你是大宣的长平郡主,皇上是不会同意让你嫁给萧世子的。”

    云染脸色一沉,冷睨着唐子骞:“这事不干你的事吧,你只要把话带到了,就还是我的朋友,对了,你不是想学五色流光画吗?等我有空了教你。”

    “好,好,我一定带到,马上去告诉这小子。”

    唐子骞立马兴奋了,才不管秦煜城听到这话高不高兴,痛苦不痛苦,转身便走。

    云染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的蹙眉,没想到秦煜城竟然真的喜欢她,这小子难道是受虐狂,她的前身小时候没少打他啊,按照道理应该在他的心里留下阴影才是啊,现在怎么反而喜欢上她了。

    云染实在想不透,不远处的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看唐子骞离开,一起往这边走来,打算探探云染的口风,看她究竟是喜欢唐子骞,还是西雪国的萧世子。

    不想云染身后走出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秀丽宫女来,宫女一直走到云染的面前,恭敬的行礼:“奴婢见过长平郡主。”

    云染点了一下头,示意她起来。

    红衣宫女谢了恩后起身,恭敬的禀报云染:“回长平郡主的话,翊宁宫西边的小花园里有人要见长平郡主,让奴婢前来请郡主一见。”

    云染挑眉,奇怪的望了一眼满殿的人,谁要在西边的小花园见她啊。

    翊宁宫除了前面的花园,西侧首还有一处小花园,环境优雅安静,适合说话。

    “谁?”

    “奴婢不太清楚,以前好像没进过宫。”

    红衣宫女的话一落,云染想到了宋晴儿来,宋晴儿的父亲刚刚被提拔到京兆府,她以前是没有进过宫的,是她想见她吗?云染想到这笑着说道:“请在前面带路。”

    “是,长平郡主请随奴婢来,”红衣宫女在前面带路,云染领着荔枝一路跟着她往西侧首的小花园走去,身后的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停住了脚步,望着离开的云染,一脸奇怪的嘀咕道:“云染为什么要往西边去啊。”

    “不知道,可能是有人要见她吧。”

    云染跟着红衣宫女的身后一路往西边的小花园走去,待到到了小花园的幽径小道上,红衣宫女停住脚步,恭敬的禀道:“那位小姐在小花园的亭子里,奴婢告退了,”

    云染点头,抬步往小花园的的亭子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她就停住了,因为这里安静得过份,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她对于危险的气息从来都是敏捷的。

    小花园西侧首的小亭子里,有人正在等云染,看她不动,那人只好动了,一道曼妙的身影从亭中走了出来,云染飞快的望去,根本不是什么宋晴儿,竟然是她的四妹妹云挽雪,云染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同时心知这是人家设定的一个局,因为云挽雪身为云王府的小姐,那红衣宫女怎么可能认不识她呢,她根本是说谎,接下来恐怕要发生什么,云染不动,因为现在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她倒要看看云挽雪,耍什么把戏。

    本来她以为她会吸取上次的教训,不再来招惹她,而她也准备看在云紫啸的面上放过她,没想到她这么快便来找死,好,真是太好了。

    今日她设局给她,来日她定然也给她摆一道局,而她的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云染唇角寒凛的笑意,望向云挽雪,云挽雪一步一步的从亭中走出来,待到她走近了一些,云染才发现一件事,云挽雪脸色惨白得可怕,紧咬着唇,好似忍着极大的痛楚一般,云染顺着她的脸往下看,看到她的双手紧握着一把刀柄,刀柄下面包裹着一块手帕,这是为了防止有血滴落到地上,刀锋已经整个的刺进了她的前胸,云挽雪走到了云染身前不远的地方,陡的拼尽力气,大叫起来。

    “大姐姐,你竟然杀我。”

    一言落,亭子一侧有人冲了出来,尖叫着指着云染:“长平郡主,你为什么要刺我们小姐啊。”

    “来人啊,这里杀人了,长平郡主杀人了。”

    这丫鬟正是服侍云挽雪的丫头宝蔷,宝蔷的话一落,暗处有三四个宫女奔了出来,一起大叫起来:“不好了,长平郡主杀人了,长平郡主杀人了。”

    云染没看别人,望着倒在地上还不忘努力往自已面前爬过来的云挽雪,唇角勾出嗜血般阴寒的笑意:“好,四妹妹你是送了我一个大礼了,看来父王的那顿打没有让你醒神,倒是让你变本加厉了。”

    云染提到那顿打,云挽雪的脸狰狞了,咬牙尖叫:“父王为什么那么宠着你,明明一样都是他的女儿,他竟然管也不管我,直接的下令人打我板子,我不甘心,我要你死。”

    云挽雪咬牙切齿的狠声,她从小就盼着父王能多看她一眼,能多抱抱她,可是父王从来不理会她们,他理的只有云染这个贱人,凭什么啊,这贱人凭什么抢走父王的眼光啊,现在她定然要让这女人死无葬身之地,就算她是长平郡主又如何,杀人照样要偿命。

    “哈哈,这次你死定了。”

    云挽雪尖叫,不过一会儿喘息起来,她这一回可是赌上了她的命的。

    小花园四周不少人奔了过来,不但是大宣的朝臣命妇,就是三国的使臣也赶了过来,所有人都望着地上痛苦挣扎的云挽雪,然后望向云染,云染脸色淡然,并不见任何的慌乱,好似云挽雪受伤和她没关系一般,但是现在不但是云挽雪,就是她的丫头宝蔷,还有几个小爆女,都一口咬定了是云染杀人,再加上先前云挽雪曾经和云染吵起来,这所有事情加在一起,看上去真有可能长平郡主恼火杀人,当然她可能不想杀,只是生气失手伤了自已的妹妹。

    四周不少的议论声响起来,都是说云染不该杀自已的亲妹妹的。

    荔枝和枇杷两个人脸色难看的大叫起来:“我们家郡主没有杀人,是她,是她自已搞出来的事情。”

    不过没人相信她们,因为她们是云染的丫鬟,云染望向荔枝和枇杷两个人,摇了摇头,两个丫鬟总算住了口,咬着唇不开口,她们相信郡主不会有事的,她这么聪明,是不会让自已有事的。

    人郡外面云王妃被惊动了,奔了过来,扑到了云挽雪的身上,大叫起来:“来人啊,快宣御医救我的女儿啊。”

    刑部尚书看到发生了命案,立刻站了出来,命令小太监去宣御医。

    这里云王妃抱着云挽雪伤心欲绝的痛哭着,忽地想到什么似的飞快抬头望着云染。

    “长平,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啊,自从你回京后,雪儿和霜儿她们是不是一直让着你,你吃的用的穿的什么都是好的,现在你为什么还要下狠手伤你妹妹啊。”

    云王妃的话一下子让别人想多了,原来长平郡主还和以前一样啊,只不过是云王府的人一直让着她,所以才会形成一种假像啊,真像原来是这样的。

    云染眸光深邃,唇角笑意更浓,望着云王妃,淡淡的开口:“王妃这是认定是我杀的四妹妹吗?”

    “不是我认定,这里这么多人证呢,”云王妃沉痛的哭。

    刑部尚书望了望云王妃和云挽雪,又望了望云染,左右为难,这如何审啊,看来这事要请皇上出来主持了。

    云染的父王云紫啸终于被惊动了,知道这边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飞快的赶了过来。

    云紫啸一出现没有看云挽雪和云王妃,而是望向了云染:“染儿,发生什么事了?”

    云染神容淡淡的呶了呶嘴,温和的说道:“四妹妹说我杀她,王妃一口咬定了我杀四妹妹,我就不知道我何时这么蠢了,今日明明是皇上宴请别国使臣的日子,我竟然蠢到在这样的场合犯下这样的错,父王,你说我会这么蠢吗?”

    云染的话不响,但也不轻,在场不少人听到了,而一些和云染接触多的人都怀疑起来,云染可是很聪明的,她怎么会蠢到做这种事,若说她真有心思动云挽雪,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主意,又如何会想出这么蠢的主意呢。

    西雪的使臣萧北野第一个站出来表示相信云染:“长平郡主,本世子相信这不是你动的手脚。”

    萧北野话一落,宁景立刻叫起来:“我也相信。”

    此时的宁景眼神有些赤红,阴森森的盯着地上的云挽雪,竟然胆敢害她的师傅,他不会饶她的。

    蓝筱凌夏雪颖等人都叫起来:“我相信长平郡主没有杀人。”

    云染多聪明的人啊,怎么可能干这样的蠢事。

    最后连秦煜城唐子骞等人都相信云染没有杀人。

    云染没理会别人,望向云王爷:“父王,你相信我是这样蠢的人吗?”

    云紫啸没有说话,望向地上的云挽雪时,已是狠戾的光芒:“云挽雪,是不是你自已动的手脚,故意栽脏陷害你的姐姐?”

    哗的一声,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了地上的云挽雪,不会吧,不惜伤了自身来栽脏陷害自已的姐姐。

    云王妃直接的失声痛哭了,撕心裂肺的哭声,让闻者无不辛酸。

    “王爷,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偏心啊,这么些年来,你眼里只有长平,没有雪儿和霜儿她们,对她们从来不闻不问,现在雪儿被刺都快不行了,你竟然还说女儿自己伤自己栽脏陷害长平。王爷你说天下真有这样的人吗,我的雪儿有这胆子自己下手吗?”

    云王妃这一次是真的痛心绝望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们。

    四周不少人望向云紫啸,眼神有些古怪,是啊,一个女儿伤得快不行了,另外一个完好无损,可是做父亲的不该关心伤在地上的女儿吗,竟然一门心思的向着完好无损的女儿,看来云王妃说得没错,云王爷心里只有云染,没有别的女儿,云王府的这些小姐儿可真可怜。

    个个同情起云挽雪和云挽霜来。

    云王妃忽地指着地上跪着的几个小爆女:“如若你不相信雪儿,总该相信她们吧,她们是宫中的宫女,不是我身边的人。”

    几个小爆女立刻磕头,连连的开口。

    “奴婢等人看到长平郡主和云小姐吵了起来,长平郡主有些激动,所以失手伤了云小姐。”

    几个人口供一致。

    云染眼睛眯了起来,这些宫中的宫女,凭云王妃和云挽雪,恐怕命令不动,所以这母女二人背后还有别的人,这人是谁?定王还是太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人群中吵闹成一团,人群之外御医赶了过来,赶紧的动手救云挽雪。

    刑部尚书大人命令小太监去请皇上,不过小太监刚跑了几步,便听到翊宁宫殿门方向响起了太监的叫声:“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皇上和太后过来了,两个人一路往小花园这边走了过来,先前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有太监禀报给皇上和太后娘娘了。

    小花园边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除了东炎西雪南璃的使臣没有动,东炎太子西雪的萧世子南璃国的小明王领着各国的使臣,福了半个身子给新帝楚逸祺请安。

    “见过大宣的皇帝,太后娘娘。”

    “见过皇上,太后娘娘。”

    皇帝一目扫下去,眉不自觉的蹙了起来,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今日乃是设宴款待各国来使的日子,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让别国看到了他们大宣不好的一面吗?皇帝面容沉沉的望向云染的父亲云紫啸。

    “云王爷,这是怎么回事,长平郡主怎么会在这里杀人?”

    云紫啸飞快的开口:“她们姐妹二人有些误会,这是臣教导有误,臣立刻带她们回王府好好的管教。”

    皇上眼睛微眯正想说话,他身侧的太后娘娘说话了,不满的开口,。

    “云王爷,长平郡主的行为可不是家事了,她这是触犯律法了,竟然在这种场合杀自已的亲妹妹,一定要重重的惩治。”

    太后话一落,望向刑部尚书:“秦大人,这件案子由你来审,长平郡主虽然是先帝亲封的郡主,不过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何况是郡主,这件事必须重审。”

    刑部尚书秦大人飞快的应声:“是,太后娘娘。”

    皇帝楚逸祺看自己的母后竟然越了自己插手这件事,不由得心中生出不满来,不过母后开了口,他也不好驳了她的话,所以皇帝楚逸祺发了话:“秦大人到翊宁宫大殿里审吧。”

    “是,皇上。”

    秦大人应声,抱拳望向云紫啸:“云王爷,本官要公事公办了。”

    皇上和太后都下了旨意,他想包庇长平郡主都没可能。

    所有人往翊宁宫的大殿走去,云挽雪被人架着,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云王妃心疼得像剜自已的心,所有人往大殿走去,云染身侧跟着云紫啸,另一侧紧随着的是西雪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萧北野安慰云染:“云染,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云染点头,向萧北野道谢:“谢谢。”

    翊宁宫的大殿,上首端坐着皇上和太后,其他人皆分站在大殿两侧,云挽雪被人摆放在殿内一侧的软榻上,御医开始替她医治。

    刑部尚书端坐在大殿中间的位置上,下首跪着云挽雪的丫鬟宝蔷,另外还有三四个宫女正跪着,云染站在大殿一边,云紫啸陪着她站着,此时云紫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是全然的相信云染的,因为他知道云染没有这么蠢,会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这事摆明了是一个陷井,而设这个陷井的不出意外是云王妃。

    云挽雪还没有这样的脑子设这样的局来害云染。

    云紫啸一想到云王妃这个贱人竟然想出这么个恶毒的主意害云染,不但害了云染,还让自已的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云紫啸真想上去掐死这女人。

    当初若不是母亲一再的逼他,再加上这女人使用诡计让他与她发生了关系,他是不会娶这个女人的。

    云紫啸此生最后悔的事情便是娶了这个女人,太不知足了。

    大殿上秦尚书开始盘问细节,先问是宝蔷,然后又问几个小爆女,几个人的口供是一致的。

    那就是云染和云挽雪两个人一言不和推搡了起来,后来长平郡主情绪有些激动了,一怒便刺伤了云挽雪。

    人证物证俱在,秦尚书望向云染:“长平郡主,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殿内众人全都望向云染,云染张嘴想说话,不想殿门外,忽地响起一道悦耳娇俏的声音。

    “本宫可以证明不是长平动的手脚。”

    有人从殿外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望向殿门前,只见一道纤瘦的小身影从外面走进来,身穿华贵的锦裙,头上戴着玉步摇,粉妆玉彻说不出的可爱。

    这小丫头不是别人,竟然是新帝的女儿昭阳公主楚依依,楚依依小朋友一直走到众人的面前,气愤的指着宝蔷:“你胡说,你们家小姐不是长平刺伤的,是你刺伤的。”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别人没说话,太后的脸色却不好看了,望向昭阳公主楚依依。

    “依依,你胡说什么。”

    楚依依并没有理太后,依旧坚持着自已的话。

    “回皇奶奶的话,依依没有胡说,先前依依溜到这里来想找长平,因为人太多了,所以依依躲到了西边的小花园里,后来看到她们在小花园边鬼鬼祟祟的,依依觉得很好玩儿,便躲在那里看着她们,不想看到这个女人竟然拔剑刺伤了她们家的小姐,然后还害长平。”

    昭阳公主话落,所有人说不了话,望着地上的宝蔷,真是这样吗,如若云挽雪真是宝蔷刺伤的,那么这可就是云挽雪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了,究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害长平郡主。

    上首的太后脸色越发的阴霾,望着下首的楚依依小朋友,十分的恼火,不过很快她脸上浮起慈爱的神情,望向楚依依小朋友。

    “依依,你是不是喜欢长平郡主?”

    楚依依小朋友一听皇奶奶的话,立刻用力的点头:“是的,长平是我的朋友,我喜欢她。”

    太后望了一眼云染,又望向下首楚依依小朋友:“因为你喜欢长平郡主,所以不想让人欺负她是不是?”

    楚依依再次的点头,太后身侧的安乐公主眉却蹙了起来,本来以为昭阳出现,云染会有转机,没想到太后竟然用话引诱依依,现在众人都听到了楚依依小朋友是云染的朋友,她又喜欢云染,基于楚依依小朋友的这种行为,所以她的话做不了证。

    安乐公主的想法一落,果然听到太后严厉的声音响起来。

    “昭阳公主年纪尚幼,又喜爱长平郡主,所以她的证词作不得数。”

    太后话落,别人倒没说什么,楚依依小朋友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望着上首的皇奶奶,像不认识太后似的,皇奶奶怎么可以这样,长平是她的好朋友,她明知道她想帮助长平,为什么还要这样,而且她说的都是真的啊。

    “皇奶奶,昭阳说的是真的。”

    太后已经望向楚依依小朋友身边的宫女:“还不把昭阳公主带下去,没看到这里在审案子吗?”

    楚依依小朋友身边的宫女赶紧的上前抱着楚依依小朋友离开,楚依小朋友不依,望向自个的父皇:“父皇,昭阳没有说谎,真的是这个丫头刺伤她们小姐,父王你相信昭阳的话吧,。”

    大殿上首的皇帝楚逸祺,很喜欢昭阳公主,一看到女儿伤心欲绝的神情,便想留下她。

    “母后,”

    太后望向楚逸祺:“她一个小孩子家的懂什么。”

    楚逸祺脸色微暗,他发现最近他的母后十分的强势,总喜欢插手他的政务,这可不是好现像,楚逸祺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一抹冷芒阴在瞳底,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太后望向刑部尚书:“继续审吧,昭阳公主年纪尚小,她的证词是做不得数的。”

    大殿下首的宝蔷此时只觉得自已死去又活过来了,先前昭阳公主开口,她差点昏过去,没想到太后又扭转了局势。

    刑部尚书望向云染,再次的开口:“长平郡主,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西雪国的萧北野率先笑了起来,他一边爽朗的笑,一边张扬的说道:“秦大人不会真相信这什么人证物证吧,这些可是漏洞百出的,实在禁不得半点的推敲,本世子先来说一两点的疑点可好?”

    刑部尚书错愕,望向萧北野,大殿内所有人望向这位西雪国的世子。

    只见他浓眉轻挑,肆意飞扬:“首先就说这几个宫女,今晚乃是宫宴,按照道理,所有的宫女都该在翊宁宫的主殿这边忙碌才是,怎么偏有这三四人能闲到一点事都没有,还能躲到西侧首的小花园去闲情逸致,还恰好的看到长平郡主和云小姐吵了起来。”

    萧北野话落,所有人满脸的若有所思,没错,今晚宫宴需要很多人手,怎么会有三四人没事做,跑到西边的小花园去了。

    “第二,今晚乃是宫宴,任何人不得带利器进宫赴宴,这利器又是如何带进来的。”

    萧北野的话落,另外一人接了他的口:“第三点,西侧首的小花园里,灯光不明,她们又离了一段距离,如何看得清楚是长平郡主刺伤的云小姐,而不是云小姐自伤的?”

    此话一起,所有人都望向说话之人,这人竟然是和云染针锋相对的燕郡王燕祁。

    这一次不但是别人,就是云染,不禁微微的错愕,燕贱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他不落井下石都算不错了,现在竟然还站出来为她说话,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事实上就算这些人不出来,她一样有办法证明不是自己动手脚的,但有人维护她,这种感觉极好。

    燕祁没有理会任何人,脸上温煦的光芒,唇角是清浅的笑,望着宝蔷,一字一顿的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说长平郡主激动失手刺伤了云小姐,那么只要查看云小姐的刀伤力度和血液的喷射状态就可以证明究竟是长平郡主刺的,还是你这个小丫头刺的,如若是长平郡主刺的,当时她很激动,下手必然很狠,那么云小姐的伤口应该极重,长平郡主的身上也该有喷射状的血迹。如若是你这个丫头刺的,你做为丫头,对自己的主子动手脚,肯定心里害怕,所以下手不够恨,力度不够有力,伤口必须较柔软,而且小,血迹的状态是垂滴式的,这个一验便知。”

    燕郡王话落,大殿内所有人望向地上的宝蔷,这丫头身子抖簌个不停,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一个做丫头的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些,现在只知道重复一句话:“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

    大殿内的人一起望向秦尚书,秦尚书立刻命令手下前去查看云挽雪身上的伤口。

    云染的心中则是对燕贱人的能力有了认识,这个家伙虽然嘴贱心贱话贱,不过不可否认,他很聪明,刚才他所说的正是她要说的,只要查看伤口,一验便知。

    很快,验伤的官员走了过来,恭敬的禀报上首的楚逸祺。

    “回皇上的话,云小姐的伤口很小,而且血液的状态是点滴状的。”

    此话一起,嗡的一声,殿内议论纷纷,云紫啸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云王妃身子摇摇欲坠,她都牺牲自个的女儿了,没想到竟然没有害到云染,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啊。

    大殿上首的楚逸祺脸色阴骜难看,望向跪在正中抖簌个没完的宝蔷,这个贱婢竟然伙同她的主子演出这么一出戏,真是太丢大宣国人的脸面了。

    丫头宝蔷直接嗷的一声昏了过去,身后的几名宫女个个害怕的抖簌着身子。

    刑部尚书秦大人正要命令手下把宝蔷和几名宫女收押起来,不想西雪国的使臣团中冲出一人来,对准宝蔷就是一番拳打脚踢:“贱人,叫你害人,叫你害我云姐姐,我打死你,打死你个贱女人。”

    这冲出来暴打宝蔷的不是别人,正是宁景,宁景看到宝蔷等人竟然害师傅,早像头疯狂的小兽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的这种突发的状态,惊呆了满殿的人,眼看着宝蔷被打得死去活来的,秦大人才回过神来,赶紧的命令。

    “来人,把宁公子拉开。”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今天是一号,有票票的投过来啊,鼓励笑笑多更啊……

    [.8.r]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8.R]